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03章 无极遗训

作者:东方玉

郝寿臣胁下夹着朱漆葯箱,朝方振玉连连拱手道:“方少侠援手之德,小老儿没齿不忘。”

方振玉道:“些许小事,老丈不用挂齿,现在雨势已弄,在下要先走一步了。”

说罢,朝郝寿臣抱了抱拳,正待举步往庙外走去。

郝寿臣急叫道:“方少侠请留步。”

方振玉回头道:“者丈还有什么见教?”

郝寿臣就地放下葯箱,打开箱盖,取出一个青瓷小瓶,直起腰,双手送到方振玉面前,说道:“方少侠救命之恩,老朽无以为报,这是老朽花了多年心血,搜集了近百种解毒灵葯炼制的‘百草解毒丹’专解天下奇毒,方少侠行走江湖,以备不时之需……”

方振玉不肯接受,却道:“老丈盛情,在下心领。”

“方少侠不肯收下?”

郝寿臣微微一怔,接着道:“老朽听说无极门中,有一套至高无上的练气功夫,叫做‘无极玄功’凡是练成‘无极玄功’的人,可以刀剑不伤,水火不害,百毒不侵,但要练到此一境界,非一甲子苦修不为功,方少侠武功自得贵门薪传,但年事尚轻,自然不可能练成‘无极玄功’,何况少侠初涉江湖,难免遇上歹人,暗中使毒,老朽这瓶‘百草解毒丹’,方出华佗,轻症一丸,重症三丸,敢说天下虽大,无毒不解,少侠留置身边,也许有用,这是出诸老朽区区微忱,方少侠不可推辞……”

方振玉道:“老丈这瓶解毒丹,实在不敢收。”

他因自己偶而出手,救了毒华佗,故而不肯因区区小惠,收受人家名贵丹葯。

郝寿臣久走江湖,方振玉的脸色,他怎会看不出来?呵呵一笑道:“方少侠大概因救了老朽,故而不肯收受者朽的东西,这正表现了少侠家教敦厚,人格清高之处,但收受人家贵重东西,和收受老朽的解毒丹,其间却大有区别?”

方振玉道:“这有什么区别?”

郝寿臣道:“这区别很大,譬如说,你救了老朽性命,老朽以金银珠宝作为报酬,那是轻视了少侠的人格,如果少侠收受了,那么这些金银珠宝,也不过满足少侠一时的奢侈享受而已!”

方振玉点头道:“就是咯!”

郝寿臣笑了笑道:“但老朽奉赠方少侠这瓶解毒丹,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方振玉没有开口。

郝寿臣续道:“那是因为解毒丹善解天下奇毒,这是救人济世的灵葯,方少侠行走江湖,留置身边,固可备不时之需;但如果遇上中毒垂死之人,不也可以救人一命么?方少侠岂可因救了老朽之故,不肯接受救人济世的葯物?”

方振玉矍然道:“老丈说的极是,在下那就拜领了。”果然双手接过青瓷小瓶,收入怀中,一面问道:“老丈现慾何往?”

郝帮臣轻唉一声道:“七星堡威震江湖,不但在金陵地面上,是独霸一方的雄主,就是大江南北,也有惟我独尊之势,老朽不愿和七星堡主合作,才派人追杀,他们得不到老朽,岂肯就此罢休,故而老朽想去找一个人试试。”

方振玉问道:“老丈要去找谁?”他此话出口,顿觉不妥,这是人家的隐私,自己怎好问他,这就接着忙道:“在下不该有此一问,老丈还是不说的好。”

郝寿臣笑了笑道:“不要紧,老朽去的地方,和方少侠也许同路。”

方振玉奇道:“老丈知道在下要去哪里?”

郝寿臣道:“本来老朽也不知道方少侠的侠踪,但方才方少侠展露了通天犀扇,少侠既是无极门的传人,又是初涉江湖,远来金陵,那一定是到栖霞寺去的了。”

方振玉惊奇的道:“老丈如何会知道的?”

郝寿臣笑道:“这并不是秘密,稍通江湖掌故的人,谁都知道,远在数百年前,手创无极门的祖师,就在栖霞寺剃度出家,圆寂干此,贵门一脉相传,每一位传人,学成之后,行道江湖,必须前来金陵栖霞寺,叩谒祖师,因此猜想方少侠必是前去栖霞寺了。”

方振玉释然道:“原来如此。”接着问道:“这么说,老丈也要去栖霞寺了?”

“是的。”郝寿臣道:“栖霞寺老方丈慈云禅师,乃是当今有道高僧,也是七星堡主唯一敬重之人,得罪七星堡主,若是老禅师一言,即可化解,老朽从七星堡不辞而别,就是专程赶来栖霞寺,面恳老禅师慈悲的。”

方振玉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可以走了。”

郝寿臣面有喜色,连忙拱手道:“方少侠请。”

他知道七星堡不会放过他,铁笔三郎祝祥虽已离去,但可能还有人在附近监视,如今有无极门的传人同行,这一路上,就可确保他的安全了,因此他非让方振玉走在前面不可。

从东峰到南麓,自然不会大远,两人走了不过一顿饭时光,栖霞寺业已在望。

说起栖霞寺,乃是栖霞山的名迹,相传南唐时有一位隐士,道号栖霞在这里修道,因以得名。

栖霞寺在栖霞山的南麓,群山环抱,林木荫臀,每到深秋时节,满山红叶,像一片流丽的晚霞,也如一片灿烂的珊瑚海,故有秋栖霞之称。

在这座栖霞古寺的后面山壁上,怪石耸立,全是洞穴,穴中凿着佛像,最奇险的一个洞,凿的是达摩像,叫做达摩洞。上去是桃花涧和紫峰阁,再上去又是一座山岭,佛像更多,就是有名的千佛岩。

作者不厌其祥的介绍栖霞寺,因为本书故事,正是从栖霞寺起端的也。

闲言表过,却说方振玉、郝寿臣抵达栖霞寺,刚跨上石砌平台,郝寿臣就脚下一停,朝方振玉拱拱手道:“多谢方少侠救助之恩,咱们后会有期,老朽就此告别。”

方振玉道:“老丈不是也要去见这里的老方丈么?”

郝寿臣低声道:“老朽要找机会,才能见到老禅师,如若此时跟着少侠同去,只怕有些不便,方少侠请吧,前途诸多珍重。”

说罢,手捧朱漆葯箱,转身朝右首行去。

这时虽是元宵前一天,但栖霞寺乃是著名古刹,慕名而来的游客,三三两两的在寺前徘徊。栖霞寺高大的山门,是永远为游客敞开着的。

方振玉转过身,跨进山门,古刹梵字,高大庄严,任何人进入佛门、都会油然生敬仰之心,不少善男信女,正在佛前拈香跪拜。

方振玉缓步跨上石阶,进入大殿,举目看去,殿右正方有一个灰衣憎人走了过来,这就迎着走去,拱手道:“大师傅请了。”

那灰衣憎人急忙双手合十,还礼道:“施主你好,可有什么事,要小僧代劳么?”

方振玉道:“在下方振玉,求见贵寺老方丈来的,烦请大师替在下进去通报一声。”

灰衣僧人打量了方振玉一眼,看他气宇不凡,像个读书相公,那敢怠慢,连忙双手合十,陪笑道:“老方丈年事已高,平日很少接见外客,这样吧,施主请在这时稍候,容小僧进去禀报知客大师,施主有什么贵干,和知客大师说吧。”

方振玉点点头:“也好,那就麻烦大师傅了。”

灰衣憎人连说不敢,匆匆往殿后而去。

过不一会,只见那灰衣僧人领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僧人走了出来。这僧人年约五旬左右,合掌当胸,含着一脸笑容,从殿后转出,步履甚是沉稳。

灰衣憎人一指方振玉,说道:“这位就是方施主。”

高大僧人连忙趋前一步,合十道:“方施主莅临,贫僧广慧,多有失迎。”

方振玉还礼道:“大师傅好说,在下……”

广慧不待他说下去,含笑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方施主请到里面奉茶。”

说话之时,连连抬手肃客,自己侧身走在前面引路。

方振玉随着他穿过大殿,从长廊折入第二进右首一道月洞门,那是自成院落的一排三间精舍,小天井中放着两排花架,十数盆幽兰,长蕙迎风,清香沁人。

广慧大师把方振玉让人一间陈设雅致的小客厅,分宾主落座。一名身穿鹅黄僧衣的小沙弥,立即奉上香茗。广慧满脸堆笑,说道:“方施主请用茶。”

方振玉点头道:“大师傅不用客气,在下远上宝刹,是求见老方丈来的。”

广慧依然满脸堆笑,说道:“贫僧方才已经听敝师侄说过,方施主求见方丈而来,只是方丈年事已高,平日除了静坐,久已不问尘事,自然不见外客了,只怕有违方施主雅意,方施主如有什么见教,不知贫僧可否效劳?”

方振玉道:“多谢大师傅厚意,只是在下奉家祖之命,远从中原赶来,自然非面谒老方丈不可了。”

广慧陪着笑问道:“请问方施主令祖,不知如何称呼?”

方振玉道:“家祖名讳,上铁下崖。”

“哦!”广慧和尚含笑的脸上,登时凝结住了,由惊异迅速的变为肃然起敬,双手合十道:“原来施主令祖是方大侠方老施主,贫僧失敬了。”

陆地神龙方铁崖,誉满武林,威震天下,难怪广慧这般崇敬了。

方振玉缓缓从袖中取出一柄通天犀角为骨的摺扇,往桌上一往,说道:“这是家祖要在下持来求见老方丈的信物,就请大师呈老方丈,看看老方丈是否能够赐予延见?”

“是,是!”广慧和尚双掌合十,连忙起身道:“贫僧这就去,贫僧这就去……”

他以虔诚之色,双手捧起犀角摺扇,然后陪笑道:“方施主且请宽坐,贫僧去去就来。”转身匆匆退出。

方振玉举起茗碗,轻轻喝了口茶,放下茗碗,站起身来,背负双手,看着壁上悬挂的名人书画,心中却止不住暗暗忖道:“不知这栖霞禅寺的老方丈,和我爷爷有什么关系,只要听爷爷临行时嘱咐我的口气,好像我一生成就,全在此行……”

“本门创立门户的祖师依山大师,当年怎么不远千里,到栖霞寺递度出家的呢?莫非栖霞寺和无极门有什么关连?”

“对了,方才毒华佗郝寿臣曾说,本门每一位传人,学成之后,必须前来金陵栖霞寺,叩谒祖师,那么自己前来金陵,也只是例行的叩谒祖师遗像罢了。”

他心中转动着念头,脚下缓缓的循着粉壁看画,好像看的有些出神!

忽听身后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急忙转过身去!

只见广慧和尚匆匆走入,合十道:“方丈有请方施主。”

方振玉喜道:“老方丈答应延见了么?”

广慧含笑点头道:“是的,方施主请随贫僧来。”

说罢,转身走在前面领路。

方振玉跟着他走出客厅,折入另一条走廊。

廊外遍植悔花,此时寒萼争放,繁花满枝,人行廊中,颇有暗香浮动,气息清馨!

行不多久,当前又有一道月洞门,跨出门外,但觉豁然开朗,那是一座相当宽敞的院落,庭前两棵老梅,古干临风,苍劲有如铁骨,一树绿萼梅花,疏而不繁。迎面三问精舍,中间一间门楣上,有一扇形扁额,上书“玄通无极”四字。

方振玉心中暗自一动,忖道:看来这栖霞寺和本门果然渊源极深了!

广慧和尚行到阶前,立即趋上一步,恭声道:“启禀方丈,方施主来了。”

他话声方落,只见棉帘掀处,走出一个身穿鹅黄僧衣的小沙弥来,合十道:“方丈请施主人内相见。”

广慧应了声:“是”,急忙退下一步,合十道:“方施主请。”

方振玉举步跨上石阶,小沙弥已经侧身掀起棉帘,等方振玉进入屋中,才放下门帘。

这里自然是方丈起居室了,一间略呈长方形的屋宇,正中间设着神案,古铜香炉升起袅袅青烟,弥漫着一股扑鼻的檀香香气。

两边放着几把紫檀雕花椅凡,上首一把椅子上,端坐着一个身材高大,身穿青灰僧袍的老和尚,一手拨着一十八颗檀木念珠,目光打量着方振玉,徐徐点头,说道:“小施主就是方振玉么?”

这老和尚两道白眉垂下来足有三寸长,白眉底下,一双细长的眼睛,却清澈如水,湛然有光,看他年纪,少说也有八九十岁了!

方振玉心知这老和尚就是老方丈慈云禅师,他记得出门时爷爷再三叮嘱,老方丈是当今神僧,辈份极尊,不同失礼。此时那敢怠慢,急忙走上几步,跪了下去,说道:“弟千方振玉,奉家祖之命,叩见老禅师。”

慈云禅师端坐不动,只是徐徐说道:“小施主请起,令祖可好?”

方振玉站起身,恭敬的道:“家祖幸托粗安,要弟子向老禅师问好。”

慈云禅师蔼然笑道:“老僧和令祖已有数十年不见,今天总算又看到他令孙长成了,唔,这叫做有其祖,必有其孙!”

方振玉恭身道:“老禅师夸奖,晚辈怎敢和家祖他老人家相比?”

慈云禅师道:“小施主人品如玉,英发有为,将来成就,不会在令祖之下,正是无极门之幸,只可惜小施主杀孽较重,唉,这也是天道轮迎,六十年一转,莽莽江湖,乱象已萌,浩劫重现,小施主岂不正是应运而生……

方振玉因老和尚语近禅机,不好作声。

慈云禅师已经站起身来,说道:“小施主远来,还不叩见祖师?”

方振玉听得一怔,急忙走近佛案,举目看去,只见中间壁上,悬挂一幅身穿杏黄僧袍老和尚的画像,上面题着一行恭楷,赫然是:“依山大师之像。”

两边还有一幅对联,写的是:

“存心皎若青天白日,

行道在能寿世拯民。”

字体遒劲苍古,笔意纵横,下款题着:“武当后学紫阳子沐手恭书。”

武当紫阳子,岂非就是武当派前代掌门人中最著名的一位紫阳真人?

方振玉看到祖师的神像,就立即跪到佛案前面,恭恭敬敬拜了几拜,才行站起。

慈云禅师回到上首倚坐下,抬抬手道:“小施主请坐。”

方振玉依言在他下首的一把椅子落坐。

慈云禅师道:“小施主大概已听令祖说过,无极门始祖依山祖师是在本寺剃度,也在本寺圆寂的,寺后舍利塔中,藏有祖师的舍利子,达摩洞壁间,有祖师手书遗迹八个字:‘皈依三宝,玄门无极。’寺后千佛岩和无极门也有极深的渊源,小施主要多加留意才好。”

方振玉应了声“是。”

慈云禅师又道:“自从依山祖师圆寂之后,无极门每一代的传人,世代相传,都得前来本寺,叩谒祖师,本寺每一代的方丈,也恪遵遗训,必须面授依山祖师遗训,令祖要小施主携扇前来,就是要老僧面授遗训了,小施主还不跪下听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