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30章

作者:东方玉

纪若男、蓝如风、王天荣、壬贵四人,远远跟在前面五人身后,直到徐少华等人进入桃花宫。

纪若男才向身后三人打了个手势,低声道:“我们可以走了。”

她走在前面,悄悄朝平台右侧绕去。

蓝如风、王天荣、壬贵一个接一个跟在她身后疾掠过去。不过一会工夫,就已掩到桃花宫右侧第二进围墙外面。

纪若男数着脚步,又朝前走了五十步,才行停住,回身道:“你们等着,由我先进去,听到拍手为号,才能进来。”

蓝如风道:“你快去吧!”

纪若男双足一点,身形凌空拔起,一下越过围墙,飘身落到地上,现在她不由得对贾老二深感佩服!

贾老二在临行时递给她的一张纸条,就是路径图,上面写得很清楚,要她到了第二进围墙外,再向前走五十步、越墙而入、里面有一道横亘的围墙,她就会落到围墙两扇朱红大门前面,必须站停下来。

如今自己果然飘落在围墙两面朱红大门前面了,他计算得居然如此准确!

两扇朱红大门两旁,站看两个黑衣汉子,看到纪若男飘身落地,就站立当地,没再举步,这一点就合乎宫中的规矩。

左首一个喝道:“来者何人?”

纪若男右手一举,答道:“我奉宫主之命赶来的。”

左首汉子道:“可有令牌……”

他话声甫出,两个人已经身子一歪,跌坐下去。

原来纪若男在举起右手之际,早已屈指弹出千毒谷的“催眠散”,把两人迷翻过去,这就举手轻轻拍了两下。

蓝如风、王天荣、王贵三人立即翻墙跃落。

纪若男因贾老二在路径图上有“不可越墙”四字,因此就走上前去,推门而入。

玉天荣、壬贵江湖经验老到,不待吩咐,就把两个黑衣汉子持着站起,并在他们腿弯上点了两处穴道,使双腿可以不倒,让他们一左一右靠墙站立,才跟着走入。

蓝如风示意他们掩上木门。

纪若男早已循着中间一条白石子路行去,左右双手不时朝两边浓密的花林弹出“催眠散”,是以一路并没遇上阻拦。

白石子路尽头,已是一座楼宇。

纪若男到得楼前,并未停步,跨上石阶,走入中间一间起居室,转过屏风,壁问有一道紧闭的门户。

她走近门前,伸出手去,在门户齐眉处按了两按。这一路行来,她完全是照着贾老二路径图上所说行事,手指按下,只见一道门户果然缓缓向旁移开,举目望去,里面一片黝黑,不见一丝灯光。

王天荣立即晃亮一支火摺子,说道:“在下走在前面,给少谷主领路。”

纪若男道:“不用,你把火摺子给我好了。”

王天荣递过火摺子,纪若男依然走在前面,四人走了不过数步,只听“砰”然轻响,身后门户已经自动关了起来。

蓝如风轻咦一声道:“这道门竟是铁的!”

纪若男奇道:“贾总管对这里好像很熟!”

蓝如风笑道:“他来过一次,自然极熟了。”

纪若男问道:“他来过?”

蓝如风道:“上次我们跟大哥一起来的,贾总管一个人偷偷的溜进地道,丐帮韦帮主就是从这里救出去的。”

纪若男她想到贾者二处处料事如神,今晚他要自己进入地道来,莫非爹遭贼人劫持,被囚禁在这里不成?

一念及此,不由心头大急,矍然道:“原来这里已是地道入口了,我们快走!”

话声出口,人已急急往前行去。

这里就像一条长廊,行没多远,已到尽头,又有一道紧闭的门户。

纪若男低头查看了贾老二的路径图,才举右手,在门户左首齐眉处按了一下,再下移五寸,又按了下。

才听到地底一阵轻震,迎面门户又自动打开,只觉一阵凉风从门内吹出,身上就有寒飕飕的感觉。

她一手举着火摺子朝门中走入。身后三人也迅快的跟了进来。

这回地势虽然相当平坦,却缓缓向下延伸,这条地道一片漆黑,走了约有百步之多,前面又有一堵石壁挡住了去路!

纪若男脚下一停,说道:“这里是第三道门户了,他们要在地底设这许多门户做什么?”

蓝如风笑道:“这样才够隐秘呀!”

纪若男用火摺子照着路径图,低头看了一眼,说道:“这是最后一道门户了,路径图到此为止,下面就没有字了,大概已经到了,真奇怪,他怎么会没说清楚,要我们做什么来的?”

蓝如风道:“贾老二就是喜欢故弄玄虚,反正已经到了,打开这道门户,就可以知道了。”

纪若男依照路径图上写着的开启石门之法,举手连按了三下,又是一阵轧轧轻震,石壁问果然又缓缓裂开一道门户!

这回随着门户的开启,登时有柔和明亮的灯光照了出来!

纪若男依然当先举步走入,他身后三人也随着跟入,但听身后“砰”然一声,门户随着关起。

大家举目看去,这是一间方形的石室,四周壁上挂着紫红绒慢,中间有一张小方桌,和四把雕刻精细的木椅,极似一间起居室!

正在打量之际,忽见左首绒慢晃动,一个青衣少女一手摹慢,闪身走出,看到四人,忽然轻咦一声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话声未已,忽地回身叫道:“孟婆婆,你老快来!”

接着只听一个尖沙的老妇声音骂道:“小蹄子,你大声嚷嚷什么?”

青衣少女叫道:“有人闯进来了。”

那尖沙老妇声音道:“什么人会闯到这里来?”

纪若男应声道:“是在下兄弟。”

“啊!”那老妇声音荣染尖笑道:“看来倒真是来了不速这客!”

话声甫出,紫红绒慢轻轻一晃,青衣少女身边,已多了一个花白头发的瘦高老太婆!

这人额上戴着黑绒包头,狭长脸颊上还画了两条浓依的眉毛,一双三角眼,和一张血盆大口,戴着满头珠翠金饰。

一身蓝布大褂,黑色扎脚裤,一双八寸长的大脚上,还穿着绣花鞋,手里拿一支三尺长的旱烟管。

一眼看去,简直活像京戏“拾玉锅”里的刘媒婆!

她霎着眼睛,忽然染禁笑了起来,说道:“老婆子还当是什么人?原来是两位小官人,你们做什么来的?”

她这一笑,不但露出满口黄牙,而且也绽起满脸皱纹,笑声更是如同夜果,十分刺耳!

她这话,可把纪若男给问住了!

贾老二并没告诉自己此行的目的,也许他并不知道地道中还有这么一个老婆子。

如今,人家问出这句话来,尤其是深更半夜,潜入地道,这话要自己怎么说呢?

蓝如风接口道:“在下兄弟是找桃花娘娘来的,是她告诉我们怎样开启门户的。”

“原来两位小官人是仙娘要你们来的1”孟婆婆忽然喜形于色,抬抬手道:“两位小官人那就是咱们的贵宾了,快快请坐。”

一面朝王天荣、王贵两人看了一眼,问道:“这两位呢,怎么称呼?”

王天荣道:“咱们是两位公子的护卫,在下王老人,他叫王老十/

孟婆婆朝两人点点头道:“原来是护卫师傅!”接着迅快的转过身去,朝那青衣女子吩咐道:“傻丫头,你还愣在这里作什?难得两位小官人来了,这是稀客,还不快去沏上茶水来?”

那青衣少女乌黑溜溜的眼睛,朝纪若男、蓝如风两人脸上一转,口中娇晴一声,款步往里行去。

纪若男、蓝如风只好拉开木椅,坐了下来。王天荣、王贵就站到了两人的身后。孟婆婆也陪着笑坐下。

蓝如风问道:“婆婆是……”

她只说了三个字,那是有意探探孟婆婆口气和她来历,但也算得寒暄语了。

孟婆婆忽然呷呷笑道:“不满两位小官人说,老婆子青年是仙娘的贴身侍女,这句话,快五十年了,目前已只剩下老婆子一个,所以仙娘也特别信得过我老婆子……”

说话之时,只见那青衣使女袅袅走出,手上托一个白玉盘,把四盏茗茶放到小方桌上,轻启樱chún,说道:“两位公子请用茶。”

孟婆婆一脸笑意,说道:“两位小官人请用茶,这是仙娘平日喝的黄山云雾茶,清香隽永,就算是富贵人家也喝不到的,两位小官人试试看!”

接着又朝王天荣、王贵两人说道:“两位师傅也请喝盅水茶。”

纪若男、蓝如风各自捧起香盏,掀开碗盖就着鼻子闻了闻,果然一缕清芬茶香直沁心脾!

纪若男道:“好茶!”

轻轻喝了一口。

蓝如风和她同时喝了一口,放下茶盏,说道:“上次在下到贵庙来,秦宫主也以云雾茶招待,这茶实在名贵得很。”

孟婆婆笑道:“原来这位小官人和秦丫头认识,那是熟人了,秦丫头是咱们仙娘的唯一传人,还是老婆子一手带大的呢!”

一面又朝王天荣两人道:“两位师傅不用客气,请用茶呀!”

王天荣、壬贵也拿起茶碗,喝了一口。

孟婆婆脸上笑意更浓,抬目道:“两位小官人现在可以说说来意了吧?你们找仙娘究竟有什么事呢?”

她话声出口,只听“砰”“砰”两声,站在两人边上的王天荣、壬贵忽然身子一歪,扑倒地上。

纪若男心头一震,懔然道:“孟婆婆,你在咱们茶水中做了手脚?”

“呷、呷、呷、呷!”孟婆婆发出尖沙的笑声,说道:“小官人果然聪明得很,一说就中,你们不是叫老婆子孟婆婆吗,这还用问?”

纪若男道:“姓孟又怎样?”

蓝如风笑道:“二哥怎么没听出来吗?她的意思就是她叫孟婆婆,下的自然是孟婆汤了。”

说着又举碗又喝了一口,笑道:“在下从没喝过孟婆汤,倒要仔细品尝品尝!”

“这位小官人一点就通,更是聪明!”孟婆婆三角眼连霎了两霎,忽然咦道:“你们……喝了孟婆汤,怎么会不昏迷的呢?”

蓝如风放下茶盏,笑道:“这也许和我们的姓有关了。”

纪若男在蓝如风说话之时,也取起茶碗,一连两口,把一盏茶都喝干了,笑道:“这茶叶实在不错,可惜吃不出孟婆汤的味道来。”

孟婆婆霍地站起,目光阴晴不定,问道:“你们姓什么?”

蓝如风坐着不动,含笑道:“我二哥姓纪,从小生长在千毒谷,在下姓蓝,出身云南,所以就算喝上十碗孟婆汤,也不至于迷倒,孟婆婆现在明白了吧?”

孟婆婆脸色为之一变,哼道:“原来你们一个是千毒谷少谷主,一个是云南蓝家的少庄主,这倒好,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

纪若男站了起来,喝道:“你待如何?”

孟婆婆桀桀笑道:“你们以为老婆子只懂得下孟婆汤,那就未免小觑我老婆子了。”

蓝如风也随着站起,笑道:“咱们茶也喝了,休息也休息了,现在孟婆婆要如何赐教,在下兄弟自当奉陪,不过在下有一件事,要请教孟婆婆、不知你肯不肯见告?”

孟婆婆道:“你要问什么?”

蓝如风道:“这地道之中,是不是囚禁了什么人?”

孟婆婆脸上神色又是一变,桀桀笑道:“你这话不是多问了吗?你们胜得了老婆子,老婆予自会告诉你们。

胜不了老婆予,问了也是白问,来、来,老婆子先伸量伸量你佩的武功再说不迟。”

纪若男冷笑一声道:“你要和我们动手?”

孟婆婆厉笑道:“老婆子要你们两个一起上。”

蓝如风忽然回身坐下,叫道:“二哥,你也坐下来吧,一个江湖下五门的老婆子,和她动手,胜之不武。”

“好小子,你说什么?”孟婆婆如驴长脸忽然涌起一片怒色,瞪着三角眼,厉喝道:“老婆子是江湖下五门?”

蓝如风轻哼一声道:“怎么不是?你在我们茶水中下了入口迷,难道不是江湖下五门才使的*葯吗?”

孟婆婆活了七十几岁,竟被一个rǔ臭未干的小子骂她是江湖下五门,怎不教她气疯了心,桀桀怪笑道:“小子,你逞口舌之利,不怕老婆子先劈了你?”

蓝如风侧身而坐,不屑的道:“那你就试试看?”

“这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老婆子。”

孟婆婆自发飘动,右手缓缓提起,脸上每一条皱纹,都绽起一丝狞笑,正待凌空拍出去。

掌势还未出手,纪若男、蓝如风已可隐隐感到一阵森寒阴气袭上身来!

蓝如风心头暗暗一惊,忖道:“自己听爹说过,掌势出手,就有一股阴寒之气逼人而来,就是玄阴门的人,她使的莫非会是‘玄阴掌’一类阴功不成?”

就在孟婆婆右手要拍来之际,忽然从她黑绒包头上挂下一条晶莹的细丝来,一只拇指大小的蜘蛛沿丝而下,一下落在她手背之上。

绿毛茸茸,利喙如钳,一下咬住了手背上的皮肤!

这真是刹那间的事,孟婆婆但觉手背像被针刺了一下,就隐隐发麻,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