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55章

作者:东方玉

这下直把和他动手的白元亮弄得不明就里,吓了一大跳。

白元浩眼看张猛龙果然被徐少华招了下手,就招进来了,而且正好落到自己面前,哪还怠慢,振腕一指点了出去。

张猛龙纵有一身不弱的武功,但他在毫无防范之下,被人凌空吸了过去,身形堪堪落地,就被一缕指风击中要穴,别说还手,根本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已被制住了经穴。

白元浩笑道:

“徐老弟果然神功盖世,兄弟总算开了眼界了!”

徐少华道:

“三庄主夸奖……”

“别说客套话了!”

贾老二催道:

“少庄主,咱们时间宝贵,快,再来一个!”

徐少华功运右手,又朝曹飞虎伸手招去,曹飞虎一个人也呼的一声凌空飞落到白元浩面前,白元浩又是一指点了他的穴道。

徐少华这一施展“擒拿手”,一招一个,随手凭空吸入阵内,就像钩鱼似的,人影一个接一个的飞来。

白元浩再一人给你一指,相继制住了他们穴道,不过转眼工夫,动手的十九个人和站在稍后的五个,全数被吸入阵中,制住了穴道。

直看得白元规暗暗赞叹,英雄出少年,也自愧这几十年来自骨门空是狂妄自大,只是没遇上徐少华这样的高手而已!

丐帮八大长老也暗自惊叹不止,他们虽然听说过“纵鹤擒龙”的名称,但却从未亲眼目睹过,自然感到大开眼界。

现在大厅左首一场大规模的激战,已经完全停止了,只有大厅中间白骨神君和史其川这一对,还在比手划脚,愈演愈烈!

再说蛊毒发作的一干人,本来一个个脸如胭脂,跌坐的身子也在不住颤抖,几个功力较浅的像丐帮帮主韦凌云、白少游、闻天声门下的马成龙、万全、和扮蓝如风的小珠,扮柳飞絮的小玉几个,早已无法跌坐,爬在地上,只差没有打滚而已!

经史琬分别喂他们服下解葯,说也真灵,未服解葯前宛如万蚁啮心,又痛又痒,令人无法忍受,但在服下解葯之后,瞬息之间,就霍然消失,红若赤霞的脸颊,也渐渐消退!

蓝启天究是用毒的行家,他第一个一跃而起。蓝如凤叫道:

“爹,你老人家再运一回功咯!”

蓝启天笑道:

“中了蛊毒,并不是功力耗损或是受了内伤,只要蛊毒消失,就痊好了。还用得着运功吗?为父要找桃花妖女,算算这笔帐才行!”

在他说话之时,所有的人已全都醒来,听他这一说,就纷纷站起。

杜浩然沉哼道:

“蓝道兄说得是,今日之事,全是史其川和妖女预先布置的阴谋,咱们分头行事,别让这两人眼看大事已去,一走了之。”

其余的人群情激愤,纷纷附和,也没经磋商,就各行其是,宛如猛虎出柙,纷纷纵身朝大厅中间扑去。

这一情形,相当混乱,但大体上来说,就可分成三组:第一组最先飞扑出去的是蓝启天,他的对象是桃花女,跟着他扑过去的有高步云、(武功门)、竺天生、(八卦门)祝士愕、(形意门)陆子惕、(六合门)。

贾老二朝丐帮帮主韦凌云暗暗打了个手势,要韦凌云跟他们同去,韦凌云过去了,丐帮八大长老和三名副长老自然也跟了过去。

第二组杜浩然、(太极门)仲清和、(少林)万选青、(黄山)他们这三人自持身份,自然就朝史其川走去。

贾老二也向白元规打了个手势,要白骨三英、白少游和七名剑手跟着上去。

剩下来的是第三组,由淮扬派宋天寿为首,闻天声、丁葯师、徐少华、史琬、蓝如凤、丁凤仙、小珠、小玉、马成龙、万全等人,并没跟着出去,还留在原地。

宋天寿一手捋须,问道:

“二师弟,咱们要如何行动呢?”

闻天声忙道:

“此事最好还是由贾总管来调度。”

“不用调度。”

贾老二陪着笑道:

“事情刚开始,还早着呢,再说少庄主和史姑娘这时候也不便出手,那就不如在这里慈一会,不过其余诸位的工作,此时就该派定了才好。”

闻天声道:

“你只管分配就是了。”

“是、是,小老儿那就有僭了。”

贾老二伸手指指宋天寿、闻天声、丁葯师、蓝如凤、丁凤仙、小珠、小玉、马成龙、万全几人说道:

“就是宋掌门人、马陵先生、丁葯师等诸位负责守护这里,因为司徒望手下还有三百名无敌营武士,个个身手极高,一旦发动,那就不得了,所以非守住这里不可。”

宋天寿点点头道:

“不错。”

闻天声看他没派徐少华和史琬的任务,心知史其川究是史琬的父亲,徐少华和史琬成了亲,就是史其川的子婿,不便出手,也就没有多问。

贾老二却朝闻天声笑了笑道:

“小老儿不是你老想的这个意思,少庄主和史姑娘还有一件极重要的任务,只是此刻时机未到而已!”

史琬道:

“贾老二,你又卖关子了!”

“不、不,咱们还要等一个人!”

贾老二不待她开口,忽然低哦一声道:

“少庄主,你和史姑娘暂时没事,就在这里站着看热闹好了。”

他扛着双肩匆匆忙忙的朝人丛中钻去,两下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因为这时候,大厅上又起了一场激战,敌我双方,人影幢幢,极为混杂,且让作者一一道来!

最先出手的是蓝启天,他口中大喝一声:“桃花妖女,你敢暗算蓝某,蓝某绝不饶你!”

人随身起,一道蓝影直向桃花女飞扑过去,身在半空,双袖扬处,飞射出十六八道耀目紫金光芒,闪电般朝桃花女投去。

桃花女生长云贵,一眼就看出这激射而来的十七八道紫金光芒,竟是苗疆中最毒的飞蜈蚣,此物身上不受刀剑,可在空中回旋飞翔,螫人立毙,心头一惊,急忙喝道:

“快列阵。”

右手抬处,锵然发剑,挥舞而起。

她这声“列阵”刚出口,四名宫装少女如响斯应,立即手挑宫灯,洒开莲步,上下舞了起来。

十八道紫金光芒,果然是十八条飞蜈蚣,每条足有一尺来长,即使是苗疆深山大泽之中,也极难寻觅得到。由此可见这些毒物,蓝启天至少已经豢养了二三十年之久!

桃花女连发数剑,也只不过拨开了近身的几条,剑锋砍在这些飞蜈蚣身上,铮铮有声,哪想伤得它们分毫?倒是列成四象阵的四名宫装少女挥起的红灯。它们却似有顾忌,不时作出回避之状!

那是因为那四盏宫灯点的油中,搀合了桃花瘴,舞动之际,就有一缕淡红轻烟随着散发,人畜遇上了,就会昏迷中毒,所以桃花女看到蓝启天施放出飞蜈蚣,她就赶紧下令要她们“列阵”了。

这原是一瞬间事,蓝启天飞扑而来,眼看桃花女和秦妙香站在中间,背贴着背,四周四名宫装少女,挥舞起红灯,在她们身前隐隐笼罩了一层淡淡轻烟,似雾似霰,色呈绯红,烟飞不散!

十八条飞蜈蚣只是在四周飞翔,不敢接近,已经料到可能是桃花女收来的桃花瘴一类毒烟,否则她就不会自称桃花女了。落到地上,呵呵一笑道:

“桃花妖女,看你能支持得多久?”

右手锵的一声掣出一支色呈深蓝的长剑,左手呼的一掌,朝一名宫装少女劈去。

桃花女冷笑道:

“蓝启天,谁怕了你不成?”

左手抬处,凌空拍出一掌,迎着蓝启天的掌风拦击过去。

两股掌风交接,发出一声蓬然大震,双方居然功力悉敌!

蓝启天右手长剑倏然划出,朝另一名宫装少女舞灯右腕削去。桃花女长剑及时抢出,当的一声,封开了蓝启天的剑势!

两人刚交手一招,高步云、竺天生、祝士愕、陆子惕等人也相继赶来,接着韦凌云率同八大长老、三名副长老也跟了过来。

在这同时,厅后一道屏风两边,及时迅快的跃出数十名手持钢刀的青衣武士,一言不发,挥刀扑攻而上。

这些武士一共有卅七人之多,他们正是由马天龙率领的卅六天龙队。(就是当日桃花宫迎神会中舞龙的一支队伍)

天龙队每一名武士都是久经训练的杀手,一柄厚背钢刀,招式凌厉,镖悍无匹!

高步云、竺天生、祝士谔、陆子惕和韦凌云率同的八大长老、三名副长老一共才十六个人,几乎是以一敌二,加上这批杀手都是亡命之徒,扑攻上来,个个奋不顾身,霍霍刀光,着着进逼。

这一轮攻势,逼得四位掌门人和八大长老都穷于应付,后退不迭!

蓝启天大笑道:

“原来你(指桃花女)还有后援!”

左手连指两指,那十八条飞蜈蚣居然滦通灵性,随着主人手势,一下朝扑攻过来的天龙队武士飞扑过去。

这些武士正在挥刀进击,谁也没防到半空中会有攻击他们的东西俯冲而下,刹那之间,就有十几名武士在惊叫声中,倒了下去!

桃花女凝声道:

“马天龙,要他们速退。”一面又凝声叫道:

“金衣卫何在?”

马天龙嘬口发出一声唿哨,这些武士立即纷纷朝屏右退下,但卅六人,至少已有二十名中毒倒下,退下去的只有十五六名。

这时只见十几个身穿金甲,头戴金盔的武士大步走出,这些人因身上穿着的金甲较为笨重,行动并不灵活,但也因有头盔和金甲保护,可以不畏飞蜈蚣侵袭,迳自挥动扑刀,朝高步云等人杀奔而来!

他们正好十六名,高步云等也正好是十六个人,双方人手相等,正好一对一,各自接住一名金甲武士;但这一来,高步云等人就吃了大亏,金甲武士身上穿的是特制金甲,不畏刀剑,你就是刺中他要害,他也一无损伤。

但他使的厚背扑刀,刀势沉重,又是久经训练,记记都是猛攻杀着,你不能伤他,他却可以伤你,你要封解来势,他却不须封解你的刀剑,直截了当的和你抢攻,你就是武功再强,在这种情况之下,也只有退居守势,没有还攻的机会了。

蓝启天眼看飞蜈蚣伤他们不得,只好挥了下大袖,把它们收入袖中,他因马天龙率领的天龙队,还有十五六个退到屏风右边,怕他们冲杀上来,自己这边人手有限,故而没有再向桃花女逼攻上去,只是监视着天龙队的行动。

杜浩然、仲清和、万选青是向大厅中间的史其川走去,白骨三英率同七名剑手,随后围了上去。

大洪山主盖天鹏洪笑一声,迎了上来道:

“杜老哥诸位蛊毒已经好了吗?”

杜浩然因他和云台山人孙豹人、徽帮娄子和、黑面龙王贺天锡四人都未中蛊毒,可见他们都是史其川一党,闻言冷然哼道:

“四位未中蛊毒,倒是难得的很!”

云台山人孙豹人森笑道:

“三位道兄蛊毒暂时虽已平息,最好还是多休息一回,咱们且到厅外去吧!”

他言外之意,是说蛊毒还会发作,示意三人不可和史其川为敌,实则想把四人引出去,藉以减少白骨门的声势。

仲清和道:

“四位只管请便,咱们还要找史其川评理。”

徽帮娄子和道:

“史神君当选盟主,是大家推选的,三位老哥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不妨放眼瞧瞧,凡是反对史神君的人,今天就休想活着离开这座大厅。”

万选青目光一注,冷笑道:

“娄老哥,你投靠史其川,咱们没有叫你和咱们站在一起,你也别劝咱们向史其川低头,这叫做人各有志,不用多说。”

娄子和虽是徽帮帮主,但万松山庄武林世家,三代盟主,娄子和平日对万松山庄奉若上司,能和庄上总管打打交道,已是面子十足。

这回听了万选青的话,忽然脸色一沉,嘿然道:

“万庄主,今天在这里的只有两种人,一是友,二是敌,三位如果不投靠史神君,那就是史神君的敌人,三位最好仔细想想清楚。”

万选青两道浓眉一竖,目光直注娄子和,沉声道:

“娄老哥这是威胁我们吗?”

娄子和如今有史神君撑腰,哪里还会惧惮你黄山万松山庄,嘿嘿阴笑道:

“娄某哪有这份胆量威胁三位,你万庄主不听忠言,就算娄某多言好了。”

云台山人哼道:

“他还以为这里是黄山万家的大厅呢!”

万选青喝道:

“孙豹人,你说什么?”

云台山人冷笑道:

“山人说什么?你管得着吗?”

万选青一手提剑,沉笑道:

“孙豹人,你大概想试试黄山世家的剑法了?”

云台山人点着头道:

“你们既然不听忠言,咱们迟早总是要动手的,那就不用多说了。”呛的一声,从肩头撤下长剑,目视万选青道:

“山人就领教领教你们黄山世家的剑法,究有多厉害?”

万选青也一下掣剑在手,说道:

“你马上可以看到了。”

两人话声甫落,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