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45章

作者:东方玉

三更已过,宾馆中早就没有灯火。

贾老二独自坐在一片黝黑的房里,像是在等人,这时只听房门口响起极其轻微的一丝风声,心中不觉暗喜,忖道:“这老小子果然来了!”

接着房门迅快被人推开,一条瘦高人影像鬼魅般闪了进来,也立即回身掩上了房门。

贾老二压低声音说道:“你来了。”

瘦高人影抱抱拳道:“兄弟见过总管。”

贾老二问道:“事情怎样了?”

瘦高人影道:“回总管,咱们已经很顺利的运出去了。”

“那就好。”贾老二点着头,心中却在暗想:“不知他们运出去的是什么东西?”

但这话目前可不能多问。

瘦高人影道:“兄弟是来请示总管的,不知可有什么交代?另外上面特别要兄弟转告总管,这次务必把真的秋水寒弄到手。”

“这个小老儿知道。”贾老二点着头道:“我一定会弄到手的。”

瘦高人影抱抱拳道:“兄弟那就告辞了。”正待转身。

“慢点!”贾老二低声道:“今晚风声很紧,还是我陪你出去,万一遇上情况,我也可以给你挡上一挡。”

瘦高人影没有作声,轻轻开启房门,当先闪出。

贾老二紧跟在他后面,转出长廊,一直送到圆洞门口!

瘦高人影回身道:“总管不用送了。”

贾老二没有理他,一同跨出圆洞门,忽然轻咦一声,叫道:“不对,你快走吧!”

瘦高人影正待长身掠起,忽听有人嘿然冷笑道:“朋友不用走了。”

只见前面不远的一片草坪中间,站着五个白衣人!

中间一个赫然是白骨门的总管白元亮,他左右则是四个身穿白色劲装手抱长剑的剑士。

贾老二一缩头道:“果然不对,看样子今晚你是走不成了!”

瘦高人影一声不作,突然足尖一点,一个轻旋,有如夜鸟划空,朝右首横飞出去,这一动作快速无伦,显出他轻功极为高明!

宾馆是在白骨神宫东首,朝右投去,正是南首方向。白元亮并没急起直追,只是站立原处,目送他人影飞掠,嘴角间还隐隐噙着冷笑。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就在瘦高人影射出去十来丈光景!

南首一片梅林间响起一声嘹亮长笑,喝道:“白骨门岂是朋友要来就来,要走就走的地方?”

一道掌风随着喝声,直劈过来!

瘦高人影连人都还没看清,掌风已经逼到身前,急切之间,右掌抬处,朝前推出。

双掌乍接,瘦高人影已经感到不对,对方这一掌竟然重逾山岳,压得自己连气也喘不过来,一个人立被震得后退了三步。

定睛看去,只见梅林前面站着两个白衣人,那不是白骨门大庄主白元规、白少游父子,还有谁来?

瘦高人影究是慑于白骨三英的威名,明知对方已身中散功奇毒,只要和他力拼数掌,功力就会一掌弱于一掌。

但就凭方才那一掌的威力,自思极难接得下对方三掌,而且自己和对方硬拚也划不来,一念及此,哪还怠慢。

身形一晃,疾如飘风,一下从左闪出,双足一点,头先身后,宛如离弦之箭,朝东激射出去。

白元规父子也不迫赶,只是静静地守在南首梅林之前。

瘦高人影去势极快,一下就飞射出去七八丈远,堪堪掠近东首一片梅林,(这是宾馆圆洞门前的一片草坪,占地十数丈方广)

突听林中有人大喝一声:“此路不通!”

喝声人耳,一片耀目剑光,几乎有圆桌面大小,从林中洒出,朝瘦高人影当头罩落,寒锋砭肌,森烈无匹!

瘦高人影却也了得,他激射而来的人,忽然一个筋斗朝旁翻出,落到地上,抬目看去,离自己不到两丈,抱剑站着三个白衣人。

中间一人正是白骨三英的老二白元辉、他身后两个白衣劲装汉子,年约四旬,看去极为彪悍。

瘦高人影不愿多耽搁时间,转身朝北首奔去。但他还没奔近,就看到北首梅林前也有三个白衣人站在那里!

等候着自己,那三个白衣人,中间是白骨三英的老三白元浩,另外两位是一身白色劲装的中年剑士。

白骨三英居然全出动了!

瘦高人影不觉为之一楞,脚下也自然停了下来。

站在草坪中间的白元亮大笑一声道:“朋友现在看清楚了,今晚就算生了翅膀,也飞不出去,依我相劝,还是束手就缚的好,只要你愿意投效白骨门,咱们决不会亏待你的。”

瘦高人影目光一顾,发现贾老二和徐少华并肩站在宾馆圆洞门口。(草坪西首)

心头不禁起了怀疑,一下掠了过去,口中叫道:“总管,现在该由你给兄弟挡一挡了!”

口中说着,右手疾发,五指如爪,闪电朝徐少华手腕脉门扣去。这一记擒拿手法,乘人不备,出手又快,他精干擒拿,自是万无一失!

贾老二斜腺着他,耸耸肩,笑道:“你要找少庄主给你挡一挡,那只怕找惜人了!”

在他说话之时,瘦高人影五根铁指已经抓落,他明明看准了才出手的,但怎知五指还没抓拢,陡觉脉门骤然一紧!

自己手腕竟然已被徐少华紧紧扣住,心头不由大吃一惊,要待运劲翻腕,但觉对方五指有如铁箍,半点也挣动不得!

徐少华神色自若,望着他淡淡一笑道:“阁下要在徐某面前施展擒拿手法,那还差得远呢!”

瘦高人影满脸胀得发热,(他戴着面具,别人自然看不出来)目光凌厉,盯着贾老二厉声道:

“原来是你出卖了我!”

“这是天大的冤枉!”贾老二道:“小老儿几时出卖了你了,是你找上小老儿来的,再说,你们把小老儿整得好惨,小老儿就不能整整你们吗?”

瘦高人影怵然道:“你……不是总管?”

“谁说的?”贾老二拍着胸脯,气道:“小老儿怎么不是总管?我这云龙山庄的总管,如假包换,只不过不是你们的总管罢了,所以……嘻嘻,今晚决不能让你再走。”

瘦高人影骇然道:“你是贾老二?”

“一点不错!”贾老二笑嘻嘻的道:“你现在总算明白了?”

瘦高人影被徐少华扣住手腕,半边身躯酸麻得动弹不得,心头又急又怒,切齿道:“姓徐的小子,有种,你放手,咱们各凭武功,放手一搏。”

徐少华冷笑道:“你好像很不服气,就算我放开你,让你逃出三步,你也逃不出徐某的手去。”

他不敢多说,但三步之内,自己是有把握的。

白元亮眼看瘦高人影已被徐少华拿住,不觉举步走过来,说道:“徐少庄主已经把他拿下了,放开他不得。”

贾老二忙道:“咱们少庄主说过放开他,自然要放开他了,这叫做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白元亮心中暗道:“明明已经拿住了,还要放开他,这贾老二当真是疯疯颠颠的乱说话,虽然今晚不怕他插翅逃走,放开他,岂不是要多费一番手脚?”

就在他思忖之际,徐少华已经五指一松,放开了瘦高人影的脉门。

说道:“你不服气,现在可以走了,只要逃得出徐某的手去,徐某保证再也没有人会拦住你。”

瘦高人影看他当真放开自己脉门,心中也大感奇怪,他自思有白骨三英拦堵,自己绝难闯得出去。是以并未立时就走,闻言问道:“徐少庄主这话能兑现吗?”

贾老二一本正经的道:“笑话,咱们少庄主是什么人,说出来了,自然算数。”

瘦高人影目光一转,问道:“白骨三英也同意吗?”

贾老二道:“咱们少庄主既然这样说了,白老大自然不会反对。”

白元规不明白徐少华的心意,但他并没开口。

心想:“今晚此人是断断不能放过的,徐少华若是抓不住他,反正有自己三兄弟出手,也不怕他飞上天去。”

徐少华冷峻的道:“多言无益,你试试就知道了。”

瘦高人影口中应了声:“好!”

突然双足一点,纵身掠起!

徐少华在他掠起之时,早已凝聚功力、右手迅快的抬了起来,直等瘦高人影掠出三丈光景!

突然舌绽春雷,大喝一声:“回来!”

伸手向空招了招。

瘦高人影刚刚掠到三丈光景,耳中听到徐少华这声大喝,陡觉背后有一道强大的吸力,一下把自己身子吸住,凭空拖了回去。砰然一声从空中摔落在徐少华的面前!

白元规兄弟三人,抱着同样的心思,只要瘦高人影掠到自己面前,就出手拦击,不窜到自己面前,就任由他去。

反正他要逃出去,只有东、南、北三个方向。(西首是宾馆)

哪知瘦高人影掠出三丈,徐少华只招了下手,就把他凭空擒了过去!

这下直看得白骨三英耸然动容!

这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事,徐少华一身功力,竟然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高,高到骇人听闻!

白元规心中暗道:“他使出来的竟然会是传说中的昆仑派绝学‘纵鹤擒龙’,差幸白骨门和他化敌为友,不然岂不树下了一个可怕的强敌?”

徐少华施展“擒龙功”把瘦高人影摔到地上,望着他冷然道:“现在你没有话说了吧?”

瘦高人影扑到地上,没有作声。

贸老二耸着肩笑道:“他已经被小老儿点了穴道,不能说话了。”

“哈哈!”白元规仰天大笑一声,急忙走了过来,拱着手道:“徐少庄主这一手,使得漂亮极了,老朽今晚总算开了眼界!”

白元辉、白元洽也一齐跟了过来,同声道:“徐少庄主举手之势,就擒下此人,在下兄弟好生佩服!”

徐少华连忙还礼道:“三位庄主过奖,在下在三位面前,只能说班门弄斧。”

白少游现在对徐少华真是诚心悦服,打心眼里生出佩服来了,走到徐少华身边,说道:“徐兄,小弟从前真是坐井观天,太狂傲了,小弟能交上徐兄这样一位少年高手,当真深感荣幸,徐兄今后真要不吝赐教才好。”

徐少华一把握住他的手,说道:“白兄何用太谦,咱们兄弟论交,以后千万不可这样说法。”

在两人说话之时,白元亮已吩咐四名剑士把瘦高人影挟起,一面朝贾老二问道:“贾总管,黄鼠狼抓到了,现在该怎么办?”

“这人关系大得很!”贾老二朝白元规笑了笑道:“现在自然要包公审夜堂,昼夜问他口供才行。”

白元规点点头,朝白元亮吩咐道:

“把他押到前进去,不准走漏了风声!”

白元亮答应一声,亲自随同四名剑士押着瘦高汉子走去。

白元规朝徐少华、贾老二两人抬抬手道:

“徐少庄主、贾总管自然也一起去了。”

“是,是!”贾老二嘻的笑道:

“大庄主升堂,咱们自然要跟你去当个陪审。”

一行人来至前进,白元亮吩咐剑士严加戒备,由两名剑士押着瘦高人影进入一间相当宽敞的起居室。

上首放着三把太师椅,现在白元亮又要剑士给徐少华、贾老二在左首加了两把椅子。

白元规抬抬手道:

“徐少庄主、贾总管请坐。”

他和两个兄弟昂然走向上首三把太师椅上坐下。

白少游却站到了他父亲的椅后,四名中年剑士则雁翅般分左右站定。

贾老二心中暗道:

“原来这里是他们的刑堂。”

白元亮站在右首喝道:

“把人带上来。”

两名剑士押着瘦高仅子走入,站到白元亮面前。

白元规朝白元亮道:

“你去拍开他‘哑穴’。”

白元亮走近瘦高汉子身边,一掌拍在他后颈之上。

瘦高汉子怒目而视倔强的站立不动。

白元规道:

“朋友现在该说说身份来历,叫什么名字了?”

瘦高汉子哼了一声道:

“你是白元规?我要见你们掌门人,”

掌门人,当然是白骨神君了!

白元亮喝道:

“凭你也配见掌门人?大庄主问你姓名来历,你还不快说?”

瘦高汉子慎目喝道:

“白元亮,你神气什么,老子怎么不配……”

白元亮听得火起,挥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瘦高汉子一张脸朝右歪去,然后喝道:

“你再口不择言,我会教你识得厉害!”

瘦高汉子没去理他,目光一抬,朝白元规大声道:

“白元规,我要见你们掌门人,你怎么说?”

白元辉怒声道:

“你死到临头,还要嘴硬……”

白元规抬了下手,示意二弟不要说话,一面问道:

“朋友要见掌门人,总有理由吧?”

“用不着理由。”瘦高汉子道:

“我随时都可以去见他。”

白元规道:

“口说无凭,你总要拿出凭证来,我才能让你去见神君。”

“你以为我骗你的?”瘦高汉子冷笑一声,随即转脸朝白元亮叫道:

“白元亮,你过来,把我怀中的白骨令取出来。”

“白骨令”,正是白骨神君信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