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36章

作者:东方玉

大家落坐之后,没有多久,副总管徐锦章已听说闻天声等人来了水榭,匆匆赶来,身后还跟着一名庄丁,提着茶壶走入,给每人倒了一盅茶,才行退出。

徐锦章抱着拳道:

“小的听说闻三老爷、少庄主、史公子一早到水榭来赏梅,小的特地赶来……”

闻天声没待他说完,就抬头问道:

“徐副总管,这后园咱们可曾经常有人来巡逻?”

徐锦章道:

“这里因为没有住人,所以并没有派人巡逻,但有一个园丁老章,负责园里的打扫工作,他就住在园里。”

闻天声道:

“老章人呢,你去叫他来。”

徐锦章答应一声,立即退了出去。

不多一回,他领着一个头发卷曲蓬松的弯腰老头走了进来,一面指着闻天声等人说道:

“这是闻三老爷、这位是少庄主、这是史公子、这是咱们庄里的贾总管。”一面朝闻天声抱抱拳道:

“闻三老爷,他就是管理后园的老章。”

老章连连躬着身道:

“小的见过闻三老爷、少庄主、史公子、贾总管。”

闻天声看他年纪少说已有五十六七,说话之时,眼往下视,连头也不敢抬,一副庄稼人模样,这就问道:

“老章,这里都是你打扫的?”

老章应了声“是”。

闻天声又道:

“你住在哪里?”

老章道:

“小的住在前面的小屋里。”

闻天声又道:

“园里平常有没有人进出?”

“没有。”老章还是低着头道:

“这里从来也没有人进来过。”

闻天声道:

“昨晚二更以后,你可曾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没有。”老章道:

“小的天没黑就到厨房里去吃晚饭,饭后就入睡了,每天都是如此,二更以后,小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闻天声点头道:

“好,你下去。”

老章应了声“是”,又躬躬身,才举步退出。

徐锦章朝贾老二悄悄问道:

“贾总管,昨晚这里有什么事吗?”

贾老二道:

“柳姑娘和蓝公子昨晚在水榭附近遭人掳去了。”

徐锦章啊道:

“真的,那是什么人劫持去的呢?”

贾老二哼道:

“你问我,我又去问谁?”

徐锦章朝闻天声拱着手惶恐的道:

“这是小的疏忽,总以为后园又没住人,用不着巡逻,才会发生这种事,小的真该死!”

闻天声哼道:

“你派几个庄丁巡逻,就不会发生什么事了?柳飞絮和蓝小兄弟的一身武功,至少也比几个庄丁强上十倍!”

“是,是”徐锦章不敢多说,只是应着“是”。

闻天声问道:

“咱们庄上的房屋,落成不久,你怎么会找老章这样一个老人来看园的。”

徐锦章道:

“那是因为老章从前一直也是替人家看园的,对园艺很在行,为人也十分勤快,所以小的才叫他来的。”

闻天声点点头,没有再说。

史琬叫道:

“贾老二,你说怎么办呢?”

贾老二道:

“史公子是说柳姑娘、蓝公子吗?”

史琬气道:

“我不同他们,还会问什么?”

贾者二道:

“这里大家都勘察过了,对方连一点迹象都没有留下,那就是一点线索也没有了。”

史琬道:

“你平日不是诡计多端的吗?没有线索,也要想办法呀!”

贾老二朝她苦涩的笑道:

“这叫小老儿到哪里去找?”

闻天声一手捻须,沉吟道:

“对方虽然把飞絮和蓝小兄弟掳去,但依老夫看来,目前还不至于有什么危险,人当然要救,最伤脑筋的是目前一点线索也没有,咱们总不能毫无目的的到处去找……”

徐少华道:

“那怎么办?”

闻天声道:

“这不是着急的事,且让为师仔细想想!”

贾老二在旁道:

“闻三老爷说得极是,咱们总不能到处去乱闯。”

闻天声站起身道:

“走吧,咱们回去再说。”

徐少华,史琬因闻天声这么说了,自然不敢多说,大家跟着他回转书房。

晌午时光,书房右首的小膳厅里已经摆上酒菜。

这一餐只有闻天声、徐少华、史琬和贾老二四人,坐下之后,贾老二取过酒壶,给闻天声面前斟上了酒,然后又给徐少华、史琬斟酒。

徐少华把手往杯上一盖,说道:

“我不喝。”

史碗也道:

“我也不喝。”

贾老二耸耸肩,嘻的笑道:

“那就闻三老爷和小老儿两个人喝了。”说罢,在自己面前斟满了一杯,举杯道:

“闻三老爷,小老儿敬你。”

闻天声看了他一眼,含笑道:

“贾总管和闻某也客气起来了。”

举杯和他干了一杯。

贾老二又给他斟满了酒,自己也斟了一杯。

闻天声道:

“贾总管,你怎的不按规矩来?”

贾老二一怔道:

“小老儿怎么没按规矩了?”

闻天声道:

“咱们在长安居就讲好了的,老夫喝一杯,你就得喝三杯,怎么喝了一杯,就停下来了?”

“哦!嘻嘻!”

贾者二又耸了下肩,笑道:

“小老儿几时停了?小老儿只是看闻三老爷杯子空了,先给你老斟满了酒再喝。”

说完,果然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干,再斟,再喝,又连于了两杯。

闻天声含笑道:

“现在老夫要干第二杯了。”

说罢,又举杯一饮而尽。

贾老二手捧银壶,给他斟满了酒,自己又陪了三杯。

徐少华眼看师傅忽然和贾老二对喝起酒来,心中虽觉奇怪,但继而一想,也许是师傅因柳姐姐和蓝四弟二人被人掳走,又毫无线索可找,心头闷闷不乐,才借酒浇愁。自己当然不好劝阻,当然就和史琬一起装了一碗饭先吃了起来。

闻天声和贾老二连干了十杯,贾老二没有二话,连陪了他三十杯。

闻天声已经有了几分酒意,停杯道:

“够了,老夫不能再喝了,贾总管,你自己一个人喝吧!”

“小老几也不喝了。——

贾老二道:

“白天比不得晚上,小老儿忝为总管,还要办事,喝醉了,岂不让大家笑话,以后庄上的人,喝醉酒误事,小老儿还能管束他们吗?”

史琬哼道:

“瞧不出你贾老二真的当上总管,就像总管的样子了!”

饭后、闻天声因多喝了几杯,就要回房休息。徐少华眼看师傅已有几分酒意,就陪着师傅上楼。

回到书房,史琬因柳飞絮、蓝如风遭人劫持,要如何营救,还没得到结论,仍然留在书房里。看到大哥走入,急忙迎着说道:

“大哥,闻伯父是不是喝醉了?你看我们该怎么办?”

徐少华道:

“师傅喝这点酒,还不至于醉,只是上去稍事休息,他老人家曾说,关于救人之事……”这里既然找不到丝毫端倪,目前只有一个希望,先去查查徐州城里,近日可有形迹可疑的江湖人物?”

史琬道:

“那就快些走了。”

徐少华笑道:

“偌大的徐州城,我们两人去了,到哪里去查问?”

史琬道:

“那要谁去?”

徐少华道:

“徐州是我们淮扬派的地方,师傅人头较熟,自然是师傅去了。”

史琬心想:

“闻伯父至少已有三四分酒意,要休息到什么时候下来?”

徐少华道:

“师傅只要躺一会就会下来,你上去把长剑取来,我们就在书房里等他老人家。”

史琬点点头,匆匆上楼,取了长剑,回到书房。

徐少华忽以“传音入密”说道:

“你记着,待回咱们要出门之前,你就要问愚兄怎么不带兵刃?愚兄从身边取出短剑来,你就要惊奇的问我,这是什么剑?千万不可忘记。”

史琬听得心里暗暗奇怪,要待问活!

徐少华仍以“传音入密”说道:

“你只要照我说的问就好,此时不用多问。”

史琬看他这么说了,只好点了点头。

两人坐了一回,依然不见闻天声下来。

史琬是个急性子的人,心里有事,等得已是不耐,闻天声是大哥的师傅,又不好去催,若是换了旁人,她早就忍不住上楼去把他叫醒了。

这样又等了大半个时辰,闻天声才从外走入。

史琬站起身道:

“大哥,闻伯父下来了,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闻天声含笑道:

“老夫方才多喝了几杯,小睡片刻,史姑娘大概等久了。”

史琬只好说:“没关系。”

正说之间,贾老二也走了进来。

闻天声道:

“贾总管来得正好,咱们准备去徐州城里看看,你留在庄上,不用去了。”

贾老二愕然道:

“闻三老爷到城里去有什么事?”

闻天声道:

“飞絮和蓝小兄弟被人掳去,庄上找不到一点线索,老夫想带他们到城里去看看,近日可有碍眼的江湖人物在城里逗留?昨晚庄上出了事,今晚要特别小心,贼党可能还会再来?徐副总管武功平平,有你留在这里,万一有事,也足可应付了。”

“是,是。”贾老二耸着肩道:

“你老吩咐,小老儿就留在庄上好了。”

闻天声道:

“咱们那就走吧!”

史琬提起长剑,忽然叫道:

“大哥,你怎么不带剑呢,万一遇上贼人,动起手来……”

徐少华没待她说下去,微微一笑,从身边取出一柄八寸长的短剑,说道:

“愚兄兵刃就在身上。”

史琬惊奇的轻咦道:

“这柄短剑,我怎么没有见过呢?”

徐少华笑道:

“愚兄很少使它,你自然没有见过了。”

史琬转脸问道:

“贾老二,你见过没有?”

贾老二目中神光闪动,耸着肩,陪笑道:

“史公子没见过,小老儿自然也没见过了,据小老儿看,这柄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秋水寒了。”

史琬道:

“这样短的剑,有什么用?”

闻天声一手捻髯,微微颔首,说道:

“贾总管说得不错,它就是秋水寒,是二师兄无意中得来的。只是此剑锋芒虽利,若非练成上乘剑术,无法使用,少华剑上造诣还不到使它的火候,所以一直没有用过,这几天老夫传了他几招匕首的使法,带上它防身就够了。”

贾老二点着头道:

“少庄主再有十年时间,剑上造诣就差不多了。”接着啊道:

“小老几去叫人给闻三老爷、少庄主、史公子三位备马。”

闻天声道:

“不用了,咱们还是走路的好。”

一面叮咛道:

“贾总管今晚要小心戒备才好。”

贾老二笑道:

“闻三老爷放心,小老儿自会小心的!”

史琬哼道:

“你少灌些黄汤!”

三人行出云龙山庄,走了一段路、徐少华回头看去,不见有人,不觉惊怒的道:

“师傅,此人果然是假扮的!”

史琬惊奇的道:

“大哥,你说什么人是假扮的?”

徐少华道:

“贾老二。”

史琬骇然道:

“贾老二是假扮的?那么真的贾老二呢?”

“目前还不知道,”徐少华道:

“师傅,你老人家怎么会发现的呢?”

闻天声捻须笑道:

“你想想看,贾老二以前怎样称呼为师的?”

徐少华道:

“好像一直都叫你老人家马陵先生。”

“不错。”闻天声道:

“咱们回到庄上的第二天,他就叫为师闻三老爷,当时为师也并不意,因为从前庄上的人都是这样称呼为师的。但昨晚飞絮和蓝小兄弟失踪之后,为师仔细观察徐锦章,偶然发现贾老二说话时的举动,似乎不大自然。不觉稍加注意,就越看越不对了,因此为师在中午喝酒时故意说出为师和他约定以一比三的规矩,他果然毫无异议就一直以三杯陪为师一杯,为师才确定他不是真的贾老二了。”

史琬问道:

“大哥临出门前,要我问你短剑,那又是为什么呢?”

徐少华道:

“秋水寒是贾老二送给愚兄的,他居然会说没见过,不是更证明他是假的了?”

史琬道:

“不知贾老二怎么了,会不会被他害死了?”

徐少华道:

“应该不会,贾老二一身武功,极为高明,不可能遇害……”

史琬道:

“闻伯父,这假贾老二一定是贼人一党,柳姐姐和蓝四弟的失踪,只要问他就知道了,我们这就赶回去,把他拿下来就好了。”

闻天声含笑道:

“不,目前还不是时候。”

史琬道: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呢?”

闻天声道:

“你们跟老夫人城,先到荣花楼好好的吃一顿再说。”

荣花楼是徐州府最有名的酒楼。

此时正当上灯时分,楼上楼下,早已高朋满座,刀勺齐鸣,人声鼎沸,还杂以丝竹清唱之声,随风飘送!

闻天声等三人上得楼来,只见五间楼面差不多已有九成座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