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30章 双扇交锋

作者:东方玉

方振玉目能夜视,看得清清楚楚,从顾青纶的厨头上,射出一蓬隐隐闪着蓝芒的毒针,不觉冷笑一声道:“顾青纶,凭你还暗算不了我。”

摺扇轻轻一圈,朝对方扇去。

顾青纶毒针出手,人已移形换位,向旁闪出,听到方振玉的喝声,他早就接二连三换了三处位置,此时但听一阵密集的“叮”“叮”细响,自己方才立身的左首石壁间,闪起数十点火星,一蓬毒针全被方振玉扇了回来,没入石壁之中!

“方大哥……”

那女子尖叫而带着惶急的呼声,这是第二声了,声音已由远处奔来,渐渐接近!黝黑的甬道上,同时也出现了一个人,跌跌撞撞的奔了过来!

这是一个少女,但现在长发披散,衣衫也有几处已划破,额角、肩头、都在流血,神情显得十分狼狈,她心里似乎有着莫大的恐惧,流露在脸上的,是一片惶急之色!

她似乎自己负了伤,甚至于尖锐的石笋划破了衣衫,还在流血,她都顾不得了,只是尖叫着往里狂奔而来!

她、正是和方振玉结为口盟兄弟,而却是女儿之身的盛明珠!

顾青纶虽然没有看到盛明珠,但声音可以听得出来,急忙回过身去喝道:“小妹,你不要过来。”

盛明珠道:“大师兄,方大哥呢?我是找方大哥来的,你们……把他怎么了?”

铁笔三郎祝祥道:“师妹,你不该来的,快退出去。”

“不!”盛明珠举手掠掠散乱的秀发,说道:“大师兄、三师兄,你们不能用毒对付方大哥,你们还认我是师妹,就看在我的面上,放过了他,大师兄,我从没求过你,我求你一次……”

她说得很惶急,显得内心急得不得了!

这也难怪,她知道三位师兄和九毒仙子都赶来了,另外还有杜总管的二队“北斗煞星”,七星堡来了这许多人,方振玉武功再高,终究只有一个人,一双手,她那得不急,说到后来,几乎要哭出声来。

方振玉听得极为感动,朗声道:“盛姑娘,在下好好的站在这里、还用不着他们放过我。”

盛明珠听到方振玉的声音,不由大喜过望,颤声道:“方大哥,你也在这里,你……没事吧?”

方振玉道:“我当然不会有事,今晚有事的只怕是你这两个师兄呢!”

盛明珠道:“方大哥,你……”

她话声未落,顾青纶大喝道:“小师妹,这里没你的事,你还不退出去?”

他口中在和小师妹说话,人已一晃而到,手中铁扇快逾掣电,一记“孔雀开屏”,朝方振玉攻到。

这一招,他蓄势已久,确定了方振玉的位置,才行出手,扇招上下闪动,攻势扩及一丈,几乎没有让方振玉闪避的机会。

他不愧是七星堡主门下的大弟子,功力深厚,扇如游龙,点、刺、劈、撩,攻势神速,锐利无匹!

铁笔三郎祝祥听风辨位,一听到大师兄业已出手,也觑准方位,身形一晃而至,正好落到方振玉的背后,七星剑举手一剑,刺向方振玉右肩。

他们师兄弟平时对拆惯了,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石窟之中,仍可听风辨招,知道下一招的变化,因此两人这一联上手,扇剑同施,依然可以配合得很好!

不,两人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把方振玉夹在中间,甬道地方并不宽敞,堵住了出手,真可使人前进后退,都不成的感觉!

方振玉冷笑一声,身形一侧,犀角扇同时展开,左拒右攻,和两人动上了手。

刹时之间,扇风激荡,剑芒如电,但却不闻双方叱喝之声。

盛明珠只听到啸风嘶耳,心头大急,尖叫道:“大师兄、三师兄,你们住手!”

她奋不顾身的扑了过来。

顾青纶大喝一声:“小师妹不可过来。”

他在黑暗之中,看不到小师妹,又怕伤着了她,听她扑来,急忙扇势一偏,正待挥手把她推出。

祝祥站在方振玉身后,听不到小师妹扑来的声音,正好唰的一剑,横削过来,剑锋几乎快要削上盛明珠的左臂。

这一剑若是削上了,她一条左臂,就得被削下半截来。

方振玉睹状大惊,急忙左手一探,把盛明珠拉了过来,低低的道:“明珠,快不可乱走。”

盛明珠听到说话的是方振王,她这次偷偷离开七星堡,冒险进入洞窟,为的就是方振玉,如今总算找到了他,一时情不自禁,口中娇呼一声:“方大哥!”

双臂一环,扑入他怀里,紧紧抱住他身子。

这时正当三方动手之际,她这一抱住了他,岂不爱之适以害之?

但她究竟是女孩子咯,心里已经委屈了多日,也耽足了心事;一旦遇上了情郎,那还理会什么剑招如电,扇势似风?就怕失去了方振玉一般,就是紧抱不放。

方振玉不忍把她推开,只好站立不动,右手使扇,左手运掌,和顾青纶、祝祥硬打硬接。

若论功力,方振玉练成“无极玄功”,自然胜过铁扇相公顾青纶甚多,但以对敌经验来说,方振玉就不如顾青纶了;何况方振玉被盛明珠贴着身子抱着,只是直立不动,自然给顾青纶很好的机会。

他虽然在黑暗之中,看不到方振玉,但方振玉这回固定下来,他不用再听风辨位,就可出手攻敌,铁扇刷刷生风,记记都是狠辣之极!

方振玉身躯半旋,横扇封架,背后又金风嗤嗤,祝祥点点剑光,急袭过来!

方振玉左手连发两掌,掌风如涛,直把祝祥剑势震得嗡然有声,几乎折断,被逼得往后连退了两步,左手一杨,三支铁笔直向方振玉电掣射来。

方振玉怕他伤了盛明珠,左手衣袖急忙往外挥出,他这一挥,“无极玄功”一团真气,像潮水般涌卷出去。

祝祥后退了两步,左手发出铁笔,右手长剑一振,三支铁笔受到反震,反向自己打来。

只要听风辨器,劲力甚足,一时不敢伸手去接,急忙挥动长剑,想把铁笔击落!

那知这三支铁笔,经方振玉“无极玄功”反震回来,力道何等强大,但听“当”的一声金铁大震,第一支铁笔,就把他七星剑齐中震断。

祝祥但觉手上一轻,心知不妙,正待闪避,已是不及,双肩一阵剧痛,已被两支铁笔击中,口中大叫一声,痛得双脚一软,往后跌坐下去。

只听耳边响起一个极轻的娇脆声音,格的一声轻笑道:“祝公子,你该歇息了”

这笑声他自然极熟,正是平日里又娇又辣的黑衣罗刹田七姑。

他做梦也想不到田七姑竟然会吃里扒外,对他下手,他连哼也没有哼出,全身一麻,便已失去了知觉。

铁笔三郎这声大叫,传到盛明珠耳朵里,心头不由得猛然一紧,急忙松开双手,问道:“方大哥,你杀了三师兄?”

她虽然对铁笔三郎没有好感,但总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心中大有不忍之意。

方振玉大笑道:“祝祥是被他自己的铁笔所伤,被制住了穴道,(他看见田七姑出的手)我不会杀死七星堡任何一个人的,我只是要揭穿这件事的阴谋,非把他们全体拿下不可。”

话声一落,身形一晃,向顾青纶直欺过去,朗声喝道:“顾青纶,你假冒方某,做出天人难容的勾当,实是罪魁祸首,现在所有的人,全已被方某拿下了,你还要方某动手么?”

顾青纶输红了双眼,左手迅疾往腰间掏去,右手中铁扇一招“王女穿针”,闪电朝方振玉眉心点来,人也跟着扑上。

方振玉举扇一格,两扇相交,发出“答”的一声震响,顾青纶只觉被震得虎口发热,暗暗心惊,脚下同时后退了一步,但他却一退即上,左手突出,猛抓方振玉右肩。

方振玉目能暗视,早已发现他左手向腰间掏去,还以为他要发暗器,自然极为注意。

此时看他左手突然朝自己肩头抓来,五指如钩,原来指头套上了五枚锐利钢钩,心中暗暗冷笑,右手犀角摺扇,往外疾展,划向对方手腕。

两人这次再度交锋,顾青纶尽情施展所学,右手铁扇迥旋如风,居然隐挟风雷,左手五指戴上了钢钩,使出鹰爪的“大擒拿手”,忽抓忽劈,招数变化繁复,记记向要害大穴,与方振玉苦苦拼搏。

方振玉没有想到顾青纶一身武学,竟有这般造诣,犀角摺扇展开家传“通天十八式”,摺扇倏开倏合,点、敲、划、摺、在两人左右上下,飞卷起一道道弧形扇光,几乎把对方一个人影,全都圈在一片扇影之中。

顾青纶久战不下,心头渐生怯意,突然撮口发出一声凄厉而震慑人心的的长啸!

啸声甫起,田七姑忽然朝邓如兰低笑一声道:“他这啸声是召集煞星的暗号。”

邓如兰吃惊道:“那怎么办,我们要不要上去帮他?”

田七姑轻声道:“今晚到这里来的一共是两队煞星,一队是姐姐我带来的,另一队则是杜总管带来的,姐姐这一队,只要姐姐发一个口令,就可没事,杜总管带来的那一队,也不要紧,他人在咱们手里,还怕他不发口令?”

邓如兰说道:“他肯么?”

田七姑轻笑道:“他怎么会不肯呢?”

邓如兰道:“那要姐姐和他去说了。”

田七姑道:“这个自然。”

她摸到杜飞云身边,双手齐发,先解开了他身上儿处穴道,又迅快的从身边取出一枚乌黑有刺的戒指,在他背上轻轻刺了一下,才俯下身去,低低的叫道:“杜总管,你痛不痛?”

杜飞云道:“田七姑,你拿什么东西刺了我一下?”

“话说得轻一点嘛!”

田七姑悄声道:“那是我的七毒指环,我大师姐叫九毒仙姑,奴家比大师姐差一点,叫七毒仙姑总可以吧?”

杜飞云道:“你用七毒指环刺我一下,是何用意?”

“你听我说呢!”

田七姑依然悄悄说道:“七毒指环是奴家的随身法宝,用七种剧毒练制的,半个时辰不解,就毒发无救,一盏热茶得不到解葯,就全身奇痒难忍,越搔越痒,搔处脓血交流,全身溃烂,只要半个多时辰,就会活活烂死……”

杜飞云道:“你不用危言耸听,有什么事,只管说出来。”

他感到几句话的工夫,手背果然麻木,而渐渐像有许多虫蚁在皮肤里面爬行,忍不住想用手去搔!

“奴家一点也没有危言耸听。”

田七姑依然软语如绵,低低的道:“事情是有,不知你会不会答应?”

杜飞云竭力忍着手背,不,现在整条手臂都痒了,低声道:“你……快说……,究竟……是什么事?”

“你手臂已经痒了是不是?”

田七姑娇软的口气,似是很关心他,一面悄声道:“这件事情很简单,待会两队煞星来了,奴家一队,不用你大总管代劳。但你带来的那一队人,可要麻烦你发个口令。”

杜飞云整条手臂奇痒难忍,而且渐渐蔓延及肩头了,他不敢用手去搔,只是隔着衣衫,轻轻揉着,揉得当然是不过瘾的,他听得心头一惊,说道:“这……”

田七姑凑着他耳朵娇声道:“你不答应也没有关系,痒就搔吧!”

杜飞云道:“你快给我解葯,我……答应了。”

“那好!”

田七姑手中早已拈着两颗葯丸,说道:“解葯要连服七粒,奴家现在先给你两粒,这只能维持一盏茶的时光……”

随着话声,果然把两颗葯丸,一下塞入杜飞云的口中。

就在顾青纶发出啸声的同时,方振玉口中冷笑一声道:“你想召集人手,只怕已经迟了。”

身形一晃,犀角扇一点扇形,已疾如闪电般的向顾青纶铁扇飞舞的隙缝中直点而入。

顾青纶大吃一惊,身了往后一仰,左手一拨,避开了方振玉的扇势。

方振玉毫不放松,霍地跨上一步,扇招改为“秋水横舟”,向右一挥,趁顾青纶避招后仰,重心不稳之际,朝他拨来的左手敲去,“当”的一声,犀角扇敲在他钢爪上,把对方左手荡了开去,扇招再变,疾收疾发,摺扇直落,向顾青纶胸腹点下。

顾青纶这一惊非同小可,右手铁扇朝外推出,足尖一点,后跃数尺,拇指一按,又是一蓬毒针,激射而出!

方振玉大笑道:“区区毒针,何足道哉?”

豁的一声,犀角摺扇全面打开,手腕轻转,已把一蓬毒针,悉数卷在扇上,向右一抖,散落了一地。

顾青纶又是一惊,口中忖道:“这小子,难道能在黑暗之中看清我的举动不成?”

盛明珠在两人动手之际,一直站在左边上,她虽然听到了消息,方振玉被大师兄诱上了百丈崖石窟,而且二师兄、三师兄和总管杜飞云率领了两队煞星,也都赶去了,她为了要救方振玉才赶来的。

但她也只是想悄悄的救方振玉脱险,就是不能把方振玉悄悄救走,拼着回去受责,也要跟大师兄求情,把方振玉放了。

她没想到事情会有这大的变化,三师兄竟被方振玉制住,如今大师兄和方振玉两人又打得如此激烈,在她说来,一个是自己结义的情郎,一个是自己的大师兄,她既不能帮情郎对付大师兄,又不能帮大师兄对付情郎?一个人呆呆的站在石壁下,心头这份焦急当真不可言喻。

就在此时,忽然从黑暗之中,伸过一只柔软细腻的手来,轻轻拉了她一把。

这是一只女子的手!

盛明珠吃了一惊,急急问道:“是什么人!”

“嘘!”那人轻悄的道:“明珠姑娘,是奴家呀!”

盛明珠听出说话的是田七姑,不觉喜道:“是田姑娘?”

田七姑拉着她的手,悄声笑道:“不是奴家,还会是谁?你快过来。”

盛明珠发愣道:“但……他们……”

田七姑娇笑着道:“你心里想帮谁呢?”

盛明珠道:“我……不知道。”

“这不就结了?”

田七姑轻笑道:“你既不能帮谁,还站在这里干么?顾大公子发出啸声,两队煞星马上就会找来,你快跟我退下来。”

盛明珠听得心头一颤,又替方振玉担心起来,急道:“那他……他……”

“别他他的了。”

田七姑娇笑道:“你不用管。”

盛明珠道:“但方大哥……”

田七姑拉着她悄悄退下,附着她耳朵说道:“田大姐叫你不用管,你就不用操心!”

这一瞬间,突然远处响起一群发自野兽口中的低啸,啸声逐渐接近!

田七姑口中忽然发出了两声尖细的竹哨,哨音甫起,那一群野兽般的低啸之声,忽然沉寂下来。

田七姑松开拉着盛明珠的手,低声道:“你站在这里别走动了。”身形迅快往里闪去。

这时但听又有一群嘈杂的野兽般低啸,循着甬道奔行而来!

田七姑已经回到了杜飞云身边,悄声道:“大总管,现在看你的了。”

杜飞云没有作声,伸手入怀,取出一枚竹哨,放在嘴上,发出了呜呜之声,声音十分怪异。

那群奔行而来的嘈杂野兽低啸,听到了呜呜之声,立时脚步杂沓,回头往外狂奔而去。

顾青纶听自己召来的两拨煞星全被人用哨音打发回去,心头不禁又惊又怒,大喝道:“杜飞云、田七姑,你们反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