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37章 幻影龙形

作者:东方玉


青衣老者和红衣老者数十年兄弟,自然心意相通,你攻我拆,你封我攻,虽然配合精妙,却依然被盛世豪一支长剑逼得只好围着他绕场疾走,纵使拼了老命,还是渐渐落了下风!

只要给盛世豪找到一丝空隙,左手再让他击出“玄灵摧心掌”,只怕就无法抵挡了!

六合门掌门人江千里因四个弟子二死二伤,对盛世豪恨之入骨,此时“锵”的一声,掣出长剑,口中喝道:“盛世豪,江某也来领教一番!”

长剑一领,人随身发,朝三人战圈中冲了过去。

“好极!”

盛世豪洪笑一声道:“你们有多少人,一齐上来,盛某也不在乎。”

武功门神拳胜保怒哼一声道:“你好大的口气!”

他一生从不使用兵刃,右臂一振,(他左臂已断)打出一记“百步神拳”,一团掌风轰然有声,直撞过去。

盛世豪听风辨位,倒也不敢硬接,身形一闪,往左避开,正好江千里欺身而上,剑展“嘘气成云”,一片剑光急如骤雨般卷到。

盛世豪长剑疾封,把他剑势荡开,青衣老者和红衣老者的双剑又如双龙剪水,同时攻到。

江干里身为六合门掌门人,一套“六合剑法”,施展开来,上下前后左右,六门面面俱到,全身似被一片青光缭绕,扑攻之际,剑风激荡,每一剑都呼起惊心动魄的裂帛之声,一派全是进攻手法。

加入了一个江千里,威力当然不会比五人联手的“五行剑阵”强,但“五行剑阵”进退游走,有一定的规矩,加入一个江千里,可是没有成规的攻击,何况他练剑数十年,对“六合剑法”浸婬功深,对门下弟子二伤二死,一股仇怒之火,全落到盛世豪的身上。青衣老者和红衣老者一青一红两柄阔剑形同拼命,他一支长剑,也一口气的抢攻,攻势越攻越厉。

青衣老者和红衣老者因有冲上来的江千里正面缠斗盛世豪,两人一下退到左右两侧,交相夹紧。

正因为盛世豪的反击已给江千里挡住,青衣老者和红衣老者不必再顾虑他的反击,因此采取了最凌厉的攻势,从左右两面攻入。

盛世豪当真是一世之雄,一支长剑力敌三人,丝毫不见慌乱,剑光东指西顾,大开大阖,威力仍然在三人之上,一时之间虽然无法占得上风却也并未落败。

只要不落败,时间稍久,盛世豪就可稳占上风。

四柄长剑使到急处,纵横剑影,竟如组成了一面光网,四道人影却反而渐渐的淡了下来。

最使盛世豪感到恼火的是武功门的神拳胜保了,他不使兵刃,所以没有加入斗场,但却站在场外,伺隙出手。

武功门的“百步神拳”,是武林中的一绝,也是拳术中唯一可击中较远距离敌人的神功,和关外长白派的“无影神拳”,有异曲同工之妙。

所谓“百步神拳”,百步当然是夸张之词,但“百步神拳”,练到十二成火候,举手发掌,掌风可以击中十数步以外的目标,则是事实。

胜保站立之处,和斗场不过两丈远近,这种距离,是打出“百步神拳”最理想的距离,因为相距较近,一发即至,不但威力增强,命中率也增高了,敌人不易躲闪得开。

胜保早已占好了最佳角度,他拳不滥发,运起全身功力,贯注右臂,凝聚右拳,伺隙而动,只要盛世豪有一点空隙,一丝松懈,露出破绽来,他一记“百步神拳”,拳风如涛,乘隙击入。

就是一拳,也可以要了你的老命。

盛世豪和三人动手,他唯一获胜的希望,就是在剑光飞洒之际,使出他的看家本领“摧心掌”或“阴极指”来。

要使这两种绝技,就必须卖个破绽,或有隙可乘之际,才能出手,但高手过招,这一机会,很难能够遇到,但在遇到这种机会的时候,盛世豪指、掌未出,胜保的一记“百步神拳”,早已抢先发动,击了过来。

这无他,因为胜保站在战圈之外,所谓旁观者清也。

不论青衣老者、红衣老者或是江千里三人之中,如果有了空隙,他击出一拳就可以把空隙给弥补起来,使盛世豪无隙可乘。

如果是盛世豪在激战之中,想卖个破绽,诱敌发剑,或是乘隙把敌人长剑荡开之际,左手正想出手,胜保就会及时结结实实的给你一拳,使你赶快迎剑自保,而坐失了机会。

盛世豪几乎把神拳胜保恨透了,但此时在三支长剑舍生忘死的进击之中,一时那想抽得出手来对付胜保?

心头越是愤怒,就越想乘机给他一掌,但名家对剑,绝不能动怒,一连几剑,几乎吃了大亏,但听“嗤”的一声,左侧近腰处,被青衣老者剑锋划过,长袍拉开了五寸长一条,幸未伤到肌肉。

江千里“呼”的一剑,从头上横掠而过,剑锋削去了半个发譬,盘在头顶的长辫登时披散下来。

神拳胜保眼看机不可失,口中吐气开声,暴喝一声,挥手捣出一拳。

这一下,正在盛世豪连遇险招之时发出,骤不及防,急忙侧身闪避,已被拳风扫中左肩,一个人上身身不由己连晃了两晃,但他也振腕一指,点了出来!

这一指是朝神拳胜保右肩击来,胜保侧身让开,左脚倏地跨上一步,右手一拳击向盛世豪当胸。

青衣老者阔剑一撩,“呛”的一声,逼住了盛世豪的长剑,江千里趁机一剑,横削盛世豪右腕。

盛世豪狂笑一声,这回露出他精湛的武功,右剑一震,把青衣老者连剑带人震退了一步,左手一指,点在江千里长剑之上,但听“铮”的一声,江千里手中长剑竟被他一指齐中点断,左拳化为掌,朝胜保击来的拳头上拍去,这一手当真快到无以复加。

胜保看他挥掌拍来,立即加重了几分功力,朝前击去。这是一记硬碰硬的打法,但听“啪”的一声,拳、掌击实,胜保但觉他迎来的左手,竟如铁板一般,拳头击在他掌心,立感骨痛如裂,急急往后跃退!

盛世豪也同样感到心头一震,忖道:“此人神拳之名,果然不虚!”

他杀心已起,岂肯容他跃退,手掌一拢,奇快无比的一指,朝胜保迎面点去。

胜保右拳剧痛未已,正在跃退之时,瞥见他又点出一指,也不禁怒从心起,大喝一声,顾不得疼痛,咬咬牙,右手握拳,对准他点来的手指直捣过去。

这一记使的是“百步神拳”;但盛世豪这一指也使出了“玄灵阴极指”。

拳风甫发,一缕阴寒如箭的指风,却射透一团拳风,直袭而入。

“百步神拳”,毕竟不及玄灵门阴功的厉害,胜保口中闷哼,往后连退了三步。

红衣老者一下转到盛世豪身后,一剑贯心刺出。

盛世豪连头也没回,右手往后一挥,“当”的一声,把剑荡了开去。

这几手交击,当真快速如风,不过眨眼问事,江千里长剑折断,往后跃退,鹰爪老拳姜春晖,和通臂门掌门人通臂熊陆锦堂两人一左一右双双掠出。

姜春晖使出“大力鹰爪功”,双手如钩,揉身疾进,陆锦堂掩护退下的胜保,右臂一振,骨节格格作响,让过胜保,凌空击出一拳。

青衣、红衣老者也一退即上,双剑交叉击到。

盛世豪心知这些人都对自己有着极大的仇恨,反正今日之事,不下杀手,把所有的人除去,七星堡也难以再在江湖上立足,他剑掌护身,身若陀螺,一个急转,脱出四人包围,横剑喝道:“姜春晖、陆锦堂,你们也想和者夫动手么?”

陆锦堂道:“咱们不动手?只怕也难全身而退了。”

“不错。”盛世豪道:“今日进入我七星堡的人,一个也别想轻易言退,不过老夫不想和你们车轮作战,老夫之意,你们哪几个要动手,索性一起上来也好,免得老夫多费手脚。”

徽帮楚之江铁算盘豁哪哪一摆,大声道:“兄弟也算一个。”

孙氏镖局总镖头孙伯达一对虎头钩一摆,接口道:“还有孙某。”

“很好!”

盛世豪横剑当胸,目光一瞥其余的人,沉声道:“还有没有?”

金陵乾亨镖局王振远,镇远镖局简昆山都跃跃慾试,要冲上去。

木罗汉低声道:“诸位施主,暂且观战,上去的多了,反而碍手。”

两人听木罗汉一说,只得站住。

盛世豪巨目之中,神光如电,一扫六人,(青衣、红衣老者、姜春晖、陆锦堂、楚之江、孙伯达)呵呵一笑道:“就是六位了?”

孙伯达道:“还不够么?”

盛世豪点着头,嘿然道:“老夫要告诉六位,从此刻起。老夫要痛下杀手,你们要小心!”

楚之江大笑道:“双方既然动手,生死由命,盛堡主有什么厉害杀着,只管使出来就是了。”

盛世豪大笑道:“你们以为老夫空言恐吓你们的么?”

右手突然一挥,一剑迎面纵刺而出。

楚之江铁算盘朝前架出,那知对方这道剑影竟然虚同无物,拨了个空,突然斜刺里一道青光射了过来,“当”的一声,架住了盛世豪的长剑!

那是青衣老者,但他也只有双剑交击时,响起“当”的一声,其实剑势也并未架住,盛世豪真正的这一剑,却劈到了通臂熊陆锦堂的右肩。

木罗汉看得神色一变,低低的道:“他使出来的居然会是昔年西崆峒的‘幻形剑法’!”

邓如兰道:“幻形剑法很厉害么?”

木罗汉目注战阵,说道:“出没无常,不可捉摸……”他只说了两句话,就回过头去,朝方振玉叫道:“方施主。”

方振玉道:“大师有什么事么?”

木罗汉道:“方施主已经出来行道江湖,对贵门‘龙行九渊’身法,和‘通天十八式’,想必都已精练纯熟了?”

方振玉听他问自己本门武功,心知必有所指,立即点头道:“在下精纯不敢,还可以使罢了,大师有什么见教么?”

木罗汉道:“盛堡主使的‘幻形剑法’只有敝寺七十二艺中的‘无相剑法’和贵门龙形身法,通天扇招可破,贫僧没练过‘无相剑法’,那只有方施主可以和他周旋,他们人数虽多,只怕……”

话声未落,突听战圈中闷哼乍起,孙伯达、楚之江两人同时往后疾退,原来两人右肩各中一剑,鲜血直流,看似伤得不轻!

孙月华、邓如兰二位姑娘急忙迎上,取出刀创葯,替他们敷上;一面撕下衣袖,撕成了长条,包扎伤口。

方振玉既知盛世豪使的“幻形剑法”,只有自己能敌,眼看两人中剑退下,立即手持摺扇,举步走出,口中大喝一声:“盛堡主、四位前辈请住手。”

和盛世豪动手的四人不觉一齐停下手来,但盛世豪,却在四人住手之际,左手突出,点了一指,又闪电拍出一掌击向陆锦堂、姜春晖二人。

他这一指、一掌,自然是玄灵门绝技“阴极指’和“摧心掌”了。陆锦堂、姜春晖因方振玉叫停,双方交战既已住手,自然不防他还会出手偷袭,等到警觉,急忙闪避,虽然避过正面,却也被他指风、掌风扫中了肩头,各自上身晃动了一下,脚下后退一步。

龚天寿看得大怒,喝道:“盛世豪,人家既已住手,你怎可出手偷袭?岂不有失你七星堡主身份么?”

盛世豪大笑道:“对敌之时,要眼看四方,耳听八面。既已动手,兵不厌诈,这只能怪他们跑了一辈子江湖,还是没有对敌经验了。”一面回头朝方振玉道:“方振玉,你有什么事?”

方振玉朝青衣老者,红衣老者拱拱手道:“二位前辈且请退后休息,在下想跟盛堡主讨教几招。”目光一抬,拱手说道:“盛堡主一手‘幻形剑法’高明得很,在下讨教了。”

“很好。”

盛世豪目光如炬,仰首洪笑一声道:“今天到七星堡来的人,别人老夫都可以饶过他们,惟独你方振玉,老夫第一个不会放过你的。”

方振玉犀角摺扇豁的打开,潇洒的在胸口扇了两扇,朗笑道:“堡主对在下成见已深,那就请赐教吧!”

盛世豪冷哼一声道:“既是你自己找死,老夫就成全你

右手七星剑缓缓竖起,剑尖指向方振玉。

他虽未出手,方振玉已感到对方剑上已蕴聚了一股浓重的杀气,自然不敢怠慢,右手摺扇当胸,同样凝聚功力,只是两人均未立即出手。

旁观的人,也已感到两人这一发,必然凌厉无匹,全都目光凝注,屏息以待。

这一瞬间,邓如兰但觉胸头有如压上了一块大石,连气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情不自禁,伸手抓住了孙月华的纤手,两位姑娘虽然都没开口;但她们互握的双手之中,已经沁出了手汗。

盛世豪盯着方振玉的双目之中,寒光愈来愈盛,虽在白天,两道眼神几乎像电炬一般,令人不可逼视。

突然间,只听他口中大喝一声,剑尖一振,发出一道匹练般的青芒,笔直朝方振玉激射而至!这一道剑芒,带动了森寒剑气,即使在三数丈以外的人,都可以感到冷气逼人!

木罗汉自从方振玉走出之时,他跟着跨出了两步,站在方振玉身后一丈多远的地方,此时忽然细声道:“当心幻影!”

当心幻影,就是说这道剑光未必是真的。

方振玉没有动,直待剑光射到身前还有五尺左右,才身形一晃,贴着剑光朝前逆进!

果然,那道寒芒飞卷的剑光,在方振玉身形逆进之际,突然消失,另有一道淡淡的剑影,正好从方振玉腰间穿出,贴衣刺过。

好险!只须毫厘之差,就会被他刺中,这道剑影快到无以复加,一闪而没,你若不留心细看,绝难发现!

这就是“幻影剑”,你看到的剑光是虚,你看不到的剑影是真。

方振玉动作也极快,身形一晃,人如逆水游鱼,不退反进,侧身而上,右手一翻,摺扇已经合拢,一点扇影,朝盛世豪肩头点到。

盛世豪一剑刺空,鼻中冷哼一声,甩肩转身,避开他的扇招,右手长剑再振,凌空发剑,立时幻起了八道剑光,像网署一般,朝方振玉当头罩落!

木罗汉看得脸色微凛,口中忍不住轻“唔”一声!

邓如兰听到木大师的轻“晤”,心兴止不住“咚”的一跳,急忙问道:“大师,有什么不对么?”

“没有什么。”

木罗汉口中说得轻松,但脸上可一丝笑容都没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