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08章

作者:东方玉

史元倒了两盅茶,拿起茶盅喝了一口,说道:

“大哥,你替怕父报仇,自然要手刃仇人对不?”

徐少华切齿道:

“这还用说?我云龙山庄四十余口血债,自然要亲手把仇人诛杀,方雪我心头之恨。”

史元道:

“但我们只有两个人,对方人手众多,古人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一旦进去了,报不成仇,那怎么办?”

徐少华道:

“贤弟只要领我到谷口,就不用进去,报仇是我个一人之事……”

史元没待他说下去,就摇着手道:

“不对,不对!我们是口盟兄弟,义同生死,大哥的仇人,自然也是我的仇人,哪有让大哥一个人进去,我回头走之理?这还要结什么兄弟?如果倒过来,我遇上仇人,大哥会袖手不管吗?”

徐少华道:

“那么依贤弟之见呢?”

史元朝他神秘一笑,说道:

“方才我和大哥说这句的意思,就是最好找两个帮手一起去,大哥只管找仇人报仇,如果他有羽党,就可以交给我们了。”

徐少华道:

“愚兄初入江湖,没有朋友,这帮手到哪里去找?”

史元朝他笑笑,说道:

“只要大哥同意了,这找帮手的事,自有小弟会安排的。”

徐少华看了他一眼,说道:

“贤弟……”

“大哥!”史元拦着道:

“我说不用你操心,你就不用再问咯!”

徐少华觉得这位兄弟很刁蛮,这就应着道:

“好,我不同。”

过没多久,店伙送来酒菜,两人在房中用过晚餐。

史元坐了一回,就起身道:

“大哥,早点睡吧,我也要回房去了。”

转身往外行去,跨出房门,又替大哥掩上了门。

徐少华一晚未睡,也就熄灯就寝。

也不知睡了多少时间,朦胧之间,忽然听到一阵兵刃交击之声,从远处传来。

一个练武的人,就算是在睡梦之中,也是十分警觉的,徐少华突然清醒过来,一下坐起侧耳细听,又寂然无声!

自己明明听到一阵兵刃交击之声,怎会……

只听又是一声吃喝,传了过来,但声音已在很远之处!徐少华一跃下床,推开窗户,仔细谛听,又没有了声音,心中暗道:

“这是追杀某一个人!”

一时无暇多想,点足穿窗而出,掠上屋詹,举目四顾,又一无所见!

“那声吆喝,似是来自西首,自己且赶去看看!”

心念一动,立即长身掠起,一连越过几处民房,已是一片菜畦,地势已极荒僻!

正在打量之际,忽然听到一声呻吟传了过来。

徐少华闻声寻去,但见一处瓦砾堆中,躺着一个人影,正待举步!

突听身后有人叫道:

“大哥,发生了什么事吗?”

一听口音,就知是史元了。

徐少华回头道:

“贤弟也出来了?”

史元道:

“我在睡梦中听到一阵兵刃交击之声,打开窗户,就看到有一条人影从屋脊掠过,我就赶紧追了下来,原来却是大哥。”

徐少华一指瓦砾堆,说道:

“那里躺着一个人,好像伤得不轻,我们过去看看。”

史元点点头,两人一起走了过去,那是一个黑衣人,扑卧地上,不再听到呻吟之声。

徐少华蹲下身去,才发现此人右肩有一道刀伤,正在流血,目光一注,口中不觉轻咦一声,说道:

“血会是黑的!”

史元道:

“那是中了淬毒的刀。”

徐少华把他翻了过来,用手探探他鼻息,已经十分微弱,不觉攒攒眉道:

“看来他已经中毒昏迷,人还未死,不知还有没有救?”

史元道:

“大哥要救他吗?”

徐少华正容道:

“我们既然遇上了,岂能见死不救?我看还是先把他抱到客店里去再说。”

史元道:

“中了淬过毒的刀,本该见血封喉,他血流得不多,可见他内功相当不错,及时闭住了穴道,但把他抱回客店去,只怕来不及了。”

他在说话之时,已探手入怀,取出一个瓷瓶,倾了六颗葯丸在掌心,伸手递了过来,说道:

“大哥,这是爹炼制的解毒丸,你先拨开他牙关,把三颗纳入他口中,再用三颗咬碎了敷在他伤口,只要没有断气,大概可以没事了。”

徐少华喜道:

“贤弟身边原来还带了救急葯物。”

他一手接过葯丸,一手捏开黑衣人牙关,迅快把三颗米粒大的葯丸纳入他口中,然后把另外三颗在口中咬开。一手撕开黑衣人肩头衣衫,连口水一齐抹在他的伤口上,一面皱皱眉道:

“这葯丸好苦,只是太小了,他这道刀伤,足有三寸来长,这么小的葯丸,三颗够了吗?”

史元道:

“爹的解毒葯丸,专解天下剧毒,最多只能用三颗,不信,大哥再等上一会就知道了。”

徐少华道:

“他马上会好吗?”

史元道:

“中毒和中伤不一样,负了伤要等伤势好了才会复原,中毒只要剧毒一解,不就没事了吗?大哥只要看着,他伤口毒血本来是黑的,再过一回,流出来的不再是黑血了,就表示他中的毒已经完全解了。”

徐少华点点头道:

“好,我们就在这里等上一会好了。”

两人足足等了一盏热茶工夫,但见黑衣人肩头黑血果然已尽,伤口渗出来的已是鲜血,由淡而红。

徐少华道:

“怎么人还没有醒呢?”

史元道:

“大哥,有一件事,不知该不该说?”

徐少华道:

“贤弟只管说出来。”

史元道:

“此人一身黑衣,看他不像是个好人,我们虽然替他解了毒,已经救了他一命,不如在他未醒之前,就废了他武功,免得他再去做坏事。”

徐少华道:

“这……”

话声未落,那黑衣人忽然骨碌碌就地滚了开去,口中尖声叫道:

“我的公子爷,小老儿可不是坏人。”

此人身法俐落,滚开去一丈来远,一下就像猴子般跃了起来。

那是一个身材瘦小的黑衣老头,尖削脸,嘴上还留了两撇鼠须,说话之时,连连拱着手。

史元冷笑道:

“你如果是好人,我们好心救你,你身上剧毒已解,为何还赖在地上装死?”

小老几霎着一双鼠目,连连抱拳道:

“小老儿不是装死,实在是人心叵测,小老儿没有弄清楚以前,不敢醒过来,两位救命之恩,小老儿感激不尽。”

徐少华问道:

“老丈怎么会中毒刀的?”

小老儿道:

“说来话长,其实是一场误会,道上朋友硬指小老儿拿了人家一柄叫什么秋水的宝剑,实在是冤枉了小老儿,小老儿身上哪有什么宝剑?他们不信,就这样砍了小老儿一刀。”

史元冷冷的道:

“好了,你剧毒已解,已经没事了,大哥,我们走吧!”

小老儿耸着肩,连连打拱作揖的道:

“两位公子爷请便,小老儿不送了。”

徐少华道:

“老丈保重。”

两人回转客店,史元气道:

“真气人,我们救了他,他还怀疑我们呢,早知这样,就不用白糟蹋我爹六颗解毒金丹了。”

徐少华笑道:

“救人本来不用望报,至少今晚我们救了一条命,好了,你快回房去睡吧!”

两人各自回转房中。

第二天一早,会过店帐,就继续上路。

三天之后的午牌光景,他们已经赶到了庐州,(合肥)这庐州可是府治所在,街道宽阔,商肆栉比!

史元在马上回头叫道:

“大哥,今天我们要在这裹住上一晚呢!”

徐少华道:

“贤弟有事?”

史元“嗯”了一声,微微点头道:

“我要去看两个朋友。”

徐少华道:

“好吧,那么我们就得先找个地方落脚。”

史元道:

“这里我来过,我们到长安居去落脚,那里地方清静,前面就是酒楼,很方便,我替大哥带路。”

他一马当先,走在前面,穿行过一条大街,来至一条横街上,在马上老远就可以看到“长安居”三个大字。

两匹马驰到门口,史元一跃下马,早有一名伙计在门前伺候,史元就把疆绳交给伙计,回头道:

“大哥,我们进去。”

徐少华也把马匹交给了伙计,随着走入。

史元已经朝门内一名伙计吩咐道:

“两间官房,你带路。”

伙计唯唯应“是”,领着两人穿过前进,直到后院。

那是小有花木之胜的一座跨院,他把两人领人东厢,一排三间,中间是一问起居室,左右各有一个房间。

既称“官房”,陈设自然比一般客房要讲究得多。

伙计把两人领人起居室落坐,立即退了出去,接着就有一名伙计送来脸水,一名伙计沏了一壶茶送上,替两人斟好两盅,才行退去。

史元只喝了一口,就站起身道:

“大哥,走,我们到前面吃午餐去。”

两人来至前面,登上二搂,这时正当中午,座上食客,差不多已有八九成光景。

落坐之后,要过酒菜,史元站起身道:

“大哥,你请稍坐,我去去就来。”

徐少华只当他内急,点头道:

“贤弟只管去。”

史元匆匆下楼,走到柜前,朝一名伙计问道:

“伙计,你掌柜可在?”

伙计认得他是住在官房的公子,忙道:

“在,在,公子爷有事?”

史元道:

“我想借你们的纸笔一用。”

“有,有。”伙计连忙抬着手道:

“公子爷请进,纸笔现成的,都在帐房里。”

他巴结的领着史元推开帐房一扇木门,侧着身道:

“王掌柜就在里面,公子爷请到里面写好了。”

史元跨入帐房,一名又高又胖的中年人招呼道:

“公子爷有何贵干?”

伙计跟在后面,接口道:

“这位公子爷就是住在官房东厢,他要借纸笔一用。”

王掌柜听说是住官房的贵客,连忙陪笑道:

“现成,现成,公子爷请这里坐。”

他让史元在自己坐的一张椅上坐下,一面很快的取出笔纸,放到桌上。

史元取起笔来,在纸上写了:“见字速来长安居”七个字,回头道:

“请问掌柜,可有信封?”

“有,有。”王掌柜打开抽屉,取出一个信封。

史元又在信封上写了:“送府前街吉祥巷王天荣大爷亲启”,下面又写了“内详”两字。

把字条招好,放入信封之中,一面探怀取出一锭碎银,放到桌上,朝王掌柜说道:

“在下想麻烦掌柜的,替我派人把这封信送到吉祥巷,要王天荣亲启。”

他写字条的时候,王掌柜就站在边上,看得明白,闻言不觉迟疑的望着史元,说道:

“公子认识这位王大爷?”

史元站起身道:

“不认识,我会派人送信给他?”

王掌柜又道:

“但公子在字条上并没署名?”

史元微微一笑道:

“王夭荣看到了,自然知道是我来了。”

王掌柜看他口气甚是托大,问道:

“请问公子爷贵姓?”

史元道:

“我姓史。”

王掌柜又道:

“史公子可知这位王大爷名动长江上下游,是咱们这里首屈一指的大人物,这样……他老人家会来吗?”

史元不耐的道:

“你只管替我派人送去,他看了自然会来。”

王掌柜心里尽管不信,但看史元说得如此肯定,就点点头道:

“好吧,在下马上叫人给公子送去就是。”

“好,那就快些送去。”

史元话声一落,转身走出,自顾自上楼而去,回到楼上,在大哥横头坐下,叫的酒菜已经送来。

徐少华道:

“贤弟怎么去了这许多时间?酒菜都快凉了。”

史元道:

“我要伙计替我去送一封信。

徐少华道:

“贤弟送信给谁?”

史元道:

“一个朋友,他接到信,大概马上会赶来了。”

徐少华端起饭碗,举筷道:

“那就快些吃饭吧!”

史元也端起饭碗,低头吃喝起来。

两人刚吃完一碗饭,只听楼梯一阵登登大响,走上来三个人。

当前一个是身穿天蓝棉袍的中年人,瘦长脸,留着一把黑须,个子不高,看去约莫四十岁出头。

第二个是矮胖中年人,也有四十光景,面团团,笑嘻嘻,生就一张财神爷的脸。

第三个又高又胖的就是长安居的王掌柜。他一上楼,就指着史元这一桌说道:

“史公子就在那一桌上。”

瘦长脸中年人一眼看到史元,不觉怔得一怔,接着急步趋了过来,连连拱手,呵呵大笑道:

“史……公子,果然是你老到了庐州,王天荣有失迎近,真是该死!”

跟在他身后的矮胖中年人也急忙跟了上来,抱着拳道:

“王贵拜见大……大公子。”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打拱作揖说话。

酒楼上有大半食客,都认识王天荣,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