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41章

作者:东方玉

这天午牌时光,闻天声、徐少华、贾总管、丁葯师祖孙、贾老二、胡老四、余老六、王天荣、壬贵,十骑刚赶到析城山下。

胡老四不禁一呆,说道:“总管,咱们是到析城山来的吗?”

贾老二骑在马上,得意的道:“析城山不能来吗?”

胡老四道:“这个……”

贾老二道:“咱们不但要到析城山,还要上月华峰去,你不用多问,只管带路。”

胡老四听得脸色大变,怵然道:“总管,月华峰是白骨门的禁地。”

“我知道。”贾老二道:“小老儿江湖跑了几十年,还会不知道吗?嘻嘻,老实告诉你,咱们就是来向白骨门索还秋水寒的。”

“我的天!”余老六脸有怖色,说道:“总管,你老一定知道,白骨门三百弟子,个个剑术精湛,不可轻敌,当今各大门派……”

贾老二没等他说完,就嘻嘻一笑道:“你们两个把咱们领到月华峰去,就是大功一件。”

胡老四正待开口,突听有人在耳边细声说道:“你们不是认识路吗?只要乖乖的,自然有你们好处!”

这是贾老二的声音!

胡老四心头不由咚的一跳!

就在此时,只见两个年轻樵子,肩负一捆山薪迎面而过,朝西首一条小径行去。

贾老二马鞭一指,叫道:“胡老四,你还不走在前面领路?”

胡老四苦着脸道:“总管,属下真的不知道月华峰在哪里……”

贾老二马鞭一挥,说道:“前面不是有两个人替咱们引路吗,你只要跟他们走就好了。”

史琬道:“他们就是白骨门的人吗?”

贾老二耸耸肩道:“那倒不是,不过据小老儿所知,月华峰在西,这两个樵子正好往西行去,岂不是正好给咱们领路,连问都不用问了。”

几句话的工夫,前面两个樵子已转过山脚,就看不到了。

贾老二道:“你们还不快追上去,找不到人,小老儿就唯你们两个是问。”

胡老四、余老六不敢怠慢,慌忙一领缰绳,纵马迫了上去。一行人就紧跟着胡、余两人马后赶去。

等转过山脚,但见丛林如列,荒草及膝,哪里还有两个樵子的影子?

贾老二叫道:“喂,胡老四,你们怎么搅的,还不快些追上去?”

胡老四、余老六无可奈何,只得继续策马前行。

这样走了一顿饭的工夫,前面已有一,座插天峻峰,排云矗立。估计至少还有二三十里光景,才能抵达岭下。

但就在大家策马奔行之间,突见林问闪出七八个樵子,猎夫打扮的青年,其中两个正是方才山前遇见的樵子。

各人手中持着刀斧弓矛,拦在前面路口,喊道:“诸位请停步。”

胡老四一马当前,首先冲到这八人面前,在马上拱拱手道:“你们八位拦住咱们去路,不知有何见教?”

八人中领头的一个猎夫装束,身穿皮衣的青年,他冷冷的喝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知道吗?”

胡老四忙道:“在下不知道。”

皮衣青年哼道:“你们不知道,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胡老四问道:“请问小哥,不知这是什么地方?”

皮衣青年人冷冷的道:“住马坡,不论何人,到了此地,就得站住,不得再前进了。”

贾老二一提马缰,走上两步,哈了一声道:“诸位小哥,你们知道咱们是什么人吗?”

皮衣青年道:“咱们用不着知道你们是谁,你们只要在这里回头就行。”

“那怎么行?”贾老二耸耸肩道:“咱们要去月华峰,离这里还远着哩!”

皮衣青年神色微动,问道:“你们到月华峰去作甚?”

“嘻嘻!”贾老二耸肩裂嘴,笑了笑道:“你们用不着知道咱们到月华峰去作甚,你们只要让开就行。”

这一口气,完全和皮衣青年方才说的一样。

皮衣青年勃然变色道:“你们这是找死!”

“找死的是你”史琬一领缰绳越过贾老二,一下冲到皮衣青年前面,喝道:“不长眼睛的东西,你敢如此对咱们说话?”

挥手一鞭朝皮衣青年迎面抽去。

那皮衣青年一身武功也极为了得,急忙一扭身向左闪出。

但他怎知史琬出手比他还快,“啪”的一声,马鞭一下抽在他右肩之上,把他肩头皮衣抽破了一条裂缝。

皮衣青年一惊,厉声道:“好小子,你……”

话声还未出口,背上又是“啪”的一声,被马鞭抽中。

皮衣青年又怒又急,唰的从身上取下一支三棱枪,厉喝道:“小子……”

他只说了两个字,膝盖上又被鞭子抽中,痛得他“哇”的一声叫了出来,双手迅快接起枪杆,抖手之间,挑起斗大一个枪花,朝史琬胸前推来。

史琬怒喝一声:“该死的东西!”

手中长鞭一紧,唰唰唰唰,登时鞭影如雨,朝对方四面八方飘洒过去。

这一阵长鞭挥舞得迅如掣电,疾若雷霆,她骑在马上,只须随时带转马头,任你躲闪得再快,也躲闪不开。

手法变化奇诡,鞭势绵密凌厉,看得贾老二忍不住拍起手来!

皮衣青年一身武功,原也不弱,碰上史琬,真是棋高一着,缚手缚脚,任你枪法如何纯熟,招式善于运用,对史琬的长鞭,竟然一点也用不上。

自己枪招,只要一出手,就立被破解无遗,但自己对他的鞭法,却茫无头绪,就是想招架也架不住。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自然大吃其亏,鞭影掠过,不是衣破,就是肉烂,不过盏茶工夫,已是狼狈不堪!

皮衣青年急怒交迸,口中一声大喝,奋身跃起,长枪连展,划起车轮般一团银光,凌空朝史琬当头扑罩下来。

史琬口噙冷笑,抬目注视,直等皮衣青年快到头顶三尺光景,才右腕一振,马鞭朝上圈起,一下缠住对方右腿踝。

再往外一抖,把皮衣青年连枪带人呼的一声,直摔出一丈开外。

皮衣青年也极为了得,一下落到地上,一言不发,右臂扬处,把一支长枪当作标枪般朝史琬当胸激射过来。

史琬冷笑一声,长鞭一圈,又把他长枪顺势一抖一送,飞出三丈开外。

其余七人早已跃跃慾试,此时一见皮衣青年不但人被摔出,连兵刃都已脱手,自然激起公愤!

不约而同吆喝一声挥起刀斧,抢攻而上。

王天荣、壬贵、胡老四、余老六也一起掣出刀来。

贾者二双手连摇,嘻的笑道:“大家快快住手,不可伤了和气。”

王天荣等四人听到贾老二出声制止,自然立即敛手后退。对方七八人抡动刀斧攻上来的人,居然也闻声住手。

原来贾老二在双手连摇之际,已经暗中弹出七颗细小石子,把他们全制住了。

只有为首皮衣青年仅是被史琬摔出一丈之外,未被制住,眼看贾老二要大家住手,七个师弟果然一齐住手。

他并未看清他们全被制住穴道,心头一怒,忍不住大声喝道:“师弟们还和他们客气什么?大家一起上!”

贾老二点着头道:“是不用客气,嘻嘻!”

突听一个苍劲声音从林中传了出来:“徒儿不得鲁莽。”

另一个低沉声音沉哼一声道:“何方高人,到了住马坡。”

随着话声,嘶嘶两声轻响,在皮衣青年面前,已经多了一瘦一胖两个老人。

瘦的一个中等身材,穿着一套蓝布衣挎,腰束草绳,插一把大斧,脚上穿一双草鞋,右手拿一支毛竹扁担。

胖的一个腰围虎皮,右手拄一支五尺长标枪,两人都有七十左右年纪。

丁葯师骤睹两人,心头暗暗攒眉,急忙靠近闻天声,低低的道:“这两人很可能就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樵猎二叟了。”

贾老二慌忙爬下马鞍,拱着手,嘻的笑道:“不高,不高,咱们是云龙山庄来的,二位老哥原来是这八位小哥的师傅,小老儿久仰得很!”

中等身材的樵叟哼道:

“你知道咱们兄弟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贾老二傻着眼道:

“二位不是他们小哥的师傅吗?”

腰围虎皮的猎叟哼道:

“诸位之中,是哪一位使了一手‘米粒打穴’?教训了劣徒,请出来让老朽瞧瞧。”

“你老看错了!”贾老二又笑了起来,耸耸肩道:

“嘻嘻,那是咱们少庄主弹麻雀玩的,哪是什么‘米粒打穴’?”

猎叟目光如炬,沉声道:

“谁是你们少庄主?”

贾老二这下精神一振,口沫横飞的道:

“咱们少庄主就是徐州云龙山庄的徐少庄主,小老儿是云龙山庄的总管贾老二,二位老哥有事,就和小老儿说也是一样。”

猎叟沉哼道:

“老朽是问什么人制住咱们徒儿的?”

贾老二搔搔头皮,回头看看徐少华一眼,才为难的道:

“会弹麻雀的,那只有咱们少庄主了。”

他这一回头,徐少华就听到耳边响起贾老二“传音入密”的声音说道:

“咱们要去月华峰,必须先过他们两个老家伙这一关,你小心点足够应付了。”

樵叟问道:

“你们少庄主是哪一位?”

徐少华听了贾老二的话,不假思索,应声在马上抱拳道,“在下就是徐少华。”他飞身落地,不待两人开口。续道:

“在下等人,原是路过此地,并无伤人之意,八位令高徒却拦阻路上……”

在他说话之时,大家也纷纷下马,站在一起。

“不用解释。”樵叟摆着手道:

“是你制住他们的?”

“哪有制住他们?”贾老二抢着大声道:

“八位令高徒不是好好的站在那里?几时制住他们穴道了?”

他在说话之时,又偷偷弹出七颗细小的石子,把原来制住他们穴道的小石子撞开,穴道也自然解了。

七人同时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

“弟子叩见二位师尊。”

猎叟并没理他们,只是仰天沉笑一声道:

“少庄主果然高明,老朽几个不成材的徒弟,多承教训,打了小的,老的就不能不出场,对不?来,来,你让老朽瞧瞧,到底有多少能耐?”

徐少华剑眉一挑,冷然道:

“老丈要和在下动手,在下自当奉陪,但老丈二位可知令高徒无故拦阻在下等人去路……”

“既要动手,就不用再说什么理由了。”猎叟把手中标枪往地上一顿,拍拍手掌,问道:

“徐少庄主要使用兵刃呢,还是施展拳掌?”

徐少华心中暗自忖道:

“这两个老人当真不可理喻!”

当即抱抱拳道:

“在下悉听老丈尊便。”

猎叟瞪着两颗精光熠熠的虎眼,洪笑道:

“徐少庄主倒是自信得很!”

“在下并非自信。”徐少华淡淡一笑,从容说道:

“老丈坚慾赐教,在下能不奉陪吗?”

“好!”猎叟点着头道:

“咱们那就试试拳掌好了。”

徐少华一抱拳道:

“老丈可以赐教了。”

他不但没脱长袍,连门户也没立,只是随便的站着。

猎叟虎目一瞪,怪笑道:

“好,好,老朽那就先出手了。”

喝声甫落,右手抬处,呼的一声朝徐少华迎面直劈过来。

要知江湖武林,首重礼数,双方动手,必先摆出自己这一门派的起手式。

一来是防遇上不认识的同门,动起手。二来是为了尊重对方,先让对方知道自己是哪一门派的人,而且各门派的起手式,都有拱手为礼的式样。

如今他眼看徐少华没亮门户,只是拱着手说请,岂不是藐视了他?心头这一怒恼,出手这一掌的力道,自然也加重了。

徐少华依然凛立不动,直等对方掌风涌到离自己三尺光景,才轻轻侧身,让开掌风,左手随着侧身之际,横向猎叟推出。

这一手使得极为漂亮,不但猎叟的掌风像决堤般泻出,反乘他门户空虚,左手反击过去。

要知猎叟武功何等精纯,要从他掌下闪避得开去,已是十分难得之事,更何况他只侧了下肩?就使猎叟出手第一掌落空,左手还及时反击过去。

猎叟几乎不相信这年轻人能够不移步换位,就避得开自己的一掌,虎目圆睁,大笑道:

“好,好!”

身形随着侧转,右手一招,居然把业已泻出去的掌风带转过来,朝徐少华横扫而来!

一道如涛掌风,宛若游龙蓦然回首,张牙舞爪的扑来。

这下正好遇上徐少华向左推出掌风,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双方内劲骤接,响起篷然一声大震!

徐少华像被人推了一把,身不由己的往后退出一步,猎叟却稳立不动。

闻天声看得一惊,急忙问道:

“少华,你没什么吧?”

贾老二不待徐少华回答,抢着道:

“你老放心,少庄主这一掌只是随手发的,一点也不会有什么。”

但猎叟一张又胖又黑的脸上,可变了色!

他自己心里明白,方才出手一掌,因暗中怒恼徐少华没亮门户,心存藐视,出手就加重力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