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38章

作者:东方玉

她、竟是丁凤仙!

徐少华第一个认识的少女,自然印象极为深刻,不觉惊喜的道:

“你是丁姑娘!”

丁凤仙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刚抬眼看来,徐少华已从门口跨入,叫出声来。赶忙站起,一双凤目,望着她日夜思念的情郎,不觉心头一酸,珠泪夺眶而出,她来不及擦,迅快的跨上一步,双膝一屈,扑的跪了下去,口中说道:

“徐少侠,你救救我爷爷!……”

她这下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徐少华闹得个手足无措,要想去扶她,当着史琬,总是不好意思,但自己不扶她,谁扶她呢?

心头略一犹豫,只得伸手去扶,一面忙道:

“你快请起,有话慢慢的说,丁老人家怎么了?”

他扶住她的胳膊,不禁想起那天自己握住她的玉手时的情景,心头既紧张又兴奋!和她柔顺羞涩的低着头,半点也没挣动,任由自己握着,一时不由得怔怔出神,忘了放手。

丁凤仙被他扶着站起,四目相投,若是徐少华身后没有史琬跟进来的话,她就会扑入他的怀里。现在她双颊飞红,轻轻挣脱被他扶着的手腕,退后了一步,一面垂泪道:

“爷爷前晚被人劫走了。”

徐少华听得又是一怔,说道:

“丁老人家被人劫走了,那是什么人劫走的呢?”

史琬眼看两人只是站着说话,这就说道:

“大哥,人家丁姑娘远来,你怎么不请她坐下来再说话?”

“噢,愚兄差点忘了!”徐少华连忙含笑道:

“我给你们引见。”

他一指史琬,说道:

“她是我结义兄弟史琬。”一面又回身朝史琬道:

“她是丁凤仙姑娘,她爷爷是伤科圣手丁葯师,愚兄上次被苗飞虎黑煞掌所伤,多亏丁老人家施救,不然早就没命了。”

丁凤仙赶紧朝史琬检衽一礼,低着头叫了声:“史少侠。”

史琬早已听大哥说过中“黑沙掌”的事,却没听他说过丁葯师还有一个这样秀丽的小孙女。她朝丁风仙还了一礼,说道:

“我听大哥说过,那场伤多蒙丁葯师救治,和丁姑娘的细心照顾,而且还说了不止一遍呢!”

说过不止一遍,那就是念念不忘了!

丁凤仙听得心头不觉一甜,暗道:

“他果然没有忘记自己了!”

徐少华却被史琬说得俊脸不禁一红,忙道:

“丁姑娘,你快请坐,丁老人家是被什么人劫持去的呢?”

三人一起落坐之后,丁凤仙才拭着泪道:

“爷爷每天都是天一亮就出门去,每天天黑前,一定赶回来。但他老人家前天出门之后,一个晚上没有回家,我等了一晚,心里十分焦急,不知爷爷出了什么事?直到昨天下午,有人捎来一封信,那是爷爷亲笔写的……”

徐少华问道:

“丁老人家信上怎么说呢?”

丁凤仙伸手从怀里取出一封信来,说道:

“这就是爷爷的信,徐少侠请看。”

说着把信递了过来。

徐少华接过信,从信封中抽出一张信笺,只见上面写着:“凤仙孙女人目:予遭人劫持,目前尚平安,见信速去云龙山庄找徐少侠设法施援,祖父手启。”

看到这里,不觉攒攒眉头:“送信的那人有没有说丁老人家现在何处?是被什么人劫去的?”

丁凤仙摇着头道:

“没有,他把信交给我,人就走了。”

史琬道:

“那人八成是贼人一党。”

徐少华道:

“他们劫持令祖,总有目的吧?怎么会要人送信给你,又要令祖在信上指明要你来找我呢?”

“我不知道。”

丁凤仙道:

“大概爷爷想不出有什么人可以救他老人家,才要我来找你的了。”

史琬道:

“这封信,我看准是贼人逼着要了葯师写的,他们的目的不是丁葯师,而是大哥,丁葯师不过是他们的人质罢了。”

“有这可能!”

徐少华点点头,接着抬目道:

“丁姑娘,你只管放心,我会尽力把丁老人家救出来的。”

“谢谢徐少侠。”

丁凤仙目中又蕴了泪水,盈盈站起身,幽幽的道:

“那我……走了。”

“丁姑娘,你要去哪里?”

徐少华一怔道:

“丁老人家遭贼人劫持,我们目前毫无一点头绪,我想等贾总管回来,好好商量商量,姑娘自然要留下来才是。”

“我……我……”

丁凤仙目含幽怨望着他,心中暗道:

“我又没地方可去,你不留我,我怎么好留下来?”

史琬走上前去,一把拉住了丁凤仙的手,笑道:

“丁姑娘,你远道而来,自然住在这里了,这还客气什么?”

丁凤仙被他握住了手,一时不由得胀得满脸通红,但因史琬是徐少华的结义兄弟,不好发作,慌忙一缩手挣脱史琬的手,后退了两步,脸上微有温色!

“咦,哦!”史琬忽然笑了,回头道:

“大哥,丁姑娘对小弟生了误会,还是大哥和她说吧!”

“你真是冒失!”

徐少华笑着朝丁凤仙道:

“丁姑娘,你不用介意,我这结义兄弟,其实也是小妹,你们不妨多亲近亲近。”

史琬嫣然一笑道:

“丁姑娘,大哥这一说,你现在明白了吧,我和你一样,只是穿了男装而已,喏、喏,小生这里给丁姑娘赔礼。”

说着果然抱拳作了个长揖。

丁凤仙给她一说,不觉抿抿嘴,噗哧笑了出来,说道:

“徐少侠,这位史公子真是女的吗?”

徐少华道:

“我骗你作甚?史三弟一向女扮男装,大家都知道她是史姑娘,但大家却都叫她史公子。”

史琬走上前去,又伸手握住了丁凤仙的玉手,笑道:

“了姑娘,现在经大哥证明,你可以放心了吧?”

丁凤仙红着脸道:

“我应该叫你史姐姐才对。”

史琬高兴的道:

“我看我们年纪差不多,如果我比你大,你自然要叫我姐姐,如果我比你小呢,那就是我该叫你姐姐了。”

丁凤仙道:

“那就比比年纪好了。”

徐少华含笑道:

“丁姑娘,我师傅现在书房里,你们一起到书房里坐,先去见过师傅,再比年纪不迟。”

史琬拉着丁凤仙的手,说道:

“走,我们到书房里去。”

徐少华走在前面,史琬和丁凤仙跟在他身后,两人就比起年纪来。

史琬道:

“丁姑娘,我今年十八,你呢?”

丁凤仙喜道:

“我也十八,我们是同年的?”

史琬道:

“我是八月生的,你呢?”

丁凤仙道:

“我是十二月,我该叫你姐姐了。”

“哦,不!你还是叫我三哥的好。”史琬接着道:

“不过你还要和蓝四弟比比日子,他也是十二月生的。”

丁凤仙偏头问道:

“你说的蓝四弟是谁呢?”

史琬道:

“他叫蓝如凤,也是我们的结义兄弟,如果你比他大,就是四弟,比他小,就是五弟,我们要在江湖行走,还是称弟兄的好,姐姐妹妹,叫起来多憋扭?哦,对了,你以后也改扮男装,大家就会叫你丁公子。”

丁凤仙看她说话率直天真,心中自是十分高兴,尤其她叫自己改穿男装,更觉得甚是新鲜,连忙点着头喜孜孜的道:

“我没穿过男装,给你一说,我真想试试!”

走在前面的徐少华心中暗暗好笑,自己三个口盟兄弟都是女的,如今又加了一个凤仙,就有四个兄弟相称的妹子了!

丁凤仙好奇的问道:

“徐少侠是大哥,那么二哥又是谁呢?”

史琬道:

“二哥是千毒谷的少谷主,叫做纪若男,也是女扮男装和我们结义的兄弟。”

丁凤仙道:

“纪二哥和蓝四哥也在这里吗?”

史琬道:

“纪二哥跟她爹回去了,蓝四弟和柳姐姐前天晚上被人掳去,还找不到下落。”

丁凤仙道:

“还有一个柳姐姐?”

史琬道:

“柳姐姐是大哥师傅闻前辈的义女,哦,我们经历的事,和你说上一天一晚只怕也说不完呢!”

两人一路唧唧哝哝的说个不停。

徐少华当先跨进书房,朝闻天声道:

“回师傅,来的是丁葯师的令孙女凤仙姑娘,据说丁老人家前天遭人劫待,派人送信给了姑娘,要她来找弟子的。”

闻天声听得一怔道:

“丁葯师遭人劫持,是什么人劫持去的?”

徐少华还没答话、了凤仙已随着史琬走入,看到闻天声,连忙检在道:

“小女子见过闻大侠。”

闻天声站起身道:

“丁姑娘不可多礼,令祖怎会遭人劫持的?”

史琬抢着道:

“闻前辈,事情是这样……”

她咭咭格格的把方才听到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徐少华就把拿在手里的信笺送了上去,说道:

“这是丁老人家写的信。”

闻天声接到手中,看了一眼,沉吟道:

“这一定是贼人逼着丁葯师写的了,看来也是冲着咱们来的了!”一面朝丁凤仙安慰道:

“丁姑娘不用着急,令祖不会有事的,你且安心在这裹住下来,令祖的事,包在老夫身上。”

丁凤仙听徐大哥的师傅这么一说,心里放宽不少,垂首道:

“多谢闻大侠。”

史琬道:

“在还没有找到蓝四弟以前,你就先当我们五弟好了,哦,五弟,我们都叫大哥师傅闻前辈的,你也叫闻前辈好了。”

闻天声阿呵笑道:

“怎么?你又收了一个兄弟了?”

史琬道:

“才不呢,晚辈是给大哥叫的五弟,五弟,你以后也跟着我们叫他大哥就好。”

丁凤仙心中暗道:

“我早就叫他大哥了。”

但禁不住粉脸一红,偷偷的朝大哥瞧去。哪知徐少华也正在含笑朝她看来,一时赶忙把眼光躲开,只是低垂着头,不敢再朝他看。

史琬拉着她和自己一起在下首的椅子坐下,说道:

“我们都像一家人一样,五弟,你也不用太拘束。”

不多一回,已快近晌午,只见贾老二耸着肩匆匆从门外走入。

闻天声故意问道:

“贾总管,飞絮和蓝小兄弟可有消息吗?”

贾老二用手搔搔头皮,说道:

“回闻三老爷(这是学假贾老二的口吻)的话,小老儿一清早出去,打听了大半天,一点眉目也没有,真是糟糕,两个大人,就像凭空消失,小老儿怎么也想不通……”

“贾老二!”史琬叫道:

“现在又多了一个要我的人了。”

贾老二双目一睁,急急问道:

“又丢了什么人?”

史琬一指丁凤仙说道:

“这位是丁葯师的令孙女丁凤仙姑娘,不过现在是大哥和我的五弟了,明天给她改穿男装,你可要叫她丁公子才是。”

“是,是!”

贾老二连忙拱拱手,嘻的笑道:

“丁公子,小老儿现在就叫她丁公子,省得明天再改口了。”一面哦了一声道:

“史公子还没说出是什么人丢了呢?”

史琬道:

“就是五弟的令祖丁葯师被人劫持,五弟才来找大哥的。”

贾老二又搔搔头皮,说道:

“丁葯师,小老儿好像听人说过,只不知是什么人劫持的?”

史琬冷哼一声道:

“知道是谁劫持的,我和大哥早就去把人救出来了,还用得着和你说吗?”

贾老二耸耸肩,说道:

“这么说,又是一件摸不着边的失踪案子了。”

史琬道:

“丁葯师有一封信,在大哥那边,你去看了就知道。”

徐少华随手把信递给了他。

贾老二看了一遍,口中哈了一声道:

“这倒好,三个人正好并案办理。”

田有禄走进来垂手道:

“闻三老爷、少庄主可以用饭了。”

史琬拉着丁凤仙的手,说道:

“五弟,令祖失踪的事,就交给贾总管办好了,走,咱们吃饭去。”

饭后,闻天声要小慈片刻,就先回到楼上卧室去了。

史琬也拉着丁凤仙上楼,先替她安顿好住处。

只有徐少华独自留在书房里,这是师傅在吃饭时,暗中交代的,有他留在书房里,田有禄自然要在书房外伺候了。

闻天声刚回到房中,贾老二也一下闪了进来。回身掩上了房门。

闻天声道:

“贾总管请坐。”

贾老二在和他隔着一张茶桌的椅上坐下,就以“传音入密”说道:

“小老儿出去总算找到了两个人,她们今晚会来。”

闻天声愕然道:

“你说什么?”

“哦,哦!”贾老二搔搔头皮,嘻的笑道:

“小老儿忘了这是小老儿心里想的腹案,你闻三老爷并不知情,这样说出来,你会听不懂。”

闻天声问道:

“你的腹案是什么?”

贾老二道:

“其实也没什么,小老儿想要柳姑娘、蓝公子另外扮两个人,这么一来,柳姑娘和蓝公子不是空出来了吗?所以小老儿出去找了两个人来顶替柳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