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56章

作者:东方玉

“说得好听”

只听一个苍老而洪大的声音沉哼道:

“你花了多少心机才弄到金缕甲,又因金缕甲只有秋水寒可破,传令手下,务必查出秋水寒的下落,如果你真肯把金缕甲送给我徒儿,方才就不会出手夺我徒儿手中的秋水寒了。”

这人的话声,是从厅外传来的,厅上有这许多人,但只有徐少华听出他是谁来了,心中不觉大喜。

史其川目光一凝,喝道:

“尔是何人?”

“哈哈!”这声大笑,就像是发自大厅上空,十分震耳!

这一刹那,厅上所有动手的人,几乎全停了下来,大家都不知道来了什么人?但只要听这笑声,就可知道来人非同等闲。

苍老声音接着哼道:

“老夫是谁,你应该最清楚了!”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微风轻飒,史其川面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白发披肩,白须垂腹的红脸老人,目光湛然如星,似笑非笑的望着史其川!

他,正是徐少华的记名师傅,五十年前大名鼎鼎的昆仑乙九。

但如今江湖上,除了老一辈的人还知道他的名号之外,就算在路上遇到,也不会有人认识他了。

徐少华急忙垂下剑去,叫了声:“师傅。”

史其川乍睹乙老人家,不禁脸色倏变,拱拱手道:

“老哥既是冲着史某面来,咱们不妨到外面去放手一搏。”

这话是想把对方引到外面去了。

“用不着。”乙老人家洪声道:

“今天要找你算帐的并非老夫一个,自然要在这里当着大家算算清楚。”

“哈哈!”史其川仰首向天,发出一声朗朗大笑,说道:

“史某早就料到你迟早总会找来的,就算连你乙九一起算上,史某也并不在乎。”

他这话听得所有在场的人不禁大为震动,这红脸老人竟会是昆仑乙九?昆仑乙九,不就是他的师兄吗?

“住口!”乙老人家突然嗔目喝道:

“老夫面前,你还敢自称史某?”

史其川冷笑道:

“那么你要我怎么说呢?”

乙老人家哼道:

“你以为老夫不知道吗?哈哈,老夫早就查出你的底细来了!”

“你查出什么来了”?

史其川脸露狞笑,右手竖立如刀,闪电朝前推出!掌势甫发,就可听到一声细长的轻“嗤”,宛如把整片空气,都被他掌锋从中间剖了开来。紧接着又是“扑”的一声,手掌笔直击在乙老人家的胸口。

乙老人家坦然承受了他一记切掌,却如中败革,乙老人家连动也没动,嘿然笑道:

“老失真该谢谢你十八年的幽囚,让老夫心无旁骛,才能参透玄机,不然的话,只怕无法承受你这记‘阿修罗神刀’了。”

这话听得在场众人更觉心惊,“阿修罗神刀”乃是魔教最厉害功夫,史其川既是昆仑传人,怎会练魔教大法的呢?

史其川厉笑道:

“你不用多说,有什么惊人之艺,只管使出来好了。”

乙老人家微哂道:

“凭你这点能耐,还不配向老夫叫阵,今天,老夫第一件事情,是要天下武林,先把事实听清楚,你假冒我师弟史其川之名,但你并不是我师弟史其川。”

史其川朗朗大笑道:

“我不是史其川,那我会是谁?史其川在武林中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我何用冒充他?”

“因为我师弟是昆仑派传人,这一点就够了。”

乙老人家道:

“你有野心,妄想称雄武林,才生觊觎昆仑派的武功之心,遂向我师弟下手,大概这一阴谋未能得逞,于是假冒老夫师弟,趁老夫前去绝尘山庄,探望师弟,暗在酒中下迷,幽囚后山石室,胁迫老夫默写昆仑武学。老夫不予理睬,你不敢杀死老夫,是怕老夫一死,昆仑派武学就失传了,没想到老夫却把昆仑武功传给了我师弟的女婿,这岂不是天意?”

徐少华渐渐听出端倪来了,好像史琬并不是史其川的女儿,不觉叫了声:“师傅……”

乙老人家一摆手道:

“为师话还没有说完。”他接着又道:

“更没想到我这记名徒儿,和你有杀父之仇……”

“你胡说!”史其川怒极,抖手一剑急刺过去。

乙老人家哼了一声,右手一抬,大袖朝前拂出,一点袖角拂在剑尖上,发出“叮”的一声,就把史其川的长剑向右带出。续道:

“老夫说过,你不配和老夫动手,老夫把话说完了,自会有人和你动手的。”

这句“我这记名徒儿,和你有杀父之仇”,听得徐少华心头猛然一震,再也忍不住,大声叫道:

“师傅,害死先父,是他的主谋吗?”

“不错!”乙老人家神色凝重的道:

“他本是昔年千面教八大护法之一,本名史紫丹,原是我师弟的远房堂兄,千面教覆败,他幸而漏网,转投到魔教门下。后来无意中得知他堂弟史其川是昆仑传人,心生觊觎,可能杀害了史其川,又以迷魂葯入酒,粑为师幽囚在后山石室,这是十八年以前的事……”

徐少华不敢发问,只是静静的听着。

这时本来站在左首的淮扬派掌门人宋天寿、闻天声、史琬、蓝如凤、丁葯师、丁凤仙等人也纷纷跟了过来,和白骨门的人站到一起。

乙老人家接着又道:

“他既不敢杀死老夫,又得不到昆仑武学,为了妄想称雄武林,就必须得到刀剑不入,任何内力都无法伤及的金缕甲。但金缕甲唯一的克星,就是秋水寒,他若能得到这两件东西,普天之下就无人可以伤他了,这就是他密令手下爪牙,务必把这两件东西弄到手的原因。”

徐少华听得心头一阵激动,转身切齿喝道:

“姓史的,是这样吗?”

“哈哈!”史其川(其实应该称他为史紫丹了)朗笑一声道:

“他是你师傅,你当然相信他说的话了。”

徐少华道:

“你承认苗飞虎是你手下,是你支使他杀害我爹的?”

史紫丹嘿然道:

“老夫说不是,你是否相信?”

“我不信!”徐少华咬牙切齿的道:

“苗飞虎一定是你支使的,因为金缕甲和秋水寒可以助你完成霸业,你志在必得!”说到后来,双目尽赤,厉声喝道:

“姓史的,我要为父报仇,为云龙山庄四十余口雪冤,我要和你放手一搏,你准备好了!”

手中紧握秋水寒,大有恨不得一剑就杀了对方,方雪心头之恨!

就在此时,突听有人喝了声:“慢点!”

那是史琬,她已脱去了一身吉服,泪流满面的奔了出来,朝史紫丹说道:

“我是你的女儿?还是你害死了我爹?你总该有个明白的交代吧?”

史紫丹脸上微有黯淡神色,勉强笑道:

“琬儿,你自然是为父的女儿了。”

“胡说!”乙老人家怒声道:

“琬儿今年十九岁,你是十八年前假冒我师弟的,我弟妹产下琬儿不久,即因产后失调,一病不起,那时也正是你冒名顶替之时,琬儿明明是我师侄女,你这谎言,岂不攻自破了?”

史紫丹还没开口,只听一声娇笑,传了过来!

桃花女已从案后款步行来,说道:

“神君,她既非你的亲骨血,你何用把人家的女儿,硬扯过来?”

她这一过来,秦妙香和四名执宫灯的使女,也一起跟了过来。

史琬气极,怒叱一声:“妖女看剑!”

唰的一声,长剑出鞘,急疾刺出。

桃花女轻盈的挥了下手,站在她身后的四名宫装使女,前面两个手举宫灯,交叉架起,哨的一声架住了史琬刺去的长剑。

站在后面的两个迅快越过前面两人,绕到史琬身后,动作如一,挥动红灯朝史琬身后打来。

蓝如凤喝道:

“二哥小心!”

掠上前去,挥手发剑,朝两女攻去。

秦妙香抬手打出两枚响铃,在空中转动,发出铃铃清响,这当然是某种暗号了!

马天龙率领的三十六名天龙队,方才被蓝启天的飞蜈蚣一下放倒了十八名,只剩下一半,退到屏风右侧,此时听到铃声,立即率同十八名青衣武士疾快的冲了过来。

另外方才和高步云、及丐帮的人动手的十六个金甲武士,在乙老人家出现之时,双方虽已停下手来,但还是对峙之势。

此时也忽然舍了高步云等人,朝大厅中间奔来,他们身穿厚甲,不惧刀剑,高步云等人也无法拦截得住。

而且此时从屏风后面,又飞跃出卅六个身穿黑色劲装,大红背心的武士,一窝蜂般冲杀过来。

这是桃花宫卅六火齐队。(当日舞一支蜈蚣的队伍)

由队长项楚雄率领,挥动卅六柄厚背扑刀,继金甲武士之后,朝大厅中间奔去,声势之盛,彪悍无匹!

大厅里首的人向外涌来,黑面龙王贺天锡,突然振臂朝五十名站在大厅门口两队武士大声喝道:

“你们还不出手?把厅上敌人一起消灭了!”

那两小队“无敌营”武士看到黑面龙王挥动的手势,正是命令他们的暗号,果然立即发动攻势,挥动扑刀杀了上来。

这一下整座大厅上,立时爆发了全面搏杀的惨烈场面。

先从上首说起吧!

当时蓝启天因金甲武士不畏飞蜈蚣,但已由高步云等人接着厮杀,自己只好住手,监视桃花女等人。

后来乙老人家出现,大厅上敌我双方的人大部份停下手来,桃花女带着秦妙香和四名侍女朝史其川走去。蓝启天也和高步云等人会合在一起。

直到秦妙香弹起两枚响铃,十六名金甲武士,十八名天龙队,卅六名火齐队纷纷向大厅中间奔去。

蓝启天、高步云等人以己方人数和对方悬殊,无法拦截得住,就各自打了个暗号,也以极快身法,向大厅中间退去,迅快的就和徐少华、白元规两拨入会合,集结在一起,联手对抗扑上来的敌人。

本来已经住手的杜浩然、仲清和、万选青三人,此时也因大洪山主盖天鹏、云台山人孙豹人、徽帮帮主娄子和三人重又抡动兵刃,攻了上来,重又交上了手。

千毒谷主纪千里身负重伤,服葯之后,急需调息行功,祖东权和纪若男商量之后,决定和大厅左首的徐少华等人会合。

后来因白骨神君一剑划破史其川右肩长袍,露出金缕甲,徐少华心情激动,朝中间掠去。

宋天寿怕他有失,就率同闻天声、史琬、蓝如凤、丁葯师、丁凤仙等人跟了过来。

闻天声因千毒谷主仍在瞑坐疗伤,只有纪若男、祖东权和五方护法七个人,人手单薄,而且还有二十几个“无敌营”的武士,被制住了穴道,留在这里,这就要小玉、小珠和他门下陆其琛、汪友谅、马成龙、万全四人,胡老四、余老六、王天荣、任贵,以及八名庄中武士留了下来。暂归祖东权率领。

祖东权自是感激万分,连声致谢。

以上是敌我双方人手分布的情形。现在除了千毒谷主这一拨人仍然留在大厅左首之外,其余的人,差不多已集中到大厅中间去了,激战也在大厅中间展开。

所谓“大厅中间”,其实也并不是完全在中间,只是以史紫丹、桃花女、徐少华、史琬等人为中心,敌我双方的人,是在这个中心的四周动上了手。

但只有一个人,这时大厅上却没有了他的影子,那是总管贾老二,他自从给了纪千里蛊毒解葯之后,就没见过他的人。

杜浩然、仲清和、万选青三人,方才已和盖天鹏、孙豹人、娄子和三人动过手,因乙老人家的出现,曾一度停手,此时大厅上爆发了一场混战,六人也再度交上了手。

杜浩然在太极剑上,勤练了一个甲子以上,剑上造诣,可说炉火纯青,深得太极剑法奥秘,一经展开,长剑划出一圈又一圈的剑光,翩然而来,悠然而去,似缓实速,似刚实柔,使得毫无半点破绽,也毫无半点火气。

他的对手大洪山主盖天鹏使的却是一柄四尺长的阔剑,只要看他兵刃,就可以想到此人剑法,定是专走阳刚一路的人。只见他阔剑大开大阎,劈出来的剑光道道有如匹练横飞,剑风飒然,凌厉已极!

但任你剑势如何凌厉,杜浩然剑划弧形,如黏如引,运行不息,正好以柔克刚,凌厉攻势,不是被引出,就是被封死,因此大洪山主不仅占不到半点便宜,有时还会被逼得非后退不可。

仲清和身为少林南派掌门人,武功尽得少林神髓,他使的一对铁笔,每支长有一尺八寸,可说集点穴镢和双锏、双剑之长,一经展开,攻守兼顾,进退飞旋,使人有变化莫测之感!

孙豹人一支长剑,在大江南北,纵然享有盛誉,但遇上仲清和的双笔,总觉得自己比他少了一件兵器。

你攻过去。只有一支剑,他以一支笔就可把你封住,他封住了的长剑,另一支笔可以立即还攻过来,你就没有第二支剑法封他,要封,就得撤回长剑去封,因此一动上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