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28章 九毒仙子

作者:东方玉

方振玉举目看去,只见一身黑衣的田七姑,俏生生的走了过来,这就喝道:“田七姑,你最好站在那里,莫要过来。”

田七姑轻笑道:“小兄弟,你这是做什么,大姐我几时害过你了?”

邓如兰叱道:“方大哥叫你不要过来,你就不准过来。”

“唷!”田七姑娇声道:“小姑娘,你这是吃哪门子的醋呀?我不会把你方大哥抢走的,干么这么凶?”

邓如兰气得粉脸一热,长剑作势,哼道:“你……”

方振玉道:“你来作甚?”

田七姑道:“小兄弟,大姐到处都在找你,找你自然有事了。”

方振玉道:“什么事?”

田七姑道:“杜总管说得不错,凡是上了百丈崖的人,就莫想再活着下去,所以大姐我非找到你不可。”

方振玉道:“找到我又如何?”

田七姑低低的道:“你赶快离开,越快越好。”

邓如兰冷笑道:“谁知道你安着什么心?”

田七姑道:“我这做大姐的,难道还会害小兄弟么?”

方振玉道:“听你口气,好像有很多人上了百丈崖?”

田七姑道:“我也不大清楚,好像来的人真还不少。”

方振玉道:“是铁扇公子顾青纶假冒了方某之名,才把这些人引来的了?”

田七姑惊奇的道:“你都知道了?”

方振玉道:“在下想不通有这许多人上了百丈崖,怎会没有人能活着下去的呢?是不是你们七星堡又在施什么阴狠毒辣的阴谋了?”

田七姑“唉”了一声道:“总之,大姐我要你及早离开,是一片好心,有些事情,我不便明言,你听我的决不会错,你快带着这位姑娘走吧!”

邓如兰听她这么说了,心知事情紧急,也就劝道:“方大哥,那就快些走吧!”

“不行。”方振玉道:“我虽是初出江湖,但有些事情,可以用常理来付度,顾青纶假冒方某,做下许多天人不容的罪恶,嫁祸于我,就是要引起天下武林对我方某公愤,才会邀约高手,入山搜索,不知七星堡用了什么诡计,竟把这些人一齐引上百丈崖来,如今又不知在施什么毒辣阴谋,企图把大家一网打尽,我如果悄悄离去,逃得性命,这笔帐岂不又全记在我头上了?”

邓如兰想想也是有理,不觉焦急的道:“那该怎么办呢?”

方振玉道:“所以我不能走,正本清源,非把他们的毒辣阴谋揭破,才能离去。”

田七姑幽幽一叹道:“小兄弟,这阴谋你揭不破的,就是大姐我也无能为力……”

方振玉道:“田姑娘,七星堡到底是什么阴谋,你可以告诉我么?”

他情急之下,不觉一下握住了田七姑的双手,连连摇着!

黑衣罗刹田七姑平日放浪形骸,敢说人家不敢说出口来的话,其实她只是个口直心快的人,平日里守身如玉,虽在江湖上出了名,可还是处子之身,这下被方振玉一下握住了她双手,陡觉一股热流从他手掌传了过来,不由得全身一热,满脸通红,急促的道:“快放手。”

方振玉听到她的话,才发觉自己握住了她的柔英,不禁脸一红,急忙松开双手,道:“对不起。”

田七姑低声道:“今晚之事,我真的无能为力,因为由我大师姐亲自赶来主持……”

她终于说出来了。

方振玉问道:“你大师姐很厉害么?”

田七姑道:“她是出了名的九毒仙子,用毒之能,胜我十倍……”

方振玉悚然一惊,问道:“她要用毒?”

田七姑道:“不错,我来的时候,她已在洞口布下了剧毒,今晚这座石窟中的人,一个也无法幸免。”

方振玉道:“那么七星堡的人呢?”

田七姑道:“他们自然都先服了解葯来的。”

说到这里,伸手入怀取出一颗葯丸,递到方振玉手中,低声道:“这是大师姐给我的,你快含在口中,趁早离开,不过你要记住了,到了洞口,你必须背着这位姑娘而行,要她先下去,方可无事。”

方振玉道:“你只有一颗解葯,给了我,那你怎么办呢?”

田七姑口中唉了一声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不要紧的,我身边的解毒葯丸,虽然解不了大师姐用的毒,但总能支持一时半刻,她总是我大师姐咯,看我忽然中毒发作,岂会见死不救,所以你可以放心走了。”

“在下说过不走。”

方振玉把解葯还给田七姑,说道:“田大姐,你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你这是发疯?”

田七姑吃惊的道:“我大师姐目前正在外面布毒,也许会点燃她最厉害的‘九毒香雾’,你没有这颗解毒葯,闻到毒香,只怕走不出三步。”

方振玉剑眉一竖,哼道:“令师姐如此毒辣,我方某今晚就饶她不得,何况我方才说过,方某不把今晚入洞之人一齐救出,决不单独离此而去。”

“你这是何苦?”

田七姑轻轻叹息一声道:“唉,如若有一个人在此,你的心愿,也许还能完成……”

方振玉问道:“谁?”

“毒华佗郝寿臣。”

田七姑徐徐说道:“据说他穷毕生精力,炼制了一百颗‘百草解毒丹’,专解奇毒,是天下千百种毒葯的克星,自可不惧大师姐的‘九毒香雾’了,除了他,天下虽大,就无人能解了。”

方振王听得心头猛然一震,暗道:“毒华佗送给自己的一瓶‘百草解毒丹’,原来竟是穷他毕生精力,才炼得百颗之多,他竟然全送给了自己,但也差幸他把一瓶解毒丹全送给了自己,今晚方可救得上百丈崖来的众人……”心念方动,只听远处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尖笑道:“小师妹,你在跟谁说话呀?竟把我的底细全抖出来了。”

田七姑听得一惊,急忙低声道:“大师姐来了,你快把这解葯含在口中。”

又把那颗解葯塞了过来。

方振玉用手一推,低低的道:“我不怕剧毒。”一面急忙从怀中取出那瓶“百草解毒丹”,迅快打开瓶盖,取了两粒,一粒纳入口中,把另一粒交到邓如兰手中,用“传音入密”说道:“邓姑娘,快把此葯含在口中。”

邓如兰问道:“你呢?”

方振玉仍以“传音”答道:“我有毒华佗的‘百草解毒丹’。”

这内洞幽深黑暗,除了方振玉可以看得清楚,他人都无法看得到人。

方振玉凝目看去,只见一个一身黑衣的中年道姑,手执拂尘,缓步行来,此人当然是田七姑的大师姐九毒仙子了。

田七姑忙道:“是大师姐么?”

九毒仙子冷冷一笑道:“不是我,你说还有谁呢?怎么?小师妹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么?”

田七姑道:“这里太黑了,小妹看不清,只好先问一声了。”

九毒仙子道:“我问你方才是在跟谁说话,你好像还没回答我呢?”

田七姑很怕她大师姐,低头道:“没……没有呀……”

九毒仙子冷冷哼了一声道:“我明明听到你在跟人说话,还把我都说出来了,怎么会没有人?你当我看不见么?”

说话之时,左手一抬,屈指轻弹,但听“嗤”的一声,从她指头射出一点星星般的绿焰!

她这一举一动,方振玉自然看得清楚,心想:“听她口气、弹出来的这点绿色星星,必是照明之用,自己可不能让她点燃了。”心念一闪,右手犀角摺扇,随着朝那点绿焰点去。

他今晚无意之中练成了“无极玄功”,这摺扇一指,内劲跟着发出,通天犀角生性甚寒,能解剧毒,正是她这点绿焰的克星,摺扇点出,绿焰登时无声无息的熄灭!

九毒仙子一怔,口中“咦”了一声,抬腕之间,又屈指弹出三点绿焰!

方振玉又把摺扇连指了三指,三点绿焰又倏然隐没。

九毒仙子神色为之一变,黑暗之中,只见她双眼隐射绿芒,厉声大喝道:“什么人破了我的‘磷火珠’?”

方振玉应声道:“是在下。”

九毒仙子沉哼一声道:“你是什么人?”

方振玉道:“在下是谁,说出来你也未必知道,不说也罢,不过在下却有一语奉劝……”

九毒仙子不待他说下去,就大声道:“小师妹,你说,他究竟是什么人?”

方振玉急忙以“传音入密”朝田七姑道:“你就说不知道好了。”

田七姑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九毒仙子哼道:“那就等我把他拿下了再说。”

话声出口,突然五指箕张,朝方振玉抓来。

她虽然没有象方振玉那样练成玄门神功,目能暗视,但她一身修为,已臻上乘,听了方振玉说话的位置,出手一抓,居然十分准确。

方振玉看她举手抓来,急忙身形移动,闪了开去。只见她抓来的五指,在快要及身之时忽然长出三寸多长,原来她每根手指都留着三寸长的指甲,锐利如剑,而且色呈殷红,很可能还涂了剧毒。

他在闪出之时,一面喝道:“九毒仙子,在下告诉你,你用毒之能,虽称独步,但江湖之大,善于用毒未必就无人能敌,今晚百丈崖上,高手云集,你如妄想使毒害人,害人不成,终将害己,因此依在下相劝,你还是洁身而退,方为上策。”

九毒仙子冷笑一声道:“放眼江湖,什么人能和我力敌,不怕奇毒?”

方振玉道:“在下就不怕毒。”

九毒仙子冷冷一笑道:“你想试试?”

田七姑突然大声道:“小兄弟,试不得。”转身又朝九毒仙子央告道:“大师姐,求求你,放了他吧,他是小妹的小兄弟……”

九毒仙子厉笑道:“好哇,原来这小子竟是你的情郎……”

“不!不!”

田七姑道:“大师姐,他真的是我的小兄弟。”

九毒仙子冷冷一笑道:“不管他是你情郎还是小兄弟、他胆敢言语触件干我,我就要他尝尝九毒仙子的厉害。”

“哪!”田七姑惊叫道:“大师姐,不……”

方振玉凛然厉喝道:“九毒仙子,在下要你及时离开百丈崖,你答不答应?”

九毒仙子阴笑道:“小子,我要你死,你答不答应?”

声到人到,双手齐扬,十指有如十支尖刃,闪电般戳来。

这下出手可说快捷无伦,任何人要闪身避让,都绝无可能,有之,都只能出手封解,但她指尖上,都涂有剧毒,你只要被她划上一点,就会立时被剧毒侵入,全身麻木,没有她独门解葯,毒发无救。

方振玉只轻轻一闪,便自避了开去,他“龙行九渊”身法,就是在大白天,你都不会看清他是如何闪出去的,逞论黝黑如墨的石窟之中?

九毒仙子一扑落空,心头也暗自一凛,忖道:“这小子倒是滑溜得很!”口中不觉冷厉一笑,说道:“好小子,你很滑溜,但你既在石窟之中,在劫难逃,迟早是死定了,小师妹,你随我出去。转身慾走。

方振玉一闪身,拦在她前面,喝道:“九毒仙子,听你口气,你好像已在石窟中点燃了‘九毒香雾’?”

九毒仙子原是心机极沉的人,两次出手,都被方振玉避开,故而说出要走的话来,自是在诱敌,闻言不觉冷然道:“你也知道‘九毒香雾’?这是我小师妹告诉你的了?”

手中拂尘猝然挥起,只听呼呼三声,三道拂影交叉而起,这三拂虽是发有先后,却同时拂到,有如一片网罟,洒了开来。

这原是她九毒仙子的厉害招数,你若是妄想闪避、封架,一上手就会给她击得筋断骨折。当然,她九毒仙子的兵刃,就是稍稍被它拂中一点,也会同时中上了毒。

方振玉仍然没有还手,只是轻描淡写的身形一晃,又避开了她一记绝招,冷喝道:“你还没有答我所问,是不是点燃了‘九毒香雾’?”

九毒仙子拂尘一起,心中暗暗吃惊,不知此人究是何来历,竟能避开自己一招三式的手法,尖笑道:“你这是多问了么?自己不会出去闻闻?”

方振玉道:“这么说,你已经使出最歹毒的香雾来了?”

九毒仙子道:“你完全说对了。”

她听方振玉站在面前没动,拂尘突起,向他当头直击过来。

方振玉冷笑一声,右手抬处,锵然有声,摺扇打开,翻腕之间,就把对方拂尘卷住,一下压了下去,冷然道:“九毒仙子,若论你平日仗着巨毒害人,可说死有余辜,在下本待教你溅血于此,但你若能改过自新,交出解葯,在下看在田大姐份上,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九毒仙子拂尘被他压住,用力一抽,对方兵刃上(黑暗之中,她看不到方振玉使的是什么兵刃)竟有一股极强吸力,那想抽得动分毫?心头大吃一惊,厉声道:“你是方振玉?”

方振玉道:“不错,在下正是方某!”

九毒仙子道:“很好!”

左手衣袖突然拂起,从她衣袖中飞射出一大蓬细如牛毛的毒针,朝方振玉当胸射去。她动作奇快,双方距离又近,此处又是黝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她以为这一击保管万无一失。

但她怎知方振玉看得清清楚楚,她衣袖扬起,一蓬毒针纵然细如牛毛,也逃不过方振玉的眼睛,口中大喝一声,摺扇往上一扇,发出一股无形劲气,把毒针悉数卷起,石窟顶上登时响起一阵“嗤”“嗤”异声,全部击入石中。

九毒仙子用毒独步武林,她的武功,也大是不弱,方振玉摺扇朝上挥起,压力一松,她一柄拂尘登时使了一招“玉带围腰”抖手朝方振玉横扫过来。

方振玉又是一声冷笑,摺扇疾划而下,但听“嘶”的一声,三尺长的拂尘,竟被摺扇齐中切断!

这下,九毒仙子当真吓出了一身冷汗,口中惊“啊”一声,急忙往后跃退八尺!

就在此时,突然眼前一亮,从走道上飞射过来一支火摺子,(火摺子临风燃烧,有如一道火龙),落到众人立身之处,就熊熊燃烧,附近数丈登时被火光照得通明。

就在火摺子落地的同时,只听一阵“嗤”“嗤”“嗤”破空轻响,七道暗器,宛如飞蝗一般,列成北斗七星状,来势如电,直向方振玉身前射来。

方振玉摺扇连挥,把射来的七支短戟一齐击落,嗔目喝道:“是铁戟二郎!”

铁戟二郎正是北海龙王盛世豪二弟子游子超的外号!

“正是游某!”

随着话声,但见一道人影从数丈外奔驰而来。

那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一身天蓝劲装,浓眉细目,脸色自皙,两道炯炯目光,闪动之间,可以看出他眼神充足,武功不弱!

铁戟二郎游子超目光一注,不禁呆了一呆,冷然道:“你就是方振玉?很好,看来杜总管、谢长贵都已落在你手中了。”

“一点不错。”

方振玉目射精芒,凛然道:“在下和贵堡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贵堡居然假冒在下,做出天人共愤之事,企图嫁祸于我,又利用我方某之名,引来许多武林同道,要在百丈崖一网打尽,在下要揭发尔等如此毒辣的阴谋,自然非把你们七星堡的党羽全留下来不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