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29章 势如破竹

作者:东方玉

铁敦二郎游子超大笑一声道:“姓方的小子,你在做梦!”

方振玉心中暗自盘算,照目前的情形看来,外洞自然已经点燃起“九毒香雾”,所有入洞的人,已成瓮中之鳖以致用。认为文明是人类发展的规律。主要著作有《劝学,七星堡的人,必然会全力来对付自己了。这只要看杜飞云、田七姑。九毒仙子。铁戟二朗等人,依次寻入,就可以想得到。

七星堡的人,今晚在石窟中的,至少还有假冒自己的铁扇公子顾青纶,和铁笔三郎祝祥等人。眼前两人武功大非弱手,已是两个劲敌子总结名辨思潮的发展成果,把名辩分为“名、辞、辨”三,如若再加上铁扇公子和铁笔三郎,自己就难有胜算了。

心念这一动,立时想到自己应该出其不意,先制住一个才行,一念及此,右手摺扇一指现象论只承认现象的存在,否认本体的存在,或者认为,“嗤”的一声击灭了火摺子,左手暗暗凝聚功力,口中大喝一声:“姓游的,多说无益,你接招吧!”

左手一掌,直向对方劈去。

这一掌他用上了八成力道,但听“呼”的一声,一道无形内劲,直如一团雷霆,劈击过去,声势强猛无匹!

铁戟二郎没想到对方说打就打。敌对的双方,遇上了当然要出手,这倒并不使他感到意外,使他感到意外的,是他在喝声一落,已经施展“移形换位”步法,移动身子,向右闪开了三尺光景,但方振玉这一掌,竟然不偏不倚,朝他身上劈来,位置居然丝毫不爽!

他当然不知道方振玉会在山腹的石窟深处,黝黑如墨,谁都无法看得清楚的地方,居然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点,凡是进入这座石窟的人,谁都无法相信的事。

铁乾二郎发现方振玉认位奇准,而且掌势极强,自然不敢硬接,迅快的闪了出去。

方振玉这一掌也并没有和对方硬拼之意,他只虚张声势,声东击西之计,因此左掌甫出,身形一晃,使了一记“龙行九渊”身法,一下朝九毒仙子身前欺去,右手摺扇,更是先人而至,悄无声息的朝九毒仙子左首“肩井穴”点落,扇头一落即起,再点“巨骨穴”,扇头再昂,再点“牙腮穴”,这一式三点,快得如同闪电一般,令人防不胜防!

九毒仙子武功原也极高,只是这石窟之中,实在太黑了,武功再高,到了这种地方,就已大打折扣。

如果双方都看不到,我武功打了折扣,你也彼此彼此。那也罢了;但九毒仙子看不见方振玉的举动,方振玉却看得见九毒仙子在那里,这不就等于把九仙子打的折扣,加到了方振玉身上去了么?

九毒仙子当然也会听风辨位,但方振玉“龙行九渊”身法,是曲折游行,并无风声,这一记扇招,更是不带半点劲风,直等扇头快要触及肩头,她才发觉,自然已经迟了,口中轻“呃”一声,一个人应扇软软的跌坐下去。

方振玉出手奇快,立即左手一把抓住她身子,提到邓如兰身边放下,一边以“传音入密”说道:“九毒仙子已被我制住了,你快在她身上搜一搜,不管什么东西,都取出来。”

铁戟二郎游子超避开方振玉一记掌风,就不见方振玉再行出手,正在凝神倾听方振玉的呼吸。(黑暗之中,只有用耳朵倾听呼吸,和用鼻子来闻人气,这种方法以判断敌人的远近位置)

突然听到九毒仙子一声轻“呃”,心中猛然一惊,急忙问道:“九毒仙子,你没事吧?”

话声未落,方振玉又以一式“龙行九渊”身法,悄无声息的欺到他面前,笑道:“她已被在下制住了。”

这话声,距离他身子已不过三尺光景!

铁乾二郎这一下当真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之间,右手竖立如刀,朝前直劈,人却迅疾往后跃开。

方振玉又是一记“龙行九渊”身法,如影随形跟了上去,摺扇一指,朝他当胸“斩命穴”点去。

铁戟二郎身子堪堪站停,突觉一缕劲风当胸袭来,离胸口不过数尺,心头大惊,再次往后跃开。

那知方振玉摺扇直指,并未收回,又是一式“龙行九渊”,紧随而上,摺扇距他胸口,依然只有四尺来远。

铁戟二郎接连后退,一缕劲风仍然紧指“锁心穴”,紧追不舍,心头惊怒交迸,突然大喝一声,右手抬处,铁戟一记“秋水横舟”,朝方振玉扇上钩来。

方振玉对他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摺扇往后一缩,铁敦二郎的铁就钩了个空,方振玉乘隙进招,摺扇一送,又直指他“锁心穴”。

铁戟二郎心头十分惊异,对方兵刃明明是指着“锁心穴”,何以铁戟钩去,竟然空无一物?他向右钩出的铁戟急忙又使了一记“玉帕回云”,回戟向左务出。

方振玉等他铁戟回格,摺扇又往后缩回,等他铁戟过去,又朝他“锁心穴”指去。

铁戟二郎惊骇已极,手中铁戟朝前乱舞。

方振玉看得暗暗好笑,在他铁戟乱打乱舞之际,悄然后退了一步。

铁戟二郎挥舞了一会,一记没有碰上对方的兵刃,同时也不知道方振玉人在那里,但只要他稍微一停,方振玉的摺扇,化作一缕劲风,又指在他“锁心穴”上。

铁戟二郎到了此时,才知自己一人,决非人家对手,口中发出一声长啸,身形随着往后跃去。

他还以为身后就是方才来时的一条直道,那知在他连番跃退之际,身形已然斜出了许多,这和一个人闭着眼睛倒退、几步之后,一定会斜开去一样,他在这黝黑的石窟弄中,何异闭着眼睛倒退?这猛力一跃,左肩登时撞在棱角不平的石壁之上。

他身后左方,就是石壁,方振玉早就看到了,就在他左肩猛力撞上石壁之际,身形一晃而至,手中摺扇已在他左肩“肩井穴”上敲落。

铁戟二郎口中刚“啊”了一声,突觉左肩一麻,全身有如触电一般,那里还有还击之力?

方振玉左手一下夺下他的铁戟,摺扇疾落,又连点了他两处穴道,然后伸手提起他的身子,大步走了回去。

邓如兰听出是方振玉的脚步声,轻轻叫道:“方大哥……”

方振玉笑道:“什么事?”

邓如兰问道:“铁戟二郎逃走了么?”

方振玉道:“他就在这里。”

邓如兰喜道:“你把他制住了?”

方振玉道:“这里十分黝黑,我占了地理上的优势,他看不到我,我看得到,他自然逃不了。”

田七姑一直站在边上,已有好久没听到大师姐的声音,忍不住问道:“小兄弟,我大师姐呢?”

方振玉笑道:“令姐自然也在这里了。”

田七姑惊奇道:“大师姐也被你拿下了?”

方振玉道:“不错,凡是进来的人,我都得把他们拿下。”

“你真行!”

田七姑轻轻叹息一声道:“我本来想早些找到你,帮你逃离虎口,现在看来,是七星堡的人,一个个落入你的虎口了。”

方振玉道:“这还得感谢姊姊的指点,小弟并不知道令师姐已在外洞燃起‘九毒香雾’,小弟身边纵有解毒丹,但在不知不觉间中了毒,岂不依然为敌所乘,所以说起来,还是姊姊救了我哩!”

他一口一声“姊姊”,叫得田七姑心里好不舒服,格的笑道:“小兄弟这张嘴真会说话,姊姊我方才真还替你担心呢,我大师姐是出名的九毒仙子,她和你动手之际,难保不在暗中使毒,若非你早已服了郝寿臣的‘百草解毒丹’,只怕早已着了她的道啦!”

邓如兰听她说话嗲声嗲气,心中不禁有些不自然,这时插口道:“方大哥,你要我在她身上搜一搜,她身上东西可真不少呢,光是小瓶就有十来个之多,你要不要瞧瞧?”

方振玉道:“不用,你先收着,待会再说。”

田七姑道:“我大师姐的东西,我都知道用法。”

邓如兰哼道:“不劳费心。”

田七姑很轻的笑道:“小妹妹,你用不着跟我吃飞醋,大姐不会把你方大哥抢走的,你只管放心好啦!”

邓如兰被她一句话说中了心事,不由得脸上一红,啐道:“你……”

“好啦!我们谈正经吧!”

田七姑又是一声娇笑,问道:“小兄弟,你制住了大师姐,准备要怎样呢?”

方振玉道:“等我把七星堡的人,全制住了,再到外洞救人去,只要让大家知道此事真相,听凭大家的意见处置,但我保证决不会伤她性命的。”

田七姑问道:“小兄弟,这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你真的看得见?”

方振玉道:“小弟勉强还可以看得清。”

田七姑轻轻叹息一声道:“无极门人,果然不同凡响,无怪盛堡主要逼你默写‘无极玄功’,处处设计陷害你了。”

方振玉经她一说,登时明白过来,自己一直想不通铁扇公子顾青纶为什么要假冒自己,到处做下令人发指之事?

原来这完全是七星堡主盛世豪的阴谋,他要大弟子顾青纶假冒自己,使江湖上激于公愤,大家来围剿自己,他趁机可以把江南武林的异己门派,一网打尽,再把责任推到自己一人头上。

然后胁迫自己献出本门“无极玄功”,如果自己不肯,他又可以堂而皇之的公告天下,说他已经把婬贼擒住,历数罪状,那时候,自己不但百口莫辨,就是祖父也无法出面救得了自己了。

“这真是最恶毒的诡计!”

方振玉愤怒的吼了一声,问道:“姊姊可知道七星堡调来了多少煞星?”

“一共两队。”田七姑笑了笑道:“这个你大可放心,这两队人,一队归姊姊我指挥,另一队是杜总管直接指挥的,其实,就算七星堡七队煞星全调来了,你抓住一个社总管,也就够了。”

方振玉道:“杜飞云能压得住他们?”

田七姑格的笑道:“杜总管是七队北斗煞星的总领队呀!”

话声未落,方振玉轻嘘了一声,说道:“有人来了。”

田七姑道:“小心,这时候来的,都是七星堡的人了。”

方振玉道:“你们站在这里,不可过来。”

大步迎了上去。

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一共是两条人影,直奔而来,快到岔道,两人同时脚下倏停。

方振玉目光凝注,才看清来人正是假扮自己的铁扇公子顾青纶,和铁笔三郎祝祥,那顾青纶依然装扮成自己模样,手中紧握着一柄乌黑的摺扇!

这真是仇人相见份外眼红!

他竭力使自己镇定波动不已的情绪,在他们相距一丈来远处,也自停下步来。

“奇怪!”

顾青纶低声道:“方才明明听到老二的啸声,应该就在这里附近了,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铁笔三郎祝祥道:“二师兄也许发现了方振王的踪迹,追下去了。”

顾青纶道:“这条甬道,向左去可以通向外洞,但曲折狭小,向右去是一条死巷,再往里去,可以通向几间石室,对外别无通路,方才咱们已经搜了几条石街,俱不见人影,那么九毒仙子、田七姑、杜总管这些人都到那里去了呢?”

方振玉心中暗道:“原来他对百丈崖这座石窟,非常熟悉,无怪要选择在这里,布置陷阱,引诱自己和许多武林同道入伏了。”

“对了!”铁笔三郎祝祥哦一声道:“谢广义和谢长贵,前面也不见他们的人影!”

顾青纶道:“现在全洞只有这一条石街了,难不成他们会全都追到里面去了?”

祝祥道:“这当然也有可能,咱们的目的,要活捉姓方的小子,他们发现姓方的小子朝这条石街逃进去,大家自会朝同一条路追进去了。”

顾青纶冷笑道:“你莫要忘了,老二那一声长啸,是向咱们求援的信号。”

祝祥笑道:“二师兄发现了姓方的小子,才以长啸把咱们引来,求援不也是要把咱们引来么?”

“不对!”顾青纶道:“我看事情大有蹊跷。”

祝祥笑道:“姓方的小子又不是三头六臂,就算二师兄单打独斗不是他的对手,但九毒仙子和田七姑,都善于用毒,难道那小子真的不怕剧毒?”

顾青纶道:“你没听老爷子说,无极门的‘无极玄功’,练成了剧毒不侵,水火不伤……”

祝祥道:“那是要练到上乘境界,那姓方的小子有多少道行?”

顾青纶道:“你说的自然不错,但我总觉得眼前情形,有些不对!”

祝祥道:“那么咱们也不妨发一声长啸试试,二师兄如果听到了,也必然会以长啸相应,咱们再循声寻去,不知大师兄意下如何?”

“好吧!”

顾青纶道:“好,你就发一声试试看。”

铁笔三郎祝祥果然撮口发出一声长啸。

过了一会,依然不闻铁戟二郎的啸声。

顾青纶道:“老二果然出了事!”

祝祥凛然道:“大师兄是说二师兄可能落到姓方的小子手里了?”

“事情很难说!”

顾青纶催道:“咱们快进去……哦,老三,你身边可有千里火筒?”

祝祥道:“有。”

顾青纶道:“你把火筒晃着了,走在后面,和我至少要保持五尺距离。”

祝祥应了声,果然从怀中取出一个铜制精致的千里火筒,擦的一声,打起火石,正待晃动!

方振玉看得清楚,急忙用手指轻轻一弹,一缕无声无息的指风,正好把他打起的火星击灭。

祝祥连打了三次,都没打着,说道:“这火筒好像没有油了。”

顾青纶道:“拿来。”

方振玉心中暗道:“这火筒不能让他们打着,否则被他们看到自己,岂非碍了手脚?”心念一动,立即使了一式“龙行九渊”身法,一下闪到了祝祥身侧。

这“龙行九渊”,乃是无极门独创的特殊身法,能在众多敌人包围之中,闪避游走,闪避各种兵刃交击,正因这式身法,闪动之时,不带丝毫风声,很难令人捉摸。

祝祥听大师兄叫自己把火筒交给他,就依言递了过去。

方振玉伸手从他手上接过火筒,又轻快的退了回去。

顾青纶伸出手去,接了个空,问道:“你火筒呢?”

祝祥道:“你不是拿过去了么?”

顾青纶怒声道:“你交给谁了?”

祝祥道:“自然交给你了。”

顾青纶听得大怒,哼道:“这里又没有第三个人,我没接到,你会交给了谁?”

方振玉道:“祝兄交给在下了。”

铁笔三郎祝祥听得一怔,大声道:“你是什么人?”

顾青纶听到方振玉的声音,立即一拉祝祥,两人迅速后退一步,一面喝道:“你是方振玉?”

方振玉笑道:“你才是方振玉——在下不是。”

顾青纶铁扇当胸,朗笑一声道:“果然是你!”

祝祥问道:“大师兄,他是什么人?”

“他就是咱们进来要找的人。”

顾青纶应声道:“你把老二怎样了?”

方振玉轻哦一声,笑道:“阁下说的大概是铁戟二郎了?他不是好好的躺在那里么?”

顾青纶看不到方振玉,但他听声辨位,确定了方振玉立身之处,右手摺扇,拇指轻轻按下,一蓬细如牛毛的毒针,在黝黑之中,悄无声息的朝方振玉射去。

就在此时,只听一个女子声音,尖急的叫道:“方大哥……”

一路奔行而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