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35章

作者:东方玉

第二天早晨,大家盥洗完毕,吃过早餐。

徐锦章走了进来,朝徐少华躬躬身道:

“少庄主、祭品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去老庄主的墓园了。”

徐少华点头道:

“好,咱们这就去。”

出了大门,庄丁们早已牵着马匹伺候。大家依次上马,由徐锦章走在前面带路。

从庄上到东岩不过三里来路,很快就赶到了。一行人在“东岩山庄”下马。

(作者按:“山庄”有两种,一种是别业的通称,含有啸傲山林之意。另一种是坟庄,也是家祠,建在墓园之旁,派有专人管理墓地,也叫山庄,特此表而出之。)

早有一名年纪较老的仆人出来迎接。他年纪虽老,但不是云龙山庄的老人,徐少华当然不认识。

徐锦章陪同闻天声、徐少华等人进入山庄大门,穿过天井,迎面是一排三间的大殿,两边厢房是家属休息之处。

徐锦章请大家进入东厢待茶。庄丁们不待吩咐,抬着方箱,(方箱是放祭品的木箱、方形,有三到四格,可以叠起来两人抬着走)放到祭桌边上。取出祭品,一一放好,然后又点上了香烛。

徐锦章在东厢门口躬身道:

“闻三老爷、少庄主可以上香了。”

闻天声走到祭桌前面,徐锦章立即递上三支香,闻天声朝上拱了一拱,由徐锦章接过,插入香炉之中。

闻天声跪拜下去,忍不住老泪纵横,低低的祝祷道:

“二师兄,害死你的凶手,已经自食恶果,虽然还没查出幕后主使的人来,但天网恢恢,总有一天会查出来的。少华福缘不浅,幸蒙昆仑前辈异人乙老人家收为记名弟子,得传昆仑心法,日后当可光大门庭,二师兄在天之灵,大概也可以告慰了。”

拭着泪水,拜了几拜,才行站起。

徐少华走上前去,扑的跪到地上,仰脸哭叫了声:“爹……孩儿回来了,杀害爹的凶手苗飞虎已死,但孩儿一定会查出主使苗飞虎的真凶来的。不杀此人,孩儿誓不为人,爹,你老人家在天之灵要保佑孩儿,踏遍天涯,找出这主使的人来替爹报仇……”

他泪如泉涌,哭倒在地,越说越伤心,一时不禁放声大哭!

贾老二连忙走上前去,劝道:

“少庄主,可以请起了,别哭坏了身子。”

一面朝徐锦章递了一个眼色,两人一左一右把他扶了起来。

接着柳飞絮、史琬、蓝如风三人,也相继行礼,才焚化银锭。

闻天声问道:

“徐副总管,二师兄的坟墓在哪里?”

徐锦章忙道:

“就在左首林间,小的给闻三老爷、少庄主带路。”

说完,连声说“请”,就走在前面。

闻天声、徐少华等人跟着他出了东岩山庄,循着庄左一条宽阔的石板路,走了约有一箭来遥,只见山麓间铺着平整的十几级石阶,两旁都是参天古柏、气象森森!

大家拾级走上石阶,是一片广大的石砌平台,迎面矗立一道石牌坊,上书《徐氏墓园》四个擘窠大字。

两旁各有翁仲、石马,看来极为宏伟!

再上去,又有十几级石阶,登上石阶,又是一片石砌平台,正中间放一张白石祭案,案后矗立了一人高的墓碑。上书“江淮大侠徐公天华暨德配黄氏夫人之墓”,碑后是用白石砌成的圆形坟墓。

徐锦章办事果然周到,他把徐少华母亲黄夫人的墓地也迁来合葬了。

“爹,娘……”

徐少华急步奔了上去,跪到坟前,又泪如雨下。

闻天声也走到祭案后面,朝上拱手道:

“二师兄、二师嫂,你们安息吧,少华年轻有为,前程远大,二位在天之灵,可以含笑告慰了。”

拜罢,循着石砌坟墓,四周走了一圈。

徐少华也经史琬、蓝如风相劝,站了起来。

徐锦章朝闻天声、徐少华躬躬身道:

“闻三老爷、少庄主、庄上四十六位遇害的人,还有一座大茔就在右首林中。”

当下由他领路,朝右首一条石板路行去,相距不过二十来丈,一片松林果然矗立着一座大家。墓碑上写着:“云龙山庄殉难同仁之墓”碑后还刻有四十六人的姓名。

闻天声、徐少华等人在家前行了礼。

贾老二点着头,朝徐锦章嘉许的道:

“徐副总管办事果然干练,小老儿只当这次陪同少庄主回来,要重建家园,还得大费周章,不料你全做好了。不但云龙山庄恢复了旧观,连老庄主的墓园,都营建得如此堂皇,不用小老儿再费心了。”

徐锦章连忙躬着身道:

“总管夸奖,这是属下份内之事,属下能够替少庄主稍尽棉薄,也是应该的。”

徐少华转过身,朝徐锦章扑的跪拜下去,说道:

“锦章叔,你替爹、娘营建坟墓,真该谢谢你,请受我一拜。”

徐锦章慌忙伸手把他扶起,说道:

“少庄主千万不可如此,小的担受不起,小的从小受老庄主的大恩,这点事,是我应该做的。”一面说道:

“快中午了,闻三老爷、少庄主请回庄休息吧!”

回转云龙山庄,闻天声、徐少华等人一起回到书房落坐。

贾老二是云龙山庄的总管,自然要瞪解一下云龙山庄的状况,另外随他来的王天荣、王贵等四人,也要分派他们职司,因此没有和大家回到书房里来。

闻天声心中始终在哺咕着,据他估计,兴建云龙山庄和营建二师兄墓园,这两处工程都极为浩大,非五六万两银子莫办。

何况云龙山庄中一切摆设,尽皆恢复昔日旧观,所费更是不货。此人花如许巨款,却不肯出面,究是为什么呢?

自己和二师兄一起长大,二师兄交游虽广,但细数故交,没有一个人能够拿得出这样一笔巨款来,二师兄也并没有一个有这样深厚交情的人!

柳飞絮眼看义父只是沉思未语,好像在想着心事一般,不觉问道:

“干爹,你老人家在想什么呢?”

闻天声一手捻髯,啊了一声,笑道:

“没什么,为父只是在想……”

底下的话还没出口,只见贾老二和徐锦章两人一起走了进来。

贾老二朝徐少华拱拱手道:

“少庄主,小老儿已分派了胡老四他们的工作,胡老四、余老六为庄上三十名庄了的正副管带,王老人为外管事,负责对外联系,壬老十为内管事,负责庄中一切事务,不知少庄主认为是否妥当?”

徐少华道:

“我们庄上有这许多事吗?”

“怎么没有?”

贾老二耸了下肩,说道:

“少庄主要光大云龙山庄,自然会和江湖上人接触来往,那时事情就多了,王老八担任接待江湖朋友,那是游刃有余。”

徐少华道:

“你是庄上的总管,一切由你安排就好。”

史琬是个好动的人,她看午后天气稍暖,就约柳飞絮一起走出书房,循着白石小径,朝东首园中走去。

云龙山庄的东园和后园相连,占地数十亩,林木葱郁,当时一场大火,只焚毁了前进庄院。花园中的亭台楼榭并未遭到波及,只须稍加修葺,就恢复旧观了。

两位姑娘走近水谢,只见一片梅林,红白相间,清香沁人!

史琬拉着柳飞絮的手,叫道:

“柳姐姐,我们到水阁里去!”

快步走上曲折石桥,目光抬处,瞥见水谢右侧,似有人影一闪而没!

史琬轻咦道:

“柳姐姐,你看到没有,水谢右侧,好像有人,闪得好快!”

柳飞絮道:

“我怎么没有看到?”

史琬催道:

“快走,我们过去瞧瞧!”

柳飞絮道:

“可能是庄上的人,看到我们过来,就避开了。”

史琬道:

“不,这人身法极快,我连他身形都没看清楚,庄丁们哪有这样身手?”

迥桥九曲,等她们走入水谢,哪里还有人影?

史琬兀是不信,因为水谢只有一南一北两桥相通,除了自己两人过来的南端,另一端曲折通往北首一座假山,一目了然,也没看到半个人影!

她拉着柳飞絮,在水榭外面,走廊上绕栏一圈,依然不见有人,不觉哼道:

“方才就在这里,明明看到人影闪动,青天白日,难不成会是鬼影子?”

柳飞絮目光流动,忽然看到走廊墙下,有人用木炭画了一段枯竹,这一瞬间,她陡然如遇鬼魅一般!身躯猛地一震,似是惊怖慾绝,手足冰冷,掌心立时沁出冷汗来!

史琬拉着她的手,只觉突然之间,柳姐姐的手冰凉如铁,还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急忙回头看去,果见她脸色苍白,连嘴chún都失去了血色!不觉问道:

“柳姐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柳飞絮勉强笑道:

“我只是身上觉得有些冷!”

史琬道:

“你脸色也不大对,大概是衣服穿少了,那就快些回去吧!”

柳飞絮点点头,两人就循着原路回转书房。

史琬道:

“柳姐姐,你还是回房去憩一会吧,我陪你去。”

柳飞絮道:

“不用了,我自己去憩一会就好。”

说完,独自往后进走去。

史琬正待进去,只见蓝如风潇洒的从里面走出,一见面就问道:

“你和柳姐姐到哪里去了?”

史琬道:

“我们到后园去玩。”

蓝如风道:

“柳姐姐呢?”

史琬道:

“她身子不舒服,回房休息去了。”

接着问道:

“你不是和大哥在下棋吗,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蓝如风道:

“刚才贾老二和徐副总管两人,拿着两大本帐薄,要跟大哥报告庄上的开支,我没事可做,才溜出来的。”

史琬忽然低啊一声,说道:

“刚才我们在水树发现了一件事,我明明看到有一个人影在水树走廊上一闪而没,身法极快,等我们赶去,连鬼影子也没有。”

蓝如风道:

“那一定是从另一头走了。”

史琬道:

“水榭是在水中央,四面环水,离对岸少说也有五丈来宽,只有一南一北两座桥。我们是从南端过去的,北首对岸是一片草坪,接连假山,他从北首桥上过去,最快也掠不到假山,怎么会不见人影的?”

蓝如风道:

“柳姐姐也看到了?”

“没有。”史琬道:

“是我看到的。”

蓝如风笑道:

“那是你一时眼花,看到了树影子,当作人了。”

史琬气道:

“我怎么会眼花?大白天,我会把树影子当作人?那么夜里还能走路?何况那里根本没有树影子。”

蓝如风道:

“你说你看到的人影,身法比我们还快了?”

史琬道:

“我没看清楚,至少我们赶到水谢,已经不见了,如果他从北首桥上过去,越过草坪,躲入假山,这份身法,就比我们快得多了。”

蓝如风道:

“你们当时为什么不到假山去查看呢?”

史琬道:

“就是因为柳姐姐突然手足冰冷,身子不舒服了,我们才回来的。”

蓝如风问道:

“柳姐姐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不舒服的呢?”

“谁知道?”史琬道:

“我看她脸色苍白,连嘴chún都没有一点血色,手足冰冷,身子也起了轻微的颤抖,我问她哪里不舒服,她说身子发冷,我只好送她回来。”

蓝如风突然心中一动,问道:

“她有没有看到人?”

史琬道:

“你怎么啦?跟贾老二一样噜唆,我不是告诉你,她没注意,只有我看到吗?”

“对不起!”蓝如风陪着笑道:

“小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史琬道:

“你说,我看到的会不会是什么人?”

蓝如风道:

“既然你看到的是人影,那自然是人了。”

史琬哼道:

“这人大白天居然敢到云龙山庄来踩盘!”

蓝如风道:

“你不是说他身法很高明吗?后园又没人住。”

史琬道:

“下次再给我遇上,看他还往哪里跑?”

蓝如风悄声问道:

“三哥想不想找他?”

史琬道:

“现在去找他,还找得到?”

蓝如风道:

“不是现在。”

史琬目光一注,问道:

“那是什么时候?”

“今晚二更。”蓝如风凑上一步,压低声音道:

“此人既然敢在大白天进入庄里来踩盘,晚上可能还会来。”

“你说的不错!”史琬喜道:

“我们……”

“嘘!”蓝如风嘘了一声,悄声道:

“你别告诉大哥!”

史琬点头道:

“好,就是我们两个人知道。”

刚说到这里,只见贾老二和徐锦章两人一前一后从书房走出。

史琬望着他后形,说道:

“你瞧,贾老二忙得好像连喝酒的时间都没有呢!”

贾老二回头道:

“史公子说对了,小老儿给徐副总管拉来拉去的,连脚都没有停过呢!”

两人回进书房,徐少华抬头看到两人,问道:

“你们到哪里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