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49章

作者:东方玉

原来就在她身边不远的一堵石壁上,果然有一道斜斜的裂缝,只是甬道黝黑如墨,灯光射到之处,被石壁暗影遮住。不是发现箭头,该走相反的方向,回身朝石壁上仔细找寻,极易忽略过去。

梁子丹一马当先,钻入石缝,果然走不了几步,又成了一条宽敞的甬道。这回走在甬道上自然更要留神细看,一步也不敢放过。

好在现在他们已经有了经验,只要看到箭头,再依照司徒总领密柬上四句“正正反反”的字走去,就不会错。走错了可能会有严重的后果,那就非他们所能知道的了。

这样正正反反的走了约莫小半个时辰,才算走完密柬上第四句最后一个“正”字所指示的一段石壁夹道。

如今已经到了这条夹道的尽头。

梁子丹走在最前面,就当他发现前面已经无路可走之际,迎面石壁也及时从中间缓缓裂开一条缝来。

随着就有灯光从裂缝中射出,裂缝缓缓朝两边自动推开,一望而知是由机关操纵的两扇石门。

等到两扇门户完全开启,当门站着一个身穿半截黑袍,只有一条左臂的高大人影!

因为梁子丹手上持着火摺子,自可看得清此人面貌。那是一头花白卷发,连鬓花白卷须,左手肋下拄着一柄黑黝黝的铁拐的老人,他黑袍长仅及膝,可以看到左脚也虚飘飘的,要凭仗铁拐才能站立。

在一堆乱蓬蓬的须发之间,可以看到的只是一双炯炯有光的大环眼和一根如意似的狮鼻!

你如果是一位画家,那么只要把他这副尊容画到纸上,大家一看谁都会认得,那不是八洞神仙中活脱脱的铁拐李?

黑袍老者看到梁子丹不觉呵呵一笑道:

“兄弟听说滕管事会亲自前来,已经等了将近半个时辰了。”

梁子丹装扮的是滕传忠,虽然只是一名管事,但身份不同,因此只朝黑袍老者略一抱拳,说道:

“有劳老哥久候,这条路可不好走。”

黑袍老者道:

“原来滕管事还是第一次来,快快请进。”

他退后了一步,让大家走人。

这是一间略呈长方的石室,地方并不大。

梁子丹在中间站定下来,就一指蓝如凤、柳飞絮两人说道:

“这位是辛有恒辛管事,这位是章通章管事。”一面朝两人向黑袍老者抬了下手道:

“这位……”

黑袍老者连忙欠欠身,(他只有一只左手,无法抱拳)笑道:

“兄弟残缺门赫连石,和三位还是第一次见面。”

蓝如凤、柳飞絮同时抱拳,说了声:“幸会。”

梁子丹问道:

“孟婆婆呢,兄弟奉命给他们两位带路来的,见了孟婆婆,兄弟就可以交差了。”

赫连石忙道。

“兄弟是奉命守护这里关口的,盂管事还在里面。”

他“笃”的一声,铁拐拄地,抢在前面,朝里行去,走近里首一道铁门,拉动门上一个小铁环。

没有多久,一道厚重的铁门缓缓开启,走出一个一身黑色衣裙的少女,一手提着灯笼朝梁子丹躬身一礼。说道:

“小婢奉孟管事之命,特来请滕管事的。”

梁子丹早已听滕传忠说过,自己名虽管事,实际和杜辉庭(假扮贾老二的人)身份相等,已是总管身份,比起一般“管事”来,应该要高出一头。

这时眼看孟婆婆只派一个使女出来,为了要表示自持身份,只“哼”了一声,挥手道:

“你只管走在前面领路。”

黑衣使女应了声“是”,走近铁门石壁,双手抡动绞盘,铁门就缓缓关上,才回身走在前面,欠欠身道:

“三位管事请随小婢来。”

铁门之内,就是一条宽敞的甬道,她手提灯笼,走出四五丈光景,就朝右弯去,来至一间石室门口。隔着一道棉帘,脚下一停,欠身道:

“启禀孟管事,滕管事三位来了。”

只听里面响起一个夜枭般的老妇声音说道:

“快请!”

梁子丹早已一手掀帘,走了进去,冷冷的道:

“滕某是奉命来的,不用请也要进来。”

这是一间相当宽敞的起居室,两边各有几把椅几,中间还有一张八仙桌和两张板凳,桌上点了油盏,还有一把瓷壶,一个茶盅。

桌旁坐着一个头戴黑丝绒包头的老婆子。画了两条浓浓的柳叶眉,一双三角眼,一张血盆大口,身穿蓝布棉袄,黑色扎脚裤,底下一双八寸长的“大金莲”,穿一双绣花鞋,手里拿着一根三尺长的旱烟管,这副模样,像煞京戏里的刘媒婆。

她敢情正在坐着喝茶、抽烟,这时候虽已站起,嘴角里还有袅袅旱烟溜了出来,迎着连连拱手,陪笑道:

“滕管事总算来了,老婆子接到上面通知,知道你老今天要来,方才足足等了你老将近半个时辰了,老婆子这双大脚站都站酸了,刚坐下来,只喝了一口茶,你老就到了,请恕老婆子失迎之罪。”

她当然看得出梁子丹面有不择之色,她也知道这位滕管事的身份,仅次于杜管事,这两人其实早该升总管了。

因为司徒总领也有一个“总”了,如果他们升为总管,岂不和总领并起并坐了?他们又怎能和这位“总领”相提并论?

所以他们两个(杜耀庭、滕传忠)一直委屈下来,只能称为管事,其实他们是大管事,手下还有很多小管事,一样也称管事,她当然不能开罪这位大管事之一的滕传忠!(梁子丹)

梁子丹只是朝她淡淡一笑道:

“兄弟是奉总领之命,领章、辛两位管事来的,他们是现任云龙山庄总管杜老哥的手下,押送柳飞絮、蓝如凤两人来的。”

说到这里,回头朝蓝如凤、柳飞絮两人说道:

“你们快来见过孟管事,如果杜总管有什么交代的话,就可和孟管事直说了。”

蓝如凤、柳飞絮连忙跨上一步,拱手道:

“在下辛有恒、章通见过孟管事,总管要在下两人押送柳飞絮、蓝如凤前来,曾有交代;要在下两人和四名弟兄一起留在孟管事这里,就听候孟管事差遣,如果孟管事这里无法安置,就要在下等人暂时随滕管事去。”

她们两人均跟贾老二学会了变音术,是以孟婆婆丝毫听不出来。

孟婆婆一双三角眼,问道:

“杜总管不是回来了吗?”

梁子丹道:

“他目前是云龙山庄总管贾老二,他们两个并没和云龙山庄的人一起出来,当然也不能去找杜老哥。暂时不如留在此地,等兄弟向总领请示之后,再作安排,据兄弟看,总领兄弟领他们到这里来,大概也是有意把他们留在这里的了。”

孟婆婆连连点头道:

“滕管事说得极是,其实只要滕管事吩咐一声,老婆子这里人手不多,有他们两位留在这里帮忙,那是最好不过的事了。”一面尖声叫道:

“阿桂,你快进来。”

门口黑衣少女答应一声,迅快的走入,垂手道:

“管事有什么吩咐吗?”

孟婆婆道:

“你先领辛、章两位管事把这两个丫头押到元字号去,然后领两位管事和四位兄弟到左首一排房里休息。”

那叫阿桂的少女答应一声,朝蓝如凤、柳飞絮两人躬躬身道:

“两位管事请随小蝉来。”

蓝如凤、柳飞絮拱手别过梁子丹、孟婆婆,率同四名庄丁押着小珠、小玉退了出去。

梁子丹道:

“好了,兄弟任务已了,也该走了。”

孟婆婆尖笑道:

“滕管事且请稍坐,喝盅茶水再走,你老还是第一次来,方才是因他们不便从前面来,所以要走水道石窟,现在只有你老一个,自该走前门了,且等阿桂厕来,老婆子要她送你老出去。”

梁子丹奇道:

“这里只有你孟管事和阿桂两人吗?”

孟婆婆呷呷笑道:

“不瞒你滕管事说,这里除了老婆子和阿桂两人之外,其余的人只负责守卫工作,并不知道出去的走法。”

“原来如此!”

梁子丹道:

“难怪兄弟领他们进来,总领还要交给我一张密柬,才能通行。”

孟婆婆给他倒了一盅茶,才道:

“老婆子听总领说,这里曾被贾老二潜入,救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人。前后两处通道,最近才改建完工的,贾老二这老贼要是没有死的话,再偷进来,就包管他出不去,可惜他这辈子再也不会来了。”

她提起贾老二,犹恨恨不已!

“谢谢你。”梁子丹用手指叩着桌面,拿起茶盅喝了一口,他早就听说过孟婆婆善于下迷,但她决不会对自己下*葯的。因此就放心大胆的喝了下去,一面说道:

“孟管事,你是仙娘的老人,到这里当一名管事,真是委屈你了。”

“唉!”孟婆婆又给他斟了一盅,也叹了口气道:

“老婆子昔年还是仙娘的贴身侍女,这句话快五十年了。当时四个老姐妹,如今已只剩下老婆子一个了,派老婆子到这里来,还是神君的意思,说这里十分重要,关系着神君的霸业。

神君手下的杜管事和你滕管事都另有重要差遣,派不出人手来,只有派老婆子来,才信得过。其实神君是看老婆子已经老了,没旁的差使可做,才要我来坐冷板凳的。”

梁子丹道:

“孟管事哪里老了?看来最多也不过五十出头。”

这话听得孟婆婆大为高兴,呷呷尖笑道:

“滕管事真会开玩笑,五十年前,老婆子已经是花信年华的人,如今……唉,年岁不饶人,最多也只能说还算强健。”

说到这里,黑衣使女阿桂已经翩然走入,躬身道:

“回孟管事,柳飞絮、蓝如凤已经送入元字号房中,两位管事等人也都安顿好了。”

“很好。”孟婆婆站起身道:

“你现在送滕管事从前山出去。”

梁子丹站起身,抱抱拳道:

“兄弟那就告辞了。”

说罢,随着黑衣使女阿桂往外行去。

蓝如凤、柳飞絮和四名庄丁,被安顿在左首一条甬道的一排三间石室之中,每间住两个人。

他们的身份,依然只是押送蓝如凤、柳飞絮来的人。目前暂时住在这里的,在总领没有派他们工作以前,孟婆婆自然不能把他们看作她的属下。

这条甬道,两边一共有七间石室。

对面的四问,房间较大,每间住四个人,一共有十六名黑色劲装跨刀的汉子,轮流值班,他们当然是孟婆婆的手下了。

此刻,应该已经是晚上了,住在山腹石室中的人,是没有白天和黑夜的,但他们的饮食,却是从外面送进来的。因此你过的日子仍然和住在外面一样。

柳飞絮和蓝如凤刚坐下不久,只听房门上有人轻轻叩了两下。

蓝如凤迅快的走了过去,打开房门,只见一名黑衣使女手提食盒走了进来,把食盒放到小桌上。说道:

“方才阿桂姑娘关照厨下,说是两位管事和带来的四名武士,大概还没用饭,只是这时候用餐的时间已经过了,只好叫厨下炒了几盘蛋炒饭送来,两位管事也只好将就点用了。”

柳飞絮道:

“真是麻烦姑娘了,你放着就好,我会去叫弟兄一起来吃的。”

黑衣使女道:

“两位管事只管请用,这里的规矩,每顿饭都是由小婢送到每个房间里吃的。”

说完,欠欠身退了出去。

柳飞絮掩上房门,走到床沿上坐下,悄声道:

“贾总管要我们留心察看被囚在这里的有些什么人?但照目前的情形看来,连吃饭都是各自送到房里来的,可见这里是不准随意走动的了,我们该怎么办呢?”

蓝如凤笑道:

“今晚我们刚来,情形不熟,过几天慢慢自可摸清楚了。”

柳飞絮道:

“如今离正日已经不到十日了,我们……”

“我的大姐!”

蓝如凤笑了笑道:

“你不用操心,到时候,大不了把这老婆子制住了,还怕查不出来?这几天船上睡都睡不好,吃过饭,好好睡上一觉,养足精神,明天说不定,就会有机会呢!”

柳飞絮道:

“你好像挺有把握!”

蓝如凤道:

“贾总管一向算得很准,他自有安排,你只管放心好了。”

一宵过去,两人起身不久,房门上就响起剥啄之声!

打开房门,一名黑衣使女送来脸水,另一名黑衣使女提着食盒放到桌上,就欠欠身退了出去。

两人盥洗完毕,吃过早餐,过没多久,只听房门上又起了剥啄之声。

蓝如凤过去开启房门,只见一名黑衣使女欠欠身道:

“孟管事有请两位管事,过去议事。”

蓝如凤点点头道:

“好。”

当下就和柳飞絮一同随着黑衣使女走去。

来至门口,黑衣使女欠身道:

“回孟管事,两位管事来了。”

棉帘掀处,阿桂娇声道:

“两位管事请进。”

蓝如凤、柳飞絮举步跨人,孟婆婆已在方桌边站了起来,尖笑道:

“两位昨晚还睡得好吧?”

蓝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