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54章

作者:东方玉

这一手就看得全场的人心里暗暗喝彩,试想连千毒谷主纪千里那样身手的人,都一无所觉,在说话之时,囫囵吞了下去,贾老二居然两个指头就把桃花金蚕蛊撮在手里,这份眼力、手法,岂非胜过千毒谷主甚多?

“好手法!”连史其川都不得不佩服贾老二的手法神速,颔首道:

“你真是贾老二!”

“神君过奖!”贾老二耸耸肩,笑嘻嘻的道:

“如假包换。”

一面左手扬了扬,朝桃花女笑道:

“神君夫人一定养了不少金蚕,嘻嘻,这条小的送给小老儿带回去养着玩吧!”

把手中金蚕往怀里塞去。

桃花女心中暗自好笑:“金蚕蛊天下奇毒,你放在怀里,岂不自己找死?”但却娇笑道:

“你要就留着吧!”

贾老二道:

“那就多谢了。”

史其川沉声道:

“贾老二,老夫要知道的是你真正的姓名来历。”

“小老儿就是叫贾老二。”

贾老二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道:

“是云龙山庄的总管,哦,看来小老儿办事不力,神君一定会免去小老儿大会总管的职务,小老儿也只好向神君抱歉,鞠躬下台了。”

说完,果然朝史其川弓着身鞠了一躬,正待退了下去。

他这副滑稽模样,不由看得在场的人差点笑出声来。

“慢着!”史其川喝道:

“你把杜耀庭怎么了?”

“哦,哦!”

贾老二忽然陪着笑道:

“不瞒史神君说,杜老哥害得小老儿好惨,他造了二三十丈深的一口枯井,把小老儿灌醉了丢下去,幸亏那天小老儿喝得烂醉如泥,连骨头都软了,所以摔下去并没摔伤。整整睡了三天,才学着壁虎爬上来的,嘻嘻,后来小老儿使了点小手法,把杜老哥弄去,也依样葫芦把他摔了下去,现在他还在那口枯井里……”

杜耀庭迫随史其川多年,听说被他摔下枯井,心头焉得不怒,沉喝一声:“你真该死!”

挥手一掌拍了过去。

这一掌丝毫不闻半点风声,只像是装了个样儿,但他怒极而发的一掌,岂会如此便宜?

只是没人看出他使的是什么掌功而已!

“啊!乖乖!”贾老二双手抱头,“之”字形的闪了两闪,一下就闪到了白骨神君的身后,才吁着气道:

“小老儿总算逃过了一劫,唉,史神君,你真也下得了毒手,这几天小老儿忙得昏头转向,也总替你这个大会做了不少事儿,你竟然使出‘天魔搜魂掌’来,岂不太绝情了?”

大家经他这一嚷,才知史其川这一掌使的竟是昔年魔教中最厉害的“天魔搜魂掌”!

据说这种掌功,无声无形,但只要经掌风透身而过,内腑全摧,除了练成佛门金刚禅功和道家护身真气的人,无人能够抗拒!

奇怪的是史其川既是昆仑派名宿,何以会这种旁门歹毒功夫?

史其川看他躲到白骨神君后面,不觉怒笑道:

“贾老二,就算你躲到天皇老子的身后也没用的。”

贾老二探出头来,嘻的笑道:

“有用得很,至少小老儿已逃过你史神君的一掌了。”

白骨神君凛然道:

“史其川,你说咱们这笔帐该如何算法了?”

史其川仰脸笑道:

“你老哥觉得非算不可,那么江湖上自有成规,所谓胜者为强,咱们只有放手一搏了!”

“不错,咱们正该放手一搏!”

白骨神君点头道:

“史其川,你可以出手了。”

史其川目空四海,江湖各大门派都不在他眼中,(他书房里就放着专破各大门派拳剑的武功秘笈)惟有对这位盛名久著的白骨神君,心中不无顾忌,闻言后,略退半步,缓缓吸了口气,目光凝注,双手一拱,说道:

“白老哥请。”

白骨神君右手大袖突然朝前挥起,沉声道:

“请!”

两人这一拱、一拂,业已较上了内力,但这不过是双方试探性的较劲,意在掂掂对方的斤量而已!

两股无形内劲乍然一接,双方都感到对方内力之强,果然不在自己之下,这一点虽然早在双方意料之中,经此一记试探,才可证实,正因如此,谁也不敢轻估了谁。

不,史其川心头不禁暗暗微笑,对方人数虽多,但馀子碌碌,均不足惧,只有白骨神君是自己唯一的劲敌!

只有一个劲敌,自己岂不是可以放心了?

想到这里,不觉仰天长笑一声道:

“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白骨神君可以称得上是史某的劲敌,只可惜仅凭白神君一人,岂不是孤掌难鸣吗?”

白骨神君听得心中不禁一动,急忙回头着去,只见蓝启天,杜浩然等一干人在这一瞬间,一个个脸色红得如涂胭脂,就地瞑目跌坐运功,此一情形,一看就知是桃花金蚕蛊发作了。

众人之中只有徐少华服过离火、癸灵二丹,练的又是昆仑“太清心法”,诸毒不侵,史琬是史其川的女儿,没中蛊毒。

此外只有贾老二、梁子丹、(任副总管)蓝如凤、(扮管事辛有恒)任青山、(扮管事李兴)以及方才扮凤尾帮青乌、朱雀、白鹤、玄鸟四堂堂主的丐帮八大长老和白元辉、白元浩、白元亮等人,没中蛊毒。

(连白元规、白少游父子,此刻也和众人一样,蛊毒发作了。)

贾老二虽然不干大会“总管”了,但他好像又有了新的任务,那是各大门派对抗史其川的“总管”。

这个职务,并没有人封他,而是他自告奋勇,忙着指挥这个,指挥那个,白骨门和丐帮的人,对他都唯命是从。

现在已把所有没中蛊毒的人集合起来,在大厅左首围成一圈,负责保护蛊毒发作,正在运功抵抗的人。

以上情形只是白骨神君回头一瞥的事,不由怒哼道:

“白骨门屹立江湖已有三百年之久,什么阵仗没有见识过,他们这些人虽然中了蛊毒,你没看到丐帮诸位长老并未中毒吗?和白骨门联手,老夫还想不出天下有什么人能胜得过咱们的?”

“哈哈!”史其川大笑道:

“白神君马上可以看到了。”

就在此时,果见从大门外疾快的走进一批人来。

为首一个是中等身材,瘦削脸的青袍人,正是总领司徒望。

他一脸阴鸷神色,看去十分深沉,身后紧随着十六个青色劲装汉子,个个身手矫捷,分明是久经训练的一支劲旅!

司徒望进入大门,就大声说道:

“厅上各位来宾听着,只要不是附和敌党的人,仍然是咱们的来宾,此时就请退出大厅去。”

他此话一出,所有来宾席(原先的来宾席,此时大家都已离座,早就乱了)的来宾,立时争先恐后,纷纷退了出去。

贵宾席上的九宫双剑舒元和、孟卓然好像低声商量了几句,也及时站起,随着众人身后退出大厅。

偌大一座大厅,登时显得敌我分明。

司徒望等众人出去之后,就转身朝大厅左首围成一圈,困守一隅的白骨门和丐帮长老等人指了指,喝道:

“过去把那些扰乱会场的叛徒拿下去,谁敢顽抗,只管格杀勿论。”

他这一指,本来就站在厅上的八名迎宾,(张猛龙、曹飞虎等八人)和跟他身后进来的十六名青色劲装汉子,立即各自亮出兵刃,一阵唰唰清响之后,就往大厅左首逼去。

大战瞬将展开,但在大战之前,先让作者约略的把敌我形势,先作简单说明,这座大厅,本是凤尾帮的“聚义厅”,足可放得下一百张八仙桌,如今一千来宾退出之后,厅上只剩下几十个人,(敌我双方)大厅就显得更宽广了!

万仙娘(桃花女)依然风情万千的端坐在上首长案后面,她身后伺立着秦妙香和四个手持宫灯的宫装少女。

史其川则站在长案前约三丈光景的大厅中间,和白骨神君相距一丈来远。他身后不远站着一排四名黄衣侍女,手中捧着铁如玉、玉拂等物。

大厅入门处,是张猛龙、曹飞虎等八名迎宾,如今又从门外进来了总领司徒望率领的十六名青衣劲装汉子。这是史其川这边在厅内的人数。

白骨神君和史其川相对峙,站在大厅中间。

左首、因各大门派的人都中了桃花金蚕蛊,正在逐渐发作,只好退到大厅左首,以免腹背受敌,各自席地坐下,运功抗毒。

没有中蛊毒的只有徐少华、史琬、贾舍二、梁子丹、蓝如凤、丐帮八大长老柏长青、张友泉、任青山、玉麻子、汪长寿、邵长根、吴有福、左瘤子、和三名副长老。白骨门白元辉、白元浩、白元亮、飞琼、和七名中年剑手,一共才二十八人。

这时司徒望抬手之间就下了总攻击令,张猛龙等八名迎宾和十六名青衣汉子合在一起,合计十四人朝左首扑攻过来。

贾老二在司徒望率同十六名青衣汉子进入大厅之时,就和丐帮铁猴子柏长青、白骨门白元辉等人暗中商量好了。

由白元亮率同白骨门七名中年剑手,柏长青率同丐帮七位长老、三名副长者(合计十九人)排列在最前面,迎击攻来的敌人,但以守为主。

白元辉、白元浩、徐少华三人负责支援各处人手,由史琬、蓝如凤、飞琼、梁子丹四人,负责照料正在跌坐运功抗毒的人。

白元亮不觉问道:

“大家都分配了任务,贾总管你呢?”

“嘻嘻!”贾老二晃着脑袋,笑道:

“他们这些人,虽然久经训练,但有诸位出手,已经足够了,小老儿暂时还没事可做,方才托副总管(梁子丹)弄来了一坛酒来,就藏在壁角落里,我想先喝上几口壮壮胆……”

白元亮道:

“你这总管倒是好做得很,别人去大打出手,你却无事可做,要喝上几口,这样的总管,兄弟也会当。”

“你当不成的。”贾老二压低声音道:

“小老儿也不知道有没有把握呢!”

白元亮听得一怔,问道:

“你去做什么?”

“白老弟待回自会知道。”贾老二低声道:

“快上去,他们已经发动了。”

几句话的工夫,对方由张猛龙,曹飞虎为首的二十四人,手持刀剑,杀奔过来!

柏长青、白元亮也各自率人迎了上去,刹那之间,但听刀剑击撞之声,连续响起,人影、刀光、交汇成一片,双方很快就交上手了。

贾老二耸起肩膀,走近左首离大门不远的角落里,捧出一坛陈年花雕,打开封口的泥盖,用口吹了口气,再解开包住坛口的箬叶,蹲下身子,双手捧起酒坛,凑着嘴chún,咕咕的连喝了几口,刚停得一停,吁了口气,自言自语的道:

“唉,真过瘾!”

突觉手中酒坛被人拨了开去,差点脱手摔落。

急忙双手一沉,牢牢捧住,一面埋怨的道:

“小老儿喝上几口,只是想壮壮胆的,这时候也轮不到小老儿上场,干么……”

目光抬处,不由大吃一惊,急忙站了起来,陪笑道:

“原……来是总领……”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总领司徒望,瘦削脸上似笑非笑的望着贾老二,冷森的道:

“贾老二,你没想到我会找上你吧?”

“总……领……你老请……请稍待。”贾老二心头一慌,急忙捧起酒坛,直起脖子,拼命的狂喝。

司徒望冷笑一声,挥手一掌朝酒坛上拍去。以他的功力,不需要用什么力道,就可以把酒坛击成粉碎,哪知手掌击在酒坛上,发出“澎”的一声,酒坛只是随着手掌击去的方向歪了一下!

贾老二赶忙放下酒坛,用左手抱在怀里,一面说道:

“现在也差不多了。”接着抬头问道:“司徒总领可知小老儿刚才请你稍待,是为了什么?”

司徒望冷声道:

“老夫没时间和你说废话,老夫找你,就是因为你假冒杜耀庭,扰乱会场,就非死不可,老夫是取你命来的。”

随着话声,抬手一掌朝贾老二当胸直劈过来。

“慢点,慢点!”贾老二口中喊着,左手急忙把酒坛移向胸口,又是“澎”的一声,正好接住了司徒望劈来的一掌,被震后退了一步。

一面尖声说道:

“小老儿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方才叫你稍等,就是为了先要喝上几口,小老儿早就算定你老小子不会放过我的,我自己知道很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喝上几口,肚子里有了酒,不但可以壮胆,也挨得起打,主要是好把你引过来,他们那边就可以少一个强敌。”

司徒望目光炯炯如电,直盯着贾老二,心中已经知道这个装疯卖傻的贾老二,并不易与,自己第一掌,虽然并未用力,但要击碎一个酒坛,还是轻而易举的,却没把酒坛击破。

第二掌出手极快,少说也用了六成力道,别说一个酒坛,就是有酒坛大的石块,挨上自己这一掌,也可以击得四分五裂,但依然没把酒坛击破。

就凭这一点,可见这贾老二内功之纯,岂非还在自己之上?司徒望不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