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48章

作者:东方玉

回到云龙山庄,贾老二命胡老四、余老六两人搬下那只木箱,先行送入书房,放到壁角上。

一行人长途跋涉,盥洗之后,用过午餐,就各自休息。贾老二就领着两人把木箱搬进地下室。

胡老四、余老六还是第一次进入地室,心中暗自惊奇,想不到地下还有偌大的一片地下室。

刚走到中间一间起居室,假扮蓝如凤的小珠和假扮柳飞絮的小玉迅快迎了出来,齐声道:“贾总管回来了。”

胡老四、余老六看得更是惊疑,心道:“蓝如凤和柳飞絮不是都失踪了吗?原来竟是躲在地室之中,这是为什么呢?”

贾老二朝小珠、小玉两人笑了笑道:“你们住在这里,是不是很无聊?”

小珠道:“没有呀,我们觉得挺好玩的。”

贾老二命胡老四、余老六把木箱放下,一面笑嘻嘻的望着两人,说道:“小老儿有一句话要问你们。

你们从不知道咱们云龙山庄还有偌大一片地下室,今天我为什么带你们进来?胡老四你说!”

胡老四欠身道:“属下不知道。”

贾老二又道:“余老六,你呢?”

余老六也连忙欠身道:“属下也不知道。”

贾老二耸耸肩,似笑非笑的道:“你们记不记得,咱们刚到王屋山下,小老儿不是要你们两个领路吗?又为什么?”

胡老四、余老六齐声道:“属下不知道。”

“哼!”贾老二重重哼了一声,说道:“这座地室,原是对方秘密建造的,还派了一个总管,一个帐房,一个管理地室的管事,一个管理花园的管事,另外当然还有几名庄丁,都是对方卧底的人。

小老儿把他们一齐处死了,而且还洒上化骨散,让他们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只有你们两个了!”

胡老四、余老六悚然失色,齐声道:“总管明鉴,属下并不是这些人一伙的。”

“不错,你们是没和他们一伙。”贾老二点着头道:“但前来卧底,总是一样的吧?打从咱们重回云龙山庄之日开始,小老儿就一再的用话点醒你们。

就拿上析城山去来说吧,小老儿为什么叫你们领路?因为你们两个原本就是白骨门的人,会对析城山的路径不熟吗?”

他不让两人开口,接下去道:

“其实你们来意,小老儿早就知道了,当时原是为了秋水寒,才派你们来的。”胡老四、余老六垂下头道:“总管明察秋毫,既然都知道了,属下也只好承认了,但这许多天来,属下两人从未做过不利云龙山庄的事……”

“你们有多少能耐?”贾老二嘿了一声道:

“你们只要有一丝不利行动,嘻嘻,小老儿早就把‘化骨丹’弹到你们身上了,还有今天站着和小老儿说话的份?”

两人听得脊骨不禁一寒!

贾老二又道:“这次小老儿已和白总管谈好了,你们两个就永远拨归云龙山庄,以后就用不着再向白元亮打小报告了。”

胡老四、余老六不觉双膝一屈,扑的跪了下去,连连叩头道:“多谢总管,属下以后再也不敢有贰心了。”

“起来,起来!”贾老二笑道:“小老儿知道你们以后会忠心不贰,所以才要你们搬这只木箱进来的,让你们知道地室秘密,就是把你们当作心腹看了。”

胡老四、余老六又赶忙拱手道:“总管抬举,属下感激不尽。”

“好了!”贾老二抬手道:“你们去把木箱里的人弄出来,小老儿有话要问他。”

“木箱里会是人?”

胡老四惊异的问了一句,就和余老六一起走近木箱,起下盖上四枚长针,打开木板,里面果然蜡曲着一个人,只是已经奄奄一息!

两人把他扶了出来,原来他竟是一个瘦高的黑衣人!

他们并不知道这瘦高黑衣人就是在白骨神宫宾馆外被擒下的人,心中更是惊诧不止,不知总管从白骨门装箱运来的人,究竟是何来历?

贾老二走过去用手在黑衣人身上连拍了七八下,黑衣人才如梦初醒,缓缓睁开眼来,看到贾者二,立即又闭上了眼睛。

贾老二嘻的笑道:“滕管事,咱们也是老朋友了,你看到小老儿,干么不理不睬?”

黑衣人没有作声。

贾老二又道:“你在白骨神宫被擒,连白骨神君(指谷风)都救不了你,还是小老儿念旧,才把你保出来的,如今已经到了云龙山庄,你还不肯开口吗?”

黑衣人哼道:“老子不认识你。”

“哈,咱们一起喝过酒,也算是酒友了,你不认识小老儿,小老儿可认得你。”

贾老二耸着肩道:“小老儿还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老哥奉命把小老儿灌醉了,搜小老儿的身。

这件事你总记得,嘻嘻,其实你搜小老儿身上的时候,小老儿略使手法,把身上的东西,包括秋水寒在内。

先藏到你老哥的身上,等你搜身完毕,小老儿再从你身上取回来,所以你老哥就一无所获……”

黑衣人道:“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

“好,好!”贾老二点着头道:“你老哥既然不肯承认,那就算了,其实小老儿也不打算你说什么的,但有一个人,你老哥一定认识,你可以张开眼来看看。”

说到这里,回头朝小玉道:“你去叫他出来。”

小玉答应一声,回身走到左首一问房门口,举手拍了两下,叫道:“总管叫你出来。”

木门开启,从房中走出一个瘦高黑衣人来。

贾老二朝他招招手,又指了指黑衣人,要他站到黑衣人前面。

那从房中走出的瘦高黑衣人依言一直走到黑衣人对面才站定下来。

这两个黑衣人一样瘦高个子、一样的面貌,简直丝毫无异。

黑衣人看了走出来的黑衣人一眼,冷哼一声,依然闭上了眼睛。

“你哼什么?”贾老二站在两个黑衣人边上,说道:“难道你老哥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黑衣人还是没有作声。

贾老二忽然哦了一声,笑道:

“对了,你老哥一定在暗笑我贾老二,画虎画皮难画骨,对不?”

一面说道:“胡老四、你揭下他脸上的面具来。”

接着又以“传音入密”朝胡老四道:“他这面具连着脖子,你要从脖子下面开始。”

胡老四走上去,伸手从黑衣人脖子下面轻轻一按,再用手指朝脖子上推动,果然卷起一层极薄的表皮,然后慢慢的从下而上,果然揭起一张面具。

面具揭开,原来这人竟是绝尘山庄的管事滕传忠!贾老二又朝站在他对面的黑衣人说道:

“你也把面具取下来,让他瞧瞧。”

后来的黑衣人依言伸手揭下面具,赫然也是滕传忠,面貌神情,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先前的黑衣人滕传忠忿怒的道:

“贾老二,你就是费尽心机,”也没有用的。”

“有用!嘻嘻,有用得很!”贾老二耸着肩笑道:

“小老儿著是没摸清楚,岂会派他去的?”

一面朝胡老四道:“你把他脸上剥下来的面具,交给咱们这位滕管事,他这张面具制得比较精致,戴上了,就不易看出破绽来。”

胡老四依言把手中面具递给了后来的黑衣人,后来的黑衣人伸手接过,就仔细的戴上。

贾者二朝他挥挥手道:“现在没你的事了。”

后来的黑衣人戴好面具,就欠身一礼,退入左首房中。

贾老二接着朝小珠、小玉、胡老四、余老*四人挥手道:“你们四个也退下去。”

四人依言退了出去。

滕二才朝滕传忠笑了笑道:

“滕管事,对不起,现在你老哥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这句话,等于是判了滕传忠的死刑!

滕传忠身躯蓦的一震,迅即睁开眼来,说道:“你要杀我灭口!”

“无所谓灭口。”贾老二轻松的笑了笑道:

“小老儿已经要滕传忠回去,你老哥岂不是多余的了?”

滕传忠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惊怖之色,说道:

“贾总管,咱们也总是相识的人,你老若能手下留情,滕某有生之年,会感激你一辈子。”

临到生死关头,他口气就软了下来。

“这个……不成!”贾老二似有考虑之意,但略一沉吟,又坚决的说出“不成”二字,摇摇头道:

“留着你不但无用,而且也会坏了小老儿事的。”

滕传忠听他口气,原先已有生机,这就急急说道:

“不会的,总管饶了在下一命,在下从此遁迹荒山,不再回去,决不会坏了你老事的。”

“你决心不回去?”贾老二望着他道:“此话当真?”

滕传忠道:“在下说的千真万确,因为谷风要杀在下,自是三姑娘授意的了,在下回去,只怕庄主也不会放过在下的。”

“你想明白了就好。”贾老二道:“但你不用遁迹荒山,你若想活下去也不难,但却只有一条路可走。”

滕传忠道:“请总管明示。”

贾老二竖起一根手指,说道:

“唯一的一条路,就是为我所用,投到小老几手下,小老儿决不会让你吃亏。”

“多谢总管不杀之恩。”滕传忠身子僵直,动弹不得,否则他真会跪下来磕头,一面坚决的道:“一言为定,从现在起,属下就跟随总管,决无贰心。”

“好!小老儿先试用你三天。”贾老二随手一拂,解开他身上受制的穴道,一面朝左首房间指了指,说道:“这三天,你要把你的一切,教给那个代替你的人,现在先把你所知道的都说给小老儿听听。”

贾老二从地室中回出来的时候,闻天声已经坐在书房里等他。

手中拿着一封请柬,说道:“贾总管,咱们也收到请柬了,你看何时动身呢?”

贾老二道:

“马陵先生不问小老儿,小老儿也要跟你老报告了,现在离三月初一,还有个把月时间,咱们半个月以后动身,还来得及,不知你老意下如何?”

闻天声含笑道:“贾总管可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办妥吗?”

“小老儿对你老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是不?”贾老二走上两步,压低声音道:“咱们去析城之前,小老儿对你老门下六位令高徒,传了两手粗浅功夫,要他们半月之内务必练熟了……”

闻天声颔首道:

“你和我说过,可是他们还没有练熟吗?”

“他们练得很认真,也都已练熟了。”贾老二道:

“只是咱们此行,非同小可,人手不多,每个人不但都要能自保,而且还要以一当十……”

他咽了一口口水,又道:

“此次析城之行,小老儿才发现对方手下,无一弱者,就像飞琼,一手剑法,连白骨三英都不是她的对手,若非小老儿暗中相助,白老二还制不住她呢!”

(白元辉和飞琼动手,始终只能打成平手,后来忽然被白元辉制住,前文并无交代,直到此时,才由贾老二口中叙出)。

闻天声点头道:“你继续说下去。”

贾老二道:“因此小老儿怕教他们(指闻天声六个门人)的两手还不管用,如能再有半个月时间,多练上几式,虽是临时抱佛脚,多少总可以增强一些实力。”

闻天声大笑道:“能得你老哥指点,小徒们定可获益非浅,咱们那就过半个月再动身好了。”

贾老二望望闻天声,又道:

“不过马陵先生在心里也要先有一个准备……”

闻天声问道:“你要我准备什么呢?”

贾老二又咽了一口口水,才道:

“除了咱们云龙山庄去的人,只有白骨门的人还可以相信。”

闻天声是老江湖,听了贾老二这句话,心中不禁一动,问道:“贾总管,你的意思……”

“马陵先生只要记着小老儿这句话就好。”贾老二耸耸肩,说道:“小老儿也只是猜测罢了,疏不间亲,有些事儿,小老儿也不便说。”

闻天声当然听得出来,尤其他这句“疏不间亲”,心头不禁大为震动,双眉微攒,问道:

“贾总管,兄弟想问一句话,你老哥务必实言相告。”

贾老二拱拱手道:

“马陵先生请说。”

闻天声道:“到底咱们到洪泽湖是干什么去的?”

“救人、救天下武林……”贾老二耸耸肩,笑道:“还有一件大事……”

闻天声道:“还有一件什么大事?”

贾老二轻声道:“当然是少庄主的大仇了。”

闻天声悚然道:“你知道仇人是谁吗?”

贾老二耸耸肩,笑道:

“反正所有的人都会到洪泽湖去的,到时候总会露出马脚来的。”

刚说到这里,忽然轻声道:“少庄主他们来了。”

话声甫落,果然有一阵脚步声传了进来,接着,徐少华、史琬、丁凤仙一起走入。

贾老二耸起双肩,说道:“小老儿还有事去,先告退了。”

史琬叫道:“贾总管,你慢点走!”

贾老二遇上史琬,就像老鼠遇见了猫,连忙陪笑道:“史公子有事吗?”

史琬一言不发,右手五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