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40章

作者:东方玉

第三天中午,闻天声刚回到房中,准备休息。

房门启处,贾老二悄悄闪入,含笑道:“小老儿有事来向马陵先生报告。”

闻天声道:“贾总管请坐。”

“不用坐,小老儿说完就走。”贾老二接着悄声道:“刚才小老儿去了一趟城里,何承德告诉小老儿,你老门下有六位高徒从马陵山赶来,现在落脚在协大祥了。”

闻天声喜道:“如此就好,贾总管要他们什么时候来呢?”

“小老儿已和他们约好了。”贾老二压低声音道:“今晚初更,小老儿会去把他们接进来的,你老在初更过后,到水榭来和他们见面,只要告诉他们今后一切听小老儿安排就好。”

闻天声点着头笑道:“这还用说,他们来了,自然全听你老哥调度,就是连兄弟也全听你老哥的了。”

“嘻嘻!闻三老爷这话小老儿可不敢当。”贾老二又道:“不过小老儿想知道一点,你老这六位令高徒中,武功、机智,不知哪二位较佳?”

闻天声笑道:“兄弟自己也只有这点能耐,如何教得出好徒弟来?只有大弟子陆其琛为人机智,三弟子汪友谅较为稳重,其余就只是普通庸碌之人。”

贾老二搔搔头皮,说道:“马陵先生,你老是淮扬派名宿,有一句话,小老儿不知该不该说?”

闻天声道:“你老哥有什么话,只管直说无妨。”

贾老二道:“这六位令高徒,今后要扮演的是对方的人,武功方面至少也要学上几招对方的招式,才不至露出破绽来……”

闻天声问道:“你老哥会对方的招式吗?”

贾老二耸耸肩道:“前晚他们动手之际,小老儿看了一点,还记得,传给他们,大概够应付了。”

闻天声惊异的道:“你老哥看过就会了吗?”

“他们使的是大杂脍,差不多可以类推。”贾老二接着又道:“还有,仅凭对方这些招式,如遇急难之时,还不足以保命,小老儿想另外传他们一招擒拿手法,你老不会有门户之见吧?”

闻天声喜形于色,说道:“这是劣徒们的机缘,能得你老哥传他们一招半式,终身受益无穷,兄弟高兴还来不及呢,兄弟先替劣徒谢了。”

说完,朝贾老二拱手作了个长揖。

“不敢,不敢。”贾老二连连还礼,一面说道:“那就这样办了,小老儿告退,你老休息一会吧!”

转身推开房门,闪了出去。

二更以后,贾总管带着徐锦章来至地下室,推门走入,辛有恒(蓝如凤)和章通(柳飞絮)早已在等着,看到两人,立即站了起来。

贾老二大不刺刺的往一张木椅上坐下,脸色渐渐沉了下来,目光一抬,尖声喝道:“徐锦章,我有话问你,你要者老实实的说。”

徐锦章看总管脸色不对,不觉机伶一颤,忙道:“总管要问什么,属下自当据实禀报。”

贾老二道:“你说,你究是什么人?”

这活听得徐锦章不由一楞,躬身道:“属下自然是徐锦章。”

贾老二哼了一声道:“好,你把出身来历,详详细细的说一遍,若有半句虚言,当心我剥你的皮。”

徐锦章望望贾老二,嗫嗫的道:“总管……”

章通喝道:“总管叫你说,你还不快说?”

“是。”徐锦章不知总管究是为了什么?口中应着“是”,就恭敬的道:“属下先父徐长寿,原是庄上的管事,属下从小就在庄里当差……”

贾老二道:“什么人把你引进到咱们那里去的?”

徐锦章望望章通,说道:“是章老哥。”

贾老二道:“他怎么对你说的?”

徐锦章道:“他说:云龙山庄就要毁灭,叫属下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投到咱们里面,保属下无事,还有重赏……”

“你就这样做了俊杰?”贾老二哼道:“说下去。”

徐锦章接着道:“属下就由章老哥引进,后来……那天早上章老哥要属下以采购为名,辰牌时光就离开了。”

贾老二道:“谁派你来当管事的?”

徐锦章又望了贾老二一眼,才道:“这是你老的推荐,认为属下是这里的老人,少庄主回来,也比较熟悉……”

贾老二忽然咯咯笑了起来,看着徐锦章说道:“你倒说的一点没错,这是谁教你的?”

徐锦章听得心头一沉,惶恐的道:“这是属下的经过,你……老……不相信属下……”

贾老二似笑非笑的道:“你教我怎么相信你呢?”

徐锦章道:“总管……”

贾老二没有理会他,回头向章通吩咐道:“叫徐锦章进来。”

章通答应一声,转身拉开木门,叫道:“总管叫你进来。”

“是。”门外有人应着“是”,一个身穿青衫的汉子举步走入。

徐锦章满腹狐疑,忍不住抬目看去,这一看,他整个人僵住了!

原来从门外走进来的汉子,无论面貌、身材都和自己一模一样,就像从镜子里看到自己一般!

徐锦章一时之间惊骇慾绝,连忙躬着身道:“总管,他……是假的,假冒了属下,务请总管作主!”

贾老二冷哼道:“他还说你假冒了他呢!”

徐锦章急道:“总管,属下……”

贾老二摆手道:“你不必多说,说也无用,里面有两个人,你去求他们吧!”

“总管……”徐锦章还待再说!

章通喝道:“总管叫你进去,你就进去,里首一间有人等着你,听到没有?”

徐锦章只得应着“是”,举步朝里首一问石室走去,伸手推门而入。

这一刹那,徐锦章脑袋轰的一声,如遭雷击,脸如上色,木然过了半晌,才疾快的趋了上去,扑倒跪到地上,连连磕头道:“小的该死,小的一时糊涂,上了歹人的当,还望闻三老爷、少庄主开恩。”

原来这里间两张木椅上坐着两个面有怒容的人,正是闻天声、徐少华师徒两人!

闻天声目光如炬,凛然喝道:“徐锦章,你是本地徐家的人,也是云龙山庄的亲属,你父子两代在云龙山庄当差,我二师兄待你们不薄……”

徐锦章连连磕头道:“小的知道。”

“你既然知道,还出卖云龙山庄?”闻天声越说越气,切齿道:“云龙山庄连二师兄在内,四十余口齐遭毒手,你居然恬颜事仇,卖主求荣,像你这样忘恩负义的东西,留你何用?”

右手一掌朝徐锦章当头拍落。

徐锦章连“饶命”二字都没喊出,就扑倒地上。

“属下田有禄来了。”

地室门口刚响起田有禄的声音,里面就传出贾总管的喝声:“进来。”

田有禄应着“是”,举步走入,目光一抬,就发现屋中除了贾总管,徐锦章、辛有恒、章通三人早已来了,这就连忙拱手道:“总管召见,不知有何吩咐?”

贾老二抬起眼皮,望了他一眼,冷冷的道:“说说你的出身来历。”

田有禄一怔,朝贾老二欠着身道:“总管……”

贾老二拦着道:“不用问我理由,你把出身来历说一遍给我听听?”

田有禄应了声是,他因贾老二没有叫他坐,他自然不敢坐,只是站着说道:“属下出身少林俗家,是你老提携引进,属下就一直跟着你老,充任教练、副管事,到了这里,你老又提升属下为管事……”

贾老二眯着眼道:“这么说,你是我的人了?”

“是,是。”田有禄连声应着,巴结的道:“属下自然是你老的人了。”

“嘿嘿!”贾老二沉笑了两声,才道:“只可惜有人在我面前告了你一状。”

田有禄朝坐着的徐锦章等三人扫了一眼,奇道:“不知是什么人在总管面前告属下的状?”

“田有禄。”贾老二抬抬手道:“叫他进来。”

章通答应一声,起身朝门口叫道:“田有禄,总管叫你进来。”

田有禄听得大奇,心想:“怎么又有一个田有禄了?”

心中想着,不觉举目看去,只见从门外进来的田有禄,赫然就是自己模样,一时心头又惊又疑!

那走进来的田有禄朝贾老二躬身一礼,说道:“属下田有禄,见过总管。”

贾老二一抬手,指指站着的田有禄,说道:“你说他假冒了你,现在在我面前,你们不妨当面对质,看看谁真谁假?”

原来的田有禄气急败坏的道:“总管,是他假冒了属下,他是假的,属下追随你老多年,容貌可以假扮,声音却不一样,你老总听出来了?”

贾老二点着头,唔了一声道:“声音一样可以改变,你们两个的声音,我听听都差不多!”

这话未免偏向后来的田有禄了,他说话的声音就不对,难道贾总管会听不出来?

后来的田有禄道:“总管,此人假冒属下,不是易了容,就是戴着面具,请总管裁夺!”

原来的田有禄道:“真金不怕火,总管请只管验看。”

贾老二道:“这办法不错,来,你走上来,先让我看看。”

原来的田有禄闻言走上两步,说道:“总管请看,属下既没戴面具,也没易容,真假一看便知。”

“你不用多说。”贾老二伸出一根指头,在原来的田有禄脸上,从上往下,重重捺了下去,接着瞪起两颗鼠目,仔细瞧了一眼,突然重哼一声,挥手就是一个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这一记巴掌打得不轻,原来的田有禄被打得眼冒金星,脸颊上火辣辣生痛,一手捂着脸,心头极感委屈,叫道:“总管,属下哪里惹你老生气了?”

贾老二反手又是“啪”的一声,打在他右颊上,哼道:“你要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

原来的田有禄两颊都被打红了,但可不敢叫屈,一面说道:“属下不知道。”

“你很会做作。”贾老二冷笑着,回头朝章通道:“给他镜子,让他自己瞧瞧!”

章通答应一声,从身边取出一面手掌大的镜子,朝原来的田有禄递了过来,冷声道:“拿去。”

原来的田有禄不知自己脸上怎么了?”伸手接过镜子,朝脸上照着看去。

这一看,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刚才被贾总管手指捺过之处,有一条较白的痕迹,皮肤颜色显然有着不同,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好像自己脸上真的易了容,如今被揩拭去了一般!

这下直把原来的田有禄惊骇得不知所云,急忙叫道:“总管……”

贾老二不让他多说,哼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原来的田有禄心里有屈难伸,嘶声道:“总管,属下是真的,真正的田有禄!”

贾老二忽然笑了,说道:“你真是到死不悟,就因为你是真正的田有禄,所以该死!”

抬手一指朝他心窝点来!

原来的田有禄哪里想闪避得开,应指倒下。

章通忽然娇笑一声道:“贾总管,真有你的!”

她是柳飞絮!

辛有恒(蓝如凤)也笑了起来,说道:“贾总管这手指鹿为马,真是唱做俱佳!”

贾老二从身边取出化骨丹,挑着弹到田有禄身上,才耸着肩,嘻的笑道:“这二位新来,(指扮徐锦章的汪友谅,扮田有禄的陆其琛,他们是闻天声门下弟子)要小老儿把他们身世来历说上一遍,小老儿也说不清,不如就让他们自己来说的好。”

接着又朝扮徐锦章的汪友谅,扮田有禄的陆其深两人说道:“再就是变音术,刚才小老儿已和两位解说得很详细。如今再让两位听听他们两人的声音,学起来就容易得多,方才他们说的每一句话,二位都听清楚了?”

汪友谅、陆其深连忙抱着拳异口同声说道:“他说的话,属下都记住了。”

“那好!”贾老二点着头,从怀中取出酒瓶,喝了一口,说道:“时间已晚,大家快去休息了。”

闻天声六个门下,除了大弟子陆其琛改扮田有禄,三弟子汪友谅改扮徐锦章,还有二弟子崔家麒,改扮成帐房何守成,四弟子马成龙、五弟子万全、六弟子梁子丹,都改扮成在书房伺候的庄丁。

这一来,云龙山庄就等于从对方的控制中易了手,现在已经全部可以由己方控制了。

闻天声从地室回来,刚刚睡下,房门外就起了剥喙之声!

闻天声披衣跨下木床,问道:“是什么人?”

只听贾老二轻声道:“是小老儿。”

闻天声一声是贾老二的声音,心知有事,急忙过去打开房门。

贾老二一下钻了进来,耸耸肩道:“你老已经睡了,小老儿打扰了。”

闻天声道:“贾总管这时候来,一定是有事了,快请坐。”

“嘻嘻!”贾老二笑着道:“马陵先生说得一点不错,这时候三更多了,不是急事,小老儿怎敢来打扰你老清梦?”

“急事”这两个字听得闻天声一怔,急忙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那倒不是。”贾老二慢条斯理的道:“小老儿回到房里,发现了一张纸条。”

闻天声道:“那是什么纸条?”

贾老二忽然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