《金缕甲·秋水寒》

第29章

作者:东方玉

贾老二只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就身形一弓,活像一只老鼠,嗖的一声凌空拨起,纵上墙头,一闪身就不见了。

大家跟着他纵身跃起,越过围墙,落到外面。

史琬问道:

“喂,贾老二,我们不骑马去吗?”

贾老二回头道:

“夜行人怎么能骑牲口?咱们又不是中了状元,要游行御街,让大家都来看?”

蓝如风道:

“那你该施缩地术了。”

“嘻嘻!贾老二裂嘴道:

“小老儿早就施了法术,不然,怎么会把千里外的人,摄到眼前来?”

纪若男心中一动,问道:

“你说爹真的来了?”

“咄!”贾老二咄了一声道:

“小老儿刚才说过,行军不准多问,你们这样七嘴八舌问个没完,岂不耽误了时间?快随我走。”

话声一落,就像袋鼠般一路跳跃而去。

徐少华知道贾老二生性滑稽突梯,说话好像没有准头,随口胡诌,其实却没一句不准的。

今晚这一行动,看来必然有着一件大事无疑,因此并没有多问,只是展开轻功,一路跟了下去。

纪若男、史琬、蓝如风三人,自幼即由乃父亲自传授,家学渊源,轻功自然不弱,还可以勉强跟得上。

王天荣、壬贵只是江湖上混出一点名堂来,武功本来就不甚高,只是和胡老四、余老六在伯仲之间而已!

先前还以为贾老二还不如他们,这时大家展开脚程,才发现贾老二像袋鼠般一跳一跃,看去并不快,但自己四人却越来越被抛在后面,距离越拉越长,方知自己和人家差得很远了!

不过一个更次,前面几人已经奔近桃溪!

史琬一提真气,赶到大哥身边,说道:

“前面就是桃溪了,贾老二到底要去哪里呢?”

贾老二脚下忽然一停,回头笑道:

“就是前面了,大家已经奔行了一个更次,就在这里歇息一回好了。”

说完,就在路边找了块大石坐下。

史琬惊疑的道:

“你要去桃花娘娘庙?”

贾老二招呼着大家一起坐下,才笑嘻嘻的道:

“没错,咱们今晚就是找桃花娘娘去的,再有两天,就过年了,顺便也好给它上一炷香,求一张签,问问流年,要许愿的,也可以许个心愿。”

“你到底有什么事?”史琬愤然道:

“正经话一句都不说。”

“我的姑奶奶你别生气。”

贾老二耸耸肩道:

“小老儿也只是心血来潮,到这里来碰碰运气的,碰对了,大家就没有白跑,碰不对,也不过多跑了一趟路,对咱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史琬气道:

“你还不肯说?”

贾老二双手一摊,说道:

“小老儿又不是神仙,你叫我怎么说好?说出来了,如果不是这么一回事,小老儿不是要给你们骂死?说我胡说八道,异想天开,所以还是不说的好,碰上了,大家不就明白了吗?”

史琬气道:

“大哥,你看贾老二,他简直把我们当小孩子,又哄又骗,一句实话都没有。”

贾老二摇摇头,说道:

“小老儿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徐少华猜想贾老二一定有事,不然,不会要大家连夜赶来的,这就笑了笑道:

“贾总管也许胸有成竹,他不和大家明说,大概还不到时候。”

“对、对!”贾老二连连点头道:

“少庄主说得没错,小老儿在没出发前,早就说过,大家不准多问,这是军令。”

这时王天荣、壬贵、胡老四、余老*四人也赶来了。

贾老二招招手道:

“来、来、你们也坐下来休息一会,咱们就可以行动了。”

王天荣问道:

“贾总管,咱们要去哪里呢?”

“又来一个多嘴的。”

贾老二指指自己鼻梁,说道:

“今晚我是指挥大军的军师,连少庄主他们都不知道要去哪里?你们只要听令行事就好。”

从现在起,谁都不准多问,尤其进入对方阵地,那是一句都不准说了。

从前诸葛亮行军,只有衔枚疾走,哪有人说话的?几十万大军,如果你一句,他一句,说起话来,那不是几十里外都听到了?”

史琬撇撇嘴道:

“你是诸葛亮?”

“小老儿是狗头军师。”贾老二嘻的笑道:

“但狗头军师也总归是军师呀!”

大家坐歇了一会,贾老二又开口了:“好了,现在大家来听军令,从前诸葛亮出兵,总是兵分两路,这叫做一奇一正。

正是正面对敌,另一路就是奇兵,今晚咱们也要兵分两路,有奇有正,正面一路,是由少庄主当主帅。

加上小老儿的狗头军师,和史琬史将军,两名偏将胡老四、余老六,咱们是从正面进去,那就不用小老儿面授机宜了。”

说到这里,咽了一口口水,又道:

“现在请纪若男将军、蓝如风将军,你们两位随我来,小老儿要面授机宜……”

说完,站起身,朝前走去。纪若男、蓝如风依言跟了过去。

史琬道:

“贾老二倒真还煞有介事!”

徐少华道:

“贤弟可别小觑了他,我想他心里一定早就有了计较。”

这时只见贾老二和纪若男、蓝如风三人走到两三丈外,都已蹲下身去。贾老二从身边不知取出一件什么东西,交给了蓝如风,蓝如风立即收入袖中。

接着贾老二又从怀里取出一张折叠的纸条,交给了纪若男,然后又和两人交头接耳的说了一阵。

纪若男、蓝如风只是点着头。

贾老二才和两人站起身,一齐走了过来,朝王天荣、壬贵两人说道:

“王老八、壬老十,你们两个是偏将,跟定纪、蓝两位将军,听他们的就是了。”

王天荣如今对贾老二叫他“王老八”,已经不敢再怒恼了,两人同时抱抱拳道:

“未将遵命。”

贾老二得意的嘻嘻一笑,甩着大袖,朝徐少华拱拱手道:

“少庄主请,咱们该出发了,小老儿带路。”

说着,果然又抢着走在前面,像大马猴似的,一颠一颠的朝着沿溪一条石板路奔去。

徐少华、史琬、胡老四、余老六赶紧跟了下去。

这一路,果然是往桃花娘娘庙来,可见桃花娘娘庙必然有着蹊跷。

史琬对这座桃花宫,可以说印象极坏。

爹把桃花女万仙姑请到绝尘山庄去,待以上宾,万仙姑和爹的神情,自己岂会看不出来?

自从娘过世之后,爹虽没续弦,但分明是给万仙姑这妖女迷住了,这也就是自己负气出走的原因了。

这话她只是放在心里,连大哥也没说。

今晚贾老二要大家到桃花宫来,正趁她的心愿,待会如果一旦动手,真恨不得一把火把桃花宫烧了。

只有跟在后面的胡老四、余老六,心里就像十六八只吊桶,一上一下,怦怦不安!

桃花宫可不是等闲的地方,宫主秦妙香(桃花女万仙姑门下)手下,有十六金甲武士,和三十六天龙、三十六火齐,个个都武功高强。

凭自己一行九个人,又分成一明(正)一暗(奇)两路,居然来夜闯桃花宫,那真是以少击多,这不是拿性命开玩笑?

一行五人贾老二仍然走在最前西,虽然掩掩藏藏,但还是跑得很快。他说过他是探路的,他要后面四人和他保持一段距离。

因此徐少华、史琬就比他落后了二丈光景。

这一段路,渐渐深入桃林,现在离桃花宫愈来愈近,却一直并未遇到有人拦阻。

桃花宫在江湖上独树一帜,岂会毫无戒备?

徐少华如今功力精进,一路奔行之际,暗暗留神,就可发现桃花林中分明有人潜伏,而且也可以听到微弱的呼吸。

但这些人却始终隐伏如故,没有移动过一步。

徐少华暗暗笑了,这是贾老二故技重施,在他颠着双脚掩掩藏藏的经过之时,不知使了什么手法,把这些人全制住了。

现在贾老二在石砌的平台下面停了下来。

等徐少华、史琬两人走近,悄声说道:

“咱们现在要进去了,依然由小老儿探路,你们要跟小老儿保持两三丈距离。

第一进是不会有人的,第二进是总管侯如海发号施令的地方,为了配合咱们另一路奇兵,必须把侯如海这老小子引出来。

这件事,小老儿会做的,少庄主两位进入第二进之后,务必找个地方先隐藏起来,别露了形迹,没有小老儿招呼,不可出来。”

接着又朝胡老四、余老六两人说道:

“你们两个绕到东首围墙下去,听到围墙里面有人拍掌,就可以翻墙进来了。”

胡老四、余老六各自点着头,就悄悄朝东首围墙外绕了过去。

贾老二道:

“好了,咱们进去吧!”

领先走上平台,越过石牌坊,一直走到桃花宫前面,才身形一弓,嗖的一声,跃上门楼,一闪而没。

史琬看得暗暗奇怪,贾老二真当没把桃花宫的人放在眼里,夜行人哪有这么大模大样走近人家大门口才纵身跃起的?

她不知道门楼上有两个人早已被贾老二制住了。

徐少华、史琬也相继纵起,跃上门楼,看到贾老二站在第一进大殿屋脊上,朝自己两人打着手势,朝第二进掠去。

两人立即跟了过去。

贾老二已经掠到东首厢房的屋脊上招着手,等两人掠近,就以“传音入密”说道:

“你们伏在这里,不可出声,小老儿要下去了。”

说完,身形一晃,便已不见。

接着只听一阵“梯梯他他”拖着鞋后跟的脚步声,从东首圆洞门外传来!

原来他是故意退出去,又从圆洞门进入,再由走廊走上天井,这时正走在天并上,朝迎面正屋走去。

如果第二进住了人的话,光是这一阵“梯梯他他”拖着鞋后跟走路的声音,就会惊动屋里的人了。

贾老二却并不止此,他跨上石阶探头探脑,东张西望的,尖沙着喉咙“咦”了一声,说道:

“奇怪,桃花娘娘庙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难道侯总管不在这里?”

他话声方落,突听身后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

“你找侯某有什么事?”

“哗!”贾老二吓了一跳,惊叫出声中,一个踉跄往前冲了出去,前额差点撞上雕花长门。

然后转过身来,一眼看到侯如海,不觉埋怨道:

“哈,侯总管,你这是存心吓唬小老儿,人吓人,是要吓死人的。”

侯如海脸上不见一丝笑容,一双精光熠熠的眼睛一霎不霎盯着贾老二,森冷的道:

“贾老二,你是怎么进来的。”

“侯如海。”

贾老二一下涌上气来,他瞪起一双鼠目,望着侯如海,吼道:

“我贾老二多少也是云龙山庄的总管,江湖上人见了小老儿谁不称我一声贾总管?你侯如海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连这点礼数都不懂?

我口口声声叫你侯总管,你倒一点也不客气,就直呼我贾老二,不说我贾老二总是比你痴长几岁。

就拿总管来比,你侯如海不过是桃花娘娘庙庙祝手下的总管,也不能和我云龙山庄的总管比呀!”

侯如海依然脸色阴沉,哼了一声道:

“我是问你怎么进来的?”

“我怎么进来的?”

贾老二瞪着鼠目道:

“小老儿自然是大摇大摆走进来的了,这里又不是皇宫,就算皇宫,小老儿也一样大摇大摆的进出自如,想当年……”

“好了!”侯如海不耐的摆了下手,说道:

“贾总管三更半夜到桃花宫来,不知有何贵干?”

“这还差不多。”

贾老二扳回了面子,就耸耸肩笑道:

“小老儿夜里来找你侯总管,就是为了不让人知道。”

侯如海哦道:

“这么说贾总管是有机密见告了?”

“不是小老儿有机密奉告。”贾老二凑上一步,说道:

“小老儿是想跟侯总管打听一个人来的……”

侯如海问道:

“你要打听的是什么人?”

贾老二道:

“丐帮的独眼龙甘逢春,不知侯总管有没有他的消息……”

说到这里,拖长语气,双眼望着侯如海,像是在等他的下文。

侯如海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喜怒不形于色,你自然休想从他脸上看得出什么?闻言微哂道:

“独眼龙甘逢春是丐帮的右护法长老,咱们桃花宫怎么会有他的消息?”

“没有他的消息?”贾老二搔搔头皮,说道:

“这么说,他没有到这里来了?”

侯如海问道:

“贾总管还有什么事吗?”

“哦、哦!”贾老二又道:

“那么小老儿再跟侯总管打听一个人。”

侯如海道:

“谁?”

“九毒寡妇阎九婆。”贾老二陪着笑道:

“不知她有没有来过?”

侯如海大笑道:

“贾总管今晚怎么了?阎九婆乃是千毒谷的左护法,怎么会到敝庙来?”

“这就奇了!”贾老二搔着头皮,自言自语的道:

“这两个人一个也没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