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孙》

第38章 邪不胜正

作者:东方玉

普天之下,如论剑术,就要数武当派掌教紫霞道长和九华清音师太二人为巨擘了;但这二位剑术大师也只能一招之中,发出七道剑光。如今这位七星堡主北龙海王居然能发出八道剑光,岂非已经超过武当掌教和九华清音师太了。

这原是电光石火般事,就在木罗汉说出“没有什么”四字之际,大家但觉人影一闪,耳中清晰的听到了一阵“锵”“锵”兵刃交击之声,一共九响!

八道剑光,发出九声剑鸣,这就是说其中有一剑大家都没有看到了。

这一瞬间,方振玉和盛世豪两人打得剑光扇影,倏合倏分,凌厉风声,激荡成响,如鸣金,如裂帛,令人目为之迷,心为之栗!

就在两人剑扇交击,攻拒激战之际,突听盛世豪忽然发出一声悠长苍劲的长啸,啸声如涛,历久不绝,手中长剑也突然一紧,左手骈指如戟,竟在剑光飞舞之中寻暇抵隙,一缕缕森寒澈骨的指风,朝方振玉凌空点出!他形同拼命,“幻影剑”与“阴极指”同施,直慾把方振玉置之死地而后快!

木罗汉看得不期凛然失色!

就在此时,但见大厅左右廊上迅快转出另一个手仗长剑的青衣少年,他身后紧随着二十八名手持带鞘长剑的黑衣汉子。

尚少泉手下二十八宿,先前和五行五老动手,已有十一名被制住穴道,只剩十六个人,但这另一组二十八宿的出现,人数登时增加为四十五人!

田七姑看得心头一动,她已经明白盛世豪方才那声长啸,是召集另一队二十八宿增援,不用说是北海龙王动了杀机,调集七星堡精锐,要向大家下手了!心念这一动,急忙朝木罗汉道:“大师,看他意图,是要群殴了,咱们的人中,已有多人负伤,大师快要大家集中,严神戒备。”

又朝社飞云道:“杜总管,一旦他们发动攻击,这十四名恢复神志的‘北斗煞星’,仍得由你指挥才行。”

杜飞云道:“在下有一处经络被闭,姑娘……”

田七姑道:“你只要发个号令就行,我还要和大家一起御敌呢!”

杜飞云道:“好吧,在下听你田姑娘的就是了。”

这时木罗汉也已要大家把负伤的人,集中一处,可以应战的人,守护外面一圈。

这可以应战的人也只剩下半数,计有木罗汉、龚天寿、孙伯达、(右肩中了剑,但仍可应敌)孙仲达、王振远、和乾亨镖局两名镖头、简昆山、简世杰和镇远镖局四名镖头。五行门青衣老者,红衣者者、六合门江千里、鹰爪门姜春晖和通臂门陆锦堂只被盛世豪掌风扫中,仍可应战,徽帮楚之江、(剑中右肩,仍可应战)另外是三位女将田七姑、邓如兰,孙月华等人。

经木罗汉和龚天寿商议决定,孙伯达、楚之江二人右肩中剑,不宜剧战,和三位姑娘守护负伤的人,为第二线,并机动增援第一线的人,其余众人列为第一线,对方一经发动,大家必须紧守岗位,以不变应付对方阵势的万变。

十四名业以恢复神志的“北斗煞星”由杜飞云率领,同样以“北斗阵法”和对方的阵势相抗。

这些话,要一一加以叙述,就显得为时耽搁甚久了,其实大家迅速集中,只不过是指顾问事。

那从大厅左右两廊拥出来的另一队二十八宿的青衣少年,手中长剑向空一举,算是向先前那一队二十八宿领队尚少泉行礼。

其实这也可以说是两队二十八宿联手攻敌的暗号了!

青衣少年举剑的同时,尚少泉也举起了长剑!

锵锵锵……一阵四十五声长剑出鞘的剑鸣,在同一时候响起,这份声势,就十分骇人!

四十五名剑士一式的右手持剑,左手执鞘,迅速而整齐的朝大家围了上来。

杜飞云同样的手握长剑,朝前一指,奋力喝道:“兄弟们,截住他们!”

他剑尖所指,正是尚少泉率领的一十四名剑士。

这边神志已清的“北斗煞星”,正好也有两队十四个人,他们听到杜飞云的喝声,也各自掣出了刀剑,疾冲上去。(北斗煞星中,有七人使的是长剑,七人使的是鬼头刀。)

双方一言不发,就刀剑齐举,冲杀而上、

尚少泉眼看自己手下十四个人被杜飞云的人截住,不觉目射凶光,厉声喝道:“杜飞云,反了!你居然敢指挥‘北斗七星’拦截我的手下?”

长剑一挺,直向杜飞云当面劈来。

杜飞云大笑道:“小子,杜某当七星堡总管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小厮!”

举剑朝他迎了上去。

这边另一队二十八宿扑来之时,木罗汉早已分派好了人手,由木罗汉。五行门青衣老者、红衣老者、龚天寿、孙仲达、王振远、简昆山、徐履谦、江千里、姜春晖、陆锦堂、田七姑、邓如兰、孙月华正好十四个人,以一对二把他们接了下来。

这一来,他们本来二十八个人,可以由四座“七星剑阵”联合成为一座大的“七星剑阵”,如今却被大家一对二迎住,剑阵自然列不成了!

列不成剑阵,就得凭各人的武功来交手。

刹那之间,掌风拳影、刀剑齐出,数十个人各自使出了最拿手的绝招,大天井中登时一片杀伐之声,一片金铁交鸣,当真有白刃交兮宝刀折,两军蹙兮生死决的惨烈场面。

那领队的青衣少年看得大急,口中大声吆喝着:“列阵,列阵!”

徽帮楚之江和孙伯达因右肩剑伤,被大家抢上了第一线,他们只是成了第二线的后备人员,自然心有不甘,楚之江回头笑道:“孙老哥,大家都动上了手,咱们也别闲着,去把这两个领队的小子解决了,你看如何?”

孙伯达点头道:“楚大先生之言甚善,咱们就这么办!”

两人话声出口,人已分别长身纵出。

楚之江一下欺到那青衣少年面前,大笑一声道:“小子,你闲着没事,就陪陪楚大先生吧!”

人到活落,铁算盘“豁郎郎”一声大响,一道劲风已如滔天急浪般卷到。

那青衣少年一身武功也是不俗,敢情他和尚少泉同出崆峒门下,长剑一抡,使的正是“飞鹰剑法”。

杜飞云一身武功,原也极强,但他被方振玉以“无极玄功”封闭了一处经脉,武功自然打了折扣,他和尚少泉动手不过十几个回合,便已感觉处处掣时,有渐被逼落下风之势!

孙伯达恨透了尚少泉,他假冒帐房之子,害死了许帐房,因此一下掠到尚少泉身边,喝道:“姓尚的,你不是我孙氏镖局许帐房的儿子么,怎么认贼作父起来了?”

右手虎头钩突然朝他头颈钩去。

尚少泉正在渐渐占得上风,没防到这一钩来势如此快法,心中一惊,急忙举剑封出,“当”的一声,剑钩交击,一柄长剑竟然立被锁住。

孙伯达使的是双钩,他右肩负伤,右手这一钩,原本是一记虚招;但等到剑钩交击之时,他突然化虚为实,拼着肩头出血,(本来已经包扎好了,不使劲是不会出血的)用力一沉,把对方长剑绞住,左手闪电一钩,划向尚少泉腿弯!

尚少泉迎剑不及,腿弯被虎钩一钩,口中大叫一声,屈膝扑倒。

杜飞云送手一剑,穿喉而入,结果了性命。

铁算盘楚之江右肩也中了盛世豪一剑,但他铁算盘却是双手会使,此时正以左手和青衣少年交锋。

青衣少年一手“飞鹰剑法”,练得相当精纯,楚之江和他对拆了二十余招,几自不分胜负,此时听到尚少泉一声大叫,显然孙伯达已经得手,心头不禁大怒,口中喝道:“瞧不出你这小子,还要楚大先生大费手脚!”

青衣少年怒笑道:“名动大江南北的铁算盘,原来也不过如此!”

“谁说的?”

楚之江大笑一声,左手突然一振,铁算盘发出一阵“豁啷啷”大响,前面三档二十一颗铁算盘子已经激飞而出!

青衣少年骤不及防,就被二十一颗算盘子打中身上二十一处穴道!

不!一齐嵌入身体之中,大叫一声,往后便倒!

这时那二十八名黑衣剑士因为被木罗汉等人以一对二,迎接住了,更不成剑阵,只好各以武功硬拼,这下可就吃了大亏!

本来他们久经训练,七人一组的“七星剑阵”,乃是集七人之力,联手合搏的阵法,不但可以互相支援,也可以藉阵法变化,把每人的空隙,减少到最低限度,敌人就无机可乘。

如今既无法列阵,凭各人的剑法武功和敌人拼搏,虽然还有两人联手,但木罗汉这一边,不是一派掌门,便是成名多年的高手,除了孙仲达、(右臂已断)邓如兰、孙月华三人功力稍弱,其余的人,个个均有数十年功力,而且对敌经验丰富,黑衣剑士只会一套合搏剑术,自然差得远了。

木罗汉双袖飞舞,施展出他最拿手的“铁袖功,一双衣袖有如两块铁板,不消几个照面,就把两个黑衣剑士的长剑卷飞,身形飞旋,轻而易举的制住了他们的穴道。

五行门青衣。红衣老者,两柄阔剑使得剑光如轮,剑风如涛,两人因三个同门师弟,均伤在盛世豪的阴功之下,心头怒火交织,也不过四五招,就惨曝乍起,把四个剑士劈在剑下。

龚天寿是少林俗家第一把高手,使出来的是一套“降龙伏虎拳”,掌风如同有物,撞在剑上锵锵有声,直震得两个黑衣剑士虎口剧痛,连连后退,左首一个被他一拳震飞出去两丈开外,右手一探,抓住了右首一个的“肩井穴”,一下摔倒地下,再也爬不起来,身形一转,落到和孙仲达动手的一个黑衣剑士身边,反手一指点了穴道。

孙仲达只剩下一条左手,但一柄虎头钩还是使得十分凌厉,黑衣剑士眼看同伴被龚天寿制住,心头一慌,吃孙仲达一钩劈落,削断了执剑右腕,龚天龙又点出一指,把他拿下了。

江千里身为六合门掌门人,一手“六合剑”,使得炉火纯青,对付两个黑衣剑士自然绰有余裕,剑光流动,前后左右上下,宛如一片网罟,很快就把两人圈入在一片剑影之中。

姜春晖是鹰爪老拳师,精通“大力鹰爪功”,双爪开阖使的是七十二把擒拿手,虽是徒手对敌,但也不过十几个照面,就把两个黑衣剑士制住。

陆锦堂是通臂门的掌门人,以“通臂拳”闻名于世,拳发有声,而且双手忽长忽短,使人无法捉摸,也很快就把两个黑衣剑士制住了。

田七姑在动手之时.早就把邓如兰、孙月华二位姑娘拉在一起,等于是三位姑娘接战六个黑衣剑士。

这六个黑衣剑士凑在一起,虽然“七星剑阵”还差了一个,但总算有了联手机会,因此三位姑娘面临的压力也就较强了。

三位姑娘以三柄长剑,对付六柄长剑,本来已感到十分吃力,何况她们的三柄长剑平日又没有联手合搏经验,对方六人联手合搏,正是他们的所长,因此六条人影、六柄长剑攻势绵绵不绝,邓如兰和孙月华被眼前一道接一道的剑光,逼得几乎施展不开手脚。

忽听田七姑格的笑道:“两位妹子,不用惊恐,你们看我田大姐的了!”

娇滴滴的话声甫出,六个黑衣剑士忽然像中了邪一般,一阵头重脚轻,身子打了个转,一齐扑倒地上;原来她左手扬处,撒出一蓬毒粉,把六人一齐毒翻过去。

在这同时,江千里左手骈指如戟,在一片剑光之中,施出“六合镢”点穴功,寻隙抵暇,不过几个回合,就点了两人穴道。

王振远一剑把一个黑衣剑士劈倒,简昆山父子力敌两个黑衣剑士,简昆山一脚踢倒了一个。正好金钱镖徐履谦左手洒出一把金钱,打中四个黑衣剑士的执剑右腕,简昆山父子长剑连点,迅快制住了他们的穴道。

简昆山回身之际,长剑又点了和王振远动手的黑衣剑士穴道。前后不到顿饭工夫,二十八宿全已解决。

这二十八人,除了被青衣,红衣老者劈死四个,龚天寿一拳击毙了一个,其余虽有数人负了伤,但被擒住的却有二十三人之多。

另外就是尚少泉手下的十四名剑士和由杜飞云指挥的十四名神志已清的“北斗煞星”了。

他们正好是一个对一个,即使你列成了剑阵,“北斗煞星”也可以布久经训练的阵势。

“七星剑阵”原是从“北斗煞星”阵势中变化加强而来,再变化也万变不离其宗。

“七星剑阵”十四个人是神志被迷的人,神志被迷当然没神志已清明的人头脑来得灵活,应变较快,但神志被迷的人有一股不顾自身死活的剽悍狠劲,这是神志已清明的人所没有的。

他们这一仗拼搏、可以说旗鼓相当,自然更为惨烈!一共二十八个人,刀剑并举,快捷如风,一动上手,就发出一连串的兵刃交击之声,当当不绝!

有人中了剑,只要还没有倒下去,依然奋不顾身的猛扑不休。

此时木罗汉等人这边,一场激战已经休止下来,但他们还在浴血激战。

龚天寿道:“师叔,他们激战未已,咱们该出手去援助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龚天寿听得一怔,回头看去,果然激战的双方,人影参差,十分混乱,何况双方的人,穿的是同样的黑色劲装,此时除了动手的两个人,知道敌我之外,只怕连他们同伴,都分不清谁是同伴了!

龚天寿作难的道:“那该怎么办,我们总不能眼看着他们拼到两败俱伤”。

江千里道:“这就只有一个办法,咱们全数出动,把他们一齐制住了。”

田七姑格的笑道:“这还要大家出手么?看奴家的就是了。”

她俏生生朝战场走去,右手向空一扬,撒出一把黄烟,向动手的二十八个黑衣人打出。她这里刚一出手,战场上立时如响斯应,二十八个人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接着就同时倒卧下去。

邓如兰拍手道:“大姐这一手当真高明,几时教教小妹好么?”

田七姑格的一声娇笑,附着她耳朵低声道:“女孩子会用毒,男人听了就会胆战心惊,还有谁敢娶你?”

邓如兰羞得满脸通红,啐道:“大姐,我不来啦!”

“哦!”田七姑轻哦一声,低笑道:“对啦,我那小兄弟是不畏剧毒的。”

孙月华看她们唧唧哝哝的说着,也凑过来问道:“你们在说些什么呢?”

邓如兰红着脸道:“你问田大姐咯!”

田七姑格的笑道:“邓家妹子想跟我学使毒,你想不想学?”

孙月华欣喜的道:“真的,我自然也想学呀!”

田七姑也附着她耳朵,低低的道:“你也要去问问我那小兄弟,答不答应呢?”

孙月华飞红着脸道:“田大姐坏死啦!”

邓如兰道:“田大姐和你说了什么?”

孙月华红着脸道:“你不会自己问她去?”

大天井上一场大风暴似的拼斗,霎时间,全停住了,只有北海龙王盛世豪和方振玉剑扇交锋,指掌齐施,已经打出了三百招,依然谁也没有胜得了谁?

盛世豪已把“幻形剑法”、“阴极指”、“摧心掌”,全使出来了,但方振玉“龙行九渊”身法、配合着“通天十八式”,变化繁复,一样不可捉摸,尤其无极门“无极玄功”,不畏“阴极指”和“摧心掌”,使盛世豪有点黔驴技穷之感!

木罗汉。龚天寿。江千里等人,已经缓缓的围了上去,大家虽未出手,但形势显然已经完全改观,雄踞武林,傲视江湖的七星堡,到这时候,还能挺得住的,已经只剩了堡主北海龙王一个了!

就在此时,在一片剑气腾空,扇影漫天的激战之中,大家都清晰的听到“啪”“啪”两声脆响!

脆响声中,剑光扇光,倏然一分,盛世豪和方振玉好像被人推了一把,各自分开,两人之间,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三个人,连盛世豪的七星剑都已到了人家的手中。

不!方才那两声脆响,是两个人一左一右打了他个耳光。

这三个人,一个赫然是盛世豪的女儿盛明珠,苍白的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

另外两人,一个是身穿土布大褂的矮小老头。另一个个子瘦瘦的,好像喝醉了酒,盛世豪的长剑就在他手上,眯着眼睛道:“你也该清醒了,你这点能耐,比玄灵老儿还差得远,连玄灵老儿都一世只敢蛰居北海,不敢有丝毫妄想,你居然敢胡作非为,想称霸武林,茶毒江湖,要不是看在玄灵老儿的面上,我老人家方才这一掌,就可以劈去你半个脑袋。”

那穿上布大褂的矮小老头接口道:“对,对,小老儿方才那一掌,也可以把你另外半个脑袋劈下来,不劈你的原因,是完全看在你女儿的份上,老实说,咱们两个老不死,不是为了你女儿,才不跑这一趟冤枉路呢!”

木罗汉一眼看到而人,不由大喜过望,连忙合十道:“二位老神仙驾临,这里许多受伤的人都有救了”。

原来这两个老人正是武林中辈份崇高的异人嵩、黄双奇——嵩山矮叟和黄山醉叟。

盛世豪骤然看到女儿,不由惊奇的道:“明珠,你没有死,你……”

盛明珠屈膝跪了下去,哭道:“爹,女儿是两位老人家把我救活的,两位老人家和女儿一同来,就是要爹回头是岸,江湖武林,各门并存,百艺杂陈,永远也没有一个人能统治得了的,光是大江南北的武林同道,只要联起手来,就可以毁了七星堡,爹,你老人家现在应该觉悟了……”

盛世豪一把搂住了女儿,不觉老泪盈眶,点点头道:“孩子,爹听你的,只要你没事,爹就满足了。”

黄山醉叟点着头道:“你总算明白了,老夫和玄灵老儿相交数十年,你若是执迷不悟,老夫打算替玄灵老儿清理门户呢!”

嵩山矮叟叫道:“喂,酒鬼,别在那里倚老卖老,这里有好些人被‘摧心掌’,‘阴极指’所伤,阴气甚盛,你喝了酒,还有点酒气,替他们来驱驱寒吧!”

于是两人一左一右朝负伤昏迷的人走了过去,两人同时出手,挨个儿在他们背上拍了一掌,说也奇怪,经两人手掌拍下,就登时霍然醒了过来。

另外田七姑在也给被制住的“七星剑阵”剑士们服下了“百草解毒丹”,使他们神志恢复清明。

本来依众人的心思,准备把押来的顾青纶、游子超,祝祥三人置死的。因为百丈崖石窟一役,江湖同道死伤了不下数十人之多,但木罗汉再三劝说,处死一个人,不过使他少活了若干年,但如能让一个恶人回头,他也许会痛改前非,在他有生之年,可以做出许多有益社会人群的事来,何况他们已经被废去了武功,大家何不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大家经木罗汉一说,也就同意了。

邓如兰和孙月华二位姑娘一脸喜悦的朝方振玉身边走去,同声道:“方大哥,你胜利了。”

邪恶虽然盛极一时,但邪恶总是胜不了正义的。

(全书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龙孙》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东方玉的作品集,继续阅读东方玉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