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04章

作者:东方玉

这一天清早马陵先生就携同徐少华,别过二师兄,管事徐建章率同两名庄丁,携带八式礼物,一起骑上牲口,离开云龙山庄。

中午在茅村打了个尖,未牌时光,就已赶到柳泉。

马陵先生命徐少华走在前面领路,五匹马转入小径,来至一幢瓦屋门首,徐少华当先下马,马陵先生、徐建章和两名庄丁也相继下马。

徐少华跨上两步,举手在木门上轻轻叩了两下,提高声音叫道:

“丁老人家在家吗?”

乡下村落里,难得有马匹经过,五匹马的蹄声,杂沓而响亮,早就惊动了屋里的丁凤仙姑娘。此刻再一听到是徐少华的声音,心头禁不住一阵猛跳,急急忙忙的打开大门,正待开口叫出:“少华”来。

但当她美眸抬处,看到徐少华身后还有三四个人,到了口边的话,赶忙刹住,四目相投,姑娘家芙蓉般的脸颊上,蓦地飞起两片红云,轻启樱chún,低低的说道:

“原来是徐公子,爷爷一早就出去了,请到里面坐。”

徐少华日思夜想的倩影,如今亭亭站在面前,一时之间,也禁不住俊脸微红,连忙拱拱手道:

“丁姑娘,这是家师,特地来拜访令祖丁老人家的。”接着回身朝马陵先生道:

“师傅,她是丁老人家的令孙女凤仙姑娘。”

丁风仙听说来的是徐少华的师傅马陵先生,不觉眨动美眸,慌忙捡袄道:

“小女子听家祖父说起过马陵先生闻大侠的大名,快请到里面坐。”

马陵先生呵呵一笑道:

“姑娘不可多礼,令祖号称伤科圣手,闻某也是闻名已久,只是未曾见过面,今天是代表敝师兄云龙山庄徐庄主特来向令祖面致谢意的。”

说话之时,丁姑娘已领着马陵先生师徒走进堂屋,绯红着脸道:

“闻大侠,徐公子请坐,小女子烧茶去。”

马陵先生含笑道:

“姑娘不用客气,令祖既然不在,闻某坐坐就走,不用烧茶了。”

丁凤仙道:

“闻大侠,徐公子远来是客,怎好连茶水都不烧?”

徐少华道:

“丁姑娘,真的不用客气。”

这时徐少华已领着两名庄丁手捧八式礼物,走了进来,把礼物放到上首的板桌之上,便自退出。

马陵先生含笑道:

“丁姑娘,小徒中人暗算,幸蒙令祖赐救,这八式薄礼,只是敝师兄聊表谢忱,不成敬意,请令祖哂纳。”

丁凤仙脸又红了,急道:

“爷爷不在,这样的厚礼,小女子怎么好收?爷爷时常说:行医志在济世,并不是为了敛财,徐公子,这…”

徐少华忙道:

“丁姑娘不可误会,令祖救伤之德,并不是区区薄物,所可言谢,这是家父的一点意思,所以要家师代表前来,向丁老人家当面致谢,姑娘不可客气了。”

丁凤仙看了他一眼,娇急的道:

“你是知道的,爷爷不在,我若是收下了,爷爷不骂我才怪!”

马陵先生含笑道:

“不会的,令祖替人治好了病,病家为了感谢起见,总得送点礼吧!”

丁凤仙道:

“但……这份礼太重了……”

马陵先生道:

“这是敝师兄的意思,敝师兄认为这些礼物,还是太轻了,才要闻某代表前来致谢,令祖回来,姑娘只要说是闻某亲自送来的,他就不会责怪你了,好了,闻某不多打扰了,请姑娘代为向令祖致意吧!”

随着话声,已经站了起来。

徐少华因师傅站起来了,也只好跟着站起,一双眼睛还是望着丁姑娘。

丁凤仙不好挽留,看了他一眼,就低下头去,说道:

“闻大侠、徐公子远来,怎好连茶水也不喝一口,就要走了,这礼物……”

徐少华道:

“家师方才说了,丁老人家回来,你只要说是家师亲自送来的,你不好不收,丁老人家就不会怪你了。”

两人说话之时,又互相对看了一眼,这一眼,当真包含了不知多少情意,所谓两情相悦,尽在不言中了。

马陵先生当先跨出大门,徐少华跟着师傅走出。

丁凤仙跟在两人身后,一直送出门口。才裣衽道:

“家祖不在,劳动闻大侠、徐公子的侠驾,真不好意思,小女子那就代家祖谢谢了。”

两名庄丁早已牵了牲口在门外伺候。

马陵先生笑道:

“丁姑娘请回吧!”随即跨上马背。

徐少华也跟着上马。徐建章和两名庄丁随着一跃上马,五区马立时洒开四蹄,沿着小径得得驰去。

丁姑娘还站在门口,一直等他们转出小径,看不见人影了,才黯然回进门去。

徐建章和两名庄丁要回庄覆命,出了柳泉,就别过马陵先生师徒,回云龙山庄而去。

现在只有马陵先生和徐少华两匹马却沿着大路,继续朝马陵山进发。

他们因在柳泉耽搁了一回工夫,赶到车幅山,已是傍晚时光,马陵先生在马上含笑道:

“看来咱们今晚也得在车幅山借宿了。”

徐少华只应了声是,没敢多说。

两匹马缓缓在一片松林前面停住,这里有一家酒店,是两老夫妇开的,平日这时候早就不做生意了。

今天因为店堂里还有一位客人,正在喝着酒,不好上牌门板,没有想到居然又有人来了!

这两位客人就是马陵先生和徐少华。师徒两人在靠近路口的一张板桌旁坐下。马陵先生目光朝坐在里首的那个酒客望了一眼。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道袍,头椎道髻的独目老道,看年龄当在六旬以上,踞坐上首一张板桌,面向着外面;但自己师徒进来之时,他连瞧也没瞧上一眼。

只是自顾自剥着花生,引壶独酌,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

马陵先生虽然很少在江湖走动;但眼光还是相当锐利,只朝对方看了一眼,就已看出这独目老道该是江湖上人,而且并非寻常之辈!

这时正好卖酒的田老爹倒了两盅茶送上,含笑问道:

“客官要些什么吗?”

马陵先生道:

“你给我们烫一壶花雕,切一盘卤味,再下两碗面来就好。”

田老爹答应一声,退了下去。

徐少华记得上次自己在这里打尖,除了田老爹老夫妇两个人,还有一个布衣荆钡但生得像盛开花朵般的少妇,今天却不见她的踪影。

不多一回,田老爹送上两副杯筷,接着端来一盘卤菜,和一壶花雕,徐少华接过酒壶,给师傅面前斟满了一杯酒。

马陵先生含笑道:

“少华,天气寒冷,你也喝上一盅,暖和暖和。”

徐少华道:

“师傅喝好了,弟子喝上一盅,就会头昏,还是不喝的好。”

马陵先生喝了一口酒,举筷夹起一块卤鸡,一面说道:

“那你先吃些卤菜。”

马陵先生是徐少华的师叔又兼师傅,平日对门人不苟言笑;但今天出门在外,就不像在家里那样严峻。

徐少华在师傅面前,还是十分拘谨。师傅要他吃卤莱,他夹了一块卤猪肝,慢慢的咀嚼着,吃相十分斯文。

好在没多一回,田老爹已经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汤面送上桌来,徐少华就开始低着头吃面。

天色渐渐昏暗下来,马陵先生喝下一壶花雕,吃完面,已经微有酒意,取出一锭碎银,正待要田老爹算帐!

坐在上首的独目老道恰在此时发出沙哑的笑声,说道:

“贫道为了恭候大驾,已经在这里一连喝了三壶酒,这笔酒帐,总该算在你们一起吧?”

马陵先生进来之时,早已看出这独目老道不是寻常之辈,此时听他说出在等候自己的话来,不觉一怔!连忙站起身,拱拱手道:

“道长酒资,在下自当一起会了,道长果然是一位高人,在下还未请教道号如何称呼?”

“高人二字,在马陵先生面前,贫道可不敢当。”独目老道站起身,续道:

“贫道俗家姓苗,江湖朋友都叫贫道苗道人,这样够了吧?”

“原来是苗道长。”马陵先生把一锭碎银放在桌上,回头朝田老爹道:

“这位道长的酒资,和我们一起算,多的就不用找了。”

田老爹取过碎银,连连称谢。

马陵先生这才回身朝苗道人抱抱拳道:

“苗道长在此相候,必有见教了?”

苗道人独目闪动,阴恻恻一笑道:

“见教不敢,贫道是跟马陵先生讨教来的。”

马陵先生又是一怔,这话不是说冲着自己来的吗?自己一向很少在江湖走动,也从未和人结过怨。他要在这里等候自己,究竟有什么过节呢?心念转动,还没开口。

苗道人已经呵呵一笑,朝他摇着手道:

“马陵先生幸勿误会,贫道并不是冲着贤师徒而来的。”

马陵先生听得更觉奇怪,忍不住问道:

“苗道长的意思……”

苗道人深沉道:

“贫道和你马陵先生并无过节可言,只是素闻贵派‘云龙十八爪’是武林中所有擒拿手法之冠,仰慕己久,此次云游江淮,难得遇上淮扬名宿马陵先生,好讨教几手,马陵先生不吝赐教才好。”

马陵先生是什么人?对方明明打听清楚自己行踪,才在这里等候着自己,自非偶然遇上的。那么此人找上自己,必有目的,他的目的自然不仅仅是为了慕名想见识淮扬派的“云龙十八式”而已!

他目的究竟何在呢?

马陵先生淡淡一笑道:

“苗道长好说,武林各大门派尽多绝艺,敝派擒拿手法并无特别之处,怎敢说是武林擒拿手法之冠?道长幸勿轻信人言。”

苗道人独目之中冷芒闪烁,脸色更显得阴沉,口中咯咯笑道:

“贫道既然说出来了,马陵先生总得露上几手给贫道瞧瞧吧?”

马陵先生微微拢眉道:

“苗道长这不是使人为难吗?我们之间毫无过节可言,而且在下已经说过,敝派几手擒拿手法,并无特别之处,道长看了,也许会大感失望……

苗道人阴笑道:

“马陵先生那是秘技自珍,不肯见教了?不过贫道一向言出如山,马陵先生纵然不肯赐教,也非赐不可,除非……嘿嘿……”

他“除非”之下,就一阵嘿嘿阴笑,没说出除非什么来。

马陵先生一生耿直,听他口气不善,心中不觉有气,微哼道:

“苗道长有什么话,不妨说出来,不知除非什么?”

苗道人冷森一笑道:

“贫道只是想见识贵派的‘云龙十八爪’,并无恶意,马陵先生竟然拒人于千里之外,如果贵派的‘云龙十八爪’真要是徒有虚名,见不得人的话,贫道也并不勉强,只要你闻天声从此取消马陵先生这个名号,贫道就让你过去。”

徐少华听得剑眉一剔,怒声道:

“我师傅只是忍让为先,并非怕你……

马陵先生听苗道人说出“云龙十八爪”徒有虚名,见不得人,又说要自己取消“马陵先生”这四个字的名号,前看辱及淮扬派声誉,后者辱及自己,对方此话,虽是有意激将;但辱及本门之事,是可忍,孰不可忍?心头不禁极为怒恼,沉声喝道:

“少华,你不准多说。”

接着仰首发出一声清朗长笑,目注苗道人,朗声说道:

“闻某一向很少在江湖走动,隐居马陵山,朋友遂戏以马陵先生相呼。这马陵先生四字,既不是间某自己取的别号,闻某也从未以马陵先生自许,取消与否,不是闻某之事,道长要闻某取消马陵先生名号,无非是想对闻某激将而已,闻某一生也从不好名,辱及闻某,闻某并不在乎……

苗道人独目炯炯,望着马陵先生,似有不信之色,当面要他取消马陵先生名号,他居然并不在乎?

只听马陵先生续道:

“至于敝派‘云龙十八爪’,创自师祖,虽无特别之处,从不敢以擒拿手法之冠自诩,但敝派创立迄今,已逾百年,道长这徒有虚名和见不得人,这两句话,只要是淮扬派的人,谁都无法容忍。闻某不愿得罪道长,是和道长毫无梁子可言,但道长出言辱及敝派,闻某岂能再忍让下去?道长不是要和闻某切磋武功吗?闻某不才,说不得只好奉陪了,道长要如何见教,那就请划道好了。”

他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口气软中带硬,极为得体。

苗道人听到这里,不觉怪笑一声道:

“贫道说过,只是为了想见识贵派‘云龙十八爪’,并无恶意,马陵先生不愧是淮扬名宿,令人心折,贫道就领教你几招擒拿手法,咱们且到外面去吧!”

马陵先生抬手说了声:“请”,率同徐少华,当先退出小酒店。

这小酒店面临大路,此刻早已没有车马行人。

苗道人随着师徒退出酒店,两人相距数尺,对面站定。

马陵先生因对方目的是为了要领教本门擒拿手法,可说对自己知之甚捻,但自己除了只知对方叫苗道人之外,就一无所知,兵法上有知彼知己,百战百胜的说法,这一着自己岂非已落了下乘?

因此颇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