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31章

作者:东方玉

纪若男目光一注,看到地上坐着神情委顿的九毒寡妇阎九婆,口中不觉惊奇的咦了一声道:“原来是阎婆婆!”

闻天声也看到黑煞神苗飞虎,似是被制住了穴道。回头朝柳飞絮道:“你师傅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一直胁迫老夫,交出云龙十八式擒拿手法……”

徐少华道:“师傅就是他劫持的吗?这恶贼不但取去弟子身上金缕甲,还杀害云龙山庄四十余口,弟子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闻天声听得身躯陡然一震,张目问道:“少华,你说什么?”

他还不知道云龙山庄的变故!

徐少华俊目之中,忽然有了泪光,说道:“爹和庄上四十余口,都是这恶贼下的毒手……”

“什么?”闻天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急问道:“二师兄遇害了,二师兄会被他杀害?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少华,你……说得详细一些!”

他话声颤抖,两行老泪忍不住顺腮流了下来。

徐少华用衣袖拭了下眼泪,就从那天师徒二人在山神庙过夜,自己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发现穿在身上的金缕甲不翼而飞。

后来发现师傅也无故失踪,自己如何赶回云龙山庄,爹和庄中四十余口,都死在“黑煞掌”下,详细说了一遍。

闻天声听得须发戟张,目皆慾裂,切齿道:“这些都是苗飞虎干的吗?”

徐少华点着头道:“这恶贼方才都承认了!”

贾老二摇着手,说道:“马陵先生、少庄主,你们不用急,咱们有的是时间,不妨一个一个的问,不怕他们不从实招来。”说到这里,伸手一招道:“胡老四、余老六、你们先把这个独眼道士弄过来。”

胡老四、余老六答应一声,两人一左一右,挟起苗飞虎,忽然发觉他身子僵硬,有如死尸,不禁同时“咦”出声来!

胡老四脚下一停,抬头道:“贾总管,人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贾老二耸起双肩,倏地站起,走到苗飞虎面前,伸出一根手指,在他鼻孔前试了试,搔搔头皮,说道:“奇怪,他果然死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方才还明明活着,你们两个怎么看守的?”

徐少华和史琬、贾老二迎出去的时候,就是要胡老四两人守着他们的。

胡老四急着道:“属下两人没有离开过,属下一点也不知道,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动静,怎么……”

“他们都被点了穴道,自然不会有什么动静!”贾老二啊了一声道:“不好,有人杀他们灭口!”

急忙一个转身,快步走到阎九婆、甘逢春、侯如海三人面前,俯着身子,逐一看去,口中叫道:“完了、完了,咱们白忙了一场,竟被狗娘养的乘虚而入,杀了他们灭口,小老儿这不是阴沟里翻船,栽得有多冤枉?”

纪若男道:“他们都死了?”

“不死还会叫做灭口?”贾老二双手一摊,无可奈何的道:“看,这四个人死得多冤枉?卖主求荣,还自以为是新主人的功狗!哪知他们主人眼里,看得比四条狗还不如,只是四只小蚂蚁,一根手指就把他们捺死了。”

闻天声道:“不知他们是怎么死的?”

贾老二手掌一摊,说道:“就在这里,四支小针儿,没入胸口,那还有命?”

他手掌心,赫然横着四支细如牛毛的毒针!

闻天声看得暗暗震惊不止,四支毒针既已没入四人胸口,他只摊了下双手,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他掌中,这份神功,若非亲自看到,任谁也不会相信!

纪若男失声道:“会是黑煞针!”

“黑煞针有什么稀奇?”贾老二耸着肩道:“你们有,人家也有!”

纪若男望着他问道:“你说的是什么人呢——

“小老儿怎么会知道?”贾老二道:“小老儿若是知道,就不会让他杀人灭口了。”

“我知道。”蓝如风道:“一定是那个姓孟的老虔婆,走,咱们找她去!”

“嘻嘻!”贾老二笑道:“不论是谁,这人下手杀了四个人,还会等着让你去找?天底下有这样笨的人?”

蓝如风道:“依你那该怎么办?”

“不用怎么办。”贾老二道:“事情总有个头儿,咱们慢慢的找就是了,后天就过年了,咱们不如回长安居去,好好的过上个年。”

纪若男道:“你说我爹落在人家手里,如今阎九婆一死,去问谁呢?”

“自然问小老儿了。”贾老二指着自己鼻子,嘻的笑道:“小老儿刚才不是说事情总有个头儿吗,且等过了年,大家一起去找不好吗?这两天,做官的封了印,做生意的也都封了柜,咱们不能封嘴,总得找个有吃有住的地方。

再说过年要祭祖,咱们少庄主虽然不曾手刃亲仇,但独眼道士总是他抓住的,现在他自食恶果,也可说报了一小部分的亲仇,自该向老庄主祭奠一番,所以小老儿提议回长安居去,就一点也没错了。”

徐少华道:“不错,我去把这恶贼的心剜出来,奠拜我爹和庄中四十余个遇害的在天之灵……”

说着铬的一声,拔出剑来。

“他哪里还会有心?”贾老二摇着手道:“少庄主不用费事了。”

徐少华切齿道:“这恶贼一死不足以蔽其辜,我剜出他的心来,有何不对?”

“是没有不对。”贾老二道:“少庄主去看看就知道了。”

纪若男道:“大哥,贾总管说得不错,‘黑煞针,所含剧毒,能消蚀骨肉,这四人被毒针打中心窝,已有一盏茶的工夫,只怕脏腑早已被剧毒腐蚀了。”

“小老儿就是这个意思!”

贾老二连连点头,接着说道:“这里没有咱们的事了,咱们还是走吧。”

闻天声一直没有说话,他先前对贾老二有些看不顺眼,但自从徐少华告诉他,贾老二是黄山不醉翁的门人之后,他细看贾老二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果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

看他外表,唠唠叨叨,毫不起眼,实则每一句话,都含着深意!

譬如用“黑煞针”杀害苗飞虎四人的凶手,他口中虽说不知道,但他似乎知道这凶手的幕后主使人是谁了。

譬如说纪若男的父亲落在人家手中,他似乎也猜到了几分,只是没有明说而已!

这一情形,像徐少华等这几个年轻人,阅历不够,自然不易听得出来,但如何瞒得过自己的眼睛?少华有这样一个总管替他出主意,实是天大的机缘!心中想着,随即附和道:“贾总管说得也是,眼前就要过年了,不易找得到落脚的地方,他既和长安居熟悉,就到长安居去住上几天再走不迟。”

“嘻嘻,马陵先生还不知道呢?”

贾老二听到他附和自己的意见,自然十分高兴,尖笑道:“咱们这里,有长安居的小老板,小老儿还是没上任的大掌柜,还有两个是现任的大掌柜、二掌柜,别说住几天,就是住上十年八年,也不用花上一个铜钱。”接着催道:“大伙走吧,马陵先生已经同意到长安居去过年了,咱们还待在这里作甚?”

闻天声看了四具尸体一眼,说道:“这四具尸体要不要埋了再走?”

“这个不劳咱们动手。”贾老二耸着肩道:“桃花宫多的是人手。”一面抬手道:“马陵先生,你请!”

一行人离开桃花宫,赶到庐州,天色已经大亮,王天荣请大家先上二楼贵宾室休息,一面催着伙计快去烧水沏茶,一面又要厨下快准备早点。

贾老二等他回上来,就一把拉着他走到边上,低声说道:“王老八,你可是这里现任的大掌柜,快去吩咐王帐房收拾六间上房,好给大家休息,还有,嘻嘻,小老儿赶了一夜路,还需要什么,你应该知道吧?”

王天荣现在对这位总管,当真佩服得五体投地,连声应道:“知道,知道,你老不用吩咐,属下也会办好的。”

说完,又匆匆往楼下而去。

一回工夫,又三脚两步的奔了上来,朝贾老二道:“回总管,这里八间上房,有三间住了客人,只有五间空着,那三个客人都是老主顾,不好让他们腾出来,要请总管多多包涵……”

接着又压低声音道:“你老和属下兄弟,还有胡老四他们,一起住在楼下,你老一个人住一间,属下已要伙计挑了两坛二十年陈的绍兴送到你老房里去了。”

“五间就五间。”

贾老二听说已有二十年陈的两坛绍酒送到房里去了,不由得满心欢喜,点着头道:“老主顾自然不好要人家把房间让出来,这样吧,待会就请纪少谷主和史少庄主将就着住一间好了,那没问题。”

他只要有酒喝,就帮衬着王天荣说话。

王天荣忙道:“多谢总管。”

这时一名伙计送上茶来,另一名伙计在桌上摆好碗筷。接着就由两名伙计端上六式小菜、一锅稀饭、两笼蒸饺和两笼小笼包,又给每人装了一碗稀饭放到桌上。

王天荣连忙拱着手道:“闻大侠、四位公子、柳姑娘、贾总管快请入席了,天气冷,端出来了很快就会冷了。”

“坐、坐!大家不用客气,到了这里就和到了家里一样。”

贾老二让大家坐下,又朝王天荣等人招呼道:“大掌柜、二掌柜,还有胡老囚、余老六,你们也坐下来,赶了一夜路,大家都辛苦了,吃些早点,就好回房去休息了。”

他在伙计面前,自然不好叫他们玉老八、王老十,这也算是给两人留了面子。

王天荣等四人也在下首落坐,大家就吃喝起来。

闻天声问道:“老夫听贾总管说,他是未上任的掌柜、王、壬二位又是这里的大掌柜、二掌柜、还有小老板,这是怎么一回事?”

“哈!”贾老二嘴里刚塞进一个小笼包,一口吞了下去,指指史琬,忙道:“这里是史大庄主开的,史少庄主自然就是小老板。那次咱们上绝尘山庄去,史大庄主很赏识小老儿,就要派小老儿来当这里的掌柜,但小老儿是出了名的酒鬼,怎么担当重任?当面不好推辞,所以没有上任,大掌柜和二掌柜还是让王、壬二位老弟当了,事情就是这样。”

蓝如风道:“现在大掌柜、二掌柜都是你的手下,你不但是云龙山庄的总管,还成了长安居的大总管呢?”

“嘻嘻!”贾老二得意的笑出声来,说道:“所以小老儿喝酒就不成问题了!”

史琬道:

“对了!你三天不准喝酒,今天才第三天……”

“我的姑奶奶,你记错了!”

贾老二连连摇手道:

“今天已经是第四天的早晨了,再不准小老儿喝酒,小老儿只好去投河了。”

大家用过早点,贾老二心里惦记着两坛二十年陈的绍酒,急着回房,这就站起身道:

“大家昨晚一夜没睡了,快去休息了,今天是除夕,睡一觉起来,就得忙着过年呢!”接着又道:

“后进楼上,本来有八间上房,但有三间住了客人,咱们只有五间……”

闻天声道:

“有五间也够了。”

贾老二道:

“小老儿给大家带路。”

说完,当先抢在前面走下楼梯。

闻天声等人相偕下楼,王天荣、壬贵也跟着走来。

贾老二回头道:

“大掌柜、二掌柜,你们四个不用跟来了,早些去休息吧!”

王天荣等四人拱拱手,就退了下去。贾老二领着六人,来至上房,推开第一间房门,是闻天声的,第二间徐少华,然后是柳飞絮、蓝如风,每人一间,最后一间较大的,由纪若男和史琬两位姑娘家合住。他陪着大家看过房间,就拱拱手道:

“大家请休息吧,小老儿告退了。”

说完,一溜烟的退了下去。

史琬道:

“他走得这么匆忙,一定是喝酒去了。”

蓝如风道:

“现在没事了,就让他去喝吧!”

大家急需休息,也各自回房。徐少华陪同师傅进入房中。

闻天声道:

“少华,你去休息吧!”

徐少华道:

“弟子还不累。”

闻天声在椅上坐下,颔首道:

“为师也不想睡,咱们师徒那就聊一回吧,你也坐下来。”

徐少华过去掩上房间,就在下首的一把椅子坐下。

闻天声眼看蓝如风在孟婆婆肩头收回苗疆绿毛蜘蛛,然后又听说纪若男是千毒谷的少谷主,方才又听贾老二说史琬是绝尘山庄的少庄主。

他虽没听说过绝尘山庄,但可以看得出来,绝尘山庄绝非普通武林世家,因此心头就有许多话想问问徒儿。

徐少华倒了一盅茶送到师傅手里,然后回身坐下。

闻夭声喝了口茶,含笑道:

“少华,为师失踪之后,云龙山庄遭遇到极大变故,这短短几个月之中,你必然遇上了许多事故,为师看得出来,你长大了,也坚强了,尤其难得的,是你结识了这几个同心协力的小兄弟,和这位贾总管,还有王天荣等四个,他们都是有事业的人,居然愿意迫随你,为师也替你感到欣慰,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