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46章

作者:东方玉

他这一举动十分奇特,所有的人忍不住都仰首朝窟顶看去。窟顶其实什么也没有,当然更没有耗子了。

白骨神君喝道:“贾老二,你还没有回老夫的话!”

贾老二双手一摊,愁眉苦脸的道:“回神君,这是莫须有的事儿,叫小老儿怎么说呢?这样好不?

小老儿心里确实有些秘密,但这里不能说,你老能不能让小老儿和三位庄主单独谈谈,再来跟你老报告,如果对小老儿不信任的话,可以把敝庄徐少庄主留在这里当人质,这样你老总可以相信了吧?”

白骨神君哼道:

“也好,元规,你们带他出去,好好问问。”

贾老二回头朝徐少华道:“少庄主,只好委屈你暂时留在这里了。”

一面以,‘传音入密”朝白少游道:“白少庄主,也要委屈你留在这里,陪陪咱们少庄主可好?”

白少游忙道:“爹,孩儿也留在这里,陪徐兄好了。”

白元规点头道:“这样也好。”

一面朝白元亮吩咐道:“元亮,你先把此人押下去,要他们好生看管。”

白元亮答应一声,立即要两名剑士把瘦高汉子押了下去。

白元规恭敬的朝白骨神君行了一个礼,说道:“孩儿那就告退。”

回头朝贾老二道:

“贾总管请!”

“是,是!贾老二耸着肩道:“现在小老儿变成阶下囚了,大庄主先请,让二庄主、三庄主押着小老儿走就是了。”

于是由白元规走在前面,贾老二跟在他身后,白元辉、白元浩走在最后,一起退出白骨神君静室。

来至前面起居室(仍是在大石窟之中)白元亮也跟着走入。

白元规一抬手道:“大家先坐下来。”

贾老二目光四顾,问道:“大庄主,这里……”

白元规颔首道:“没有问题。”

接着抬头道:“元亮,你把前后石门一起关上了。”

白元亮依言把前后两道石门一起关上。

白元规道:“贾总管,你有什么秘密,现在可以说了。”

“咳,这件事情可闹大了!”贾老二耸耸肩,双手合十,吟了句“阿弥陀佛”,才道: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但小老儿正好和我佛如来的意见相左,什么事,知道了就非说不可!”

白元规只是望着他没有说话。

白元辉却忍不住问道:“贾总管,到底是什么事呢?”

“嘻嘻!”贾老二道:“你们认为那瘦高汉子说的话,是什么人授意的?”

白元规心中一动。依然没有说话。

贾老二两颗豆眼转动了下,续道:

“你们都看到方才小老儿指着窟顶说有一只大耗子,那是为了什么?”

大家听他说得有些奇怪,谁也没有多问,希望他快点说出下文来。

贾老二又道:“就是因为小老儿想起他今晚和小老儿说的一句话,引发了小老儿的疑窦,也终于获得了证实……”

他口气微顿,接着又道:

“四位一定心里有一问题,那瘦高汉子怎么会说小老儿是他总管?

神君也以小老儿事先知道三位庄主中毒,事先布置埋伏,才擒住了瘦高汉子,小老儿若不是他们同党,怎么会未卜先知?现在小老儿可以告诉四位,小老儿是他们总管,可一点也不假……”

白元规看了两个兄弟一眼,心中也暗暗“哦”了一声。

贾老二接道:“但其实小老儿却并非他们总管。”

白元规看他两句话,前后完全相反,也忍不住问道:“贾总管此话怎说?”

“嘻嘻,这话就得从头说起……”贾老二拖长语气,伸伸脖子,续道:

“云龙山庄去年毁于大火,大家总知道了,云龙山庄接着又重建了起来,这可不是少庄主重建的,而是一个有野心的人隐身幕后,给少庄主建起来的……”

“这人也就是此次阴谋计算白骨门的人,对不?”白元规问道:“此人究竟是谁?”

“大家听小老儿说下去咯!”贾老二接着就把自己等人当时并不知道云龙山庄已经重建好了,直到回转徐州,才看到庄院一新。

接着说出自已被人在酒中做了手脚,回转卧室,床板下沉,自已被直摔到地底二十丈下。

从此就有人假冒了自己,这人就是他们的总管……

白元规口中“噢”了一声,道:“原来如此,后来呢?”

“后来,嘻嘻!”贾老二耸耸肩道:“二三十丈高,就算烂醉如泥,也跌不死小老儿,就这样,小老儿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当中又取代了他们总管,真贾老二却一直扮演了假贾老二。”

“贾总管这一手高明得很!”白元规一拍巴掌,接着问道:“后来呢?”

“这就言归正传了!”

贾老二就把蓝如凤和柳飞絮两人失踪,后来在自己房中发现飞鸽传书,要自己告诉徐少华,拿秋水寒易人,并怂恿徐少华远来白骨门索取秋水寒。

白元规道:

“这么说贾总管也不知道这幕后之人是谁吗?”

“那个假冒小老儿的人服毒死了,小老儿又去问谁?”贾老二道:

“但这回咱们可以逮到一个比总管地位还高的人,一定可以问得出来。”

“哦!”白元规想起方才贾老二说过两句话:“你们认为瘦高汉子说的话是什么人授意的?”

“小老儿指着窟顶说有一只大耗子,那是为了什么?”

这就问道:“方才贾总管曾提到那瘦高汉子说的话,是有人授意的,这人又是谁呢?是不是飞琼?”

“非也、非也。”贾老二哈了一声,反问道:

“那瘦高小子嚷着要见什么人。”

白元规道:“他当时曾说要见神君。”

贾老二耸耸肩道:“那不就对了?”

白元规脸色不觉一怔,说道:“会是神君授意他说的?”

“白大庄主完全说对了!”贾老二道:“所以小老儿说这件事闹大了!”

白元规怵然道:“神君受人胁迫?”

“非也、非也。”贾老二道:

“胁迫那倒不是。”

白元规正容道:“此事关系重大,贾总管,你应该说得明白一点!”

“是、是!”贾老二道:“事情是这样,方才小老儿也站在下首,和瘦高汉子相距不远,忽然感到身侧有一缕极微细的内劲吹过。

那种极微细的内劲,像是有人以传音入密在说话,小老儿先前还以为是飞琼那丫头在作怪,后来看她嘴皮一动没动……”

白元规听得暗暗点头,这贾老二果非寻常人物,连人家以传音入密的风声,他都听得到,可见他内功何等精纯了!

贾老二续道:“大庄主一定知道,要是施展传音入密,连嘴皮都不用动,那种功力,岂是一个黄毛丫头所能办得到?

因此小老儿就循着这微细风声来处看去,果见神君chún上白髯微微颤动,小老儿心中不禁大惑不解,神君何以会帮着瘦高小子,把赃栽到小老儿头上?但再一想,也就有些明白过来。”

白元浩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贾老二忽然得意一笑,说道:

“那瘦高小子三更时分找到小老儿房里,他曾和小老儿说过两句话。

那时他还以为小老儿是他们总管,他是传达上面的命令,要小老儿务必把秋水寒弄到手,第二是向小老儿请示,可有什么交代?

小老儿问他:‘事情怎样了?’

他说:‘回总管,咱们已经很顺利的运出去了。’

白元规道:“他们运出去的是什么东西?”

贾老二道:“小老儿既是他们总管,就不便多问,心想待回逮住了再问不迟,因此就没有问他……”

他咽了口口水,续道:“但小老儿心里在嘀咕,这回他们劳师动众,而且又指示小老儿怂恿少庄主赶来白骨门,等于双管齐下。

由此可见这运出去的东西,一定十二万分重要了,只不知会是什么东西?直到看到神君以传音入密教那瘦高小子把赃栽到小老儿头上,小老儿才恍然大悟!”

白元规道:“贾总管认为他们运出去的是什么东西?”

贾老二忽然压低声音,郑重的道:“人。”

“人?”白元规身躯一震,急急问道:“会是什么人呢?”

贾老二望着他笑了笑道:“就是大庄主心里想到的这个人。”

白元规心里确实想到了一个人,闻言神色剧变,说道:“你有……”

“有、有,白大庄主先别激动!”贾老二好像和他打着哑谜,一面摇着手,截断了他的话头,又道:

“白大庄主不是问小老儿可有证据?小老儿当时也有些怀疑不定,所以……嘻嘻,小老儿才指着窟顶要大庄主看大耗子?”

白元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唉,你怎么不想想?”贾老二道:“小老儿一指,往上看的人,自然不止是你大庄主一个,试想经常在外边跑的人,脖子不会用布包起来,总会被风吹日晒,晒得较黑。但一个养尊处优的人,平日里很少出门,脖子也一定白嫩得多,这一抬头,不就可以看到他的脖子了?嘻嘻,这就是孟老夫子说的人焉瘦哉?”

“你能确定?”白元规激动的道:“他……真是易了容?”

“易容小道,小老儿也会。”贾老二晃着脑袋,得意的道:

“其实小老儿只要瞧上一眼,就看得出来,再经查证之后,那是百分之百错不了的!”

白元规虎的站起身道:“好,咱们走!”

白元辉跟着站起,问道:

“大哥,你和贾总管说了半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白元规满脸怒容,说道:

“神君他老人家可能已被人运出去了!”

白元辉神情一震,问道:“贾总管是说现在的神君是有人假冒的?这事……大哥……咱们没有确切证据,可不能乱来!”

白元规道:

“此人学神君的口吻,十分相似,但后音有些不对,愚兄早已感到怀疑,只是不好说出口来,方才经贾总管这一说,愚兄已可确定他是假冒之人了。”

白元浩道:“他们把神君运出去,这可能吗?”

白元亮道:

“属下倒有一个计较在此,大庄主不妨先试探试探那瘦高小子的口气再说。”

白元规哦了一声,回头问道:“你说说看?”

白元亮跨上一步,低低的说了一阵。

白元规点头道:“很好,咱们就这么办。”

不多一回,白元规兄弟三人都已隐入了屏后。

起居室中只余下贾老二一个人。

他如今可不再是贾老二,经过易容之后,早已变成白发、白眉、白髯的老人,活脱脱的白骨神君白灵君,大马金刀的坐在上首一张太师椅上。

这时前面的一扇石门启处,白元亮率同两名白衣剑士押着瘦高汉子走入。

白元亮喝道:

“神君要问你的话,你要老老实实回答,若有半句谎言,那就死定了!”

白骨神君一挥手道:“元亮,你们出去,把门带上了。”

白元亮躬身应“是”,立即率同两名白衣剑士退了出去,石门也随着关上。

白骨神君哼道:“你真糊涂,怎么会被他们截住的?”

瘦高汉子道:

“兄弟只当他是总管,后来才知这者贼已经不是总管了。”

“坏就坏在这里!”白骨神君攒着两道白眉,问道:“你去找他,和他说了些什么?”

瘦高汉子道:“他问兄弟事情怎样了?兄弟说咱们已经顺利运出去了……”

白骨神君一拍太师椅靠手,说道:“糟了,这么说,他已经知道咱们运出去的是什么人了?”

瘦高汉子道:“兄弟并没说出运出去的是什么人,大概他还不大清楚。”

白骨神君轻轻吁了口气,哼道:“你若是泄漏了口风……”

“不会的,兄弟没有说……”瘦高汉子悚然道:

“这个……你只管放心……”

白骨神君道:“那你还和他说了些什么?”

瘦高汉子道:

“那是三姑娘吩咐的,要兄弟传话,命他务必把秋水寒弄到手。”

白骨神君又道:

“你被他们逮到之后,可曾说出你的身份来?”

“没有。”瘦高汉子道:“兄弟一句也没说。”

“一句也没说!”白骨神君忽然站起来,阴笑道:“那么他们怎会知道你……”

他右手化爪,缓缓朝瘦高汉子前额抓来!

瘦高汉子一急,不觉冷声喝道:

“谷风,住手,你要做什么,想杀我灭口?你也不去问问三姑娘,我跟神君多少年了……”

白骨神君嘿然道。

“老夫要杀你,是因为你已经泄漏了咱们的机密,你就是回去,神君也不会饶你的……”

他的手已按到瘦高汉子顶门之上。

瘦高汉子目射厉色,切齿道:

“姓谷的,你就是杀了我,也当不上管事的,你敢擅作主张?”

白骨神君忽然放开手,笑道:

“也好,让我去问问三姑娘再说,哦,三姑娘是谁呢?”

瘦高汉子突然警觉的望着白骨神君道:“你……”

“嘻嘻!”白骨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