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39章

作者:东方玉

  初更过后,闻天声悄悄离开云龙山庄。

  二更时分,贾老二耸着肩,大摇大摆的从书房经东园圆洞门进入后园,再循着石板

路走近老章住的小屋,口中忽然“合罕”咳出声来。

  许多不大不小的人物,在走近比他身份较低的人之前,总喜欢先咳上一声,那是告

诉这人,来的是他,好让别人先有个准备。

  贾老二是总管,他夜晚到处走走,正含有查巡的意思。

  就在他这声干咳堪堪咳出,小屋阴暗处忽然人影一闪,看园的老章已经到了他的身

边,躬着身道:

  “总管有什么吩咐吗?”

  贾老二摸着嘴上两撇鼠髯,心里暗暗哼道:

  “好小子,一身轻功倒是不赖!”一面低沉的道:“到屋里去说。“

  老章弯着腰道:“总管请。”

  贾老二没有作声,举步走入小屋。

  这是老章住的地方,当然并不宽敞,除了一张木床,只有一张小桌,和一把木椅。

  老章巴结的用手在木椅上抹了一把,说道:“总管请坐。”

  贾老二道:“你也坐下来。”

  老章应着“是”,就在床沿上坐下,抬目说道:“总管……”

  贾老二朝他咧嘴笑了笑道:“你还是躺下来的好。”

  伸手一指朝他前胸点了过去。老章根本连眨眼的工夫都没有,就应指往后躺下。

  贾老二把他推到床上,再拉过棉被,盖在他身上,然后举步走出,随手带上了门。

  现在他身形忽然一弓,一道人影凌空扑起,快若流星,朝东北首掠去,眨眼工夫,

就已落到假山上,目光一掠,举手轻轻拍了两下。

  他两记掌声堪堪拍起,就有两条人影从园外飞起,越过围墙,翩然落到假山。

  那是两个一身紧身黑衣、黑绢包头的女子,见到贾老二立即躬身道:

  “侄女见过贾二叔。”

  “好极、好极!”贾老二嘻的笑道:

  “原来你们早就来了,快跟我来。”

  两个黑衣女子应了声“是”。

  贾老二已经转身朝假山纵去,两人跟在他身后,掠落假山。

  贾老二越过一片草坪,走上北端的九曲桥,来至水榭,推门而入,一直走进屏后。

两个黑衣女子也跟着他走入。

  只见贾老二弯着腰,把左首一个壁橱推开,再揭起一方地板,首先走了下来。原来

水榭屏后的地面下,竟是一处地道入口。两个黑衣女子没有作声,跟着贾老二从石级走

下。

  那是一条黑漆漆的甬道。贾老二从身边摸出一个火筒,打着了回身递给跟在身后的

一个,就继续往前走去。

  不多一回,前面已出现了一条岔道,贾老二领着两个人朝左弯去,走近一道木门,

推门而入。

  房中点着灯火,正有两个人坐在那里,一个是男的,面目冷森,眉心有一道刀疤的

汉子。

  另一个则是二十三四岁的女子,柳眉凤目,甚是娇俏。

  那男的看到贾老二,立即喜道:

  “贾总管来了,大哥有没有来?”

  原来他正是蓝如凤所乔装,另一个女子当然是柳飞絮了!

  贾老二嘻的笑道:

  “少庄主没来,这两个是小老儿讨来的救兵,也就是来接替你们二个的。”

  柳飞絮道:“这二位姑娘来接替我们的?”

  “一点不错!”

  贾老二点着头,笑道:

  “蓝公子已经改扮了辛有恒,你柳姑娘也得改扮另一个人,二位一经改扮,岂不是

少了一个蓝公子和一个柳姑娘了吗?所以小老儿特别去跟一位老朋友商借了两个小姑娘

来顶你们数的。”

  说到这里,接着道:

  “好了,时间不多,来,小珠、小玉,你们两个快坐下来,小老儿给你们易容。”

  两个黑衣女子依言坐下。贾老二从怀中取出一只黑黝黝的扁木盒。打了开来,就开

始给二人脸上易起容来。

  他手法极为熟练,不消一回工夫,已给小玉易成了柳飞絮,接着又给另一个小珠脸

上易容,很快变成了蓝如凤,两人就站了起来。

  柳飞絮和蓝如凤看到面前两人,就像自己在照镜子一般,简直看不出一点破绽来。

  柳飞絮道:

  “贾总管,你这手绝活,真是惟妙惟肖,几时教给我们可好?”

  蓝如凤问道:“学易容难不难?”

  “学这个并不太难,你们要学,小老儿一定教。”贾老二道:

  “不过目前第一件事,你们先得学改变声音。”

  蓝如凤喜道:“贾总管,你是不是马上就教我们?”

  “当然马上就得教。”

  贾老二道:“你们不学会变音术,怎么能开口说话?”

  两个黑衣女子道:

  “贾二叔,我们也要学。”

  “好,好!”贾老二朝柳飞絮一指说道:

  “柳姑娘,现在该你了,快坐下来。”

  柳飞絮依言坐下,贾老二又开始给她易容。

  蓝如凤一直站在一旁观看,只见柳姐姐渐渐变成了一个冬瓜脸汉子,不觉咦道:

  “你要柳姐姐扮的是老章?”

  “没错!”贾老二道:

  “辛有恒和老章两人的身份可并不低呢!”

  蓝如风问道:

  “贾总管,他们是什么来历,你知不知道?”

  贾老二微微摇头道:

  “目前还没摸清楚,所以你们两个说话要特别小心。”随着又道:“好了。”

  他很快的给柳飞絮易好容,阖起木盒,收入怀中,才把如何变音,如何摹仿他人声

音,给四人详细解说了一遍。

  就站起身道:

  “变音术要勤加练习,慢慢的学,大概有三天时间,就差不多了,柳姑娘,她们两

个(两个黑衣女子小珠、小玉)就要留在这里,你随小老儿出去,咱们该走了。”

  柳飞絮闻言站起,跟着贾老二走出,回入水榭,贾老二把地道入口回复原状。

  柳飞絮轻咦道:“原来这里竟是地道入口!”

  贾老二笑道:

  “你就是从这里被掳进去的。”

  柳飞絮问道:“是老章?”

  “不!”贾老二道。

  “是辛有恒,他负责守地道的,所以蓝公子仍要留在下面。”

  两人回出水榭,回到老章住的地方,进入屋内。

  贾老二一手掩上房门,从怀中取出一块铜牌,交给柳飞絮,说道:

  “这是章通的铜牌,你收好了。”

  柳飞絮接过。贾老二叮嘱道:

  “你要换上一身衣服,小老儿教你的变音术,必须勤加练习,好了,小老儿要走

了。”

  柳飞絮点头道:“我知道。”

  贾老二没再说话,举步走近床前,一把挟起老章尸体,(他方才点了老章的死穴)

开门走出,迅快走入梅林,把老章放下,低声笑道:

  “老小子,这地方不错吧?”

  探手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瓷瓶,打开瓶塞,用指甲挑了少许化血散,弹在老章尸体

上,回身就走。

  回到住处,只见田有禄垂手站在门口廊上,贾老二心中闪电一动,立即大摇大摆的

走进院子,还没走近。

  田有禄已经迅快的从阶上迎了下来,口中叫了声“总管。”

  “唔!”贾老二颔首道:“你来了?”

  田有禄忙道:

  “属下已经来了快半个时辰了。”

  贾老二心中暗道:

  “快半个时辰,那是二更时分。”一面问道:“有事吗?”

  随着话声,推门走入。

  田有禄跟在后面,巴结的道:

  “你老吩咐过,每晚二更,无论有事没事,属下都要来一趟,听候差遣,属下刚才

看总管没在,只好在廊上等候了。”

  贾老二暗暗点了下头,一面说道:

  “下午那小子送信来,他们绑了丁葯师,我怕有人进来踩盘,所以到处去走走。”

  田有禄问道:

  “总管知道对方是什么路数吗?”

  贾老二道:“不大清楚。”

  田有禄跨上一步,压低声音问道:

  “总管看要不要报上去?”

  贾老二心中不禁一动,暗道:

  “原来这小子是负责通讯联络的。”一面摸着两撇鼠髭,点头道:

  “自然要报上去,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他把对方信上要少庄主用秋水寒去换丁葯师,约在明晚初更在九里山下之事,告诉

了田有禄。

  田有禄目光一抬,请示道:

  “总管可有安排?”

  “这个……”贾老二沉吟了下道:

  “丁葯师对咱们没什么用处,我认为等双方交换人质之后,截住对方,秋水寒就可

以落人咱们手中了。”

  田有禄喜道:

  “总管此计大妙,属下这就立即报上去。”

  贾老二拍拍他肩膀,嘉许的道:

  “这是一件大功,你快去吧!”

  田有禄受宠若惊,忙道:

  “属下追随总管,有功劳也是你老赐的。”

  说完,躬躬身,迅快的退了出去。

  贾老二望着他后形,微微一笑,随后跟了出去。

  田有禄自然不会想到贾老二跟踪他,一脚来至住处。他是伺候书房的人,就住在书

房后面,东园北首的一排小屋里,进入屋内,就迅快的掩上了房门。

  贾老二轻轻落到后窗,用小指点破一点窗纸,凑着眼睛往里望去,只见田有禄伏在

桌上,正在书写刚才告诉他的经过。

  然后盖上铃记,把小纸条搓成小卷,塞人一个小竹筒中,回身从壁间取下用黑布围

着的一个四方形小铁笼。伸手抓出一只灰鸽,放到桌上,把小竹筒在它脚上缚好,双手

捧着灰鸽,朝北首后窗走来。

  贾老二知道他要开启后窗放鸽子出来,自己已经看清楚了,就无须再留,飞身掠起,

回房休息去了。

  徐州城东大街,此刻还是灯火辉煌,行人熙攘,十字路口,七开间门面的协大祥绸

布庄,顾客虽然已经不多,但还没有打烊。

  这时候最忙的应该是帐房先生了,正在核算着今天一天的帐目。

  一个年约三十出头,面貌白净,一身天青缎长袍的年轻人,双手宠在袖管里,就站

在店堂前面,看着大路上的车马行人。

  就在此时,从店门外走进一个身穿蓝袍的红脸老者。

  那年轻人一眼看到红脸老者,不觉色然心喜,急忙迎了上去,恭敬的道:

  “二师叔,你老……”

  红脸老者不待他说下去,就拦着道:

  “承德,这里不是谈话之所,咱们到里面再说。”

  原来这红脸老者正是昼夜从云龙山庄赶来的闻天声。

  穿天青缎长袍的年轻人,则是淮扬派掌门人宋天寿的关门弟子何承德,协大祥绸布

庄的少东。

  何承德眼看二师叔行色匆匆,急忙应了声“是”,抬手道:“你老请。”

  他领着闻天声进入第二进一间小客室,正待行下礼去。

  闻夭声一摆手道:

  “承德,不用多礼,你坐下来,咱们长话短说,老夫马上要走。”

  两人落坐之后,何承德望着他道:

  “二师叔,你老难得到徐州来……”

  闻天声一摆手道:

  “老夫住在云龙山庄,马上就要回去,有一件事,明天要你亲自去跑一趟……”

  一名伙计替两人送上茶来,就回身退出。

  何承德道:“二师叔有什么吩咐,弟子自当遵办。”

  “那好。”闻天声从大袖中取出一张名单,递了过去,说道:

  “这上面是老夫七个弟子的姓名和住址,你明天去一趟马陵山西村,找到这上面列

的第一个人。他叫陆遂良,你把这张名单交给他,要他约齐其他六个师弟,一起到徐州

来,暂时可在你这里落脚,听候后命。”

  何承德接过名单,说道:

  “弟子遵命。”

  他望着闻天声道:

  “二师叔可是有什么事吗,弟子也可以听候你老差遣。”

  闻天声笑了笑道:

  “你这番好意,老夫心领了,你在徐州是有家有业的人……”

  何承德没待师叔说完,就抢着道:

  “二师叔,你老这是见外了,这爿店是由家兄经管的,弟子只是没事时帮着家兄照

料照料。弟子是本派弟子,二师叔有事,自然和弟子的事一样,还有师傅门下几位师兄,

也都在徐州,你老如果要人手的话,只管吩咐好了。”

  “很好。”闻天声点着头道:

  “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