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27章 真相大白

作者:东方玉


方振玉目光何等犀利,早就看到他右手三指拈着的那支毒针,形式和谢广义背后中的毒针,一般无二,心中暗暗冷笑,只作不见,直等他右手快递到身前之际,才摺扇轻点,快若闪电,一下点了他三处穴道,笑道:“谢长贵,你这一着完全错了,你在黑暗中,看不清景物,但你的一举一动,我却看得清清楚楚,现在你还有何话说?”

谢长贵依然伸着右手,三个手指拈着一支毒针,原式站在那里,他四肢动弹不得,人可是并未昏迷进主义与民主主义”相结合的“民主社会主义”。主要著作有,方振玉说的每一句话,自然都听到了,口中恨恨的道:“姓方的,我既然落在你手里,你就杀了我好了,但你也未必能活着走下百丈崖去。”

方振玉道:“我不想杀你,但我要你实话实说,你杀害谢!”义灭口,究竟是受什么人指使的?”

谢长贵冷笑道:“你以为我会说么?”

方振玉双目寒芒暴射,注定着他,冷然道:“你非说不可。”

谢长贵只觉方振玉两道眼光,在黑暗之中,有若两道冷电,直射过来,心头暗暗一惊,忖道:“这小子那来这么深厚的功力,看他目光如电,他说能在黑暗中看到自己的举动,那是不假的了。”一面依然倔强的道:“在下不说呢?”

方振玉道:“你总听说过无极门的‘无极玄功’吧?在下只要伸出一个指头,就教你全身血液逆行,你就是铁打的身子,那时也非说真话不可了。”

谢长贵听得脸色大变,说道:“无极门也算得是武林中的名门正派,你用这种手段逼供,岂非和旁门黑道中人一样了么?”

方振玉大笑道:“这叫做对什么人用什么手段,使用毒针弑主,就是按国法也要凌迟处死,我只是教你周身血脉逆行,又算得什么?”

“谁说我弑主了?”

谢长贵道:“谢广义只是我谢长贵的一名属下罢了!”

这话听得方振玉心头大奇,谢长贵明明是谢广义的一名总管,他却说庄主谢广义是他的属下?正待说下去!

突听一个女子声音尖声叫道:“方大哥,你在哪里?”

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叫声的后音,还带着焦急和惊惧的口气!

方振玉一下就听出来了,那是邓如兰的声音,她好像在一边跑一边叫,不然不会那么急促!

方振玉正待开口答应,忽然耳中听到了远处正有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分明是两个人一追一逃,奔行而来!

心念突然一动,忖道:“莫非有人追逐邓姑娘不成?”

“方大哥……啊……”

方振玉心头大急,身形一掠而起,朝前扑过去。

只听有人深沉一笑道:“方振玉只不过是一个婬贼罢了,姑娘找他作甚?”

方振玉一听此人口音,立时暗暗哼了一声:“会是杜飞云。”

“你快放开我。”

邓如兰大声道:“谁说方大哥是婬贼?”

这两句话的工夫,方振主已掠到两人面前四五丈距离,果见杖飞云右手五指如钩,抓住了邓如兰的右臂。

此人果然不愧是七星堡总管,耳目相当灵异,方振玉在飞掠到和他相距还有四五丈远,便已停住,他还是听出声来了,目光一抬,沉喝道:“前面是什么人?”

口中喝着,左手已是一指点了邓如兰的穴道,迅疾把她放到身后地上,双掌当胸,目光骨碌碌乱转!

方振王一看就知他没有看到自己,身形一下飘飞过去,这下他使的正是“龙行九渊”身法,不带丝毫风声,就已逼近到杜飞云身前一丈光景!

杜飞云确然是个厉害角色,方振玉欺近过去,纵然不带丝毫风声,周围也寂无动静,但有人欺近,一阵淡淡的人体上的气息,总会随人浮动,他似是嗅到人气,一声不作,右手突然朝前拍出一掌,身形立即轻巧的往左闪了出去。

这一掌一道凌厉的劲风,直撞而出,势道极强!

方振玉自然看得清楚,心中暗道:“看不出他还有这等深厚的功力!”

他“龙行九渊”身法,专门趋避任何攻击,即使在双方都能看得清楚的大白天,都能从容闪避得开,何况此时方振玉看得到对方,对方看不到自己的石窟之中,他轻轻飘动,依然随着杜飞云闪出的人欺去。

社飞云一掌出手,转移方向,是为了身在暗处,免被人家猝加袭击,这时发觉他击出去的一掌,并未击中敌人,但鼻子向空一嗅,(他因眼睛无法看到,只有仗着耳朵听风辨位,和鼻子嗅觉来发现敌人)那股淡淡的人体气息,竟然仍在自己对面数尺之处传来,这一惊非同小可,突然右手一探,从身边取出一柄二尺来长的短剑,扬手朝前刺去。

他因敌人近在咫尺,因此这一剑也不使什么招式,只是挺手便刺,以求速效,但方振玉却在他短剑刺出之际,已经轻灵的到了他右侧,手中摺扇一指,故意拨出一缕劲风,朝他肩头点去。

杜飞云没想到对方身手竟有这般高强,身形飘忽,不可捉摸,急忙往后斜跃数尺,反手一剑斜撩而出。

方振玉的目的就是先要把他逼退几步,才能救人,此时春他跃开,左手一指,又发出一缕劲风,朝他左胁袭出。

这一记当然也是虚招,右脚脚尖,却在邓如兰穴道上轻轻一蹴,替她解开了被制的穴道,一面立即以“传音入密”说道。“邓姑娘听着,你不可出声,悄悄站起来,贴壁站着,不可移动,等在下拿住了他再说。”

邓如兰穴道被制,口不能言,但心头却是清楚的,此时穴道骤解,耳中听到的,正是自己要找的方大哥的声音,一时大喜过望,依言悄悄站起,贴壁而立,不敢出声。

杜飞云一连遭到人家三次暗袭,竟然连人家站在那里都没听得出来,心头大是惊骇,不由自主又后退了一步,忍不住出声道:“阁下究竟是那一条道上的朋友,在下杜飞云,乃是奉七星堡盛堡主之命,协助武林同道,缉拿婬贼方振玉,和朋友应该是友非敌。”

光是七星堡总管“杜飞云”三个字,在大江南北武林同道,谁不让他三分,他亮出万儿来,自然是志在知会对方,“你别找错了人!”

方振玉一下欺到他身后,(身后嗅觉就闻不到了)轻笑一声道:“原来是杜总管,在下失敬得很。”

杜飞云听到他忽然在身后说话,更是吃了一惊,急忙转过身来,问道:“阁下如何称呼?”

方振玉施展”龙行九渊”身法,依然跟着他转到了身后,说道:“在下就是杜总管要协同缉拿的婬贼方振玉。”

杜飞云听说他就是方振玉,而且自己转过身来,他依然跟在自己身后,心头更是惊骇,没待方振玉说完,身形急旋,口中大喝一声,右手短剑已闪电般划出。

他已从方才一连几次,方振玉都如影随形,跟在身后,心知方振玉武功了得,因此身形电旋,短剑划出的一刹那间,脚下已经连换了七个位置,短剑也飞洒得电光镣绕,一口气接连向身前身后,刺出了九剑。

但任你移形换位如何快速,短剑飞刺,如何迅捷,一个人的双手,只能向前面弯,无法朝背后弯的。

方振玉施展的“龙行九渊”身法,乃是无极门独门特殊身法;你身形转得快,他比你更快,因此杜飞云身若陀螺,旋转如飞,连换了七个位置,方振玉还是紧跟在他身后,并未被他摔掉。

在他转动之际,方振玉的话声,还是从他身后传出:“杜总管,在下对你并无恶意,只是有一个人在那里等着你,在下想请你去和他说两句话。”

杜飞云身子突然一停,问道:“是什么人?”

他身子一停,就证实方振玉还在他身后说话,口中间着“是什么人”,人已闪电转了过来,左手一掌,当胸击到。

这回方振玉没有再动,等他掌势抬到胸口,左手一抬,一把扣住了对方手腕。

杜飞云就因方振玉一直躲在他身后,拿他没有办法,如今双方对了面,他手腕虽被方振玉扣着,却并未放在他心上,口中嘿了一声,右手短剑疾举,一记“卞庄刺虎”,好快的手法,寒光一闪,急如星火般刺出!

方振玉冷喝一声:“撒手!”

摺扇随着敲落,但听“当”的一声,杜飞云只觉虎口一震,短剑立被击落,同时被扣左腕也骤感一麻,全身力道顿失!

方振玉俯身从地上拾起短剑,含笑道:“邓姑娘,你可以过来了。”一面把短剑递到邓如兰手中,说道:“咱们押着他对质去。”

邓如兰惊喜的接过短剑,问道:“方大哥,和谁对质去呢?”

方振玉道:“我虽然只是猜想,但也不会差得太远了,此事不但和邓老伯之死有关,而且和他们陷害我,只怕也有很大的关连,所以非他去对质不可。”

邓如兰身躯一震,急着道:“我爹是他们害死的么?”

方振王道:“我逮住了一个人,正在问他主使的人是谁?听到你的叫喊之声,才赶来的。”

邓如兰问道:“你逮到的是什么人呢?”

方振玉道:“谢长贵。”

两人押着杜飞云,边说边走,回到了谢长贵站立之处、谢长贵穴道未解,自然还是探着右手,一动不动。

方振玉从杜飞云怀中,掏出一支火摺子,随手一晃,登时火光大亮,照着杜飞云,回头朝谢长贵冷冷的道:“谢长贵,我把你的顶头上司也请来了,和你当面对质,告诉你,杜飞云已经说出来了,你如果再不肯实话实说,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原来方振玉方才接住铁笔三郎三支铁笔之后,心中已经怀疑到假冒自己的人,可能与七星堡有关。因为自己初出江湖,和人并无恩怨可言,只有七星堡主觊觎本门“无极玄功’,曾把自己囚禁地室,胁迫默写玄功,自己逃出七星堡之后,他们自然不会轻易罢休。

再说谢广义的女儿谢画眉之死,自己原以为真是被假冒自己的人所好杀,但经谢长贵毒杀谢广义,又说谢广义是他手下,已可使人推想得到,此事乃是事先布置好的毒计。

由谢广义可以引出双拐镇长江邓公朴来,再以邓公朴在江湖上的名声,可以号召江南江北不少武林同道,和自己为难,使自己在江湖上寸步难行。

但他们没料到邓公朴明干事理,不但不受他们利用,反而帮助起自己来,他们为了减少阻力,自然非把邓公朴除去不可,但以邓公朴的武功别人决难一击得手,因此才由谢广义出其不意,击中后心。

谢广义如果真是谢长贵的属下,那么谢长贵勾结的,必是七星堡无疑了。等到邓如兰叫喊着奔来,杜飞云也在石窟中出现,事情就更明白了。方才袭击自己的三人,也可以证实果然是“北斗煞星”了。

杜飞云亲率“北斗煞星”和铁笔三郎等人,前来百丈崖,分明是冲着自己来的,这一相互印证,近日来的种种疑窦,已经都可以连贯起来了!

谢长贵真没想到杜飞云也会落到方振玉的手里,心头自然更为凛骇,冷声道:“杜总管既已说了,何用在下再说。”

方振玉道:“我要听听你说的对不对?不然,怎么叫做对质?”

说话之时,伸手从他手中取过毒针,递给了邓如兰,一面说道:“邓姑娘,这是一支毒针,你拿着,只要谢长贵有半句谎言,你就刺他一下。”

邓如兰点头道:“我会的。”

谢长贵听得大急,忙道:“邓姑娘,使不得,这支针在淬有剧毒,见血封喉,你只要扎一下,在下就开不出口了。”

方振玉道:“谢长贵,你听着,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这是你选择生与死的机会,你自己看着办吧!”

人到底是贪生怕死的!

谢长贵口中应了声“是”,说道:“杜总管既然都说出来了,在下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方少侠,你问吧!”

方振玉道:“好,你先说说,谢广义怎么会是你的属下呢?”

谢长贵道:“谢广义是我远房堂兄,谢家庄,原是七星堡的产业,由他出个面罢了!我是奉派监督他的人。”

方振玉又道:“那么谢画眉呢?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谢长贵道:“不是,画眉只是他的义女。”

方振玉道:“她如何死的?”

“这……”谢长贵为难的“这”了一声,说道:“是……广义逼……逼死她的。”

“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方振玉愤怒的哼了一声,接着问道:“他害死画眉姑娘,嫁祸于我,是什么人主使的?”

谢长贵道:“这是上面的意思。”

方振玉又道:“他用‘摧心掌’袭击邓老前辈,也是上面的意思么?”

“什么?邓如兰尖声道:“爹会是谢广义杀害的?”

谢长贵道:“是的,因为邓老爷子向着你,他在江南声誉颇隆,足以妨碍上面既定的策略,所以非除去不可。”

邓如兰垂泪道:“你说的上面是什么人呢?”

方振玉道:“姑娘暂且忍耐,等我们问完了,再作道理。”

邓如兰点点头;拭着泪水,果然不再作声。

方振玉道:“那假冒我的贼子,是什么人呢?”

“这个……”谢长贵面有为难之色,拖长语气,不敢往下说。

邓如兰叱道:“你不说,我就用毒针刺了。”

“啊!”谢长贵惊啊一声道:“在下说就是了,他是……顾……大公子……”

方振玉冷冷一笑道:“我早就料到是他了。”

邓如兰讶然道:“方大哥,这顾大公子是谁呢?”

方振玉道:“铁扇公子顾青纶,七星堡门下大弟子。”

说话之时,举手在杜飞云后颈上轻轻一拂,喝道:“杜飞云,你都听见了,他说的可对?”

他这一拂,正好解开了社飞云的哑穴,只听杜飞云咳呛一声,阴哼道:“谢长贵,你好大的胆子,泄漏本堡机密,你应该知道如何下场吧?”

谢长贵听得大急,哭丧着脸道:“总管,你听见了……”

“住口,这里不是叙旧的地方。”

方振玉一挥手,拂在谢长贵“锁喉穴”上,一边喝道:“杜飞云,你和铁笔三郎祝祥,自然是支援铁扇公子顾青纶来的了,说,你带来了多少人手?”

杜飞云嘿然道:“姓方的小子,你死在眼前……”

“啪”!邓如兰举手就是一个耳光,叱道:“你敢胡说八道,我就扎你一针,看你还倔强不?”

杜飞云大笑道:“进入百丈崖石窟的人,都是死数,难道你们还想活着下去吗?”

方振玉剑眉一剔,凛然道:“就凭你们几个北斗煞星,还不在我方某眼里,杜飞云,你已落在我方振玉手里,如果好好合作,还有活命的机会,若是惹怒了我,方某就教你溅血于此。”

杜飞云道:“你要我如何合作?”

只听黑暗处传来格的一声脆笑,接口道:“方公子要和老好巨滑的杜总管合作,不如和奴家合作的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