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42章

作者:东方玉

  二三十里路,很快就到达了。

  巍峨的月华峰,就在眼前,一座六角形瓦覆盖的亭子,就矗立在山麓间,它是白骨

门接待宾客的“迎宾亭”!

  你别小觑月华峰山麓,这座小小的六角亭子!

  自从白灵君选定以析城月华峰作为白骨门的场地之后,近八十年来,没有一个武林

中人曾踏上这里一步。

  亭虽号称“迎宾”;但试问有谁吃了熊心豹胆,敢闯上月华峰来?

  因此闻天声、徐少华这一行九骑,来至“迎宾亭”前,连树上的小鸟都觉得有些奇

怪!

  迎宾亭里,早已坐着一个白衣文士,只有一个人,他似是早就知道徐少华一行人会

来,坐在亭里恭候大驾!

  闻天声、徐少华等人来至山前,距“迎宾亭”还有数丈来远,他已经站起身迎了出

来!

  他,正是前去云龙山庄送信,和九里山前以丁葯师易剑的青衫中年人,只是今天改

穿了一身白衣而已!

  白骨门的人,一向都是穿白衣的,现在就得改称他为白衫中年人了。

  白衫中年人没待一行人驰近,早就拱着手,含笑道:

  “风闻徐少庄主远来荒山,在下已经恭候多时了。”

  贾老二一提马缰,赶在胡老四、余老六两骑前面,在马上拱手答礼道:

  “朋友换了一身行头,小老儿差点认不得了,你老哥真是白骨门的人?”

  在说话之时,马匹已经停住,他又急匆匆的从马鞍上爬了下来。

  这时闻天声、徐少华等人也相继停住,纷纷翻身下马。

  白衫中年人看了后面几人一眼,又抱抱拳道:

  “兄弟白元亮,吞为敝门总管。”

  人家到了白骨门,他不得不亮出万儿来。

  贾老二听他是白骨门的总管,不觉喜形于色,咧开大嘴,嘻的笑出声来,伸过手去,

重重的在白元亮肩头拍了一下。

  笑道:

  “这就难怪,小老儿第一次和你老弟见面,就觉得挺投缘,嘻嘻,咱们原来还是同

行,这就是老弟兄了!”

  接着又在他肩头拍了两下。

  白元亮身为白骨门总管,一身武功自极了得,眼看贾老二伸手拍来,他不明贾老二

意图,自然要待闪避。

  但却明明看到了,就是闪避不开,而且还接二连三的被人家在肩头拍了三下,稍作

运气,才知贾老二并无恶意!

  “同行?自己和他是什么同行?”白元亮一沉思,才会过意来,原来他是云龙山庄

的总管,自己曾说是白骨门的总管!

  “同行”者?同是干总管的意思,难怪他要热络的拍自己肩膀了。

  白元亮笑了笑道:

  “贾总管真是性情中人。”

  “哪里,哪里?”贾老二急忙拉着白元亮转过身,朝闻天声、徐少华介绍道:

  “闻三老爷、少庄主,这位白元亮老弟,乃是白骨门的总管,嘻嘻,咱们还是同行

呢!”

  白元亮连忙拱手道:

  “马陵先生大名,在下久仰得很。”

  闻天声和徐少华一齐朝白元亮拱手为礼。

  贾老二指着史琬说道:

  “这位史公子是少庄主的结义兄弟,这位丁葯师,小老儿不用再介绍了,这位是丁

葯师的令孙女凤仙姑娘。”

  接着又指指胡老四等四人说道:

  “他们是小老儿手下四个管事,胡老四、余老六、王老八、王老十。”

  王天荣已经知道贾老二的真正身份,(贾老二曾揭下面具给他们看过)因此叫他王

老人,他也丝毫不敢再生气了。

  白元亮被他拖着介绍这个,介绍那个,只得敷衍了一阵,才朝徐少华含笑道:

  “徐少庄主惠临荒山,倒是大出在下意料之外的事,徐少庄主不来,在下也要远上

云龙山庄去找徐少庄主呢!”

  “这么说真是朽极了!”贾老二又抢着说道:

  “莫非白老弟要去送还秋水寒不成?”

  “一点不错!”白元亮脸上似笑非笑的道:

  “徐少庄主那柄秋水寒咱们留着无用……”

  “好极!”贾老二没等他说完,又抢着道:

  “你们白骨门果然识得大体,人家学着你们白骨门,也给咱们来个以剑易人。

  这回失踪的可是咱们闻三老爷的义女和少庄主的一个结义兄弟,咱们此行,就是要

向贵门讨个人情,把秋水寒惠予赐还,咱们才能以剑易人。

  否则秋水寒只有一柄,要咱们拿什么去换人?这样就好,白老弟,把剑拿出来,咱

们就不用再求见贵掌门人白灵君了。”

  白灵君,是四十年前的称号,如今,白骨门的人都尊称“神君”,贾老二这句“白

灵君”,就犯了白骨门的忌讳!

  白元亮不觉脸色为之一变,冷笑一声道:

  “贾总管,你到了月华峰,说话最好小心一点!”

  贾老二霎着一双鼠目,望着白元亮,噫了一声道:

  “白老弟,小老儿说话几时不小心了?”

  白元亮这回没心理他,朝徐少华冷冷的道:

  “徐少庄主,当日答应以剑易人,白某相信徐少庄主为人,率先释放丁葯师,怎知

徐少庄主竟然以一支赝品搪塞在下,在下一时不察……”

  “白老弟,你简直胡说八道!”贾老二没待他说完,又抢着说道:

  “那晚少庄主交给你的,明明是如假包换的真正的秋水寒,哪会是什么赝品?

  哦,原来你们白骨门存心不良,看咱们少庄主上门来索剑,就故意说咱们给你的是

一支赝品。

  你们大概假造了一支秋水寒,还故意倒打一钉钯,存心把真的干没,那可办不到,

咱们还有两个失踪的人,要拿剑去换回来呢!”

  他一气之下,说话就像流水一般,大肆咆哮。

  徐少华因有贾老二开口了,也就由他去说。

  白元亮沉着脸,哼道:

  “贾老二,在下和徐少庄主说话,你最好少开口。”

  贾老二听得鼠目一瞪,也重重的哼了一声道:

  “白元亮,你给小老儿听清楚了,你不过是白骨门的一个总管,论身份,你和小老

儿云龙山庄总管是相等的。

  所以你只配和小老儿说话,所以你说的话,也都是由小老儿来回答你,你要小老儿

少开口,你配和咱们少庄主说话吗?”

  要知贾老二一向把云龙山庄总管,看得很重,有人瞧不起他这个“总管”,是他最

火的事了。

  白元亮突然仰天发出一声长笑,说道:

  “你们到了月华峰下,还敢如此放肆?”

  “哈哈哈哈!”贾老二随着也拍手大笑道:

  “白元亮,你可知道咱们少庄主的来意吗?”

  白元亮不觉一怔,问道:

  “什么来意?”

  “嘻嘻!”贾老二耸着肩,笑道:

  “事情是这样,你们白骨门掳人勒索,要咱们以剑易人,咱们照办了。

  不过少庄主仔细思量,觉得云龙山庄毁后重建,创业惟艰,白骨门可以掳人勒索,

以剑易人,此例一启,日后难保不会有人效尤,因此准备亲自来向贵门索还秋水寒……”

  他咽了一口口水,不待自元亮插口,接着又道:

  “哪知果不其然,咱们庄上的柳姑娘、蓝公子又相继失踪,对方开出条件,指明要

咱们以剑易人。

  少庄主因此事由贵门开端,是始作诵者,云龙山庄要在江湖立足,岂能任人勒索?

所以亲自赶来析城。

  不仅要贵门交出勒索去的秋水寒,还要贵掌门人白灵君严惩觊觎秋水寒做出败坏贵

门声誉的逆徒,向云龙山庄,向江湖上作一个严正的交代,你老弟方才说咱们放肆,到

底是谁放肆呢?”

  白元亮气得脸色铁青,点头道:

  “好,好,你们果然是来找事的了?”

  “不,不!”贾老二连忙摇手道:

  “不是找事,咱们是来找公道的。”

  白元亮沉声道:

  “很好,在下守候在此,就是等候诸位前来的,那就不用多说,请到上面奉茶吧?

诸位马匹可以留在这里,敝门自会有人照料。”

  说完,右手朝众人抬了抬。

  贾老二轻哼一声,自言自语的道:

  “白骨门的人,看来都不讲礼数的,咱们云龙山庄来了闻三老爷、少庄主、和史公

子,他们却只派出一个总管来迎接,难怪江湖上人会批评白骨门的人自狂自大了。”

  敢在白骨门门前,如此冷嘲热讽的,当真从未有过。

  白元亮听得几次都要发作,但还是硬忍了下去,只作不闻,举步走在前面领路。

  经过迎宾亭,是一条相当宽阔的登山石级,两旁古木参天,浓荫蔽日,不时可以听

到清脆的鸟鸣!

  贾老二抢到前面,跟在白元亮身后而行,接着是闻天声、徐少华、史琬、丁葯师祖

孙,以及胡老四等四人。

  大家的马匹就留在迎宾亭前面,此时就鱼贯拾级而登。

  山道颇多转折,你走了一段路,就看不到前面,也看不到后面,所能看到的只是你

现在所走的一段山路。

  贾老二跟在白元亮后面,忍不住尖着声音问道:

  “喂,白老弟,你们登山道路是不是只此一条,后山还有没有路上山的?”

  白元亮不耐烦的说道:

  “你问这干吗?”

  “没什么,小老儿只是随便问问罢了!”贾老二嘻的笑道:

  “如果山路只有一条,贵门那就真个是一夫当关,万夫莫上,若是后山也有路可上,

那么……嘻嘻,前山固然险要,后山也许更险,但……”

  白元亮回头怒声道:

  “但什么?”

  贾老二忙道:

  “没但什么,小老儿只是想着就说,一点也没什么。”

  闻天声却听得心中不由一动,忖道:

  “听贾老二的口气,莫非后山会出事不成?”

  这话在白元亮听来,只当贾老二喜欢多嘴,没话找话,嫌他噜唆,但闻天声是知道

贾老二底细的人,他说的话,自然要仔细啄磨了。

  一回工夫,他们已经走到半山腰上,来至一处断崖,两山之间,有一道悬空的石梁,

少说也有八九丈长。

  下临绝涧,水势奔腾,石梁宽不盈尺,遍生苔藓,似是很少有人通行。

  这段路当然很险,但自然难不到这一行人。通过石梁,又有一条平整的石路,绕着

山腰行去。

  行约半里,等转过山腰,眼前忽然开朗,那是山坳间的一片平地,足有数十亩光景,

铺着平整的石板。

  四周设以石栏,迎面一座白石牌坊,中间刻着三个孽窠大字“白骨门”,髹以黑漆,

老远就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白石牌坊里面,中间是一条石板路,本来只是一片广场,因两旁放置了一列盆栽花

木,就变成了宽阔的大路,使广场划分为左右两区。

  大路尽头,已是一片山坡,又有数十级石阶,阶上才是依山而起的巍峨宫阙,就是

江湖上所称的“白骨神宫”了。

  一行人由白元亮领着刚跨进白石牌坊,就看到右侧广场上站着两个白衣人。

  一个年约五旬左右,黑髯飘胸,虽是中等身材,但气势不凡,大有顾盼自豪之概!

  一个是神情冷做的少年,正是白少游。

  这两人身后,大约有二三十名同样穿着一色白衣的剑士,个个神色落寞,做岸之中,

带着一份肃杀之气!

  白元亮一眼看到黑须白衣人,立即趋上几步,抱拳道:

  “启禀三庄主,和云龙山庄少庄主徐少华同来的还有马陵先生闻天声、丁葯师祖孙

和一位姓史的公子。”

  他口中的“三庄主”,自然是白灵君的三子白元浩了。

  白元浩一手摸着飘胸黑须只“唔”了一声,连看也没朝大家看上一眼,只是沉声问

道:

  “你问过徐少华,他把秋水寒带来了没有?”

  贾老二沙着喉咙叫道:

  “喂,白老弟,这位是谁,你该先替咱们闻三老爷、少庄主引见引见才是!”

  白元亮因自己是白骨门的总管,按江湖礼数,不好对来客失礼,这就说道:

  “这是敝门三庄主。”

  贾老二忙道:

  “这是敝庄闻三老爷。”

  白元洽似嫌贾老二多嘴,转脸问道:

  “此人是谁?”

  贾老二不待白元亮开口,就凑上两步,耸着肩谄笑道:

  “小老儿是云龙山庄总管贾老二,嘻嘻,西贝贾,排行老二……”

  站在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