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15章 物归原主

作者:东方玉

“真的?”瘦小个子狭长的脸上,有了喜色,举起手来摸摸酒糟鼻,问道:“你打算请我老人家喝个痛快,你可知道那要多少银子?”

别人双手只能朝面前弯,他一颗头转到背后,双手居然也能朝背后弯过来。

方振玉道:“晚辈既然请你老喝酒,自然让老前辈喝个痛快了。”

瘦小个子忽然摇头道:“不成,你小子心里一定在打什么鬼主意,我老人家可不上你的当。”

说完,脚下突然加快,双方距离就越拉越远!

方振玉急道:“老前辈,晚辈是诚心请你老喝酒,绝没有什么鬼主意。”

瘦小个子边跑边说:“就是要请我老人家喝酒,也得过上几天,今晚不成……”

梯梯他他的声音,愈走愈远,人影也渐渐消失不见。

方振玉看他不肯停留,也只得罢了,只不知道这老人家,究竟是何来历?

他这一驻足,发现城墙已是不远,想起盛明珠说过金陵城中,是七星堡的势力范围,要自己赶快离去。

他金陵还是第一次来,跑径不熟,也不知城外是什么地方,心想:“这位老人家要把自己引到这里来,那就是要自己从这里出去了。”

当下就展开身法,朝城墙飞掠过去,奔到相距还有一二丈远近,脚尖一点,双臂一划,一式“潜龙飞天”,凌空飞起,落到城头之上,再一点足,翩然往城外飞落。

他不识路径,这时正当深夜,也无处可问,只是顺着一条石板路走去。

这一条路,平坦宽敞,足可容得四马并驰,但此刻却只有一个人踽踽独行。

月色昏暗,人影迷蒙,夜风吹拂在身上,微有寒意,四顾一片黝黑,只有远处还有零星灯火,犹如天边寒星,一时禁不住从心底升起一缕孤伶落寞之感!

他内功已有相当火候,虽然没有放腿奔行,但循着大路独行,脚下不知不觉间依然走得极快。渐渐他发现远处山峦,依稀旧识,再走了一段路,才认出原来又回到栖霞山下来了。

自己是从栖霞寺下来的,自然不好意思再上山去。到了这里,他总算心里有了个谱,由此往东,便是镇江,那就先到镇江去,顺便一览太湖之胜。心念转动,这回有了目标,脚下也随着加快,天色黎明,已经赶到龙潭。

这龙潭乃是一个大镇,东连京口(镇江),西接金陵,为行旅商家中途歇脚之站。

这时虽然天色刚亮,但赶路的人,大半早起,大路上骡马成队,准备出发,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和摊贩们形成了热闹的早市。

方振玉在路边一个豆浆摊边坐下,要了一碗豆浆,和一套烧饼、油条,慢慢的吃着,但听一阵急骤的马蹄、鸾铃之声,有三匹快马,沿着大路,急驰而过,卷起一阵风沙!

只要看马匹驰得又快又稳,就知道马上的人骑术相当高明,身手不俗。

方振玉也并不在意,吃过早点,伸手一摸,身上只有七八两零星碎银,和几十个铜钱,他掏出铜钱,付了账,心中不禁大是踌躇起来!自己匆匆逃出七星堡,银两、摺扇,全未带出,留在堡中,这该如何是好?

路上没有银子,吃住就成了问题,何况那柄摺扇,乃是爷爷昔年成名的兵刃,此次出门,爷爷才特别送给自己的,更是遗失不得!

自己这就折回金陵,向七星堡索回失物。不成,七星堡无异龙潭虎穴,自己既然逃了出来,如果再回去,岂不自投罗网?

尤其成贤弟——盛明珠——对自己一片真情,自己若是找上七星堡,万一双方说僵了动起手来,岂不使她为难?

他左思右想,一时之间,竟然没了主意!

“唉,此事还是暂缓再说,成贤弟说过她会到江湖上来找我的,且等见了面,再作计较……”

他循着大路而行,约在未时,就到了镇江。镇江是运河和长江的交叉点,是水上交通要道,苏北货物,多在此集中转运,形成为商业上的大城市。城中商肆栉比,市容之繁华,不输金陵。

方振工人城之后,因身边只剩七八两碎银子,节约些使用,还足可维持一段时间,因此在一条横街上,找了一家小的客店落脚。

他久闻镇江素有“天下第一江山”之誉,既然到了镇江,自是不肯轻易放过,在客店中休息一宵,第二天清晨,就乘兴出门。

镇江最著名的有三山四寺,三山是金山、焦山和北固山,四寺为鹤林、竹林、招隐、幽栖。

其中最著名的自然首推金山和金山寺了,那是因为民间流传的一段神话水漫金山,每年端午前后应景好戏“白蛇传”,流传广远,全国老幼妇孺,谁不知道自娘子?金山和金山寺,就这样出名了。

金山寺在城西五里处,山势不高,但气象雄伟,慈寿塔七级玲珑,金碧辉煌,远看过去,就像一枝彩笔,金山寺更是江南的大丛林,殿字广大,香火鼎盛。

方振玉上午游了金山寺,就在寺中吃过素斋,又赶去城外东北的焦山。

这焦山因汉朝时候有个叫焦光的隐士隐居山中而得名,山上有一座最大的定慧寺,环山还有十几个小庙,都建造的非常宏丽。

枕江阁产鲥鱼出名,焦山前面的江流,漩涡湍急,鲥鱼肉就更为鲜嫩。

枕江阁是著名的茶楼,也有美点、酒菜,准备登临的文人雅士,可以在这里赋诗饮酒,最著名的当然是活杀鲥鱼了。

方振玉走上枕江阁,选了临江的窗口一个座位坐下,茶博士送上一盏香茗。

他揭开碗盖,轻轻喝了一口,面对着江山美景,本是赏心悦目之事,但他却睹景思人,想到玄武湖豁蒙楼上,和成贤弟对坐品茗,谈笑融洽之情,眼前登时涌现出前晚扑入怀里的盛明珠,秀发散乱,两眼哭得又红又肿的模样。心中暗暗忖道:“她如今不知如何了,放走自己,她父亲会不会难为她呢?……”

本来人口清芬的香茗,一时之间,竟然变得苦涩无味,他再也无心欣赏眼前美景,放下几文钱,起身离座,独自回转客店。

这时已经快要接近黄昏,堪堪踏进店门,就见伙计迅快的迎了上来,哈着腰陪笑道:“公子爷,你回来了?”

他神态之间,显得十殷勤。

方振玉漫应了一声,举步往里去。

店伙依然陪着笑跟在后面,说道:“公子爷?有一位管家的,已经等了你许久了。”

“管家?”方振玉听得奇怪,忙着回身问道:“找我的?”

“是!是!”店伙脸上堆起谄笑,说道:“这位小管家,就是专程找公子爷来的,他出手大方,一下就赏了小的五两银子……”

这就难怪了,他得了赏钱,才会如此巴结。

方振玉听得更奇,问道:“他人呢?”

店伙陪笑道:“那位小管家,叫小的领他到公子房里去,现在就在公子爷房里等着呢!”

“这会是什么人呢?”

方振玉心里暗自问着自己,口中“哦”了一声。

店伙巴结的走在前面,替他推开房门,一面含笑道:“小管家,公子爷回来了。”一面馅笑道:“公子爷请进,小的给你老打水去。”

迅速侧身退下,三脚两步的走了。

方振玉跨入房中,果见一名青衣小帽的书僮,垂手伺立,看到自己,立刻单膝一屈,口中说道:“小的叩见方公子。”

他生得眉清目秀,口齿伶俐,说话还带着娇嫩的稚音!

方振玉觉得奇怪,自己从未见过此人,不觉望着他问道:“你是……”

那青衣书僮直起身,答道:“小的是奉……”他眼角一溜门外,忽然朝方振玉眨眨眼睛,接下去道:“小的是奉老夫人之命,给公子送衣衫来的。”

方振玉内功精纯,自然听到门外走廊上,有了脚步声,(他刚跨进门,自然背对着门房,没有看到门外)。再看青衣书僮向自己递眼色,这“老夫人给自己送衣衫”的话自然是假的了,那么他来找自己,必然有事,也就顺着口中“唔”了一声。

店伙巴结的端上一盆热水,接着又来沏茶,伺候周到。

青衣书僮一挥手道:“这里不用你伺候了,你出去吧!”

店伙连连应“是”,迅速退出。青衣书僮过去掩上了房门。

方振玉一直看着他,这才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谁?找我何事?”

青衣书僮伸手从头上摘上小帽,露出一头乌黑的青丝,一手掠鬓边散乱的秀发,举止十分柔美,分明是个女子!

方振玉一怔,急急问道:“你……”

青衣书僮不待他说下去,嫣然一笑,躬下身去,压低声音说道:“小婢柔柔,是奉小姐之命,给公子送东西来的,为了掩人耳目,只好改扮了男装,还请公子恕罪。”

方振玉已经听出一点眉目,问道:“你家小姐是谁?”

柔柔神秘一笑,抿抿嘴道:“公子其实早该猜到了,我家小姐就是和公子义结金兰,情同手足的成公子呀!”

她这一笑,眉目之间,神情冶荡,颇有眉目传情之美!

方振玉早就猜到是成贤弟派她来的了,听到这里,证明自己猜想无误,心头不觉一喜,急急问道:“我走之后,你家小姐没事吧?”

柔柔看了他一眼,含笑道:“堡主先前很生气,责骂了小姐几句,但堡主膝下,只有小姐一个,事情过去了,也就没事了。”

方振玉缓缓舒了口气,点头道:“如此就好。”他目光一直盯在她脸上,接着问道:“明珠叫姑娘前来,可有什么事?”

柔柔被他看得脸上一阵红晕,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说道:“小婢方才不是说了么?小婢是奉命给公子送东西来的。”

方振玉轻哦了一声,问道:“她要你送来的是什么呢?”

“都在这里了。”

柔柔扭动了下腰肢,伸手指指放在床上的一个青布包裹,但又轻俏的走了过去,伸手取过包裹,解了开来。

里面果然是几大套衣衫,她翻起衣衫,取出一件东西,低低的道:“小姐临行一再交代,如果失落了,就要小婢的命!”

方振玉目光一注,不由大喜过望,原来柔柔从衣衫中间取出来的,正是自己失落在七星堡的通天犀扇,急忙伸手接过,一面用掌心轻轻抚拭着,说道:“真是谢谢你家小姐。”

柔柔娇媚的道:“小婢好不容易改装,给公子送来,难道公子也不谢小婢一声么?”

方振玉含笑道:“姑娘辛苦了,在下自然也要谢谢你了。”

柔柔抿抿嘴,低笑道:“小婢只是说着玩的,小婢如何担当得起?”

她从衣衫之中,又取出几张银票,一包金叶,和一百两一封的三封银子,又道:“这银票和金叶子,是小姐送给公子的盘费,公子出门在外,身边总得多带些……”

方振玉摇摇手道:“大多了,你……”

柔柔没待他说完,柔声道:“这是小姐亲手包好了交给小婢的,小婢总不能再带回去吧,再说这也是小姐的一片心意……”

她脸颊飞起两片红晕,羞涩的道:“还有,公子就自己看吧!”

她把银票、金叶一起包好,塞入衣衫之中,又把青布包裹打了个结,才转身道:“好啦!小婢是偷偷溜出来的,还得赶回去,公子有什么话要小婢转达小姐么?”

方振玉道:“烦劳姑娘,给在下谢谢你家小姐,要她多加保重。”

柔柔腼腆一笑,低低的道:“公子没有体己话,要小婢悄悄的告诉小姐么?”

方振玉被她说得俊脸不禁一红,嗫嚅道:“姑娘说笑了,在下和明珠情同手足,兄妹相称……”

柔柔抿抿嘴,幽幽的道:“公子真是铁打心肠,我家小姐,连睡梦中都一直喊着方哥哥,方哥哥呢!”

说到这里,一双水汪汪的眼波,盯着方振玉一溜,说道:“公子看过包裹里面的东西,就会知道了。”

方振玉连耳根都被她说得发烫,问道:“包裹里还有什么东西?”

柔柔神秘一笑道:“公子也真是的,你等小婢走了,再看不迟。”她迅速覆上小帽,望方振玉躬躬身道:“小婢走了,公子珍重,哦,小姐说:这里密迩金陵,公子还是早些离去的好。”

一手拉开房门,迅快的闪了出去。

方振玉听她一再说出要自己看看包裹里的东西,心中不禁起疑,当下闺上房门,走过去侧身坐在床沿上,解开包裹,里面的几件衣衫,果然是自己之物。

除了一包金叶,再看银票,有五百两,六百两不等,一共是六张,计有三千六百多两,心中暗想:“这些钱,大概是明珠的私蓄,她干嘛都送来了,我一路上,也用不了这么多呀!”

但他哪里知道一个女孩子,如果全心全意的爱上你,恨不得把她所有,都给了你。

方振王收好银票,又在衣衫里面,发现了一个绯红色绸包,包得很小,但你只要看上一眼,就会体会到这个小包颜色很动人,尤其包上的同心结,打得很精致,定是香闺少女亲手打的了。

方振王心头微微跳动,这自然是盛明珠送给自己的东西,不知里面究是何物?这就小心翼翼解开同心结,打开绸包,上面是一方绣帕,裹着一缕乌黑的秀发,芳泽隐隐可闻。

下面是一件水红菱色的兜肚,绣着一双并蒂莲,针工精细,方振玉心头暗自一怔,忖道:“成贤弟生性爽朗,她怎么会把亵衣送给自己呢?”

兜肚下面,还有一方白绞,中间有几点殷红的血迹,边上写着一行四个小字:“画眉之爱”,像是用眉笔所书。

方振玉看得吃了一惊,忖道:“这是她沥血示爱,唉,明珠,你又何苦呢?”

他取过秀发,轻轻吻了一下,又看了一会兜肚,更是香泽微闻,心头自然也情不自禁,引起遐思,把玩了一阵,就十分珍惜的收了起来,然后解衣就寝。

翌日起身,他因明珠劝自己及早离去,就付了店账,然后到牲口市场挑了一匹白马代步,付过银两,就跨上马鞍,出城而去。

就在他出城不久,只听身后鸾铃齐鸣,三匹健马飞驰而来,马上三人,一式青衣劲装,年在三十以上的壮汉,回头望望方振玉,突然纵马急驰而去。

方振玉只觉得这三人怒目相视,神色极不友善,还以为自己挡了他们的道,才触怒他们,当下也并不在意,继续策马前了。

过不一会,只听身后又响起一阵鸾铃之声,两匹马急驰而来,超过自己,纵骑而过。

当先一匹马上是一个胸垂花白长髯的老者,第二骑则是一个红衣少女,双肩交叉斜挂两柄长剑,红色的剑穗随风飞扬,看去极为英武。

在这两匹马后面,紧接着又有三骑掠过身边,赶了上去,马上人个个都是身手极高的健儿。

方振玉暗暗奇怪,忖道:“这些人看样子武功不弱,他们这般急着赶路,莫非前面发生了什么事不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