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34章

作者:东方玉

话声未已,房门口已出现了贾老二!他像大马猴似的弓着腰走了进来,嘻的笑道:

“我的小姑奶奶,你这可冤枉小老儿了,小老儿是喝醉了酒,睡了整整两天,总得让人家闻到我一身酒气才像呀!”

他果然一身都是酒气!

史琬掩着鼻子,哼道:

“你又灌了多少黄汤,难闻死了!”

“不多,小老儿两天一晚没喝酒了,回来了总要把它补足,才对得起肚肠里的酒虫。”贾老二笑嘻嘻的道:

“小老儿只喝了一坛酒,小姑奶奶嫌小老儿酒气难闻,小老儿正要去办事呢!”

说着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往楼下走去。

闻天声问道:

“少华,你们去的地方,究是在哪里?”

徐少华道:

“弟子一点也不知道,先是忙着赶路,走的都是田野小径,后来坐在船上,有船篷遮住视线。回来又和贾总管一路飞奔,根本无暇分辨路径,不知那是什么所在,弟子也问过贾总管,他只是含含糊糊的说,不知道比知道好。”

闻天声颔首道:

“贾总管不肯说,自然有他的道理,那就不用再问他了。”

他自从知道贾老二的来历之后,就对他有了极大的信心。

傍晚时候,左首一号、二号房里的两个客人,也醒过来了,开门走出,大声叫着店伙。

店伙急急忙忙的给两人送来脸水,陪着笑道:

“两位客官醒了吗?”

一号房客人问道:

“咱们怎么会睡到这时候才醒的?”

店伙陪着笑道:

“二位客官除夕晚上喝醉了酒。”

二号房客人道:

“咱们酒喝得并不多。”

店伙笑道:

“二位客官大概忘记了,没喝醉酒,会吐得房里一地都是酒菜,昨天一早,小的两个人还收拾了一个上午呢!”

一号房客人惊异的道:

“昨天早上,你收拾了一个上午?今天是几时了?”

店伙道:

“今天已经是初二了。”

一号房客人脸色微变,说道:

“你说咱们整整睡了两天?”

“没错。”店伙点着头道:

“二位客官好像吐了两次,小的进来过两次,看客官睡熟了,不敢惊动。”

一号房客人望望二号房客人,问道:

“咱们真的喝了许多酒吗?”

二号房客人道:

“好像是喝了不少,兄弟已经喝不下了,你老哥还一定要兄弟非喝不可!”

一号房客人哼道:

“是你一再要兄弟干杯的。”

店伙在旁陪笑道:

“二位客官现在不是都醒了吗?那就不用埋怨谁了。”

他们说的话,隔壁房里的人自然都听到了。

史琬心中暗暗好笑,忖道:

“不知贾老二用了什么方法,让他们喝醉的,醒来了还弄不清楚。”

店伙掌了灯进来。

史琬因没听到隔壁两个客人的话声,悄声问道:

“隔壁两人出去了吗?”

店伙道:

“他们匆匆下楼,结算店帐,已经走了。”

店伙退出,贾老二施施然走了进来。

史琬叫道:

“贾总管,你来得正好,我有话要问你呢!”

贾老二耸耸肩道:

“我的小姑奶奶,你又给小老儿出什么难题了?”

“不是难题。”

史琬轻声道:

“我只是想问你,隔壁房里的两个客人,你用什么法子把他们灌醉的?”

“嘻嘻!”贾老二得意的笑道:

“这个容易得很,小老儿点了他们穴道,再捏开他们牙齿,把酒一碗碗的给他们轮流灌下去。每灌一碗,就附着他们耳朵说:“现在该你喝了,他们只是穴道受制,神志并未全失,迷迷糊糊之间听了小老儿的话,还以为和对方在赌酒,醒来之后,就像梦境一般,依稀可以记得一点,就是这样了。”

这话听得柳飞絮、史琬都忍不住笑了。

蓝如风问道:

“贾总管费了许多手脚,这是为什么呢?这两人会有问题吗?”

“嘻嘻!蓝公子果然心细如发!”贾老二一挑大拇指,然后压低声音道:

“这两人和那死去的粮贩是一路的,他们的任务,就是派来监视咱们行动的。不把他们灌醉,咱们出去了两天才回来,和老毒物被救的时间相吻合,就会怀疑到咱们头上来了。”

史琬道:

“你怎么不早说,咱们问问他们,是什么人主使他们来的?”

“咱们无凭无据,怎么问法?”贾老二耸着肩笑道:

“这样不是很好吗?他们回去,决不敢说出喝醉酒睡了两天的事,那么救出老毒物这档子事,就和咱们无关了。”

史琬心中突然一动,忖道:

“王天荣、王贵两人,也喝醉了酒,睡了两天,难道……”

正在想着,只见王天荣、壬贵二人已经走了进来,连连拱手道:

“在下兄弟真是失礼之至,除夕晚上喝得烂醉如泥,竟然昏睡了两天,没有好好招待闻大先生和诸位。”

“大家都是自己人,还说这些客气话则甚?”

贾老二抢着道:

“除夕晚上,小老儿和祖老哥拼到天亮,不也都喝醉了,过年不喝醉,那要什么时候喝醉?”

他这一说,就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

王天荣道:

“就因为在下兄弟喝醉了酒,新年新岁,未能稍尽地主之谊,因此兄弟特地吩咐厨下,整治了一席酒莱,给闻大先生、少庄主们贺喜,现在请去入席了。”

“小老儿说过,咱们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

贾老二耸着肩道。

“不过这也是大掌柜、二掌柜的一份心意,新年新岁,大家热闹热闹也是应该的,马陵先生、少庄主、大家请吧!”

史琬轻哼道:

“你是有酒就是娘。”

贾老二笑道:

“所以大家都把小老儿叫做酒鬼咯!”

大家随着王天荣、王贵来至前进酒楼,胡老四、余老六已经先在,赶忙迎了出来,给大家贺年。

王天荣目光一转,说道:

“纪少谷主和祖老哥呢,怎么不来?”

贾老二道:

“纪少谷主,祖老哥大年初一一清早就走了。”

这一顿酒菜,是大掌柜、二掌柜给大家贺年的春酒,菜肴自然十分丰盛。大家也因徐少华、贾老二都已回来,心里没有牵挂,也就开怀畅饮,不必细表。

第二天是正月初三,闻天声因自已被苗飞虎劫持、离家已有两个多月,急于赶回家去。另外二师兄遇害之后,徐少华只是把爹的尸体草草掩埋在后园,也应该回去择地埋葬。这就和徐少华、贾老二商量,决定先回马陵山去。

贾老二道:

“马陵先生说得极是,老庄主过世之后,自该择地建莹,入土为安,就是云龙山庄被贼人放火烧了,少庄主要重新建立云龙山庄,更要重建云龙山庄昔日的威名,不然,小老儿这总管,岂非徒有虚名了?”

他咽着口水,拍拍胸脯,续道:

“这些都不成问题,咱们回去之后,小老儿都会办的。”

事情就这样决定,准备午餐之后动身。依闻天声的意思,王天荣、王贵乃是长安居的掌柜,不用同去。

但贾老二却说胡老四、余老六、王老八、王老十四人,乃是总管手下的四名大将,到哪里去,都有他们四个相随,自然缺一不可。王天荣、壬贵也异口同声的说他们决心追随少庄主,自要迫随到底。

史琬、蓝如风和大哥是同甘苦,共患难的兄弟,自然也要同去。这样一来,依然是原班人马上路了。

他们由庐州北行,第四天傍晚,抵达宿县,刚到南门。

只见一名青衣汉子急步趋到贾老二马前,躬躬身道:

“你老是贾总管了,小的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贾老二奇道:

“你老哥是……”

那青衣汉子道:

“小的是老招商客店的伙计,今天中午有一位管家前来包下了小店后进东院,并要小的傍晚时候在城门口来恭候总管的。”

贾老二搔搔头皮,哦了一声道:

“好,好,那就麻烦你带路了。”

那店伙答应一声,就走在前面带路。

徐少华问道:

“贾总管,什么事?”

“没什么”贾老二笑嘻嘻的道:

“咱们在老招商包下了后进的东院,他是伙计,来迎接咱们的。”

徐少华觉得奇怪,不知贾总管几时定的房间?但这一路上打尖投宿,都是贾老二安排的,也就没有多问。

老招商客店,就在南门大街上,是宿县城中首屈一指的大客店。一行人下马之后,把马匹交给小厮。

那伙计就领着大家穿过两进院落,直入后进。

东院是一幢自成院落,一排三间两厢的楼房,中间有一个小天井,两边各有一排花架,放了几十盆盆栽花卉,果然十分清幽。

大家分配好房间,两名店伙忙着送来脸水,等大家盥洗完毕,一名店伙在中间小客厅上,沏上茶来。

另一名店伙立即点燃起灯火,整幢东院,登时灯烛辉煌,通明如昼。接着两名伙计不待吩咐,在厅上摆好圆桌面,和九把椅子,放好杯筷匙碟。

一名伙计才向贾老二请示道:

“贾总管,可以开席了吗?”

贾老二问道:

“那管家连酒席也预定了吗?”

店伙连连应是道:

“是,是,小店前进松鹤楼的酒菜,是城里最出名的,整桌筵席,都要预定,管家早就关照了帐房,所以总管一到,就可以开席。”

贾老二道:

“好吧,那就开上来吧。”

店伙答应一声,迅快的退了下去。

不多一会,两名店伙轮流送上酒菜,果然菜极丰盛,酒更是真正十五年陈的状元红。

贾老二杯到酒干,连声说着:“好酒”。

饭后各自回房休息。

翌日一早,大家用过早餐,贾老二就要王天荣去柜上结帐。

王夭荣去了不久,就匆勿回来,凑着贾老二耳朵,低声说道:

“回总管,柜上说的,咱们的帐,昨天已由来定房的管家全付清了。”

贾老二点点头道:

“有人已经付清了,那就算了。”

王天荣道:

“总管不觉得奇怪吗?”

“嘻嘻,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贾老二耸耸肩道:

“有人付帐,总比没人付好?”

闻天声问道:

“贾总管,是什么事?”

“没什么。”贾老二道:

“王老八说的,咱们的房饭钱,已经有人付过了。”

闻天声道:

“柜上有没有说那是什么人付的?”

“他没说,柜上自然也不知道了。”贾老二笑嘻嘻的道:

仰自们目前虽然不知道他是谁?日后总会知道的?”

帐已有人会了,大家也就一起上马,继续北行。

中午时分赶到曹村,这是一个乡间的村落,一条东西横街,只有疏疏落落几家小店。

但就在大家驰近村口,只见一名身穿青衣的汉子迎着上来,朝贾老二抱拳说道:

“你老是贾总管了?小的在此已经恭候多时了。”

贾老二笑嘻嘻的道:

“管家可是已经给咱们准备好酒食了?”

青衣汉子微微一楞,连忙应道:

“是,是,小的奉副总管之命,已在曹宅给少庄主一行准备了酒筵。”

“好极了!”贾老二点头道:

“小老儿正愁这里没有酒楼饭馆可以打尖,你们副总管当真能干得很!”

他没问他副总管是谁?

那青衣汉子道:

“你老夸奖,就因为这里没有酒楼饭馆,所以临时借了曹员外的空宅,好让少庄主一行歇脚,菜是村子里有名的宝司务做的,道地的淮扬菜。”

“很好!”贾老二道:

“曹员外的宅子在哪里,管家请在前面带路。”

青衣汉子答应一声,就走在前面领路。

曹员外的空宅,相当气派,门前有一大片草地,绿草如茵,高大的围墙,两扇黑漆大门早已敞开着。

大家到得门口,就有两名汉子过来接过马匹。

那青衣汉子领着大家跨进大门,就折而向东,由长廊进入东首一座花厅门首,才躬身道:

“总管请少庄主到里面奉茶。”

贾老二让闻天声、徐少华等人走入,自己也跟了进来。

花厅上的家具,都是精工雕刻的紫檀木,打扫得也甚是干净,只是没有摆设,壁间也没有张挂字画。因为这里只是曹员外的空宅,久已没有人居住了。

大家坐定之后,那青衣汉子沏了一壶茶送上,就行退下。

闻天声问道:

“贾总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没说副总管是谁吗?”

贾老二耸着肩,嘻嘻一笑,才道:

“马陵先生只管放心,看来这副总管一路都在拍着咱们马屁。大概想到云龙山庄当一名副总管,才会如此殷勤,君不闻,孔老夫子说的,有酒食,大家撰,有事,副总管服其劳吗?”

史琬哼道:

“有酒食、先生撰,有事弟子服其劳。”

“不对,不对!”

贾老二道:

“有酒食,不是咱们大家都吃了?有事,像定房间,定酒菜,不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