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31章 此情绵绵

作者:东方玉


田七姑格的一声娇笑,说道:“顾大公子,形势比人强,依奴家看嘛,你也反了算了。”

顾青纶听她说话的方向,口中大喝一声:“无耻贱婢,你敢背叛七星堡,那是不想活了。”

嘶的一声,铁扇像流星赶月,一闪而至,朝田七姑立身之处,急袭过来。

方振玉摺扇及时横出,“答”的一声截住了对方扇势,冷然道:“顾青纶,咱们这一场,还未完结呢!”

顾青纶听到他发话,右手一转,“豁”的一声,铁扇如开山巨斧,划起一道半月形的冷锋,反手朝方振玉肩头削来。

他果然不愧是七星堡的门下首徒,在情急拼命之下,这一记扇招,势道之强,无与伦比!

方振玉大笑道:“你想和我拼命么?”

犀角扇再次朝前点出,但听又是“答”的一声,双扇交击,顾青纶身不由已被震得后退了两步。

方振玉轻哼一声,身形疾欺而上,摺扇炔如闪电,随手点出,分袭顾青纶五处大穴。

顾青纶吃亏在身处黝黑的石窟夹道之中,无法看到对方的行动,但他对敌经验,极为丰富,方振玉施展龙形身法虽然不带丝毫风声、但点出扇势,劲风如啸,分袭五处穴道,却是可以听得到的。

顾青纶不敢丝毫大意,口中大喝一声,全力挥舞铁扇,一连反覆劈打了七记扇招!这七扇构成了一片如幕扇影,护住全身,也封住了方振玉五点急袭而来的扇势。

方振玉目前被他制住的已有杜飞云、九毒仙子、铁戟二郎游子超、铁笔三郎祸祥等四人,两队北斗煞星,又已闻哨退去,余下的可说已只有罪魁祸首铁扇公子顾青纶一个了,自然不能轻易放过,同样大喝一声,犀角摺扇骤然一紧,不容顾青纶有还手的机会,扇招连续出手,夹道之中,但闻扇势劲风,声若裂帛,一道道匹练般的扇光,分由四面八方划到。

铁扇相公顾青纶在大江南北,名动一时,却从未遇上过这等震慑人心的扇招,但觉自己一身,似已陷在对方扇势包围中,心头大为惊骇,这是生死之争,自然要奋力一拼,急切之间,急忙挥动铁扇,左封右拒,前攻后挡,身形急如陀螺,手中摺扇配合身法,连番变换招式,一口气又挥出一十二扇。

但仍然没有完全封挡开方振王犀角扇的凌厉攻势,但听“嗤”、“嗤”两声,左腿、右肩,被对方锋利扇面(扇面本来并不是锋利,但因势道快速,就变成锋利如刀了。)划开了两道伤口,一时血流如注,但顾青纶此刻已经形同拼命,也并不觉得痛了,依然把一柄铁扇挥舞如轮,人却脚下缓缓往后移动。

他这缓缓移动,虽是敌不住方振玉的攻势,但也因形势不利,心萌退志。

方振玉这回使出来的是乃祖亲授的“通天十八式”,一招出手,后面一十七式自然连绵不绝的攻出,一时扇势如长江大河,源源出手,匹练横飞,席卷过去。

顾青纶舍命挥舞铁扇,步步后退之际,但听“当”的一声狂震,他右臂骤麻,手中一柄铁扇,业已被震脱手,这一瞬间,当真间不容发,他猛然一个筋斗往后倒翻出去,身形还未站起,双足一点,人如负矢之兽,头先脚后,朝外急窜而去。

方振王大喝一声:“顾青纶,你要走可没这般容易。”身子凌空飞扑过去。

好个顾青纶,他窜出去数丈之外,突然转过身来,厉喝道:“姓方的小子纳命。”

双手扬起,从他手上激飞出七柄五寸长的小剑,迎着方振玉扑来的人,当胸射到,他却在七柄小剑射出之后,双足一点,朝外飞射出去。

方振玉因他乃是主要人犯,岂肯容他脱逃?口中发出龙吟般一声长啸,左手护胸,猛然向外挥出。

他这一挥,也是尽力施为,几乎把“无极玄功”发挥出八成以上的功力,一股无形劲气,应掌而生,往外卷出!

七柄小剑按七星方位射来,来势何等劲急?方振玉朝前扑来的人,也快若鹰搏,他左手挥出,七柄小剑也自射到,立时被震得卷飞出去。

方振玉飞扑而来的身形,这微一停顿,眼看顾青纶双足纵起,人已掠出去五丈之外,右手“豁”的一声,打开摺扇,手腕一振,把打开的摺扇朝顾青纶身后掷去。

这一招名为“孔雀开屏”,正是“通天十八式”中追击敌人的绝招!

所谓“绝招”,即是一招克敌之谓。试想自己摺扇脱手飞出,这一招若是不能克敌制胜,后果就不堪设想。所以绝招的定义,就是这一招至此而绝也。

这一招果然至此而绝了!顾青纶纵身掠出去的人,陡觉两脚腿弯上,如遭利斧砍中一般,一阵剧痛,一个人登时“砰”地一声,扑倒地上。

方振王正好及时追扑过来,左手振腕一指,朝他身后点落。

顾青纶人虽跌倒地上,心头却十分清楚,这是生死存亡之争,他咬紧牙关,忍着痛楚,身子在地上一个急滚,避开了方振玉的指风,上身一翻,突然从地上腾跃而起,双掌直竖,使了一式“双挞手”,快若闪电,朝方振玉前胸击到。

这一下,确实大出方振玉意外,自然闪避不及,但听“蓬”的一声大震,被他击个正着!

但他不知方振玉练的是“无极玄功”,一身真气,随意而生,顾青纶但觉双掌有如击在棉花堆上,无处着力,他的腾跃而起,只凭一时拼命的意念,双脚腿弯上,被方振玉打开的摺扇击中,负伤不轻,自然用不上力,双掌推出,一个人又砰然跌坐下去。

方振玉右手一指,朝他“肩井穴”上点落,含笑道:“顾青纶,你也会落到方某的手中!”

接着又手起指落,连点了他两处经穴,替他止住了两处伤口流血,才俯身从地上拾起摺扇。

夹道稍后,站着田七姑、邓如兰、盛明珠三人,她们看不到双方动手情形,只凭耳朵听着两人的喝叱。

这时田七姑轻轻吁了口气道:“好了,小兄弟已经把顾公子擒下了。”

盛明珠急忙叫道:“方大哥,我求求你,你不可伤了大师兄的性命。”

方振玉朗笑一声道:“你只管放心,我只要把他交给今晚上百丈崖来的武林同道,当众证实是他假冒了我方某之名,还我方某清白,我决不会要他命的。”

盛明珠发愁的轻“唉”一声道:“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这也难怪,她总是七星堡的人,如今三个师哥,和一个总管,全被方振玉拿下了,她自然没了主张。

田七姑格的一声笑道:“小妹子,这有什么好作难的?假扮小兄弟,害小兄弟的是顾大公子,又不是你?小兄弟背了黑锅,现在总算可以洗刷干净了,你应该替他高兴才对呀!”

盛明珠一把抓住了田七姑的手,说道:“但……我……心里有些怕……”

邓如兰欣喜的道:“方大哥,现在我们可以出去了,前面有很多人中了九毒仙子的‘九毒香雾’,只怕全已毒发昏迷了呢!”

方振玉取出从祝祥手中夺来的千里火筒,“嚓”的一声,打亮了,交到邓如兰手中,说道:“你们就在这里稍候,我进去找一个人。”

邓如兰问道:“你去找谁呢?”

方振玉道:“是三英镖局的孙月华姑娘。”

邓如兰问道:“她在哪里?”

方振玉道:“她被顾青纶掳来,就在后面石室之中,我找到了她,就和我一同离开石室,后来又分手了,大概就在夹道之中,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把她找来,就一同出去。”

邓如兰道:“方大哥,我和你一起去。”

方振玉道:“里面黝黑如墨,会耽搁很多时光,何况越到里面,夹道越厌,路也不好走,还是我一个人去,比较快些。”

田七姑格的一声娇笑,说道:“邓小妹子,咱们就留在这里等他,不是一样么,这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邓如兰给她说得粉脸一红,碎道:“我才没有不放心呢,不去就不去好了。”

方振玉没去理会她们,返身从夹道中行去。他这回重入夹道,自然处处留心,每逢转角,都用摺扇在石壁上留下了记号。

不多一会,就已回到横穿的夹道中间,这里正是十字路口,他方在仔细辨认之际,忽然发现左首夹道口,地上躺着一个人,急忙走了过去,待到走近,才看清这人正是孙月华,她双眉紧闭,似已昏死过去!心中不禁暗暗一惊,忖道:“莫非在自己离开之时,被人下了毒手?”

一念及此,急忙蹲下身去,伸手朝鼻孔一探,呼吸似乎已经十分微弱,凝足目力看去,身上又似乎并无伤痕,心头不由大急,正待给她运气一试!

突然暗“哦”一声,“是了,九毒仙子施放‘九毒香雾’,必然已经弥漫全洞,孙姑娘和自己失散之后,她怕自己找不到她、才站在横穿夹道口上,那一定是毒发昏迷的!”

当下急忙取出“百草解毒丹”,撬开牙关,把葯丸纳入她口中。他此刻急于到前面石窟救人,怕耽误了时间,只好把孙月华上身扶起,同时运起一口真气,低下头去,口对口把真气度了过去。

他不知道“百草解毒丹”入口即化,这一口真气把葯性直逼下去,有他“无极玄功”真气相助,葯性自然很快散开了。

“九毒香雾”虽是剧毒无比,但总是鼻孔闻到香气,比口中眼下的轻多了,何况此处已是石窟深处,毒雾由外面传入,也已稀薄的多。

孙月华经他用真气逼下解毒丹,自可迅速解毒,立时就清醒过来,但觉自己被人抱在怀里,嘴chún又被人合住,心头不禁又羞又急,“唔”了一声,身子随着用力挣动。

方振玉没想到她醒得如此快法,急忙抬起头,说道:“孙姑娘,你醒过来了?”

孙月华奋力挣脱,叱道:“你……你是什么人?”

方振玉道:“在下是方振玉。”

孙月华看不见方振玉,怒声道:“你是真的方振王?还是恶贼?”

方振玉心知她误会,一时也不禁俊脸一红,忙道:“姑娘莫要误会了,在下是真的方振玉……”

孙月华方才是羞急交迸,没听出声音来,现在她听出果然是方振玉,姑娘家想起他刚才抱着吻自己,不觉羞涩的道:“你真是方大哥!”

这句话已是羞少喜多。

方振玉看她脸泛娇红,不胜娇羞模样,心中暗暗叫了声:“糟糕,她一走误会自己了!”

这就解释着道:“方才外面九毒仙子施放‘九毒香雾’,那是一种极厉害的毒香,只要闻到少许,就会昏迷不醒,姑娘方才已经昏过去了……”

孙月华道:“是方大哥把我救醒的了?”

方振玉道:“在下已把九毒仙子和顾青纶师兄弟三人全擒住了,回到里面,就是找你来的。”

孙月华低低的道:“方大哥,谢谢你咯!”

“在下话还没有说完呢!”

方振玉接着道:“在下发现你昏倒在地,就喂了你一颗解毒丹,因为外面还有许多人都中的毒,急需赶出去救治,不能耽误大多时间,所以……所以在下给你哺了一口真气,好把葯丸逼下,在下原是一时权宜……姑娘……不介意吧?”

孙月华虽然看不见他,但一双剪水眸子还是望得着对面他话声来处,脉脉含情,羞涩的道:“谁怪你了?方才……方才我不知道是你咯!”

不知道吻的是你,知道是你,岂不就不会挣脱了?

方振玉不敢想下去,忙道:“姑娘现在已经复原了,那么我们快走吧。”

孙月华娇声道:“方大哥,那恶贼在那里呢?我要手刃恶贼,挖出他的心肝来,才泄我胸头之恨。”

方振玉忙道:“孙姑娘、这可使不得,他虽被我擒下,但他假冒了在下,不但使在下蒙受不白之冤,只怕还伤了不少人,在下希望姑娘暂时忍耐,我要把他交给今晚上百丈崖的许多武林同道……哦,据我猜想,令兄只怕也已来了,姑娘应该知道,他是重要的人证,千万不可伤了他。”

孙月华柔顺的点点头,忽然眼角间滚下两颗晶莹的泪珠,咽声道:“方大哥,我知道,你背了黑锅,只有恶贼可以还你清白,但……但、我的清白,有谁还呢?”

说到这里,忽然摇摇慾倒!

方振玉吃了一惊,急忙伸手去扶,问道:“你怎么了?”

孙月华一下子,扑人他怀里,呜呜咽咽的道:“女儿家一生以贞节为重,方大哥,我……我这一生完了……”

方振玉只得任由她扑入怀里,一面柔声说道:“孙姑娘,女孩子虽以贞节为重,但这是说一个人的品德不能玷污,但若事出非常,不是你能力所能抗拒,纵然失去清白,但只要你心地贞节、坚强的站起来,你的入品依然是清白的,你就当它是一个噩梦,也毋须大认真了。”

孙月华垂泪道:“方大哥,这是你安慰我的话,我那里还会清白?”

方振玉道:“孙姑娘,在下说的是真心话,我认为你是一个坚强的武林儿女,能够认清邪正,在人品上,依然是白壁无暇的。”

“这是你……”孙月华抬起头,凄然望着他,幽幽的道:“别人不会像你这样想的。”

方振玉道:“在下说过,你就譬如作了一个噩梦,梦境须臾就消失了,只要你不说,在下绝不会说起,这件事不就了无痕迹了么?”

孙月华娇羞的双臂一环,紧紧抱住了她,说道:“方大哥……你不会嫌我吧?”

她知道时机稍纵即逝,是以含羞说了出来,但话声出民一颗头埋在他怀里,羞得再也抬不起来,一面幽幽的道:“只要你不嫌我,我还能活得下去,不然,方大哥,你就一个人出去吧!”

方振玉知道她的心意,但此时教他怎么说呢”他突然下了决心,也双手缓缓的抱住了她娇柔的身躯,毅然道:“孙姑娘,你的受辱,是因方某而起,不是有人要嫁祸于我,假冒方振玉,你就不会受到伤害,所以在道义上,我也应该对你负责,何况你在我心目中,也是坚强、清白的女孩子,我怎么会嫌你呢?”

孙月华感动得流下泪来,颤声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我实在不配……”

方振玉道:“孙姑娘,你只管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快随我出去吧!”

孙月华缓缓放开环抱着他的双手,微微摇头道:“方大哥,谢谢你,我决心留在这里了,你还是自己一人去吧!”

“不!”方振玉道:“姑娘决不可如此想法,武林中还有许多事,等着我们去做的,姑娘不能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的,你相信我,就跟我出去吧!”

说完,赶忙去拉她的手。

孙月华凄楚一笑,转身道:“我真的不配,方大哥,你自己走吧!”

方振玉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柔声道:“快别傻了、走吧!”

孙月华轻轻挣动了一下,但没有挣脱他的手,还是被他拉着往夹道外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