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缕甲·秋水寒》

第09章

作者:东方玉

“哈哈!幸会!”王天荣不但没生气,反而大笑道:

“原来是贾老哥。”

贾老二耸着肩连声说道:

“不敢,不敢当。”

王贵也笑嘻嘻的道:

“贾老哥是两位公子的朋友,自然也是在下兄弟的朋友了。”

贾老二道:

“方才史公子、徐少庄主也是这么说,要和小老儿称兄道弟,小老儿就是不肯,和两位公子做朋友,已经高攀了,称兄道弟,不折煞小老儿才怪!”

他虽是自己谦逊的话,但却也无异自抬身价。

王天荣本来看他一副猥琐模样,心里暗暗奇怪,史公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如今听他这么一说,可见他果然是两位公子的朋友。不觉肃然起敬,抱拳道:

“这真是巧极,贾老哥平时请也请不到,今天也惠然光临小店,欢迎、欢迎、来,来,两位公子,贾老哥,请到前厅入席了。”

贾老二摸摸嘴角,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打扰?”

就这样,徐少华、史元、贾老二。由王天荣、王贵作陪,来至前面酒楼,进入中间一间贵宾室,分宾主落坐,伙计们立即纷纷上菜。

王贵从伙汁手中接过酒壶,就给三人面前斟酒。

徐少华连忙站起身,歉然道:

“王大哥原谅,在下热孝在身,恕不喝酒,只好用茶奉陪。”

史元道:

“我不会喝酒,你们还是和贾老二多喝几杯吧!”

王贵不好勉强,只得替贾老二、王天荣和自己面前斟满了酒。

贾老二嗜酒如命,早已瞪起一双鼠目,望着酒壶,直咽口水,嘴里却连声说道:

“不敢。”

王天荣、王贵一齐站起身,举杯道:

“徐少庄主热孝在身,在下兄弟不好勉强,史公子也不喝酒,但这一杯是在下兄弟敬两位公子的。”

说完,一口喝干。

贾老二也连忙跟着站起,插口道:

“还有小老儿,咱们三个一起敬吧!”也一口干杯。

徐少华、史元以茶代酒,和三人喝了一口。

王贵又给自己三人斟满了酒,王天荣、王贵再向贾老二举杯道:

“在下兄弟现在敬贾老哥一杯。”

贾老二没待他们说完,咕的一口已经把洒喝干,馅笑道:

“小老儿先干为敬。”

王贵又在三人面前斟满了酒。

王天荣举筷道:

“两位公子不喝酒,就请用菜吧!”

徐少华、史元只夹了一筷菜肴,贾老二却连嚼带吞,一连夹了两筷,嘴里菜看还没吞咽下去,又朝王、王两人举杯说“请”,一口喝干。

王天荣含笑朝一名伙计吩咐道:

“你们去给贾爷取大杯来。”

贾老二耸耸肩,嘻的笑道:

“王爷真是我贾老二的酒中知己,喝小杯,不但干得不过瘾,斟酒更是麻烦,喝大杯,就比小杯子过瘤多了。”

伙计取来了大杯,王贵正待举壶,贾老二一手把酒壶抢了过去。笑道:

“王爷,我看还是小老儿自己来的好,来,王爷、王爷,都斟满了。”

他替两人杯中斟满了酒,然后又给自己的大杯斟满一杯,才举杯道:

“来,小老儿借花献佛,敬两位一杯。”

说完,咕咕几口,把一大杯酒,从喉咙倒了下去。

史元笑道:

“贾老哥,你真是洪量!”

贾老二得意的笑道:

“小老儿从小贪杯,可是家里穷,没钱沽酒,就索兴给酒坊去当小厮。酒坊里酿一次酒,就有几十缸之多,小老儿每天半夜里偷偷的起来,挨着酒缸,每缸喝他一碗,看也看不出来。

后来瘾越来越大,每缸一碗觉得不过瘾了,就每缸喝上两碗,这下可不得了啦,一下醉倒在酒缸边上,足足睡了一天一晚。酒坊东家店规很严,坊里的人,不准偷酒喝的,等小老儿醒来,就骂了我一顿,要把小老儿赶出来……”

史元道:

“那你怎么办呢?”

贾老二斟满一大杯,又咕咕几口喝干了,才抹抹嘴角,嘻嘻笑道:

“小老儿那年才十六岁,灵机一动。就哭丧着脸道:

“东家,不是我要偷洒喝,昨天晚上,有一个黑脸黑须的老人家,硬要小的陪他喝酒。”

小的说:‘我们坊里的规矩……”

他不让小的说下去,就说:‘不要紧,你们东家天天来求我,却小气得不拿酒来奉供,难得我今晚兴头好,你只管陪我喝,你东家如果不要你,咱们一起走,看他还想发财不?”

这话原是小老儿临时编出来的,哪知东家果然天天一早在财神爷神像面前上香磕头。那财神爷正好是黑面黑须,给小老儿一说,他就信以为真,连忙拉住小老儿陪不是,还叮嘱小老儿每晚要陪财神爷喝酒,小老儿在酒坊里待了三年,除了喝酒之外,不用做事。嘻嘻,小老几这点酒量,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小老儿从那时候起,就给人家叫做小酒鬼了。”

他这番话听得在座的人,大笑不止。

贾老二高兴,连忙举杯道:

“王爷,你也是财神爷,小老儿陪你干一杯。”

又一口把一大杯酒,都喝了下去。

这一席酒,几乎是王天荣、王贵两人陪着贾老二喝酒,贾老二酒到杯干,喝到后来,看他连菜都来不及吃了。

等到散席,本来酒量还算不错的王天荣、王贵,都已有七八分酒意,贾老二连话都已经说不清了,由两个酒楼伙计扶着他回房,他还说自己没醉。

第二天一早,徐少华、史元刚清洗完毕,王天荣、王贵两人已在房外等候。看到史元,王天荣拱手说了声“早”,就低声问道:

“史公子昨天曾说要在下兄弟同去,不知两位公子什么时候起程?”

史元道:

“我和大哥两人一路,吃过早餐就走,你们两个在江湖上认识的人较多,最好落后一步,不要和我们跟得太近,等到了地头,再行会合就好。”

王天荣道:

“在下省得。”

史元道:

“那就这样了,你们等吃过午饭再动身不迟。”

“在下遵命。”王天荣忽然哦了一声道:

“还有那位贾老哥呢?”

史元嗤的笑道:

“他大概又得睡上一天一夜呢,等他醒来,要帐房送他一百两盘缠,现在不用去惊动他。”

王天荣又应了声“是”。

店伙早已在中间一间起居室摆上早餐,两人匆匆吃毕,王天荣、王贵一直送出店门,小厮已牵着两匹马在门口伺候。两人跨上马鞍,朝王天荣、王贵拱了拱手,就策马驰去。

王贵凑上一步,说道:

“老大,史公子没和你说要去哪里吗?”

王天荣笑了笑道:

“咱们既然已接奉老山主的飞鸽传书,要咱们听从史公子差遣,管他要去哪里呢!”

却说徐少华、史元两人第三天早晨,刚出庐州南门,驰了还不到三里来路,突听后面响起一个尖沙的声音大声叫道。

“不好啦,两位公子爷快停一停。救人哪!”

徐少华立时策住马缰,说道:

“是贾老二的声音!”

史元道:

“我们快回去看看!”

话声一落,两人刚掉转马头,只见一个瘦小人影没命的飞奔而来,那不是贾老二还有谁来?

徐少华问道:

“贾老二,你有什么事?”

贾者二伸手指指身后,又急又怕的道:

“他抢小老儿身上的一百两银子,还要命……”

他轻轻一闪,就躲到两匹马的后面。

他说有人要抢他身上一百两银子,这倒一点也不假,那是史元跟王天荣说的:“等他醒来,要帐房送他一百两盘缠。”

准是银子露了白!

就在贾老二躲到两匹马后面的同时,坐在马上的徐少华和史元也看到了,正有两条人影,一路飞奔追逐下来。

那是两个手持钢刀的蓝布衣衫汉子。

这两个汉子还没追近,史元长鞭向空一挥,发出“劈啪”一声脆响,喝道:

“站住,你们想做什么?”

两个蓝布衣衫汉子看到有两匹马拦住去路,奔行之势不觉一缓,但再看马上只是两个少年公子。

贾老二就躲在他们马后,还弯着腰,探出头来,挤眉弄眼的朝他们裂嘴嘻笑,不觉气往上冲!

左首汉子喝道:

“没你们的事,还不让开?”

右首汉子喝道:

“贾老二,你跑不掉的。”

贾老二沙着喉咙道:

“小老儿为什么要跑?”

史元在马上喝道:

“你们要谁让开?”

左首汉子不耐的道:

“老子说过不关你们的事……”

史元怒声道:

“你说什么……”

话声未落,手中长鞭一抖,唰的一声,朝左首汉子当头抽下。

左首汉子身手也是不弱,身形一偏,便自让开,目露凶光,厉笑道:

“好哇,老子想放你们一条生路,好小子,你倒先动起手来了……”

史元没待他说完,怒叱道:

“你找死!”

只说了三个字,左手一带马缰,冲了上去,右手挥处,马鞭像雨点般抽下。

他说:“你找死”这三个字的时候,左首汉子的话还没有说完,马鞭已经抽落,等“你找死”三字说完,至少也抽了四五鞭之多。

左首汉子眼看史元鞭势极快,他就地腾挪,接连使了几个身法,才算躲闪开去。但史元人在马上,居高临下,看得比较清楚,而且他骑术也相当精湛,左手操纵缰绳,指挥马匹,忽东忽西,进退自如。

左首汉子闪上两次,史元只要一下带转马头就行。

这一来,有时史元还抢到他的前面,长鞭忽左忽右,直上直下,依然往左首汉子当头抽落。

史元是使出性子来了,没抽到左首汉子,就不肯甘休,左首汉子越躲闪得快,他就越抽得快。

瞬息之间,一连抽出了一二十鞭,兀自不肯停手。

左首汉子手上空自持着钢刀,这一阵工夫,他心无二用,只顾躲闪,都犹嫌不及,几乎没有他使刀的机会,老实说,他能躲闪得开史元密集如雨的鞭影,已经算不错了!

右首汉子眼看同伴已经动上了手,他钢刀一指贾老二,冷然喝道:

“老小子,你再不把东西拿来,老子就宰了你!”

随着话声,直欺过去。

贾老二敢情看史元挥舞长鞭,看出了神,冷不防右首汉子会在此时朝他欺近过去,心头一害怕,口中“哗”的一声惊叫。

徐少华坐在马上,因史元已经出手,他也只顾看着史元使的这一路鞭法,和左首汉子闪避鞭法的身法,没去注意右首汉子。此时听到贾老二的惊呼,赶紧使了一式“飞鹰盘空”身法,身子离鞍飞起,一下落在右首汉子面前,还没开口!

右首汉子乍见他拦在前面,不觉厉笑一声,喝道:

“好小子,你是想替姓贾的死!”

欺来的人,本来就已刀尖在前,话声未落,右手朝前一送,雪亮刀尖已朝徐少华胸前戳到。

贾老二沙哑声音发急叫道:

“少庄主当心……”

徐少华右手朝前一探,一把扣住了右首汉子执刀脉腕,冷然道:

“你们见财起意,拦路打劫,还敢持刀行凶,我也不想难为你们,去吧!”

五指一松,放开了扣住他的脉门。

右首汉子糊里糊涂就被徐少华扣住脉门,心头方自一惊,现在徐少华虽已松开了手,但他闻言不觉怒笑一声道:

“小子,你说什么?”

贾老二不待徐少华开口,耸着肩道:

“你们难道不是见财起意,看中找小老儿怀里的一百两银子?”

右首汉子怒喝道:

“你……”又待举刀扑上。

徐少华双眉一轩,喝道:

“我放开了你,你还要逞凶?”

右首汉子怒笑道:

“小子……”

底下的话,还没出口,只听左首汉子惶急的招手喊道:

“余老六,快来叩见史公子。”

右首汉子回头道:

“谁是史公子?”

左首汉子急忙凑着他耳朵,低低的说了两句。

右首汉子听得脸色煞白,两人一齐扑的跪倒地上,连连磕头道:

“小的胡老四,余老六给公子叩头,咱们兄弟不知你老侠驾路过,多多得罪,还望公子恕罪。”

史元冷哼道:

“恕罪?”

“不,不!”左首的胡老四伏在地上颤声道:

“饶命,公子饶命。”

徐少华看他们一副惶恐畏惧模样,心中不忍,这就叫道:

“贤弟,让他们去吧!”

“不行。”史元盛气的道:

“大哥没看到他们方才那股跋扈的气焰?好,死罪可兔,活罪难逃,你们两个瞎了眼的东西,给我留下一双招子,可以走了。”

要两人留下招子,岂非变成瞎子了?

胡老四、余老六心知遇上这位主子,就是自己倒媚,如今一条命总算捡回来了,好死总不如恶活。

两人爬在地上叩头道:

“多谢公子不杀之恩。”

叩头完毕,各自勾曲食中二指,正待朝自己双眼挖去。

“且慢!”徐少华一摆手道:

“贤弟,你既然答应放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缕甲·秋水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