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34章 兴师问罪

作者:东方玉

“阿弥陀佛。”

木罗汉朗诵一声佛号,合掌道:“七星堡盛堡主的阴谋既已揭露,大家如若不趁现在人手聚集一处,找上门去,以他七星堡的实力义和官僚主义的领导方法。,等咱们分手之后,他必然会对今晚在场之人个别下手,因此大家现在找上七星堡去,这是对的。”

他目光徐徐掠过众人,接着又道:“只是诸位要在此时此地,处决这三人,老衲却有异议。”

六合门掌门人江千里道:“老禅师慈悲为怀,认为他们没有死罪了?”

“江掌门人误会了。”

木罗汉呵呵大笑道:“杀人偿命,律有明文,就是国法也决不允许凶徒逍遥法外,老袖一向对恶人从不放过,只是这三个人现在杀不得”。

少林南派龚天寿拱手道:“老师兄,依你意思,该当如何呢?”

木罗汉道:“死无对证,咱们在此地处决了他三个门人,盛世豪不会推得一干二净,说这些事,只是他们乱来,胡作非为,他事前根本一无所知,试问咱们又能怎么说呢?”

五行门青衣老者连连点头道:“本大师说得极是,咱们要留下活口,才能使他无法狡赖。”

六合门掌门人江千里因他门下四个弟子二死二伤,对七星堡恨之入骨,闻言点头道:“不错,这场阴谋,盛世豪是幕后主使之人,他三个弟子只是执行他交代的任务之人,今晚就算不当场处决,也该先废了他们武功,再押上七星堡去,诸位以为如何?”

这话自然没人反对。

江千里又道:“诸位既然同意兄弟的意见,兄弟那就出手了。”

他倏地跨上一步,双目神光暴射,冷然道:“杜总管,你给我先解开顾青纶这厮的穴道。”

杜飞云站在一边,心中暗暗忖道:“自己幸亏转头得早,蒙方振玉答应贷罪立功,不然此时也难逃公道了。”

心头直是发颤,口中没命的应“是”,双手也不觉微微发抖,但又不敢怠慢,急忙连拍带推,解开了顾青纶身上三处穴道。

江千里等他堪堪收回手去,突然大喝一声,出手如电,以重手法一下点在他脐下“气海穴”上。

铁扇公子顾青纶刚刚经杜飞云解开受制穴道,忽然大叫一声,一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登时萎顿在地,只是喘息!

江千里冷冷一哼道:“姓顾的,你现在尝到后果了吧?”

话声一落,接着凛然喝道:“杜总管,你去把游子超、祝祥二人的穴道也解开了。”

杜飞云依言解开二人穴道,江千里同样以闪电手法,点残游、祝二人的“气海穴”,废去了他们一身武功。

经过这番折腾,东方已经渐渐透出鱼肚白。

百丈崖这座石窟,正好面向东南,近水楼台可以先得月,插天高峰自然可以先看到日出了。

这时熹微晨光,很快就投入了石窟,大家度过了最长的一夜,现在总算天亮了。

黑夜如果代表着黑暗,黎明就像徽着光明,正义终于战胜了邪恶。

方振玉长长舒了口气,说道:“杜总管,这三个人仍旧归你负责押送,如有半点差错,唯你是问。”

杜飞云连声应“是”道:“方少侠只管放心,决出不了差错。”

方振玉朝大家拱拱手道:“诸位前辈,天色已经大亮,大家要赶去金陵,请下去再作计议吧。”

一行人中,虽然个个都是武功卓绝之士,从百丈高峰,沿藤而下,并不是难事;但这些人中,有伤有残,还有已被废去武功的三个人,要把他们一个个接下去,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差不多足足忙了半个时辰,才把所有的人都运到崖下。

大家正待启程,只见山径上正有一个人,胁下挟着一只朱红小箱,耸着双肩,急匆匆朝峰下奔行而来。

田七姑眼尖,口中轻咦一声道:“他也凑热闹来了?”

邓如兰站在她边上,问道:“田姐姐,这人是谁?”

方振玉闻声看去,说道:“会是毒华佗!”

这两句话的时间,毒华佗郝寿臣已经走近,他跑得满头大汗,连擦都来不及,一眼看到方振玉,立即迎着过来,陪笑道:“方少侠,小老儿总算及时赶到了。”

方振玉拱着手道:“幸蒙郝者前次惠赐了一瓶‘百草丹’,大家才能转危为安,在下正要向郝老深致谢忱呢!”

一面向大家介绍道:“大师,诸位前辈,这位就是毒华佗郝老,在下幸蒙他赐赠了一瓶‘百草丹’,才能解去诸位所中的毒雾,说起这瓶‘百草丹’乃是郝老穷毕生精力,才炼制得百颗之多,昨晚若无‘百草丹’,整个形势,就不可收拾了。”

毒华佗本来只是一个跑江湖的草葯郎中,就算小有名气,也只是在江湖下五门混混而已,是以在场之人,认识他的并不多,此时经方振玉一说,大家都纷纷过来,跟他致谢。

方振玉又一一给他引见了在场之人,然后问道:“郝老来得如此匆忙,不知有什么见教么?”

“见教不敢。”

郝寿臣举手抹了把汗,说道:“小老儿是昨夜半夜里,糊里糊涂被两个人从被窝里拖出来的,挟持着跑了大半夜路,直到天亮,才发现已经到了茅山……”

孙月华听他说得好笑,问道:“郝老昨晚睡在那里呢?”

郝寿臣道:“小老儿这几个月,为了逃避七星堡主的追缉,一直托庇在栖霞寺,昨晚自然是睡在栖霞寺的禅房里了。”

众人听得齐齐一怔,他昨晚还睡在金陵栖霞寺禅房里,今天天色初亮,居然已经到了茅山,而且还是两个人挟持着他跑的,除非这两个人会飞,否则一人一边,挟持着一个大男人,能在两个更次跑出几百里路?

邓如兰问道:“那两个挟持你的是什么人呢?”

郝寿臣摇摇头道:“天晓得,小老儿连他们长得什么样都没看到。”

邓如兰好奇的问道:“那怎么会呢?他们不是挟持着你跑路吗?你怎么会没看清他们呢?”

郝寿臣耸耸肩,笑道:“他们一左一右挟着小老儿跑没错,但却快得小老儿连眼睛都睁不开,唉,别说眼睛了,小老儿几乎被风吹得连气都透不出来,那里还去看人!”

他摸摸酒糟鼻,口中唉了一声,又道:“最难闻的还不是风,是他们嘴里的酒气,一路跑,一路左一个酒呃,右一个酒呃,叫小老儿闻闻都闻醉了。”

方振玉问道:“他们也没人和你说话吗?”

“有!有!”

郝寿臣道:“他们一路上还在下棋,这个说,这颗子要下在那里,那个又说这颗子下在那里,有时还为了一颗子,吵将起来,一个骂他矮鬼,输不起就不要下棋,一个反chún相讥,骂他酒鬼,黄汤灌多了,连下棋都耍赖了,两人几乎吵得要动手打架……”

孙月华唁的轻笑出声,问道:“后来呢?”

郝寿臣道:“后来一直等到天快亮了,左边一个才说,他们把我接来,是要我到百丈崖下来找方少侠的,右边一个还说,我如果找不到方少侠,把事情办砸了,他们就天天晚上挟着我跑路,看我吃得消吃不消?”

邓如兰问道:“他们要你找方大哥,究竟有什么事呢?”

郝寿臣耸着肩,笑了笑道:“要小老儿给方少侠说一句话。”他立即补充着道:“事情是这样,他们知道小老儿近年花了十多年心血,练成了一种善解天下奇毒的解葯,是唯一治疗被七星堡迷失心神所奴役的北斗煞星的解葯,逼着小老儿交出这瓶葯来,送交方少侠……”

方振玉心中一动,问道:“老丈说的可是‘百草解毒丹’么

“就是‘百草丹’咯!”

郝寿臣道:“小老儿再三解释,这瓶‘百草丹’,小老儿早就送给方少侠了,他们这两个酒鬼,一个说:“小方还不知道‘百草丹’可以使北斗煞星恢复神志’。另一个说:“这就对了,你该去告诉小龙儿一句。’就是为了这句话。”

方振玉道:“当日七星堡胁迫老丈,也是为了‘百草丹’么?”

“少侠说对了!”

郝寿臣缩缩头,笑道:“当日盛堡主就是听说小老儿的‘百草丹’能解除北斗煞星被迷的心神,要小老儿交出‘百草丹’,和配制‘百草丹’的原方,小老儿因这是师门传下来的秘方,善解天下奇毒,毁去方子,岂不可惜?因此坚决否认小老儿有这张秘方,若非方少侠解救,小老儿这条命都送了。”

田七姑道:“如此就好,方兄弟,我们先给这里两队北斗煞星,服了解葯,好使他们及早恢复人性。”

木罗汉合掌道:“阿弥陀佛,郝老施主配制此丹,救人济世,真是功德无量。”

郝寿臣连忙还礼道:“大师好说,小老儿人称毒华佗,行走江湖,专门替人疗毒,无非为了糊口,自思半生已经过去了,无善可陈,才立誓遍历名山大川,采集葯草,炼制‘百草丹’,前后足足花了小老儿十二年功夫,也不过是稍尽小老儿一点心意罢了,那里算得上功德?”

五行门青衣老者含笑道:“郝者哥可知昨晚挟着你奔行的两个人是谁么?”

郝寿臣道:“小老儿连他们影子都没看到,不知他们是谁?”

青衣老者微笑道:“普天之下,大概只有这二位老人家游戏风尘了,郝老哥遇上的大概就是嵩、黄双奇了。”

嵩、黄双奇,就是嵩山矮叟和黄山醉叟是也。

“会是他们两个?”

郝寿臣伸伸舌头,继而大笑道:“小老儿不过是江湖上一个游方郎中而已,能得有这两位老人家挟着我飞行几百里路,真是小老儿毕生荣幸之事了。”

这时方振玉已取出’百草解毒丹’,交给田七姑,由她分给两队北斗煞星每人一粒,吞服下去。

不过盏茶工夫,两队十四名北斗煞星全从迷糊之中,清醒过来,田七姑把他们从七星堡迷失心神,训练成杀手,以及方振玉把他们救醒的经过,大概说了一遍。

两队煞星听得大为感激,一齐向方振玉口呼“恩公”,跪地叩谢。

方振玉连说不敢,请大家起来,一面晓以大义,勉励他们从新做人。

于是大家押着顾青纶等三人,启程前往金陵,毒华佗郝寿臣却和众人作别,耸着双肩走了。

这是一天之后,快接近午牌时候,金陵城西龙蟠里七星堡前面,来了一行人,他们正是从茅山百丈崖赶来的大江南北武林同道。

他们由木罗汉和方振玉二人为首,姑娘有三位,那是田七姑、邓如兰、孙月华,她们都是随在方振玉身后而行。

木罗汉的后面是少林南派老拳师龚天寿、孙伯达和折了右臂的孙仲达。五行门五老。六合掌门人江千里,通臂门掌门人通臂熊陆锦堂、门人白人杰。武功门老拳师神拳胜保、次子胜骧。徽帮铁算盘楚之江。淮南鹰爪门姜春晖。金陵乾亨镖局总镖头王振远。镇江镇远镖局总镖头简昆山及子简世杰,镖头金钱镖徐履谦。

另外则是前七星堡总管杜飞云率领了十四名已经恢复神志的北斗煞星,押着已经被废去武功的七星堡大弟子铁扇公子顾青纶、二弟子铁戟游子超、三弟子铁笔三郎祝祥。

这一行人堪堪抵达七星堡前面广场,田七姑回身道:“杜总管,还是你上去叫人通报一声吧!”

杜飞云为难的道:“田姑娘,你别再称在下总管了,在下早已不是七星堡的总管了。”

田七姑道:“但你总当过多年的七星堡总管,七星堡上上下下的人,那一个人不是你手下,你去叫门,就方便多了。”

她话还没说完,七星堡两扇黑漆钉着铜钉的大门,已经徐徐开启,从里面走出一个脸型瘦削的青衣佩剑少年,他步履矫捷,神情冷漠,一直走到阶前,朝大家拱拱手道:“堡主算准诸位大驾,今日午刻前会到,特命在下在此迎近,堡主已在厅上恭候多时,诸位请到厅上奉茶。”

方振玉一眼就已认出此人正是那天在镇江城外,自称是孙氏镖局许帐房之子的人,不觉跨上一步问道:“阁下如何称呼?”

青衣少年冷然道:“在下职司迎宾,只是恭迓诸位大驾,似乎用不着通名报姓了。”说完,一抬手道:“诸位请进,在下给诸位带路。”转身往里行去。

木罗汉合十道:“诸位施主请啊!”

他口中虽然说着“请”,却和方振玉二人走在前面。

这是大家路上说好了的,木罗汉代表的是少林寺,方振玉代表的无极门,而且两人也是事主之一,故而走在前面,其他的人,也鱼贯相随而入。

进入二门,穿过一大天井,只见大厅前的石阶上,站着一个身穿紫缎团花长袍的高大老人,似在迎接着众人。

这人长得方面大耳,浓眉鹞目,脸黑色中透紫,颊下留一部拂胸苍须,站在那里,顾盼之间,自有一股威严,此人正是七星堡堡主黑水龙王盛世豪。

他一眼看到众人,立即呵呵一笑,拱着手道:“木大师、方老弟,啊,五行五老、江兄、陆兄、龙兄、胜兄、楚兄、……哈哈,难得、难得,大家光临敝堡,兄弟未及远迎,多多恕罪,快请厅上坐。”

他笑声洪亮,也笑得十分高兴,真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骤然相遇,喜悦之情,发自内心一般!

他引着众人进入大厅,杜飞云和十四名北斗煞星押着顾青纶三人,也跟着进入大厅,只是在大厅进门的左首边上,站定下来。

这也是大家预先计议好的。因为左首是客位,他们站在众人后面,大家可以全力保护,免遭七星堡暗算。

黑水龙王抬抬手道:“诸位请坐。”目光转到田七姑和杜飞云身上,一面淡淡的点了下头道:“田七姑和杜总管也回来了,很好。”

杜飞云和堡主目光一对,早就吓得脸如土色,低下头去,不敢作声。

田七姑却娇声道:“回盛堡主,杜总管和奴家已经当众宣告脱离七星堡,今晚随同诸位武林前辈,登门面见堡主,只是作证来的。”

黑水龙王只是淡淡的嘿了一声,没有说话。

大家分宾主落坐,堡丁一一献上茶来。

黑水龙王巨目一动,看了木罗汉一眼,徐徐说道:“兄弟听说三个劣徒得罪了诸位老哥,兄弟疏于管教,承蒙诸位老哥代为教训,兄弟万分感激。”

木罗汉合十一礼,说道:“盛堡主……”

他只说了三个字,盛世豪已经摇手道:“大师和诸位老哥且请稍待,容兄弟先跟这位方老弟说几句话。”

木罗汉因他如此说了,只好点头道:“那就请老施主先和方少侠说吧!”

黑水龙王这才目光转到方振玉的身上,轻咳一声道:“方老弟,老夫听说你是陆地神龙方老英雄的令孙,无极门唯一的传人,老夫对令祖一向十分敬仰;但老弟的行为,却教老夫深感遗憾。”

方振玉冷然道:“堡主此话怎说?”

黑水龙王洪笑一声道:“老弟自己做了什么事,难道还用得着老夫说么?”

方振玉凛然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方某出道江湖,短短时日之内,背了不少黑锅,都已水落石出,所谓清者自清,方某究竟做了什么事,堡主不妨说出来,也好让大江南北的武林同道,大家听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