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33章

作者:东方玉

祖东权首先弯着腰从圆洞中钻了进去,徐少华、纪若男也相继跟入,站起身来。

只见洞内是一间方形的石室,两个一身黑衣的大汉手持钢刀,凛立不动,自然已经被贾老二制住了。

祖东权目光一转,问道:

“这里还有暗门,该如何开启呢?”

“嘻嘻,放心,现在咱们用不着再钻狗洞了。”贾老二耸耸肩道:

“这两位仁兄会给咱们叫门的。”

他伸手拍拍右首一个黑衣大汉的肩膀,左手取下钢刀,搁在他脖子上,笑嘻嘻的道:

“朋友,小老儿也不想难为你,合作些,去把门叫开来,就没你的事了。”

那黑衣大汉霎着眼睛,哼道:

“你杀了老子,老子也不会和你合作的。”

“咦!朋友这话就不对了!”

贾老二朝他收回搁在他脖子上的钢刀,裂嘴一笑道:

“咱们是自己人,救人来的,你不帮自己人?”

在他说话之时,右手已从怀中取出一件东西,朝那汉子面前递去。

黑衣汉子看得一怔,问道:

“你……”

“小老儿说过是救人来的。”

贾老二托着下巴,笑了笑道:

“咱们所以要从后门进来,就是不想让许多人知道,你们是谁的手下?”

黑衣汉子道:

“是佟香主。”

“这就不对了!”贾老二故作沉思道:

“据小老儿所知,这里不是佟香主管理的。”

黑衣汉子道:

“这里的管事姓王,佟香主是奉命来协助王管事的。”

贾老二道:

“你有办法通知佟香主,不让姓王的知道吗?”

“这个小的也不知道。”

黑衣汉子道:

“不过你们进去,遇上穿青色衣衫的,是王管事的手下,咱们的弟兄,都是穿黑衣的。”

“好!”贾老二问道:

“怎么进去呢?”

黑衣汉子道:

“对面石壁上有一个铁环,拉动一下,是紧急警号,拉动三下,是请里面值班弟兄开门。”

贾老二把钢刀还给了他,叮嘱道:

“小老儿还要点了你的穴道,这样,咱们把人救出去之后,你就可以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曾说,知道吗?”

黑衣汉子点点头,贾者二伸出一个指头,点了他的昏穴。

徐少华忍不住问道:

“贾总管,你这是使的什么法子?”

贾老二右手一摊,掌心是一块黑色铁牌,得意的笑道:

“这是阎九婆的东西,她在残缺门的身份不低。方才小老儿看他们小指缺了一节,所以取出来试试的,没想到倒是真还管用,他们果然是残缺门的人。”接着耸耸肩道:

“现在咱们可以去找佟香主了。”

话声一落,就走上三步,到达对面石壁,伸手拉了三下铁环,石壁间果然立时缓缓裂开一道门户。

贾老二回头道:

“你们随我进去。”

他刚举步跨人,突见刀光一闪,两柄雪亮的钢刀一下搁到了脖子上,有人沉喝道:

“你是什么人,不许动!”

“嘘!”贾老二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chún上,右手一摊,压低了声音道:

“咱们有事要见佟香主,你们莫要声张!”

这方铁牌真还管用,那两个黑衣大汉迟疑了下,左首一个问道:

“你……”

贾老二双手疾发,一下制住了他们穴道,身后三人,也在此时相继走入。

贾老二目光一动,看清这是一条可容两人行走的走廊,此刻正当半夜,除了值勤人员,其余的人敢情都已人了睡乡。

这就朝祖东权、纪若男两人说道:

“你们赶快脱下这两人衣衫,穿到身上,然后把这两人拖到门外去,关上石门,就站在这里。”

祖东权问道:

“你呢?”

贾老二道:

“小老儿和少庄主去找王管事,找到他,才知道囚人的地方在哪里。”

祖东权点点头,就和纪若男一起动手,脱下两个黑衣汉子的衣衫,穿到身上,然后把两人拖出门外,关上了石门。

贾老二朝左首长廊行去,走了几步,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张面具,递给了徐少华,说道:

“少庄主快把面具戴上了。”

徐少华依言把面具覆到脸上,再用手掌把它贴平。

贾老二已走近一道门口,低声道:

“你站在门口,小老儿进去瞧瞧。”

说完,推门而入,原来这间石室相当宽敞,左右两排各有六张木床,鼾鼻此起彼落,一看就知是玉管事的手下了。

“这倒真是巧极!”贾老二心中想着,颠起脚尖,走了过去,毫不费事的点了他们睡穴,才行退出。

一面忖道:

“这里睡了十二个人,那是另有十二个人轮值夜班了,唔,王管事的手下守的是前门,佟香主手下的人守的是后门,看来把这些人制住了,就不会再碍手脚了。”

徐少华看他退出,立即问道:

“屋内有人吗?”

贾老二耸耸肩道:

“十二个,都睡着了。”

话声未已,人却朝对面一道石室门口走去,回头朝徐少华打了个手势,依然要他站在门口,自己一手推开木门,走了进去。

这间石室中,放了一张八仙桌,几把木椅,像是起居室,里面还有一道木门。

贾老二暗暗点了下头,忖道:

“这是玉管事住的地方了。”

就笔直走了过去,伸手推开木门,举步跨入。里首一间果然是卧室,靠壁处一张木床上,蒙头睡着一个人,床边还搁着一把虎头刀。

贾老二走近过去,在床沿上侧身坐下,用手推了王管事两下,叫道:

“王管事,你快醒一醒。”

王管事迷迷糊糊的道:

“有什么事?天亮了吗?”

“天还没亮。”贾老二道:

“有人潜入石窟,所以王管事要快些起来才好!”

王管事听说“有人潜入”,不觉矍然一惊,一下翻身坐起,喝道:

“还不快去点上灯。”

“不能点灯呀!”

贾老二压低声音道:

“点上了灯,你王管事就会看到我了,看到我不认识,你就会大声叫嚷起来,那就麻烦大了。”

“你……你是什么人?”

王管事直到此时才发觉不对,喝声甫出,左手疾快的去摸放在床边的虎头刀。

贾老二早已把刀取到手上,低声道:

“王管事,你的刀在我手上了,这时候要玩刀,不是太没意思了,咱们这样坐着谈谈不好吗?”

“扑!”王管事在他说话之际,右手骈指如戟,一下点在贾老二的“肩井穴”上沉笑道:

“现在咱们还用得着谈吗?”

右手一翻,又接连点了贾老二两处穴道,他身为管事,果然还有一手,虽在黑暗之中,依然认穴极准,出手极快!

贾老二任由他点了三处穴道,一面问道:

“怎么会用不着谈呢?”

“他妈的!”王管事哼道:

“你小子真是不知死活了?”

王管事没去理他,一手掀开棉被,跨下床去,双脚堪堪站到地上,突然被贾老二的脚一绊,砰然一声跌坐下去,要待跃起,只觉双脚疲软,再也站不起来。

王管事瞪目喝道:

“你……”

贾老二笑嘻嘻的道:

“你老哥点了我‘肩穴’、‘玄机’、‘将台’三处穴道,我上身动弹不得。我点你‘委中’、‘筑宾’、‘公孙”,也是三处穴道,使你下盘动弹不得,咱们正好扯直,谁也不吃亏,对不?”

王管事坐在地上,心头气怒已极,他双足不能动弹,双手可仍能使用,自可解开他腿上穴道,因此沉哼一声,举手朝自己腿上拍去。

贾老二也哼了一声道:

“不成,你若要解穴,也应该先替我解开穴道,怎好如此自私?”

口中说着,右足一伸,把王管事拍下的手臂格了开去。

王管事心中暗暗冷笑,忖道:

“好小子,我先点了你脚上穴道,也是一样!”

心念一动,右手翻腕朝贸老二脚上点来。

贾老二哈了一声道:

“好家伙,你还想点我脚上穴道,那可没这么容易!”

右脚一缩,左脚一伸,勾住了王管事的右手腕,右脚乘机探进,五个脚趾箕张,朝他胸口抓到。

王管事吃了一惊,左手赶忙朝前切出。他坐在地上,施展双手,贾老二坐在床沿上,双脚一伸一缩,正好和他双手互相抢攻。

王管事能够当上一名管事,管理这座山窟秘洞,职位虽然不高,却也是独当一面的小主管。

连残缺门的香主,也只能当他的副手,可以想得到他的武功决不会大差。但他双手连点带抓,连番使出点穴拂脉擒拿手法,却都被贾老二的双脚连打带消,不是格出,就是勾卸,休想占得一点上风。

他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凭自己一双手竟然会和人家一双脚打成平手,天底下居然有人能够运用双脚和人拆招的!

“嗨,我说王管事,你真比我八岁的儿子还要差劲!”

贾老二一面运动着双脚,一面说道:

“我八岁的儿子时常和我双脚打架,十招之中,我一个不小心。还会被他搔中脚底心,我最怕痒了,脚底心一痒,就会输给他。你只会点点抓抓,和我已经打了十六招……连这招就是十八招了,却一记脚底心也没搔到,我真懒得再和你打下去了。”

王管事听得又气又怒,哼道:

“我怎么会搔不到?”

这一记他果然搔到了贾老二的脚底心!

贾老二脚底心一痒,人像虾一般弓成一团,口中嘻嘻呵呵的笑将起来,笑声未已,双手一伸,坐着的人就从床前站起。笑嘻嘻的拱拱手道:

“真多谢,在下唯一的毛病,就是怕痒,但怕痒也有好处,只要有人搔我脚底心。我全身筋骨一松,被点的穴道也就会松开了,你老哥现在是不是后悔搔我脚的脚底心了。”

这话当然是胡扯,搔了下脚底心,怎么可能解开他被制的穴道?但王管事却不由得不信,对方被制的三处穴道,这回明明都已解开了,一时瞪大眼睛,作声不得。

贾老二慢条斯理的伸手拿起虎头刀,看着王管事,笑嘻嘻的道:

“你看,现在是我占了优势,对不?刀在我手上,我要割你的鼻子,就割你鼻子,要割你喉管,就割你喉管,还有你这双手,方才和我双脚打架对不?我要把你这双手也砍下来,这样吧,你自己说好了,愿意割下鼻子来?还是愿意牺牲一双手?你总得挑一样了。”

王管事脸如上色,央求道:

“求求你老高抬贵手,你老进入这座石窟,总有目的吧,只要在下办得到的,你老只管吩咐……”

“看来你王管事果然还算上路。”贾老二偏着头说道:

“我早就说过,咱们坐看谈谈,现在你总算想通了。”

他走近桌边,打着了火筒,点起灯烛,又回到床沿上坐下,说道:

“好,在下问你一个人,你总该知道。”

烛光之下,王管事才看清楚这个用双脚和自己双手拆招的,竞是一个面目黧黑的小子,看他年纪最多不过十六七岁。自己当真是八十岁老啤倒绷孩儿,阴沟里翻了船,一面哼道:

“你要间谁?”

贾老二道:

“这里不是囚禁着一个人吗?在什么地方?”

王管事道:

“囚禁在这里的,都是叛帮之徒,人数多着哩,你要我的究竟是哪一个?”

这下把贾老二问得一怔,既然有许多人,他就不想说出什么人来,这就问道:

“你这里可有名册?”

王管事道:

“没有,上面送来的人,早就编了号,在下只是依照编号送入囚房,按时派人送饭,旁的就不用管。”

“好吧!”贾老二道:

“那就麻烦你给我领路了。”

王管事道:

“你点了在下穴道,在下如何行动?”

贾者二道:

“这个容易。”

他伸手在王管事腿弯里捏了一把,说道:“现在你可以站起来走动了,不过在下把话说在前头,这只是让你可以行走而已,穴道并未解除,这是咱们甫天门派的特殊点穴手法,天下无人能解。你若是想玩什么花样,过了六个时辰,你老哥这双尊腿,就得终身残废,到时别怨我没和你说清楚。”

王管事心中暗道:

“这小子说什么南天门派,江湖上从没听人说过,不过这小子年纪不大,武功好像极高,门槛好像也精得很,自己倒是大意不得!”一面点头道:

“在下在你手里,还能玩什么花样?”

“你知道就好!”

贾老二手上拿着他的虎头刀,低头看了一眼,说道:

“这柄刀,不用带去了。”

左手食指叠着中指,朝刀上弹去,但听“喀”的一声,一柄纯钢厚背刀,竟被他齐中弹断。把断刀往地上一掷,拍拍手道:

“咱们那就走吧!”

这下直看得王管事大吃一惊,他职位虽然不高,但眼皮子可极宽,像这样手指轻轻一弹,就能把自己这柄纯钢厚背刀弹断的人,他还没遇上过,心里自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