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06章

作者:东方玉

徐少华慌忙一跃下马,走到老化子身边,俯下身去问道:

“老丈,你可是负了伤吗?”

那老化子两眼神光已失,只是张口喘气,但听了徐少华的话,双眼眨动,忽然间有了神光。

他盯着徐少华只看了一眼,凝聚的一点眼神又渐渐散去,张了张口,似乎要想说话!

徐少华俯着他耳朵问道:

“老丈,你伤在哪里?”

老化子吃力的抬起右手,颤巍巍指了指他胸口,口中用力迸出:“拜托……”

底下的话,已经模糊不清,几乎气若游丝!

徐少华不知他“拜托”自己什么?他既然指着胸口,可能伤在胸口了,这就迅快的解开他大褂。

这一瞧,不由看得徐少华目皆慾裂!

原来这老化子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的胸口,赫然印着一个色呈紫黑的手掌!

这掌印几乎和害死爹的掌印极为相似!

“黑沙掌”!

他心头不禁一阵激动,暗道:

“难道杀害这位老化子的人,竟会和杀害爹的是同一个凶手不成?”

就在他一楞之际,猛然看到从老化子怀中跌落一片手掌大的牛皮夹子,里面夹了一页对折发黄的纸张,随手取出,打了开来,纸上画有一个一手举天,一手平推的人形,写着“擎天第三式”五个楷书,和十几行小字,字行之间,还有绳头大的朱字,好象是一式掌谱。

这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徐少华把纸张依旧折好,放入皮夹之中,心想“他拜托自己,莫非是这个皮夹了?”心念一转,又俯下头去,问道:

“老丈,你托在下……”

话未说完,目光一注,发现老化子双目已阖,脸如死灰,敢情已经咽气了!心中不由一阵犹豫:“他拜托自己,当然不会是要自己看他伤势,他指的一定是怀中这个牛皮夹子了,因为里面记载的是一式武功。那么他拜托自己应该是把这个夹子送给什么人,但他只说了。拜托,两个字,底下的话,就没有说得出来,自己该怎么办呢?”

但继而一想:“老化子不顾重伤将死,拼着最后一口气,拜托自己,可见这一式武功,必是秘传绝技无疑,自己受他重托,不如先收下了,慢慢再查访他有没有后人,再作道理。”

当下就把牛皮夹子收入怀中,心想:“他已经咽了气,自己要不要替他掩埋呢?”

“不,自己若是给他掩埋了,就再也不知道他是谁了,不如让他躺卧在这里,只要有人认识他,自会传说开去,什么人中了‘黑沙掌’,自己就可以知道他是谁了。”

这么一想,索性连大褂也不再替他掩上,好让过路的人看到他胸口掌印,就会很快的传开去了。

当下朝老化子抱抱拳道:

“老丈,在下不知你是谁?只好把你遗骸留在这里,让大家看了传开去,只有这个办法可行,清老丈在天之灵,恕我不能替你老埋葬,至于你老的仇人,只要和爹是一个凶手,在下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说完,就回身上马,疾驰而去。

这天,他急着赶路,好在从碾庄往骆马湖是一条大路,可以纵马急驰,只有中午在路旁打了个尖,傍晚时分,就赶到骆马湖了。

骆马湖杜家,可是大族。

太极名宿杜浩然在江湖上名头极响,年逾八旬,红脸银髯,因他髯长垂胸,大家都称他杜髯翁。

徐少华的姑母已经去世多年,孙子、玄孙、四代同堂,各有事业。

杜髯翁不愿意在家纳福,当老大爷,却在骆马湖起了一座别庄,门前遍植杨柳,号为“烟柳小筑”除了伺候他的老管家杜福,还有几个门人,以传授太极拳剑为乐。

烟柳小筑,徐少华自然很熟,他驰到湖边,就沿着石板路,在绿杨浓阴中一直到得门口。

在石板路上骑马而行,得得蹄声,就特别显得响亮,因此他刚到门口,杜福早已听到马蹄声。

两扇漆得可以鉴人的黑漆大门呀然开启,杜福就迎了出来。他原是杜髯翁的书童,如今也七十开外的人了。他一生跟着主人练拳,看起来腰骨挺得笔直,一点没有老态,差不多只有五十出头。

徐少华看到杜福,连忙一跃下马,拱拱手道:

“福老爹,你好。”

杜福目光炯炯的看着徐少华,问道:

“徐少爷,你脸色不对,是不是太累了,快到里面休息。”

徐少华问道:

“姑爹是不是在书房里静坐?”

杜福道:

“老主人到云龙山庄去,还没有回来,前天着人捎来口信……”

徐少华没待他说下去,急着问道:

“姑爹去了哪里?”

“徐少爷有什么急事吗?”杜福打量着他,接下去道:

“老主人是凤尾帮的黑面龙王贺帮主坚邀他到洪泽湖作客去了。”

徐少华站停下来道:

“那我就不打扰了。”

杜福问道:

“徐少爷到底有什么急事,天都快黑了……”

徐少华黯然道:

“爹死了……”

杜福猛地一楞,急急问道:

“徐少爷,你说什么?”

徐少华道:

“我爹死在仇人‘黑沙掌’下,连庄院都被毁于火,我才赶来找姑爹的。”

杜福呆住了,江淮大侠死在仇人‘黑沙掌’下,连云龙山庄都被人放火烧了,江湖上会有这样胆大妄为的人?一面问道: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徐少华道:

“就是前晚的事。”

杜福道:

“徐少爷,就是身遭大故,也要节哀顺变,今晚天色已经这么晚了,就在这裹住宿一宵再走不迟,”

徐少华心道:

“今晚赶了路,明天中午也是要找宿头的?不如就在这裹住宿,明日一早再赶路的好。这就点头道:

“如此也好,只是太麻烦福老爹了。”

杜福笑道:

“徐少爷这话就不对了,你和老主人是至亲,还客气什么?快到里面坐,马匹就拴在这里好了,我会叫人照料的。”

他引着徐少华来至杜髯翁的书房,回出身去,打了一盆脸水送上,说道:

“徐少爷先洗把脸。”

徐少华洗过脸。

杜福就沏了盏茶送上,含笑道:

“我已经关照厨房,给徐少爷做几个拿手的菜送来。”

徐少华知道姑爹平日精干饮食,烟柳小筑厨子手艺,是极有名的,当下说道:

“福老爹,要他们不用费事,随便的家常便饭就好。”

杜福道:

“徐少爷,这你不用管,他们会做的,哦,舅老爷过世,你是不是还要赶去扬州,找宋掌门人?”

徐少华道:

“我因姑爹住在骆马湖,较为近便,所以先到这里来,再去扬州。”

杜福含笑道:

“这么说,徐少爷只要去一趟洪泽湖,就不用再赶到扬州去了?”

徐少华道:

“怎么?宋师伯也在洪泽湖吗?”

“正是。”杜福连连点头道:

“是给老主人捎信来的人说的,好像还有几个掌门人,都被邀上洪泽湖去了。”

徐少华忖道:

“那是形意、六合、武功三派的掌门人了。”

说话之时,天色已经渐渐昏暗下来。

杜福点上了灯,过没多久,两名小厮提着食盒走入,在书房外面的起居室中摆好碗筷,端出莱看来。

杜福忙道:

“徐少爷请用饭了。”

菜肴虽然只有五式,也都是家常饭菜,但却十分精致可口,徐少华一连吃了三碗饭。

杜福还要给他再添,徐少华连忙摇手道:

“福老爹,够了,我已经吃饱了。”

杜福笑道:

“徐少爷,你是武林世家出身,还是斯文了些,我在你的年纪,哈,每餐最少也得吃上五六碗。有一次,我和邻居的王大虎比吃饭,他一口气吃了十三碗,我吃到十一碗半,就再也装不下去,王大虎现在也抖起来了,就在洪泽湖凤尾帮当上了副总管,比老汉有出息得多了!”

忽然“哦”了一声,又道:

“徐少爷到凤尾帮去,一定可以见到他的,他和我是小时候的磕头弟兄,他比我小了五岁,我还是他的老哥哥,少爷跟他提起老汉,他一定还会记得。”

徐少华道:

“我见到他,一定会替福老爹问候他的。”

杜福道:

“谢谢徐少爷。”

他把书房右侧一间客房收拾停当,说道:

“徐少爷,你明天还要赶路,早些去休息吧!”

说完,就转身退出,随手带上了门。

这一晚徐少华睡得很好,第二天一朝,起身开出门去,杜福早已给他备好了早点。

徐少华吃过早点,向杜福再三致谢。离开骆马湖,由宿迁一路南行,上灯时候,就赶到临河。

这里只是一个小镇,但却有一家叫做碧梧园的茶馆,兼卖酒菜,后面也有几间客房,乃是凤尾帮招待来往过客之所。

这是杜福告诉他的,要他找钱帐房,说明来意,自会给他准备船只。

天色已经昏黑,徐少华放缓马匹,沿着一条小街行去,这时小街上几家店铺,差不多十有七八上了牌门板,只有零零落落的灯火。

碧梧茶园是在大街南首,快到底了,这时候门口挂着两盏风灯,一盏写着“茶”字,一盏写着“酒”字。

楼下几乎已经没有茶客,但楼上却灯火通明,人声嘈杂,原来楼上乃是赌场,呼喊喝雉,极为热闹。

徐少华驰近茶馆门首,刚跨下马鞍。

就有一名青衣汉子走了过来,朝徐少华身上打量了一眼,问道:

“朋友是从哪里来的?”

徐少华看他歪着头,吊而郎当的模样,分明是个地痞,心头不觉有气,反问道:

“你是碧梧茶馆的人?”

那青衣汉子道:

“不错,我问你是哪里来的?”

徐少华道:

“我是喝茶来的,你管我从哪里来?”

青衣汉子挡在前面,冷冷的道:

“朋友不交代来历,咱们茶馆恕不招待。”

徐少华心中暗道:

“贺怕怕为人正直,领导凤尾帮,在江湖上声名久著,没有人把他看作黑道人物,他底下的人,怎么会是这些地痞混混?一面冷笑一声道:

“这是你说的。”

青衣汉子道:

“当然是大爷说的。”

“好!”徐少华道:

“我是找钱帐房来的,朋友该给我去通报一声了吧?”

青衣汉子哈的笑出声来,轻蔑的道:

“好小子,你从哪里听来钱帐房三个字?钱老爷子会认识你……”

徐少华听他叫自己“小子”,心头不由大怒,喝道:

“你敢……”

底下的话还没出口,只听有人接口道:

“这个瞎了眼睛的东西,该打!”

话声入耳,徐少华突觉右手执着的马鞭被人从手上夺了过去,人影一闪,啪啪两声,皮鞭已经抽在青衣汉子的头脸上。

那青衣汉子冷不防被人没头没脑的抽了两皮鞭,痛得怪叫一声,往后跃退,一手掩着头颈,厉喝道:

“好小子,你敢到碧梧茶馆来撒野,来呀……”

他根本没看清人影,只当出手的是徐少华。

徐少华先前也没看清楚这人是谁?

直到那青衣汉子挨打后跃,那人才回过脸来,笑道:

“徐大哥,你没有想到会是我吧?”

原来他就是在碾庄饭馆没钱付帐的史元!

徐少华喜道:

“原来是史兄……”

那青衣汉子这一嚷,从茶馆里立时涌出七八个汉子来,有人喝道:

“什么人吃了豹子胆,敢到这里来惹事?”

青衣汉子伸手一指,忽然看到有两个人,而且史元手中拿着皮鞭,这就说道:

“就是这两个小杂种!”

“好哇,你口出污言,那是要找死了!”

史元手中长鞭一指,又回头笑道:

“徐大哥,你只管站着,我来对付他们这些瞎了眼睛的该死东西!”

话声甫落,人影一闪,忽然直欺到先前那个青衣汉子面前,冷声喝道:

“我先得教训你!”

他身法如电,话说得快,手法更快,长鞭一抖,一下就圈住了青衣汉子的脖子,向右挥出。青衣汉子只觉脖子一紧,两眼发黑,口中“呃”了一声,一个人猛向右首一名汉子撞了过去。

其余几个汉子经青衣汉子指点着说过:“就是这两个小杂种”,大家立时分头朝两人欺来。。

好个史元,身手奇快,他一出手就用青衣汉子撞向另一个汉子,两人经这猛力一撞,同时撞倒下去。他一转身,皮鞭再扬,这回出手又快又重,但听“啪”“啪”连响,又有三个汉子被他皮鞭抽在头上,痛得“啊唷”出声。

另外三个汉子原是朝徐少华欺去的,但脚步堪堪迈出,史元像一阵旋风般已经欺到他们身后,又是一阵“啪”“啪”连响,有的抽中头顶,有的被抽中脖子,只要挨上一下,就一个个跌倒在地。

但马鞭究竟不是铁棍,这边三个刚被击倒,他身后已有人站了起来。

史元就像背后长着眼睛,你刚刚站起,他身形如同鬼魅,已经欺到你的身边,人到鞭到,“啪”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