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43章

作者:东方玉

  闲言表过,却说白元规走近现场,白元浩赶紧抱抱拳道:

  “小弟无能,惊动了大哥。”

  白元规巨目一抡,看到地上断剑,神色更为之一变,接着目光一抬,两道冷电般的

眼神朝闻天声、徐少华等人投来。

  口中沉笑一声道:

  “淮扬派云龙山庄的好朋友,贪临敝门,兄弟迎近来迟,多多恕罪。”

  他只是口中说着,连手都没拱一下。

  白元亮赶紧跨上一步,拱着手道:

  “这位是敝门的大庄主。”

  接着又指指白元规身后的白元辉道:

  “这位是敝门的二庄主。”

  闻天声连忙抱拳道:

  “兄弟久闻贵门白骨三英盛名,今天得瞻道范,幸何如之?”

  贾老二抢前一步,拱着手,笑嘻嘻的道:

  “这位是敝庄的闻三老爷。”

  接着又指指徐少华道:

  “这位是敝庄少庄主。”

  白元规没有理他,只是沉声说道:

  “是什么人剑伤小儿,臼某要见见其人。”

  他急于要知道的就是破解“九九追魂白骨剑法”的人!

  史琬看他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心中不禁有气,应声道:

  “是我。”

  举步跨了上去。

  贾老二耸着肩急忙跟上一步,谄笑道:

  “他是敝庄少庄主的结义兄弟,史公子。”

  白元规目光一注,看到史琬只是一个十六八岁的小伙子,不觉微微一征,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是何人门下?”

  “我叫史琬”史琬挺了挺胸,问道: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哈哈。!”白元规洪笑一声,说道:

  “你小小年纪,胆敢对白某如此说话?”

  史琬也学着他仰天大笑一声道:

  “史某是看你这样问我的,我已经回答你了,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也同样问你,

这有什么不可?与我年纪大小何干?”

  白元规听她笑声道:

  “小姑娘,白某问你何人门下,你还没告诉白某。”

  史琬被他这声“小姑娘”叫得粉脸不禁一红,立即脸色一沉,哼道:

  “你管我是男是女,我没有师门,无可奉告。”

  白元规注目问道:

  “你方才和小儿动手的那套剑法,是跟什么人学来的?”

  “你管我跟谁学的?”史琬撇撇嘴道:

  “我早就会了。”

  白元规道:

  “小姑娘令尊是谁?也许令尊是白某的旧识……”

  “家父一向不在江湖走动。”史琬道:

  “不会认识你白大庄主。”

  白元规耐心的又道:

  “你且说出来给白某听听,也许咱们是老朋友了。”

  贾老二耸着肩嘻的笑道:

  “史公子说不是,一定不会是的了,不然,你白大庄主见多识广,怎么会连老朋友

的剑法家数都认不出来?”

  你别看他平时说话噜唆,紧要关头,往往被他一语道破!

  史琬冷笑道:

  “你不说,我也不会上他当的。”

  白元规老脸不觉一红,怒哼道:

  “小丫头,白某只因你可能是故人之女,才不好难为你,你以为白某不能把你擒下

吗?”

  他老羞成怒,这话就是准备出手了。

  史琬长剑横胸,说道:

  “把我擒下,说得倒是容易,你来试试看?”

  白元辉叫道:

  “大哥,要把这小丫头拿下,何用大哥出手?”

  随着话声,大步走了上来。

  徐少华道:

  “三弟,你退下来。”

  贾老二耸着肩尖声道:

  “少庄主,就让史公子和他动手好了,你留一手,还要对付他们老大哩!”

  接着又以“传音入密”说道:

  “放心,小老儿不会让史公子吃亏的,”

  徐少华听他这么说了,才算放心,也就后退了一步。

  史琬真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右手扬处,“锵”的一声抽出长剑,冷然道:

  “你是白元辉?是不是想领教领教本公子的剑法?”

  要她说几句气人的话,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白元辉是白骨门中的二庄主,浸婬剑术四五十年,也是白骨门第二高手,平日连各

大门派的人都不在他眼里。

  如今竟被一个小小年纪的女娃儿直呼其名,还敢口发大言,真把他气得七窍冒烟!

  但他是一个十分深沉的人,平日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只是他一张瘦削脸上,愈见苍

白,沉笑道:

  “很好!”

  伸手缓缓抽出长剑,左手两指轻轻在剑脊上拂拭了一下,表示他已有许久不曾用剑

了。

  才抬目道:

  “小丫头,你口出大言,必有过人之技,白元辉要看看你有些什么高招,你可以出

手了。”

  “奇怪。”史琬冷笑道:

  “你不是要替你大哥把我拿下吗,那么口出大言的应该是你了,这话该是我说的,

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高招能把我拿下?自然该由你先出手才对!”

  白元辉脸上隐隐飞过一丝厉色,沉哼道:

  “好个利嘴丫头,好,你接招!”

  伸腕一剑急刺而出。

  这一剑他含愤出手,自是十分迅疾,剑光一闪,便已刺到史琬的胸口,但就在刚刺

近胸口之际,剑势突然一滑,挑起三点寒星,袭向史琬右肩。

  出手之快,真如闪电一般,令人目不暇接!

  照说以他在剑术上造诣之深,出手之快,这一剑史琬无论如何是接不下来的!

  怎知史琬长剑当胸,对他刺来的剑势,根本视若无睹,一动没动,直等对方三点寒

星射向肩头之际,她才后退半步,身形一侧,振腕发剑,长剑立时幻起四点剑芒,迎着

点出!

  就在这一瞬间,突然响起三声“叮”“叮”轻响,这是剑和剑尖乍接发出来的声音!

  三点剑芒接住了白元辉刺来的三点剑尖,另外一点剑芒却疾如流星朝白元辉左眼飞

射过去。

  这一着当真大出白元辉意外之事,急急往后跃退。

  史琬三点剑芒和白元辉剑尖乍接,但觉对方剑尖含蕴着极大震力,执剑右臂被震得

隐隐发麻,人也随着被往后推出了三步。

  这一招,白元辉急急往后跃退,史琬被震得后退三步,两人一招之间,同时后退,

自然是半斤八两,难分轩轻了。

  但这对白元辉来说,已感到无比震惊,也证实了对方使出来的剑法,确实是克制白

骨门剑法的剑法。

  比白骨门剑法每一招都要多出一剑来!

  白元规听任二弟先出手,一来是白元辉的剑上造诣,极为深厚,二来也是为了想看

看史琬的剑法,是不是果如白少游所说,招招都比白骨剑多出一剑?

  此时看了史琬的剑法,心中暗自盘算着:“这小丫头不知是何来历,今日非把她擒

下不可!”

  白元辉口中怒笑一声,欺身直上,长剑挥动,接连劈刺而出。这回他已发现史琬的

剑法,对白骨门剑法有克制作用。

  但他也试出史琬剑上功力,和自己差得很多,因此这回出手发剑,就使出八九成力

道来。

  同样一套“九九迫魂白骨剑法”,在自少游手中使出,只是快速如电而已!

  但此刻在白元辉的手中使来,不仅快速绝伦,每剑几乎都重逾山岳,剑风激荡,声

如裂帛,声势之壮,令人看得快要摒住呼吸,连换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史琬眼看对方剑势如此强盛,心头也不无怯意!

  方才她和白少游动手之时,就已经看不清对方的招数,只是依照爹教给自己破白骨

门剑法的剑法,一路从头到尾使了出来,也就一路破解下来。

  这回,白元辉使出来的剑法,自然比白少游更快,她就更看不清楚了!

  但史琬自小逞强惯了,心头本来已有的一点怯意,经这一急一气,立即化为乌有,

暗暗哼了一声。

  突然间咬紧牙齿,不管对方剑势,奋起全身力道,把自己所会的破解白骨门剑法的

一套剑法,从头开始,以快打快,源源不绝的施展出来。

  就在此时,只听耳边响起贾老二细如蚊子的声音说道:

  “史公子,对,就这样使,不用怕他,白家老二只有几分蛮力,蛮力很快就会使完

的,你只要挺下去,小老儿自会暗中帮你的。”

  一个人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只要有人及时给他鼓励,说上几句打气的话,就会精神

抖擞起来。

  所以现代任何比赛,双方都要组织啦啦队,高喊着“加油”,其理也就在此。

  史琬听了贾老二的话,精神为之一振,勇气也油然而生,把一支剑使得像泼风一般,

更快更密!

  但她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姑娘家,体质天赋本来就要比同一年龄的男子逊上一筹,何

况她的对手是白骨三英中的老二白元辉,浸婬白骨剑法少说也有四十年火候,自然不可

同日而语。

  是以史琬纵然把一支长剑使得又快又密,也无法扳得回劣势。

  本来她的剑法是可破解白骨剑法的,现在固双方功力悬殊,她不但无法破解白元辉

的剑法,反而被白元辉又快又重的剑势,压迫得几乎无法施展剑法了。

  既然史琬被迫得几乎展不开剑法,照说就早该落败了,但史琬为了要挺下去,就形

同拼命,不顾一切的和白元辉抢攻!

  她使的剑法,总归对白骨剑法有克制作用,白元辉要顾及自己,也不敢过于躁进,

所以她还能支持着不败。

  不,时间稍长,白元辉已经感觉有些不对了!

  第一,史琬这套剑法,不仅破解白骨剑法,而且每一招,都多出白骨剑法一剑。

(这一点他早就知道的)

  但多出一剑,对他并不构成威胁,他使出来的剑招,本来就比史琬要快,足可弥补

过去。

  使他感到费解的是,是史琬使出来的每一组十剑之中,(白骨剑法只有九剑)有一

剑的剑势特别沉重。

  双剑交击,几乎会震得自己剑招为之一滞!

  (剑招一滞,前面八剑就等于白使了。他不知道这是贾老二用手指弹出去的一粒细

砂,击在他剑尖上,还以为史琬这套剑法,十剑之中,必有一剑是沉重的剑势)

  第二,最使他感到不对的是,这一阵工夫下来,他发现每次被对方剑尖交接,受到

震动之后,自己的内力,就有显著的消耗!

  (和史琬动手,他功力胜过史琬,但贾老二弹出的细砂,力道强大,他受到震动,

内力就消耗得多)

  先前他有压倒性的优势,(功力)现在渐渐已经比史琬差强一筹而已!

  只差强一筹了,就渐渐感到史琬的剑法,对他有了克制!

  每一招出手,都会被对方破解了,而自己一组只有九剑,对方一组十剑,就比自己

多出一剑。

  这一剑对自己也开始有了威胁!

  这一情形,先前史琬还不觉得,后来渐渐也感觉到了,心头自然十分兴奋,斗志也

更为旺盛起来。

  白元规几乎不敢相信,以二弟的一身功力,和数十年剑上造诣,竟会打不过一个黄

毛丫头。

  眼看二弟剑势由盛而衰,心头又急又怒,一双鹞目之中,精芒暴射,注视着史琬,

他从史琬出手第一剑逼退白元辉的时候,早就有擒下史琬之心。

  (只有擒下史琬,才能逼她说出破解白骨剑法的剑法来。)

  此刻自然更是下定决心,就要付诸行动!

  双方这场比剑,自然比方才史琬和白少游动手,更吸引人。

  徐少华正在全神贯注之际,忽听贾老二的声音在耳边说道:

  “少庄主,你要注意白元规那个老小子,他大概想出手了,你就得拦住他才是!”

  徐少华听得一怔,急忙目光一转,朝白元规投去。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只听白元规洪笑一声道:

  “二弟,你可以住手了!”

  人随声发,一道人影疾如掣电,朝史琬扑来,右手一探,凌空抓下!

  这一下当真快速无比,徐少华不敢怠慢,双足一点,身如穿云之箭,凌空朝白元规

拦截上去。

  口中喝道:

  “亏你还是白骨门大庄主,居然出手偷袭!”

  这一式“云龙身法”,身形之快,并不在白元规之后!

  白元规骤见徐少华迎着自己凌空飞来,心头不觉大怒,沉喝一声:“下去!”

  左手扬处,一记“白骨掌”,迎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