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32章 石窟疗毒

作者:东方玉

邓如兰。盛明珠和田七姑站在夹道中,等了一会,依然不见方振玉回来,三人心中渐感不安,也怕方振玉发生意外。

邓如兰道:“方大哥已经去了好一会啦,怎么还不出来呢?要不要小妹进去瞧瞧?”

盛明珠道:“我也去。”

田七姑格的一笑道:“你们谁都不用去了,方兄弟的本领,你们又不是没见过,现在几个主要人物,全留在这里了,还有谁能把方兄弟吃了不成?”

只听方振玉的声音说道:“谁把在下吃了?”

田七姑又是格的一声甜笑道:“是这二位小妹咯,她们怕你深入里洞,被老虎吃了呢!”

邓如兰叫道:“方大哥,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孙姑娘找到了么?”

举起手中千里火筒,朝里照去。

只见方振玉走在前面,孙月华跟在他身后,羞答答只是低垂着头,缓步行来,心中觉得她模样有些奇怪!

方振玉已经含笑道:“孙姑娘中了毒香,人已昏迷过去,刚醒过来。”一面回身道:“孙姑娘,这位是邓姑娘,你们见过,这位是田姐姐,这位是盛明珠盛姑娘。”

孙月华和邓如兰,田七姑、盛明珠三人点点头笑道:“三位姐姐久候了。”

田七姑一把拉着她的手,亲切的道:“我这大姐,又多了一个小妹子啦。”

她有意无意的瞟了方振玉一眼,心里暗暗笑道:“方兄弟啊方兄弟,这三位如花似玉的姑娘,看你如何周旋?”

邓如兰道:“方大哥,现在孙姑娘已经出来了,我们该到外面去救人啦!”

方振玉点头道:“好,等我解了他们的穴道,才能押着他们出去。”

田七姑道:“方兄弟且慢,我先要问你一句话。”

方振玉道:“田姐姐有什么话,只管说好了。”

田七姑问道:“我那大师姐,你打算如何发落?”

方振玉道:“依姐姐之见呢?”

田七姑道:“我那大师姐一身是毒,你就是把她身上的毒瓶,毒葯全都取走,她还可以使出九种毒来,如今人被你制住了,若是把她押到外面去,你除非杀了她,否则她会和你没完没了,这叫做擒虎容易纵虎难。”

方振玉道:“那该怎么办?”

田七姑道:“你既不愿意杀她,那只好和她来软的。”

方振玉道:“软的要如何呢?”

田七姑死命的盯了他一眼,娇笑道:“谁要你叫我姐姐的,这件事,就交给姐姐我来办好了,你只管到外面救人去。”

方振玉点头道:“好……”

“哦!”田七姑道:“还有,你把这些人如何押出去呢?”

方振王道:“我点了他们双手穴道,再解开他们身上的穴道……”

“这自然是办法。”

田七姑道:“但有一个人,你必须善用他,才能顺利无事。”

邓如兰道:“姐姐说的是杜飞云?”

田七姑格的笑道:“邓家妹子,你真聪明,外洞还有两队北斗煞星,杜飞云是总领队,你就是点了他双手穴道,他只要发一个口哨,两队煞星就会群起攻击,此人如果不能好好加以运用,比顾青纶还要可怕。”

方振玉道:“杜飞云是七星堡的总管,如何会听我们的呢?”

田七姑格的笑道:“杜飞云当了二十几年的总管,手头着实聚积了不少财物,有妻有子,还有房产……”

方振玉道:“这和听我们的话有何关系?”

“关系可大着呢……”

田七姑格格娇笑道:“你方兄弟还没成亲,怪不得你不懂了。”

方振玉被她说得脸上一红,摇头道:“小弟真是不明白。”

田七姑嗤的笑道:“你去问问邓家妹子,她一定猜到了。”

盛明珠道:“只有邓姐姐猜得到么?”

田七姑笑道:“你是大小姐,刁蛮有余,经验不足。”

孙月华道:“田姐姐,小妹呢?”

田七姑道:“你、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是三英的一英,应该也猜得到了。”

方振玉朝盛明珠笑了笑道:“田姐姐这么说来,就是我们不知道了。”

邓如兰白了他一眼说道:“一个有妻儿,有财产的人,最怕的是什么呢?”

方振玉道:“妻儿财产保不住?”

孙月华道:“不对,不对,比保不住财产更可怕的是什么?”

盛明珠道:“那就是死了。”

“对!”田七姑娇笑道:“一个有妻儿、有财产的人,最怕的就是死字。”

方振玉摺扇在掌心一拍笑道:“小弟懂了,田姐姐的意思,是要小弟用死威胁他,收为我用?”

田七姑摇摇头道:“不对。”

方振玉一怔道:“你方才还说对,怎么现在又说不对了呢?”

邓如兰道:“田姊姊的意思,和你正好相反。”

方振玉道:“你这么一说,我越听越糊涂了。”

孙月华轻笑道:“邓姐姐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听不懂?”

盛明珠道:“方大哥,田姐姐是说……”

“唉,方兄弟,你除了一身武功之外……”

田七姑斜眼着他,抿抿嘴,笑道:“在这三位小妹子面前,你真变成木头人啦!”

“好,就算小弟是木头吧!”方振玉道:“姐姐现在总可以明说了吧?”

田七姑道:“他既然最怕死,你就可以答应他不死,不就结了?”

方振王点头道:“这个小弟懂了。”

田七姑道:“这件事,还得三位妹子帮你不可,你是名门正派的正人君子,对付小人,要耍些手段,好啦,你把他提过去,稍为远一些,先说服了他,再由他押着一干人出去就好。”

方振玉答应一声,提着杜飞云往前走出数丈之外。

田七姑又悄悄的教了三位姑娘一番话,才道:“邓,孙二位妹子快过去,盛小妹,你等一等。”

邓如兰,孙月华二人依言走了过去。

邓如兰道:“方大哥,现在你可以解开他的穴道了。”

方振王依盲伸手拍开了社飞云的穴道。

杜飞云坐在地上,双目刚一睁开,只听“锵”“锵”两声,邓如兰、孙月华两支雪亮的长剑,已经交叉架在他脖子上。(孙月华本来没有剑,她这支剑是顾青纶的七星剑)

方振玉道:“好,邓姑娘,孙姑娘,这人交给你们了。”

邓如兰一手执着火筒,冷冷喝道:“杜飞云,你指使谢长贵,要谢广义杀害我爹,对吗?”

孙月华脸色铁青,柳眉一竖,接着喝道:“社飞云,顾青纶假扮方公子,劫持我的也是你的主意?”

杜飞云颈上被两支锋利宝剑架着,心头大惊,说道:“两位姑娘,你们放松一点,这不是在下的事,在下……”

邓如兰哼道:“不是你的事,顾青纶怎么会说你的呢?”

“冤枉!”

杜飞云道:“谢长贵是在下的手下,但在下并没要他杀害令尊。”

邓如兰叱道:“你还说没有?”

杜飞云道:“大公子诬告在下是有原因的,他方才召来的北斗煞星,是……是在下发令退去的,所以他要反咬在下一口。”

“你推得干净!”

孙月华冷笑道:“你是七星堡总管没错吧?七星堡总管就该死!”

邓如兰附和道:“对,孙姐姐,咱们不用和他多说了。”

“不用多说”,这四个字等于是判了他的死刑!

杜飞云大惊失色,两柄利剑只要稍微用力,就可以割下他的脑袋来,他急急叫道:“二位姑娘且慢动手。”

孙月华切齿道:“你还有什么遗言?”

这句话逼得更紧,好像他已经是非死不可,已经死定了!

杜飞云叫道:“方公子,你总该顾念在下方才替你们退去煞星,不无微功吧?你就跟二位姑娘说个情,就饶了在下一命,在下会一辈子感恩不尽……”

方振玉背负双手,冷冷的道:“你是七星堡总管,饶了你一命,你依然回七星堡去当总管,依然助纣为虐,你这种人,永远也不会改过自新的。”

“会!会!”

杜飞云嘶声道:“方公子,小人一定改过自新,只要二位姑娘饶了小人,小人决不回七星堡,可怜小人还有三个孩子,嗷嗷待哺……”

邓如兰道:“你怎不说还有八十六岁的老娘?”

孙月华冷笑道:“这种话;江湖上作恶如山的人,临到恶贯满盈,要死之前,人人会说,姑娘听得多了。”

“小人说的是真话。”

杜飞云坐在地上,伸长脖子,一动也不敢动,若是没有这两支长剑在他颈子上,只怕他早已优在地上,连头都磕破了。

这时盛明珠姑娘缓缓的走了过来,说道:“方大哥,你就饶了杜总管吧,他说的也确是实情,他有三个小孩,年纪还小,再说这一切是都是……都是爹的不是,我真不忍心他死在两位姐姐的剑下,弃尸荒洞……”

杜飞云看到盛明珠,不觉眼睛一亮,忙道:“大小姐,小人一命、全仗大小姐保全了,大小姐,你就救救小人。”

方振玉没有理他,只是冷冷的道:“他这样下场,是罪有应得。”

盛明珠道:“方大哥、二位姐姐,看他说得这么可怜,就……”

方振玉道:“好,我可以看在盛姑娘的面上,但还要看他是不是真心悔过?肯不肯贷罪立功?”

“肯、肯。”

杜飞云道:“只要方公子吩咐,小人一切无不遵命。”

盛明珠看他这副模样,心头感到十分悲哀,爹对他不薄,他竟然如此贪生怕死,忘恩负义,所说的贷罪立功,那不就是跟爹作对么?

她也暗暗感到惭愧,自己怎么去用春秋大义,责备一个小人?自己今晚的行动,不也是跟爹作对吗?自己究竟是爹的骨肉!

众叛亲离,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她眼中不禁流下了两行热泪。

“好!”方振玉沉声说着好,一面又道:“杜飞云,我可以暂时饶你不死,那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邓如兰,孙月华两支宝剑一收,方振玉在他身上,举手一指,又道:“我以无极真气封闭你一处经脉,五日不解,你就会逆血攻心而死,你能果如所言,贷罪立功,五日之内,我自会替你解去受制经脉,你可以起来了。”

杜飞云如遇大赦,连声应“是”,才行站起,说道:“不知方公子要小人如何贷罪立功?但请吩咐。”

方振玉道:“前面还有许多人急待救治,我把顾青纶等四人交你看管,还有留在外面的两队北斗煞星,也仍由你指挥,你可愿意?”

杜飞云道:“小人悉听方公子吩咐。”

方振玉回头道:“邓姑娘、孙姑娘,这位杜决管是在下保下来的,他如能好好办事,等此间事了,自可释放他回去,叵是有半点差错,你们就挥剑把他斩了。”

邓如兰、孙月华一齐点头道:“方大哥放心,小妹省得。”

方振玉不再多说,走过去俯身先点了顾青纶,游子超、祝祥、和谢长贵四人“巨骨”、“臂儒”,“曲池”六处穴道,(这三处穴道,均为左右双穴)然后又替他们解去身上被制的昏穴,喝道:“顾青纶,你们给我站起来,我现在把你们交给杜飞云,如敢倔强违拗,格杀勿论。”一面又吩咐道:“社总管,你现在可以把他们押出去了。”

顾青纶、游子超,祝祥、谢长贵四人,穴道已解,一起站起身来。

顾青纶目光一动,(邓如兰手中执着火筒,把数丈之内照得很是明亮)沉哼一声道:“杜飞云,堡主待你不薄,你果然吃里扒外,背叛七星堡,你可知叛离七星堡的人,该当如何处置吧?”

杜飞云尴尬一笑道:“大公子,你这可怪不得兄弟,堡主对兄弟恩重如山,兄弟不是不知道,俗语说得好,缕蚁尚且偷生,兄弟是人,好死不如赖活,再说兄弟这条命,还是大小姐保下来的,兄弟能不听大小姐的话么?”

邓如兰叱道:“杜总管,你尽跟他说什么废话,押着他们走呀!”

“是,是。”杜飞云苦笑道:“大公子,请吧,兄弟身不由己,你现在总看到了吧?”

游子超喝道:“杜飞云,大师兄说的话,你给我记着!”

孙月华七星剑一扬娇叱道:“你们能不能活着回去,你知道么?”

顾青纶目光斜睨了她一眼,口中发出一声轻浮的大笑、正待开口!

方振玉怕他口出污言,屈指轻弹,点了他哑穴,一面挥手道:“杜总管把他们带走。”接着又点了铁戟二郎游子超。铁笔三郎祝祥二人的哑穴,遂由杜飞云押着他们一路往外行去。

邓如兰、孙月华二位姑娘怕杜飞云暗使手脚,乘机释放四名要犯,各自手持长剑,紧跟着杜飞云身后而行。

方振玉带着盛明珠走在最前面,百丈崖这座大石窟,几乎比富贵人家的大厅,还要大上十倍!

如今这座大石窟中,依然香雾空蒙,黑沉沉的,静寂到没有一点人声!

但只要纵目看去,地上横七竖八,东一堆。西一堆,到处都躺着有人,这些人,当然全是中了九毒仙子的香雾,早已昏迷不省人事。

方振玉暗暗攒了下眉,心中暗道:“幸好毒华佗郝寿臣送了自己一瓶‘百草解毒丹’,否则今晚的形势,只怕也要改观了,想起来岂不可怕?”

盛明珠看他这一站停下来,只是沉吟不语,忍不住道:“方大哥,这里黑暗得很,要如何救人呢?”

方振玉道:“这些人身上,说不定带有火种,咱们先找几支火种,才能下手救人。”

这时杜飞云也押着顾青纶等四人走出。

邓如兰手中有一支火筒,但这外洞毒雾弥漫,地方又极为广阔,一支火筒,所能照见的地方,不过一,二丈方圆。

方振玉又出手点了四人穴道,要杜飞云去找了几支火摺子,一齐燃起,略一打量,只见这座大石窟中死伤和被毒香迷昏的人数,少说也有数十个之多!

方振玉从怀中取出“百草解毒丹”,正待分给大家,分头去救人!

只觉疾风飒然,从身后闪出一个人影,口中沉哼一声道:“方振玉,今晚我是看在小师妹的情份上,她对你一片痴心,我这做大姐的还有什么好说的?咱们这笔帐,也就一笔勾销了,你可记着,今后要好好对她!”

这人正是九毒仙子,她横着一双俏目,只是打量着方振玉。

方振玉给她说得心头一怔,还没开口。

田七姑也跟在她身后走出,低着头,羞涩的道:“谢谢大师姐。”

九毒仙子又横了方振玉一眼,冷哼道:“这人像个木头,我真看不出他那里值得你这般倾心?”

田七姑暗暗朝方振玉使了一个眼色,低低的道:“大师姐已经答应不再记你的仇,你还不谢谢大师姐么?”

方振玉只好朝九毒仙子拱拱手道:“在下适才多有冒犯,还望姑娘恕罪。”

田七姑急得低声道:“傻子,你快叫她大师姐呀,谢谢她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