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47章

作者:东方玉

再说白元规拦住谷风,他因对方假冒白骨神君,心头早已存了杀机,但神君下落未明,毕竟使他投鼠忌器。

长剑一指,喝道:“姓谷的,你只要说出你们把神君弄到哪里去了,我可以贷你一死。”

谷风刚跨下石榻,就被白元规横剑拦住,他手上虽无兵刃,但却毫不在意,淡淡一笑道:

“在下说过,神君是在敝主人处作客,敝主人没有交代的事,大庄主就是杀了在下,在下也不敢多说。”

白元规嗔目哼道:

“你当我不敢杀你吗?”

谷风只是望着他没有作声。

白元规长剑作势,切齿喝道:

“你……”

贾老二尖声道:

“白大庄主不用和他客气,最好把他拿下,就是杀了他也没什么大不了。”

这话是提醒白元规用不着投鼠忌器。

白元规沉笑一声:“不错!”右腕往前一送,长剑朝谷风咽喉点去。

谷风骇然后退,急急说道:

“大庄主真要杀我吗?”

白元规怒笑道:

“你除了束手就缚,别无选择。”

口中说着,抬手又是一剑刺了过来。

谷风接连闪动身子,才避开两招,身法并不如何高明。白元规看他武功不如飞琼远甚,手腕连振,雪亮剑尖从他颈子左右穿射,如同电闪!

谷风手无寸铁,惊惶失措,勉强躲过几剑,已经汗流泱背!

白元规大笑一声,长剑疾落,连点了三处穴道,谷风砰然一声应剑往后便倒。

白元规跨上一步,正待伸手抓去,瞥见他嘴角间忽然缓缓流出一缕墨水般的黑血来,心中不期一怔,暗道:

“这厮竟然服毒自战了!”

白元辉接住飞扑过来的飞卫,两人立时动上了手。

飞卫使的也是一柄亮银短剑,一套剑法,也和飞琼使的一样,每招每式,都是破解“白骨剑法”的招数。

但飞卫的功力、剑法,都没有飞琼纯熟,因此使出来的虽是专破“白骨剑法”的剑法,但对白元辉的威胁并不大。

白元浩截住的飞霞,白少游截住的飞虹,情形也差不多,双方打到二三十招,白元辉首先制住了飞卫,接着白元浩、白少游也先后点了飞霞、飞虹的穴道。

贾老二耸耸肩,笑道:

“大功告成。”

白元规道:

“可惜姓谷的服毒自戕了。”

“那只是一只小耗子!”贾老二嘻的笑道:

仰自们逮住了耗子精,只把小耗子死了也就算了。”

白元规道:

“贾总管是说飞琼是他们的领头人物了?”

“这还用说?”贾老二回头看了飞琼一眼,说道:

“她就是三姑娘咯,这个丫头身份似乎不低呢。”

白元规道:

“他们劫持神君,去了哪里,只要问她就好了?”“嘻嘻!”贾老二耸着肩道:

“其实不用问她,小老儿也知道。”

白元规道:

“贾总管怎不早说?”

贾老二道:

“事情就要这样,一节一节的经过,你们才会相信,小老儿凭空说白骨神君被人下了*葯,已被运出白骨门,现在某某地方,你们会相信吗??

白元规点点头,问道:

“现在你可以说出神君在哪里了?”

“说是可以……只是还早了些!”贾老二沉吟了下,又道:

“小老儿认为他们要谷风假扮神君,一方面果然是为了掩人耳目,但必然另有目的。”

白元规道:

“有什么目的呢?”

贾老二道:

“大庄主只要把今晚的事,封锁消息,不让对方知道事情已经败露,就好像小老儿还是他们总管一样。

保证不出三天,对方会有第二步行动,下达命令,那时……嘻嘻,咱们三个臭皮匠,凑起来,再商讨对付对方之法不迟。”

现在白元规对贾老二有了信心,点头道:

“咱们一切行动,悉听贾总管调度。”

“调度不敢。”贾老二道:

“咱们云龙山庄和贵门联手,就好比吴蜀联盟,才能对付曹操。”

白元亮道:

“要不要问问这四个丫头的口供?”

贾老二道:

“要问口供,也只有三姑娘一个知道整盘计划,但她肯说吗?小老儿和你打赌,就是用上毒刑,她也不会吐露只字的。”

白元亮道:

“那……”

贾老二不待他说下去,就耸耸肩,笑道:

“白老弟,这四个丫头,暂时只要关起来就好,最重要的,还是要你老弟作个向导,带小老儿到她们香闺里去逛逛。”

白元亮还没开口,贾老二又道:

“尤其是这位三姑娘的香闺,一定香艳得很!”

白元亮道:

“你老又想到了什么?”

“唉,你老弟真健忘!”贾老二目光一掠白元规等三人,说道:

“三位庄主目前不能和人动手,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能在了葯师葯箱里放置都拉草未,可见她一定藏有这劳什么子了,她没带在身上,那一定在她香闺里了。”

“白元浩笑道:

“贾总管已经搜过她的身了吗?”

“嘻嘻!”贾老二耸耸肩道:

“方才二庄主一腿把她扫了出来,小老儿乘机去扶了她一把,身上有没有什么,一下就摸出来了,何用再搜她的身?”

白元规道:

“飞琼这丫头的房间,就在走廊上,咱们这就一起去,元亮,你先把这四个丫头押下去,不可走漏了风声,还有,这姓谷的尸体,也就立时把他处理了。”

白元亮应了声“是”,从身边取出一个小瓷瓶,打开瓶塞,用指甲挑了少许,弹在谷风身体之上,然后命四名剑士,押着飞琼等四人出去。

白元规回头道:

“大家跟我走。”

一行人由白元规带路,退出静室,回到前进,(依然在石窟之中)一条宽阔的走廊上,左右各有两道门户。

白元规走近左首一道门户,脚下一停,回头道:

“里面地方不大,老二、老三、少游,你们陪徐少庄主到前面起居室坐一会,由我和贾总管进去搜就好了。”

白元辉答应一声,就和白元浩、徐少华、白少游一同往前行去。

白元规当先推门而入。贾老二跟着走入,目光一转,看到飞琼住的这间石室,略呈长方,除了左首靠壁放着一张锦榻,还有一张书案,一口衣橱,和两把木椅,收拾得纤尘不染。

那扇房门还是厚重实木,相当坚固,关上房门,外面就听不到什么了。这就耸着肩,含笑道:“大庄主可是有什么话要和小老儿说吗?”

“哈,贾总管真是神机妙算!”白元规大笑一声,点着头道:

“兄弟确实有事要向你老哥请教。”

“请教不敢。”贾老二摇着手道:

“大庄主太言重了,只要小老儿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白元规道:

“神君究在哪里?方才贾总管可能因人多不肯说出来,现在只有你我两人,总可以告诉兄弟了?”

贾老二道:

“大庄主听说过残缺门吗?”

白元规一怔道:

“神君是被残缺门劫持去的?”

贾老二道:

“也可以这么说,但幕后另有其人。”

白元规忍不住又是一怔,说道:

“事情好像很复杂吗?”

“是很复杂!”贾老二道:

“因为残缺门另有幕后人,这人又和昔年一个大魔头互相勾结,这大魔头现在也改名换姓,变成另一个人,这人就是对方所称的‘神君’,白骨神君就是被这个‘神君’请去的。”

白元规攒攒眉道:

“你说的这个自称‘神君,的究是什么人呢?”

贾老二双手一摊,摇着头道:

“不是小老儿卖关子,直到现在,小老儿知道的,就只有这一点。

大庄主也知道,那姓谷的宁愿自戕,也不肯吐露一点口风,要从他们嘴里套出话来,可比登夭还难,这点资料,还是小老儿是他们总管,才一点一滴收集来的。”

白元规听得半信半疑。

他既然不肯再说得明白一些,自己也就不便多问,一面问道:

“那么神君被他们请到哪里去了,你不是说知道的吗?”

“没错,这个小老儿知道……”贾老二接着道:

“不过大庄主能否让小老儿过两天再告诉你?到时候你就是不问小老儿,小老儿也非告诉你不可。”

他一边说话,一边就开始从飞琼卧榻着手,仔细搜索起来。白元规也帮着在书案、衣橱中搜寻。

贾老二连枕头、棉被都仔细的摸过,最后翻起棉褥,用指头轻轻叩着木榻。边敲边听,忽然哈了一声道:

“在这里了!”

白元规闻声转身看去,只见贾老二两个指头轻轻一按,从木榻中间揭起一方尺许见方的木板,底下赫然是一个暗格!

贾老二口头笑道:

“里面东西还不少呢!”

随着话声,从暗格中取出两个油纸小包,和一支黑黝黝的钢管,两张人皮面具,一盒姑娘们用的花粉,一一放到榻上。

然后阖上了木板,回过身道:

“这两个油纸包裹面,好像是小葯瓶哩!”

急忙打开一个,里面果然是蓝白花纹的小瓷瓶,瓶盖塞得极紧,但上面并无标签,他仍用油纸包好。

再打开另一个油纸包,里面也有一青、一白两个瓷瓶,瓶上同样没有标签,不知是何种葯物?

贾老二是老江湖,心知这三个葯瓶,飞琼要用油纸分别包起,显然必有原因,也随即用油纸包好。

说道:

“这三个葯瓶里装的是什么葯物,只好去请教丁葯师了。”

随手拿起钢管,不觉嘿了一声道:

“好家伙,竟然还是灭绝神针!”

白元规脸色微变,道:

“昔年九指圣母的灭绝神针?”

“一点不错!”贾老二耸耸肩道:

“不过这是仿制品罢了。”

“说着取起两张人皮面具,看了一眼,又道:

“制作得倒还精细,嘻嘻,小老儿也不用和她客气了。”

连同一盒花粉,一起揣入怀里。

白元规笑道:

“贾总管连女人用的花粉也要吗?”

贾老二哈了一声,说道:

“是小丫头的迷魂香,可不是花粉!”

两人退出房间,来至起居室。

白元辉迎着道:

“大哥,可曾找到解葯了吗?”

白元规道:

“是不是解葯,目前还不知道,要待丁葯师看过才能确定。”

白元辉道:

“那就快去找丁葯师了。”

正说之间,白元亮已领着一名剑士走了进来。

那剑士看到白元规立即躬下身去,说道:

“小婢柳儿叩见三位庄主。”

柳儿,是派在书房伺候的丫鬟,如今一身白色劲装,腰佩长剑,居然打扮成了剑士模样!

白元规微微一怔,回头朝白元亮问道:

“你要她来做什么?”

白元亮连忙凑上一步,说道:

“这是贾总管方才以‘传音入密’交代属下的,找一个可靠的丫头来,而且不能明着把她带进来,务必扮成本庄剑士模样,至于要她来做什么,那就要问贾总管了。”

贾老二连忙跟着跨上一步,笑道:

“没错,没错,事情是这样,咱们方才不是捉到了四只耗子,万一有什么消息传来,不是没有人收了吗?嘻嘻,小老儿……就是这个意思,大庄主明白了吗?”

白元亮由衷的佩服他了,说道:

“贾老哥想得真周到。”

“嘻嘻!”贾老二扛起肩,得意的笑了笑道:

“咱们是同行咯,当总管要是不想得周到一点,出了漏子那可怎么办?”

白元亮望着他道:

“贾总管要不要替她……”

“小老儿已经准备好了。”贾老二把一张面具塞到白元亮手里,附着他耳朵说道:

“待回你教她戴上了,还得教她一套话,这个你一定懂,不用小老儿说了?”

白元亮连连点头道:

“兄弟懂。”

“那就好。”贾老二接着又压低声音叮嘱道:

“还有你老弟可得暗中盯着,先别打草惊蛇,事后再慢慢的收拾。”

白元亮连连点着头说道:

“这点兄弟省得。”

贾老二才朝白元规几人拱拱手道:

“现在咱们可以走了。”

退出石窟,天色已见微明。一行人由白元规领头,回到静室,丁葯师早就起来,已经盥洗完毕。

贾老二没待白元规开口,就抢着叫道:

“葯师,你的事情来了。”

丁葯师瞧着众人,问道:

“三位庄主、徐少庄主、贾总管,你们还没睡过吗?”

贾老二道:

“咱们忙了一个晚上,现在总算忙完了。”

白元规拱拱手道:

仰自们搜到了三个葯瓶,特来向葯师请教的。”

贾老二急忙把两个油纸包递了过去,说道:

“葯师,你瞧瞧这三个葯瓶中,究是什么葯物?”

丁葯师接过两个油纸包,一面问道:

“这是从哪里搜来的?”

“自然是从耗子精的被窝里搜来的了。”贾老二接着道:

“这话说来可长呢?你先看了再说,如果是解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