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02章 剑扇争辉

作者:东方玉

祝祥瘦削脸微微一沉,说道:“郝老那是真的不肯回去了?”

郝寿臣耸着肩,苦笑道:“老朽方才已经说过,去了也无能为力。”

祝祥森然一笑道:“郝老总该知道七星堡的威名,家师令出如山……”

郝寿巨道:“这个老朽知道。”

祝祥道:“家师要在下务必把郝老先生请回去,临行之时。曾交代在下,若是郝老执意不肯回转七星堡……”

他拖长语气,故意不往下说。

郝寿臣变了脸色,骇然道:“盛老爷子怎么说?”

祝祥冷冷地道:“那就要在下带郝老的项上人头回去。”

郝寿臣望望方振玉,苦笑道:“祝少侠这话就未免太……”咳、咳,未免太……凶横些了,老朽只是……只是应盛老爷子之邀,到贵庄作客,正因盛老爷子委办之事,老朽实在办不了,才不告而别,怎可要老朽的命?”

祝祥目中闪过一丝冷芒,喝道:“郝寿臣,你在江湖上跑了半辈子,难道没听说过七星堡是什么地方,容你来去自如,说走就走?”

郝寿臣跑了半辈子江湖,心里自然有数,祝祥外号铁笔三郎,是七星堡主门下三弟子的老三,也是七星堡主最得宠的弟子,生性深沉,出手更是阴狠毒辣,被他找到了自己,那会这般好说话,迟迟没有下手,这无他,大概是碍着这位姓方的公子了。

他原是老好巨滑的人,既然看出祝祥对方振玉心存顾忌,自然不肯错过机会,这就耸着肩膀,故意作出畏缩模样,连连拱手道:“祝少侠,你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少年英雄,求你行行好,在盛老爷子面前多美言几句,放老朽一条生路,老朽一世感激不尽……”

祝祥不耐的道:“郝寿臣,不用说了,你到底去是不去?”

郝寿臣急得直是冒汗,颤声说道:“老朽去了也是保不住这条老命,求求祝少侠,你就高抬贵手,放过老朽,老朽给你跪下……”

随着话声,果然扑的跪了下来。

祝祥冷峻的道:“你既然说什么也不肯回去,那就怪不得在下,只好把你项上人头带回去覆命了。”

“呛”的一声,抬手抽出一柄寒气森森的七星剑来。

郝寿臣双膝在地上连爬带退,后退了几步,转身叫道:“方公子你救救老朽的性命。”

祝祥长剑一指,冷笑道:“姓郝的,你以为这位方兄会救你么?”

方振玉一直站在边上,没有说话,他先前还没弄清楚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慢慢的听出一点头绪来了。

好像祝祥的师傅盛老爷子把郝寿臣请到七星堡去,托他办一件事,郝寿臣办不了,不好意思再待下去,就不告而别,盛老爷子一怒之下,就派祝祥来追他,若是他不肯回去,就得提项上人头回去。

方振玉从未在江湖走动,金陵更是第一次来,不知道七星堡的威名;但在他想来,七星堡几乎迹近横不讲理,人家办不了事,不肯回去,岂能勉强,如何还要提头去见?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怎可视人命如草介?金陵城里,难道没有王法了?自己既然遇上了,岂能袖手不管?想到这里,不觉略一抱拳,叫道:“祝兄……”

祝祥看了一眼,含笑道:“方兄可是想替郝寿臣说情么?”

方振玉道:“说情不敢,只是在下觉得郝老丈既然不肯再回贵堡去,这是他的自由,贵堡怎可勉强?”

郝寿臣眼看方振玉已经替他出面,就悄悄的站了起来。

祝祥瘦削脸上神色微变,说道:“兄弟方才已经向方兄打过招呼了,方兄何必多管这档闲事?”

方振玉道:“祝兄好说,不是在下爱管闲事,人命关天,在下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祝祥冷笑道:“兄弟和方兄一见如故,不得不奉劝方兄一句,烦恼皆因强出头,这里是金陵。”

方振玉道:“金陵是有王法的地方。”

祝祥道:“方兄武林世家,总听江湖上说过七星堡?”

方振玉道:“在下还是第一次出门,不曾听说过?”

祝祥仰天朗笑一声道:“那就让兄弟告诉你,金陵七星堡传出来的令,比王法更重三分。”

方振玉道:“在下方才说过,上天有好生之德,在下总不能见死不救。”

祝祥冷笑道:“这么说,方兄是非插手不可了?”

方振玉拱手道:“祝兄是否可以看在下薄面,放过了郝老丈?”

祝祥似想发作,但又忍了下去,点点头道:“好,家师本来要兄弟带他人头回去覆命,兄弟看方兄之面,可以不杀他,但兄弟必须把郝寿臣带走,这总可以吧?”

郝寿臣急道:“方公子,老朽被他们带回七星堡去,依然没命的了。”

祝祥不待他多说,朝两个青衣汉子一招手道:“来呀,你们把他带走。”

两名青衣汉子答应一声,大步朝郝寿臣走了过去。

郝寿臣疾退三步,沉喝道:“你们谁敢过来?”

他把葯箱往肋下一夹,双手翻处,多了四柄蓝汪汪的飞刀,摇摇作势。

祝祥冷笑道:“你还想顽抗吗?”

“且慢!”方振玉摇手道:“祝兄要把郝老丈带走,那和在这里杀了他,又有何异?”

祝祥一挥手,命两名汉子退下,然后嘿然道:“方兄那是一定要插手了?”

方振玉道:“人命关天,在下焉得不管?”

祝祥道:“兄弟已经告诉过你了,郝寿臣是七星堡要追缉的人,方兄一定要插手,无异与七星堡为敌。”

方振玉道:“在下不愿意惹事,但也不是怕事的人。”

“很好!”祝祥点头道:“那么兄弟不防再告诉你一句话,与七星堡为敌者死。”

方振玉俊目中忽然射出两道寒芒,说道:“在下果然没有猜错!”

祝祥道:“方兄猜对了什么?”

方振玉道:“七星堡果然是金陵一方之霸。”

祝祥森冷的道:“现在雨势己停,方兄及时退走,还来得及。”

方振王潇洒一笑道:“在下说过的话,从不更改。”

祝祥听得脸色为之一变,凛然道:“方兄一定要和兄弟为敌,那就亮兵刃吧!”

“祝兄可是要和在下动手么?”

方振玉又道:“那也好,咱们不妨赌上一赌。”

祝祥道:“如何赌法?”

方振玉伸手一指郝寿臣,说道:“咱们就以郝老丈作个赌注,若是祝兄胜了,在下拍手就走,不敢多管这档闲事,若是在下侥幸获胜,就请祝兄高抬贵手,放过了他,不知祝兄意下如何?”

祝祥爽快的道:“好,就这样一言为定。”

方振玉道:“祝兄一诺千金,咱们自然一言为定。”

祝祥道:“那么方兄请亮兵刃。”

他第二次要方振玉亮兵刃。

方振玉伸手从袖中取出一柄尺二长的犀角摺扇,在掌心敲了一下,抬目笑道:“在下随身只带这柄摺扇,就以此扇,接祝兄几招吧!”

他说来十分轻松,但站在一旁的郝寿臣,脸上却有了喜色。

祝祥骤睹方振玉取出犀角扇,不禁变了脸色,问道:“方兄手中此扇,可是通天犀角扇么?”

方振玉暗暗忖道:“看不出他年纪不大,见闻却甚是渊博。一面含笑道:“祝兄见闻渊博,在下不胜钦佩。”

祝祥抱拳道:“方兄那是无极门的传人了。”

无极门屹立江湖,已有数百年之久了,但他们和其他门派不同,只传子女,不传外人,因此门人子弟,不如其他门派普遍,也很少在江湖上走动。

五十年前无极门出了一位怪杰,以一柄通天犀角摺扇,威震武林,号称陆地神龙。黑白两道,只要提起方铁崖方老爷子,莫不肃然起敬。

尤其那柄通天犀角摺扇,不但不畏宝刀宝剑,且能辟毒,名列武林十大名兵异宝之一,祝祥是七星堡主门下三杰,自然听师傅说过了。

毒华佗听说方振玉果然是无极门的传人,心头压着的一方大石,登时放了下来。

那是因为无极门有一项历代相传的规矩,身为无极门子弟,如果没练成一身武功,是不准出门一步的。

祝祥突然朗笑一声道:“兄弟何幸,得遇无极门的高人,还请方兄多多指教。”

方振玉谦虚的抱抱拳道:“祝兄好说,那就请赐教吧!”

说着“豁”的一声,打开摺扇,在胸前轻轻扇了两扇。

据说陆地神龙方铁崖这柄通天扇,不但通天犀角不畏宝刀,就是扇面,也是用天蚕丝织成的一幅水墨龙,同样不畏刀剑利刃。

铁笔三郎祝祥七星剑竖立,抱抱拳道:“方兄请。”

方振玉还了一礼道:“祝兄只管先请。”

祝祥瘦削脸上隐隐泛起一抹阴笑,说道:“兄弟那就有僭!”

左手剑诀上引,右腕一振,七星剑平胸推出。他这一剑,毫无凌厉招式,只是一记起手式而已,敢情他有意结交方振玉这个朋友,出手十分客气,并未攻敌。

方振玉摺扇一翻,使的是一招“春云乍展”,扇面向右划出,同样心存客气,没有真的攻敌。

但就在方振玉扇势划出之际,祝祥剑到中途,忽然加快,左足随着跨进,欺身直上,一点剑光疾若流矢,点向方振玉左胸“将台穴”,口中含笑喝道:“方兄小心了!”

喝声在发剑之后,声音甫出,剑尖离方振玉左胸己不过三寸。

正因这一剑是后半招突然加速,就显得辛辣无比,使人防不胜防。

方振玉摺扇右划,左边门户大开,但就在祝祥剑尖刺到之际,他却不退反进,右脚斜跟半步,身子极自然的随着右转,对方剑势正好贴着他左胸刺了个空。

祝祥一剑刺空,还来不及收剑,方振玉摺扇豁的一声,快捷无伦的收拢,一点扇头,朝祝祥执剑右腕“关脉”上敲落,同时口中叫道:“祝兄留神。”

他也先发招,后出声。

这一记正是当年陆地神龙方铁崖独创的“通天十八式”中的“玉尺叩关”,只要被他敲上,对方兵刃,势必脱手。

祝祥不妨方振玉避开剑势,趁机反击,会有这般神速,一时收剑不及,赶忙吸气后退数尺。

要知铁笔三郎名列七星三杰,从未被人家一招之间,就逼得狼狈后退过,心头不禁又惊又怒,但他原是心机深沉之人,喜怒不形于色,退后数尺,口中反而朗笑一声道:“方兄扇招,果然不同凡响,兄弟好生佩服。”

方振玉因他方才先发剑,后出声,而且剑势十分毒辣,故而也给他来一记先出招,后出声,此时被他一说,心中反而暗生愧疚,觉得自己太没肚量,急忙拱手道:“祝兄过奖了。”

祝祥看他举扇拱手,自然毫无准备,心中暗喜,大笑一声道:“方兄再接兄弟三剑试试……”

喝声未落,人已一跃而上,手腕连挥,一连三招,快得如同闪电奔雷,接连出手。

这回方振玉确然没有防到对方在说话之时,突重下杀手,一时几乎连对方剑招都没有看清,但觉冷芒飞洒,身前身后,尽是电光般的剑影,一时不敢硬对,脚下依然不退反进,左脚斜跨一步,右脚跟着又横跨一步,侧身而进,竟从祝祥左边闪了出去。

祝祥这三剑原是招中套招的连环剑式,每一剑中,都暗藏了三个变化,不管你用兵刃封架,或是纵身闪躲,都绝难逃出这三招九个变化之外。

如今眼看方振玉居然在自己一片剑影之中,有如逆水游鱼,侧身而进,从横里闪了出去,心头这份震惊,当真非同小可,又是一声朗笑道:“好身法。”

口里虽在赞美,心中更加切齿,身子随着一个急旋,带转剑势,把一片错落剑影,合而为一,化作一道匹练,紧紧跟着方振玉身后,拦腰横扫过去。

这一招“玉带围腰”威势奇猛,剑风如轮,委实凌厉无匹。

方振玉堪堪从剑影中闪出,还未站停,倏地又转了过来,右手一翻,犀角摺扇突然打开,”啪”的一声,压在七星剑剑脊上。

七星堡以剑术驰誉江湖,祝祥使的当然也是长剑;但在江湖上却偏称他铁笔三郎,这不是说他剑术不到家,他的“七星剑法”,当然高不过七星堡主。

他以铁笔成名,乃是以铁笔作暗器,在同一时间,一手可以打出五支之多。而且还能在和人动手之际,右手使剑,左手配合剑势,发笔取人穴道。

他使的铁笔,细如描花笔杆,长不过三寸,专破各种气功,平时就藏在衣袖之中,故而取用之时,旁人也极难发觉,当然更不易防范了。

江湖上给他取铁笔三郎这个外号,就是为了提醒大家,遇上铁笔三郎,慎防他铁笔的意思。

祝祥这一记“玉带腰围”,被方振玉摺扇压住,心头自然更是气怒,趁着功运右腕,力贯剑身,朝上挑起,口中故意大笑一声,左手抬处,三支铁笔从掌心激射而出,品字形打向方振玉咽喉,“将台三处。(将台穴为双穴,左右各一)

他这声大笑,正是故意引人注意,藉以分散敌人戒备之心,用心可谓阴毒之至!

但他那里知道方振玉自小由他祖父陆地神龙方铁崖亲传,对“天通十八式”练得十分纯熟,犀角摺扇不畏刀剑,不畏剧毒之外,另一功能,就是专接敌人暗器。

方振玉摺扇压住对方七星剑,瞥见三点寒星攒心射来,口中同时敞笑一声,半圆形的摺扇,陡然翻起,一下就兜住了三支铁笔,身形一侧,但听“夺”“夺”“夺”三声暴响,铁笔原形未变,依然品字形钉入了右首粉墙之上。

人影乍分,祝祥自知不是人家对手,他生性狡猾,立时长剑一收,含笑抱拳道:“方兄不愧无极门传人,技艺惊人,兄弟自愧弗如,甘拜下风。”左手一摊,他手掌心还有两支铁笔没有打出,接着说道:“这两支铁笔,兄弟就不敢再班门弄斧了。”

他明知再打出两支铁笔,也无济干事,才故示大方,显示他交友坦诚。

方振玉及时收扇,拱手道:“祝兄好说,在下其实已经惊险万状了。”

祝祥笑了笑道:“方兄不用太谦,今日之事,冲着你方兄就此揭过。”

方振玉连忙拱手道:“多谢祝兄顾全义气,千金一诺,放过郝老丈,在下这里谢了。”说罢,又是一揖。

祝祥哈哈一笑道:“兄弟能交方兄这样一个朋友,实是荣幸得很,咱们今后就是好兄弟,兄弟急于回去覆命,就此别过。”

说罢,倏地回过头去,朝郝寿臣道:“郝老记着、在下冲着方兄,可以饶过你,但家师要你回去,没有把你请去,或会另派别人前来,那就难说了,依在下相劝,你最好仔细考虑考虑,要是坚持不肯再去七星堡,那就尽速离开此地。”

话声一落,转身带着两名青衣汉子往外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