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50章

作者:东方玉

史其川刚走到铁栅门口,孟婆婆立即趋上几步,先行走入,从身边取出铁钥,开启右首甬道的铁锁,打开铁栅门,然后躬身道:

“神君请进。”

阿桂不待吩咐,从一名黑衣使女手中接过纱灯,走在前面照路。

史其川才举步跨入第一道铁栅门。

孟婆婆朝蓝如凤等人低声说道:

“你们站在这里就好。”

话声一落,就跟在史其川身后,走入右首甬道铁栅门,回身又把铁栅门锁了起来。

蓝如凤心中暗道:

“这甬道里面,不知囚禁了什么人,看她竟然如此小心!”

如今进入右首甬道的已只有三人,阿桂是孟婆婆的心腹,手提纱灯,走在前面,史其川则由孟婆婆陪同,一路朝前行去。

这条甬道并不很长,两边各有四道门户,门上钉着木牌,牌上有天、地、玄、黄等字样,每道门户,都有铁门。

阿桂走到“元”字号房间门口,便自站停下来。

孟婆婆急忙躬着身道:

“启禀神君,杜管事送来的两个丫头,就住在这里。”

她又抢上一步,取出钥匙,开启了铁门。

史其川回头道:

“孟婆婆,你随我进去。”

孟婆婆应了声“是”,迅快从阿桂手中取过纱灯,推开铁门,首先走入,然后躬着身道:

“神君请进。”

史其川举步走入,孟婆婆立即关上了铁门。

房中只有两张床铺,和一张小桌,两把椅子。

小珠、(扮蓝如凤)小玉(扮柳飞絮)两人都是一身男装,如今她们都被点闭了双手经络,可以吃饭,拿东西,却使不出力道来。

(作者最近接到读者来信质疑,问我何以小珠假扮的叫蓝如风,但真的蓝如风却写成蓝如凤?这一点,本书前面已经交代过,大概读者老爷健忘了。蓝如凤原是她本名,她改扮男装,化名蓝如风,和徐少华结为兄弟,所有的人一直都只知她是蓝如风。直到徐少华在云龙山庄地室,替她解开身上缚着绳索,才发现她是女的,蓝如风才告诉他自己叫蓝如凤。

因此蓝如凤的名字,只有闻天声、徐少华、史琬、柳飞絮、贾老二等人知道,外面的人依然只知她是蓝如风,作者写她本人,自然要用蓝如凤才是,但代替她被擒来的小珠,当然还要用蓝如风了。)

小珠、小玉眼看孟婆婆陪着一个紫袍老人走入,她们依然坐在床沿上,没加理睬。

孟婆婆尖着嗓子叫道:

“你们两个丫头,还不快来见过神君?”

史其川一挥手道:

“不用。”

他这一挥手,就有一道无形的和风,拂上柳飞絮的睡穴,接着和声道:

“蓝如风,老夫要和你谈谈。”

他在小桌旁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小珠故意哼了一声道:

“原来是你把我劫持来的。”

孟婆婆尖声喝道:

“小丫头,你敢对神君这样说话?”

小珠道:

“那要我怎么说法?”

史其川含笑道:

“小姑娘,你和小女琬儿是结义兄弟,老夫并不想难为你,把你弄来,只是希望你劝劝令尊……”

小珠故作吃惊道:

“你……要我劝劝爹,我爹也在这里?”

史其川含笑点头道:

“不错,老夫把令尊也请来了,他一直拒绝和老夫合作,他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也只有你可以劝劝他。”

小珠哼道:

“你是要把我留作人质,威胁爹了?”

“只要令尊点个头……”史其川一手捻着他垂胸黑须,微笑道:

“你们父女就是老夫的贵宾,何用把姑娘留作人质?”

小珠问道:

“你要我怎么劝爹呢?”

史其川道:

“你只要劝令尊和老夫合作就好。”

小珠无可奈何的道:

“好嘛,我爹在哪里,我去试试看,只是不知他老人家肯不肯听我的?”

史其川呵呵一笑,站起身道:

“很好,你随老夫出去。”

孟婆婆赶紧打开铁门,把纱灯交给阿桂。

史其川举手一挥,解了小玉身上的禁制,随即举步走出,小珠跟在他身后走出房间。

孟婆婆抢在前面,开启铁锁,推开铁栅门,等三人出了右首铁栅门,又加上了锁,然后走向左首甬道,开启铁锁,打开铁栅门。欠欠身道:

“神君请。”

小珠故意“啊”道:

“你们把我爹囚禁在这里!”

孟婆婆谄笑道:

“蓝姑娘,这哪算是囚禁,只是在这里作客罢了!”

小珠哼道:

“天底下哪有这样作客的?”

孟婆婆尖笑道:

“蓝姑娘进去就知道了。”

依然由阿桂提着纱灯走在前面,小珠跟着史其川身后,孟婆婆落后一步,回身锁上了铁栅门。

左首这条甬道,也和右首一样,并不很长,左右两边,同样有着八道门户,门上也各自钉着一方木板。

画的却是:乾、坤、巽、坎、震、兑、离、艮、八个卦象,孟婆婆迅快走到“巽”卦门前,取出铁钥,打开一扇厚重的铁门。就躬身道:

“神君请进。”

史其川、小珠、孟婆婆相继走入,孟婆婆还是很快就阖上了铁门。

这里果然和右首甬道的房间大不相同,跨进门,就觉得灯光柔和,如同白昼,布置得像是一座洞府!

入门处数丈见方,地上铺着洁白平整的白石,窟顶还有错落参差的石钟rǔ,柔和灯光,竟是嵌在钟rǔ缝隙间的夜明珠!

迎面是一座圆形月洞门,门口还放着两盆古意盎然的腊梅。

进入月洞门,是一间宽敞的起居室,布置雅洁,椅、几、桌子,都是紫檀细雕,古朴有致,但却寂无人声。

孟婆婆不待吩咐,早已提高嗓子,呷呷尖笑道:

“蓝大侠,神君和令媛蓝姑娘一起来看您老了!”

只听里首一问有人沉哼一声道:

“什么神君……啊,孟婆子,你说什么?你们把小女……也弄来了?”

随着话声,走出一个身穿天蓝长袍,白面黑须的中年人来。

他一眼看到史其川身后的小珠,不禁身躯一震,急急叫道:

“凤儿,你……怎么会来的?可是被姓史的掳来的吗?”

小珠急忙叫了声:“爹……”急忙奔了过去。

这蓝袍中年人正是名动江湖云南蓝家掌门人蓝启天。他一把搂着小珠肩头,回头朝史其川怒哼一声道:

“史其川,你果然在小女身上做了手脚!”

史其川含笑拱拱手道:

“蓝老哥,你难道看不出来?令媛除了双手不能使劲,不是好好的?兄弟带她进来,只是让你老哥看看,兄弟已经把令媛接来了,希望你老哥好好考虑考虑!”

小珠眼看蓝启天举动自然,不像穴道受制,但一个雄霸一方的人,身上如果毫无禁制,岂会毫无反抗?心中不禁对贾老二暗暗佩服,这位玩世不恭的师叔果然料事如神,一面故意问道:“爹,你老人家没事吧?”

史其川含笑道:

“令尊只要点个头,自可没事,姑娘应该劝劝令尊才是!”

蓝启天朗笑一声道:

“你是以小女来威胁蓝某了?”

“爹……”小珠道:

“女儿有话和你老人家说……”

一面回头朝史其川道:

“你们在这里等一会,我和爹到里面说去。”

“可以!”史其川含笑道:

“姑娘和令尊已有多日不见,只管请便。”

小珠拉着蓝启天的衣袖,说道:

“爹,走嘛!”往里首一间走去。

这是一间宽敞的卧室,陈设相当精致,如果不是外面有着重重铁门,以这里的布置来说,几乎可以说是最好接待贵宾的房间了。

蓝启天目注小珠问道:

“凤儿,你是怎样被他们擒来的?”

小珠朝他嫣然一笑,就以“传音入密”说道:

“蓝大侠,其实我不是如凤姐姐,如凤姐姐也来了,但她改扮了另外一个人……”

蓝启天惊异的望着她,也以“传音入密”问道:

“你不是如凤?那你是谁呢?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小珠道:

“我叫小珠,如凤姐姐和柳飞絮姐姐无故失踪,经云龙山庄总管贾师叔查出这是史其川的一大阴谋。他们甚至连贾师叔也暗中加以劫持,并派人假冒,贾师叔将计就计,就反过来假冒了冒充他的人。

同时也要如凤姐姐和柳姐姐改扮了他们的管事,现要我假扮如凤姐姐,让他们押运到这里来的。”

蓝启天点头道:

“原来还有这许多曲折!”

“还有呢!”小珠又道:

“贾师叔说,他们可能要用我来胁迫蓝大侠,方才那姓史的果然要我来劝你和他合作,贾师叔说,你暂时最好一口答应他……”

“这个……”蓝启天似有为难之处,沉吟不语。

“不要紧。”小珠道:

“贾师叔说,蓝大侠也许中了他的慢性奇毒,一身功力无法运用,他要我带来一种解葯,蓝大侠只要闻上少许就可解了!”

说着,从身边取出一个小小葯瓶,递了过去。

蓝启天几乎不敢相信,云南蓝家也是以用毒出名,自己无法解去身中之毒,他这小小葯瓶,只要闻上少许就能解毒?伸手接过,揭开瓶塞,凑着鼻子闻了闻,不觉色然喜道:

“会是都拉草,这就好了!”他凑着鼻子,深深吸了两口气,就塞好瓶塞,递还给小珠,一面问道:“你贾师叔还要你告诉我什么吗?”

“没有了。”小珠道:

“如果有什么事,他会暗中通知我的,哦……”

她忽然轻哦一声道:

“我妹子小玉,假扮柳姐姐,和我一起被押运来的,她原是残缺门的人,恐怕残缺门会对她报复。蓝大侠答应和他合作,就说柳姐姐和我很好,请他放了她,好和我做个伴,不知蓝大侠肯不肯帮这个忙?”

蓝启天一手拂须,笑道:

“老夫身中饮鸩散,是你送来的解葯,区区小事,老夫怎么会不肯说呢?”

小珠喜道:

“多谢蓝大侠。”

“不用谢。”蓝启天道:

“姑娘假扮小女,前来相救,老夫想收你做个干女儿,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小珠欣然道:

“蓝大侠瞧得起我,这是我的福缘,义父在上,女儿给你老叩头……”

她要待跪下去叩头。

蓝启天一把把她拉住,说道:

“不用了,史其川就在室外,给他看到了,反而会引起他的疑窦,好了,咱们出去。”

他一手携着小珠的手,从房中走出。

史其川含笑站起,问道:

“蓝老哥考虑好了吗?”

蓝启天嘿然道:

蓝某父女都被你史老哥擒来了,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哈哈!蓝老哥这是答应了?”

史其川大喜过望,连连拱手道:

“兄弟切望的只是和蓝老哥合作,有蓝老哥这句话就好,今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

蓝启天道:

“蓝某还有一件事,不知史老哥肯不肯给我一个面子?”

史其川含笑道:

“蓝老哥请说,只要兄弟办得到的,无不遵命。”

蓝启天道:

“小女说和她同时被你们押运来的一位柳姑娘,原是残缺门的人,她和小女曾经结为姐妹,能否看蓝某薄面,把她释放了,也好和小女作个伴。”

“哈哈,兄弟还当是什么大事!”史其川道:

“柳飞絮叛离残缺门,本当按他们门规处置,既有蓝兄替她援颊,此是小事,兄弟要他们立即放人。”

小珠欣然道:

“多谢神君了。”

史其川回头道:

“盂婆婆,你要人把柳飞絮领到这里来。”

孟婆婆答应一声,急忙开门走出,把铁钥交给阿桂,要她立即去把柳飞絮领到这里来。

阿桂哪敢怠慢,迅即匆匆走去。

不过盏茶工夫,铁门开处,孟婆婆已经领着小玉走了进来,一面呷呷笑道:

“飞絮姑娘,老婆子没骗你吧,你叛离残缺门,如今神君已经答应不再追究了,还不快去谢过神君和蓝大侠。”

小玉还没开口,小珠早已抢了上去,一把握住小玉的手,含笑道:

“柳姐姐,我给你引见,这位就是神君,这是我爹。”

小玉躬躬身道:

“谢谢神君。”一面又朝蓝启天躬身道:

“侄女柳飞絮拜见蓝伯父。”

蓝启天掀须笑道:

“柳姑娘和小女情逾骨肉,老夫之意,颇想收你作个干女儿,你愿不愿意?”

小珠喜道:

“柳姐姐,爹收你作干女儿,我们就是姐妹啦,你还不快给爹叩头。”

一面暗暗捏了一下小玉的手掌。

小玉慌忙盈盈拜了下去、说道:

“女儿一向孤苦无依,能蒙干爹垂青,拜在你老膝下,正是女儿之幸。”

蓝启天大喜过望,呵呵笑道:

“凤儿,还不快把你干姐姐扶起来。”

小珠伸手把小玉扶了起来。

史其川朝蓝启天拱拱手道:

“恭喜蓝老哥,平白得了一个乖巧伶俐的女儿,真是可喜可贺。”

孟婆婆也欠着身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