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36章 以阵对阵

作者:东方玉

大江心有漩涡,可以沉船,剑阵出现漩涡,就可以沉入!

剑阵逆转,嘶啸的剑风有如龙卷风一般,在外围游走流动的“七星剑阵”一十四名剑手,往中间一聚,各自劈出一剑之后方面的展开而达到成熟,在解放战争时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影必然随着散开,就在他们刚刚散开之际,就有一名剑手遇上了五行剑阵的缺口。

这缺口就是漩涡,吸力奇强,这名剑手就糊里糊涂一声没吭的一下被吸了进去。

本来只要被吸入剑阵,在五柄长剑一绞之下,人是血肉之躯,早就五剑分尸了,但五行五老在列阵之先,已经得到木罗汉传音入密的关照,不可伤了这些神志被迷的人,因此五行五在吸入剑手之时,改剑为指,五指同出,一下点了此人穴道。

五行剑阵是在急速转动的,这缺口自然也并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从右而左转去,第一个剑手被吸入之后,紧接着又有第二个剑手被吸了进去,于是第三、第四、第五,不停的有人掉入漩涡,灭了顶!

就因为双方阵势游走流动的太快了,人影参差,穿行不息,一十四名剑手,只是自顾自的按照平日训练的步法穿行,谁也不会去管谁,因此人数在逐渐减少,他们还是一无所觉!

连那二十八宿领队尚少泉都没有发觉!

但这一情形,自然瞒不过七星堡主北海龙王盛世豪的巨目,他双目精芒飞闪,右手一抬,洪声道:“要他们退下。”

尚少泉躬身发令,举手向空连拍三拍,他手掌中敢情藏有金属之物,这合掌一拍,就响起三声金钹之声。

这一瞬工夫,一十四名剑手闻声退下,已经只剩下三人,有十一个人已被五行剑阵的漩涡卷灭,静悄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盛世豪霍然站起,双目棱威四射,洪笑一声道:“盛某久闻五行五老,名动江湖,今日一见,五行剑阵果然非同小可,老夫也想讨教几招,不知五老肯赐教否?”

他已经离座走下阶来,五行五老能不接受他的挑战么?青衣老者拱拱手(三名剑手退下之时,五行五老长剑也已回鞘)道:“盛堡主既有赐教之意,老朽等人自当敬遵台命。”

“哈哈!”盛世豪长笑一声道:“好极!”

履声橐橐,走近五行阵前,目光一注躺卧地上的十一名剑手,举足轻贼,他履端蹴处,正是解开受制穴道之处。

白衣老者冷嘿一声道:“盛堡主,这十一名贵堡剑士,是五行门特殊手法所制,天下只怕无人能解。”

盛世豪嘿了一声,“锵”的一声,抬手拔出一柄四尺长的宝剑,大步走入“五行剑阵”之中。

青衣老者拱手道:“盛堡主既已入阵,老朽那就不客气了。”

话声一落,抬手掣剑。

五行剑阵以东方青衣老者为首,他剑甫出匣,但听一阵“呛”“呛”数响,其余四人也一起掣出了长剑,但剑阵仍未发动。

盛世豪洪笑一声道:“五位只管发动阵势,好让盛某领教高招。”

众人平日知只北海龙王盛世豪威镇大江南北,却从未见过他本身武功如何?此时看他要独闯“五行剑阵”,自然要仔细瞧瞧,于是大家不约而同的远远围了过去。

青衣老者一手仗剑,说道:“既然如此,五行门就有僭了。”

他青色长剑向空一圈,站在中央的黄衣老者黄色长剑,跟着向空挥出,这一挥,登时漾起五道黄色剑光排空朝盛世豪当头飞来。

他剑势挥出,人影已沓,一下转到了甲乙位上,阵势在青衣老者长剑一圈之际,便已发动,五行顺转,人影开始互相换位。

盛世豪一见五道黄色剑影迎面飞来,立即长剑一挥,朝前封出。

那知一剑格了个空,五道黄色剑影倏然隐没,但就在他长剑格出之际,另有五道白色剑影,飞射而至。

盛世豪冷笑一声,沤剑迎击,白色剑影也随着消失,又有五道黑色剑影,横扫过来。黄色剑影还没消失,五道青色剑影又跟踪而来,接着又是五道红色剑影,交叉击到。

这不过是五行剑阵开始发动,五行变化,顺着顺序一个接一个的挥剑攻来,每人一发五剑,但发的全是虚招。

盛世豪连挥三剑,均没有和对方实际接触,心中暗自忖道:“这五个者匹夫不敢和我接触,这中间必有道理,自己可得小心!”

正因为对方五人除了人影游走,尽发虚招,他就凝立不动,静以待敌,但他怎知五行五老每人每换一个位置,就连发五剑,只是在布阵而已,因为每一转动,每一个人虽只连发五剑,但游走的人影一快,先发的五剑和后发的五剑,先后就逐渐的连贯了起来。

盛世豪这一静立观变,在他来说,原想先察看对方虚实再行出手,那知这一停,时间虽极短暂,但眼前所能看到的已变成一圈五色彩虹,在身外闪电般疾转,五行五老的人影,已溶入在一道耀目彩虹之中!

这道彩虹,虽然还在身外五尺,却已形成了桶形的包围。

盛世豪究是久经大敌,见多识广之人,心中登时领悟,自己以一敌五,应该在对方尚未形成包围之前,予敌以各个击破,这一小心,反而上了五行五老的恶当!

心念这一动,那敢还慢,口中大喝一声,长剑起处,使了一招“独破天门”,剑光如匹练般朝东方位上劈了过去。

这一剑,可以看出他功力之深,剑光粗如水桶,席卷而出,声势之盛,当真有黄河决堤之势;但此时五行剑阵,五老的剑势已然联成一气,你剑势再厉,也无法冲得开身外这一圈彩虹了!

但听“当”的一声金铁巨响,盛世豪这一剑就像劈在钢板之上,直震得他的手臂隐隐发麻,心头不由得一惊!

就在这声金铁大震声中,他身外一圈彩虹,忽然散开,化作无数剑影,分由四面八方朝中间攻来!

这所谓无数剑影,实际上一共是二十五道剑光,那是在盛世豪一击出手之后,五行五老各人还攻了他一招。

五行五老所练的就是“五行剑”,每一招出手,都有五道剑影。

盛世豪又是一声大喝,长剑振腕再发,这回他也使出了绝学,剑光指东划西,瞬息之间,一口气接连劈出了六剑。

第一招使的是”河岳流云”一片剑光护身燎绕,剑气迸发,但听一阵急骤如雨的金铁交鸣,把从五方而来的近身剑影,悉数架开,光这一剑,就等放连接了对方二十五剑之多!

他可不容对方五人有第二次环攻的机会,在一招“河岳流云”后面,身形电旋,快得如同陀螺,在这一疾转之中,使出了一记“闪电分光”,分向五人劈出一剑。这六剑当真快到无以复加,剑势之盛,更是武林罕见!

观战的群雄个个都是剑术名家,眼看盛世豪剑术竟有这等气势,莫不耸然动容!

那知五行剑阵一经发动,就可分可合,可攻可守,五人攻出的一招,既被盛世豪破去,等盛世豪使出分光剑,分袭五人之时,他们又一退即合,化成一道五色彩虹,把盛世豪环绕了起来。

因此盛世豪虽然剑演分光,分袭五人,等到这五剑劈落之时,又像劈在钢板上一般,“当”“当”“当”“当”“当”五声金铁大震,接下他五剑的,并不是单独的五人,又是五人五剑联成一气的五色彩虹了。

盛世豪这六剑下来,直震得一条右臂酸麻不止,尤其对五行门的“五行剑阵,愈出愈奇,心头也不禁大为凛骇,但此时势成骑虎,不得不奋起全力,和他们周旋下去。

他原是心机极深之人,想到五行剑阵五人联手,自己以一敌五,这五行五老每人都有数十年修为,联成一气,自己自然绝难胜得过他们,那么唯一求胜的机会,依然该从他们分散之际,个别下手了,心念转动,索性以逸待劳,仍然抱剑凝立,不再攻敌。

五行五老联成一气,五色阔剑。所化的一道彩虹,如幕如墙,只是围着盛世豪身外疾转,你不向他们攻击,他们也不会出手还攻。

他们当然仍在出手,每人在换位流动之际,就劈出五剑,不然就不会有这道绕圈疾转的彩虹了,但他们每人劈出的五剑,只是向空劈出,并不攻向盛世豪而已!

这就奇了!盛世豪站在中间,他们只是向空劈剑,不向盛世豪抢攻,那么围着他做什么呢?

须知五行剑阵展开之后,包围住了敌人,就得视敌人的强弱而出手,换了普通人,入阵之后,三两下就可了事,但他们发现盛世豪剑术精湛,功力深厚,是他们五行五老数十年来仅遇的一位劲敌,他们自然不得不慎重将事,若是贸然发动攻势。说不定反为所乘。

这道由五柄阔剑所联成的彩虹,绕着盛世豪身外急转,正是他们的制胜之道,因为只要能把强敌困在阵中,最后的胜利,决不会是敌人的。

因为“五行剑阵”正在你不知不觉间,逐渐的缩小,只要渐渐缩小包围,那道五色彩虹,不,应该说彩墙才对,围绕到你身旁之时,你长剑施展不开了,手脚施展不开了,就算你武功再高,还有什么用?

盛世豪等待的是他们像方才一样,由合而分,他就可以出手,但等了半晌,发现五行剑阵的范围在渐渐缩小,他自然懂得对方的心意,心里又不禁暗暗一凛!

立即想到刚才他们的分散还击,是自己攻了他们一剑之后才出现的,由此可见,自己如果不发动攻击,他们只有缩小剑阵,不会向自己攻击的了。

既然如此,自己岂非白等了?一念及此,立即暗暗连集真气,口中又是一声洪喝,陡地一个转身,长剑乍起,手腕连振,一连三招,朝庚辛位上冲击过去、

这三招第一招“秦王鞭石”,第二招“逢山开路”,第三招在两招之后,稍微缓得一缓,一变而为“急流勇退”。

他在前两招,凝聚了全身功力,剑光席卷而出,声势之猛,当真有石破天惊之势,长剑劈在五色彩墙之上,发出的金铁击撞声,令人耳鼓震得嗡嗡直鸣!

他这两招硬打硬闯,五色彩虹虽然也被震得几乎现出摇晃之势,但五行剑阵究是合五老之力联成了一气,你仅凭一己之力,自然无法把剑墙冲破,因此他这第三招不得不改为“急流勇退”,迎剑护身,藉以防备五老的反击。尤其在第三招上,他暗自减弱了几分功力,好像他一身功力,已在前两招之中,耗去了大半似的。

这原是他的诱敌之计;但“五行剑阵”就有这么一个变化,你不攻,他们只是缩小包围,你一攻,他们必然还击。

这也正是北海龙王盛世豪等待了很久的事!

五行五老果然在他退后之时,五人倏然一分,五道五色剑光,势若虹飞,同时朝中间交攻而来。

盛世豪长剑一圈,人随剑走,但听“锵”“锵”五声金铁大震,把五行五老长剑一齐震开,身形疾然向癸水位上的黑衣老者抢去,左手闪电拍出一掌。

这一记不带丝毫掌风,故而黑衣老者毫无戒备,他正向东方甲乙位上闪去,但刚刚闪到半途,突觉一团奇寒澈骨的掌风袭上肩头,口中闷哼一声,脚下踉跄后退了数步。

盛世豪一击得手,反手又是一指,朝正朝癸水位上欺来的白衣老者点出。

白衣老者急忙挥剑击出,但盛世豪的指风如箭,比他快了一步,又击中白衣老者的左肩,又是一声闷哼,往后疾退。

这不过是一瞬间发生的事,黑衣老者和白衣老者同时中了盛世豪一掌、一指,阵势自然立时受到阻碍。

余下三人一看情势不对,大喝一声,三支长剑不约而同的朝盛世豪围攻上来。

三人鼎足攻来,自然不是“五行剑阵”了。剑阵的威力,是五人联手,五剑成墙,如今既非剑阵,那只是三个人围着一个人联手攻击而已!

虽然同是联手,但剑阵和不是剑阵,威力就差得远了。

盛世豪洪笑一声道:“五行门五行剑阵,原来也不过如此。”

喝声甫落,但听“砰”“砰”两声,黑衣老者和白衣老者中了他一掌、一指之后,但觉身上一阵比一阵寒冷,全身不住的颤抖,脸色如上,再也支持不住,往后跌坐下去。

原来盛世豪这一掌、一指,使出了北海玄灵门的绝学,掌是“玄灵摧心掌”,指是“玄灵阴极指”都是极阴极寒之气,击中人身,血脉僵硬,纵然功力深厚,也无法抗衡。

简昆山(镇江镇远镖局总镖头)和他们站得最近,急忙率同儿子简民杰和两名镖头,一齐抢了出去,把黑衣、白衣二老扶了下来,但二老牙关紧闭,面无人色,全身其冷如冰,只有胸口微温,已是气若游丝!

简昆山攒攒眉,望着木罗汉道:“大师,这二位前辈,只怕

木罗汉眼看两人脸上隐现黑气,全身僵冷,一时也看不出伤在何种手法之下,望望龚天寿道:“你是否看得出他们的伤势来?”

他虽是少林寺方丈的师叔,辈份甚高,但究是佛门弟子,平日很少在江湖走动,论经验自然不如袭天寿了。

龚天寿仔细察看了两人脉象,抬目道:“弟子认为他们是伤在一种旁门极阴极寒的功夫之下,只不知盛世豪是那一门派出身,就很难断言了。”

孙伯达眼看两人此刻情形,和双拐镇长江邓公朴负伤致死,颇相近似,说道:“会不会是中了‘玄阴摧心掌’?”

“那是北海玄灵叟的独门绝技!”

木罗汉活声甫出,突然低“哦”一声道:“他外号北海龙王,莫非玄灵叟的门下?”

简昆山道:“那该怎样救治才好呢?”

木罗汉微微摇头道:“被北海玄灵门阴功所伤的人,必须先以万年温玉护住心脉,再有两个功力深厚的人,以本身真气替他们打通全身经络,方可有救。”

方振玉道:“大师,咱们这里的人,能不能先替他们打通经络呢?”

“难、难!”

木罗汉摇头道:“若是换了两个功力较浅的人,贫衲和这里好几个老施主,还能勉为其难,因为要替这人打通经络,你本身功力,必须远胜过他才行,这二位老施主是五行门五老之一,他们本身都有数十年勤修苦练的功力,论功力,咱们这里的人,能和他们相等的,已是寥寥无几,若说要胜过他们,只怕一个也找不出来了。”

“那怎么办?”

方振玉道:“咱们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二位老丈不治身死……”

他话声未落,突听北海龙王盛世豪一声长笑,笑声中,紧接着又有人闷哼一声,踉跄往后疾退。

众人急忙回首看去,那是黄衣老者,后退了几步之后,立即闭目运气,凝立不动。

金陵乾亨镖局总镖头王振远失色道:“看来他的‘摧心掌’,已练到收发由心的上乘境界,咱们只怕无人能和他一拼了。”

在他说话之时,黄衣老者又“砰”然一声,跌倒下去。

五行门青衣老者、红衣老者眼看盛世豪连伤了三个师弟,更是怒不可遏,一青一红两柄四尺阔剑疾发如风,点刺劈撩,剑剑进击,剑风四荡,剑气纵横,可以说真是翩若惊鸿,快若游龙,已是十分凌厉。

但盛世豪方才五人联手的五行剑阵,都已经经历过来,现在只剩两人,自然不会在他心上,长剑开阖,把一柄七星宝剑使得出神入化,剑招愈展愈快,攻如雷霆疾发,守如江海凝光,挥洒自如,有若行云流水,恰到好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