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歌》

第01章 南岳疑云

作者:东方玉

衡山七十二峰,起于衡阳迴雁峰,迄于长沙岳麓山;其中最著名的有祝融、紫盖、芙蓉,石凛,天柱五峰。

祝融峰为南岳主峰,峰顶有一座小庙,叫做青玉坊,旁有望日台,望月台,和祝融墓等胜迹。

从祝融峰俯视其他诸峰,简直如同一堆小丘!

这是一个深秋的傍晚,金黄色的阳光,渐渐从群山山头移开,只有祝融峰,还在一抹斜阳之中,苍然独秀!

此时南天门上,忽然飞起一朵蓝云,冉冉向峰顶上升!

这朵蓝云,飞得极快,一会工夫,己升上峰顶!

那不是一朵蓝云,是一个身穿天蓝长袍,两须花白的老人。

“师傅,你回来了!”

蓝袍老人堪堪登上峰顶,从望日台上,飞也似跳下一个青衫少年,满怀欣喜的迎着上来。

“翰飞,你随为师来。”

蓝袍老人低沉的说了一句,便大踏步往小庙后进走去!

青衫少年好不容易盼望着师傅回来,心头怀着一腔高兴,迎上前去,哪知转眼之间,瞥见师傅脸色苍白,似乎还有点喘息,往里走去。

不由大吃一惊,凭师傅的功力,就是十个祝融峰,也决不会累得气喘,难道他老人家突然病了?心中一急,慌忙跟着师傅进入后院静室。

蓝袍老人在椅上坐定,便自闭目养神。

青衫少年返身从室外倒了一碗热茶,放到师傅身前,轻声道:“师傅,你老人家怎么了?”

蓝袍老人睁开双目,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为师在山下和人对了一掌,真气略微受震……”

青衫少年听得大吃一惊,师傅在武林中和少林方丈灵山大师,北岳恒山司空老人,合称五岳三奇,江湖上人称简大先生而闻名,武功之高,当今之世,已是寥寥无几,还有什么人,敢和师傅对掌?

心中想着,不由好奇的道:“师傅,那是什么人?敢和你老人家对掌?”

简大先生微微摇头道:“为师也没弄清楚,那人使的是无形掌一类功夫,出手无声无息,等为师发觉,差不多快印上后心!”

陆翰飞失惊道:“啊?师傅,你被他印上了?”

简大先生微笑道:“为师不是说差不多快印上吗?差不多,终究还是差了一点,就被为师发觉,左袖拂出一记‘流云袖’,才把掌势化解,唉,此人武功,真还不在为师之下,唔,若论轻功,简直还在为师之上,等为师回头瞧去,也只看到一条淡淡黑影,在林间一闪而没!”

陆翰飞不服气的道:“师傅,这人武功,比你老人家还高,这又是谁?”

简大先生喡然叹道:“孩子,你总该知道武功一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为师这点功力,算得什么?哈哈,咱们不谈这些,唔,孩子,为师这次远去嵩山,总算不虚此行!”

陆翰飞张目道:“师傅,你说的可是石鼓山那四句歌谣?”

简大先生探手从大袖中取出一张墨拓黑底白字的纸卷,笑道:“当然,为师始终怀疑石鼓山石鼓上的这四句歌,和武功有关,所以趁这次咱们五岳三奇十年会期,为师就用墨拓了一张,带在身边,好让大家瞧瞧,也许可以研究出一点头绪来。”

陆翰飞喜道:“师傅,那四句歌,果真和武功有关?”

简大先生点点头,又摇头道:“这个目前还无法确定,要等为师明日再去一趟石鼓山,仔细瞧瞧,因为据灵山大师说。这四句歌,可能和两百年前一双武林奇人……”

话声未落,突然抬头喝道:“窗外何人?”

“呛”!陆翰飞没等师傅吩咐,松纹剑一抖,纵身往窗外电射而出!

他从师八年,手上七十二招“丙灵剑法”和十三支亮银袖剑,已得简大先生真传,此时掠出屋外,身形飘落,双脚一触地面,立即腾身飞起,跃上屋面。向四外一瞥,苍茫夜色之中,除了凛烈山风,吹得落叶萧萧,呼啸有声,根本没有半个人影!

心中不由暗自嘀咕,凭师傅的内功修为,耳目之灵,平常十丈以内,飞花落叶.金针堕地,都瞒不过他老人家的耳朵,自然不会听错,那么来人敢情听到师傅的喝声,就逃走了?

自己方才应声飞出,也并不慢到哪里,这人能在这电光石火之间,走得无影无踪,身法当真快得出奇!

忽然,他想起师傅方才上山之时,遭人暗袭,那人轻功之高,可能还在师傅之上,难道在窗前偷听的就是此人?一念及此,立即飘落地面,回身往静室走去!

这一阵工夫,房中业已点上灯火,简大先生满面怒容,凛然而立,脸色显得异常阴沉!

离窗前不远,扑倒着一个身穿蓝袍的人,面部朝地下,背心插若一柄三寸来长的亮银小剑,剑柄上还缀着三颗银铃,正是师傅从不轻易使用的成名暗器——亮银袖剑!

陆翰飞瞧得一怔,还没说话!

简大先生目如寒电,已沉声喝道:“徒儿,今晚来人,可能不止一个,你替为师仔细搜上一遍,可有潜伏羽党?”

陆翰飞只觉师傅脸色不善,声音也和平时有异,敢情正在盛怒之下。

自己从没见过师傅如此大怒,一时连头都不敢再抬,口中唯唯应是,返身退出静室,立即毫不停留地在后院前殿,仔细搜索了一周,依然不见有什么人影?

陆翰飞是因师傅正在盛怒之际,哪敢大意,一手仗剑,迅速掠出围墙,在青玉坊附近四周巡视了一遍,看看实在没有丝毫可疑之处,只好回转静室覆命。

当他提心吊胆的跨进静室,师傅业已不在,只有仆倒地上的蓝衣人,背上插着一炳闪闪生光的亮银小剑,一动不动!

陆翰飞不知师傅在这瞬息之间,去了哪里?不由对地上仆着的蓝衣人,多瞧了一眼!

方才他因师傅正当盛怒之下,吩咐着自己,匆匆一瞥,自然不敢多看,此时这一打量,不由机伶怜的打了一个寒噤,心头立即升起一丝不祥之感!因为这个仆倒地上的人,无论衣着身形,都极像自己恩师简大先生!

陆翰飞再也无暇多想,立时一个箭步,窜到蓝衣人身边,身子还没俯下,已经感到一阵心颤肉跳,这人实在太像自己恩师了!

他极为镇定,迅速蹲下身子,伸手扳住那人肩头,缓缓转了过来,他只觉摸到对方冰冷的身子,双手竟然抖得厉害!

这刹那之间,目光刚一瞧到这人脸上,陆翰飞只觉脑门上轰的一下,几乎惊叫出声!

这人不是自己恩帅简大先生,还有谁来?他老人家闭着双目,平日慈祥的脸上,色若死灰,牙关紧咬,嘴角上还在流血!

他双腿一软,扑的跪倒地上,两行热泪,忍不住顺腮直流!

这是一件离奇可怕的变故!

发生得如此意外,如此突然!

他抱着师傅遗体,急痛攻心,双目简直要冒出火来!

但他知道这一变故,决非寻常仇杀,如果不能沉着应付,必将陷在迷乱之中!他极力抑制着内心悲痛,抱起师傅遗体,放到榻上,然后起下亮银剑,替师傅闭上眼皮,凄惶地祷告道:“师傅,你……你老人家安息吧,弟……弟子誓必踏遍天涯,追查凶手,替你老人家报……仇。”

边说边用衣袖拭了下眼泪,拿起亮银小剑,反覆细瞧,自己从师八年,虽不曾见师傅用过亮银袖剑,但这是师傅之物,丝毫不会有错!

他迅速转身,在师傅袖中,取出一个鲨皮革囊,打开一瞧,师傅仗以成名,剑不离袖的一排十三支亮银小剑,赫然少了三支!再回眼一瞧,方才师傅从袖中取出,放在几上的那张从石鼓山石鼓上拓来的纸卷,也已不翼而飞!

他想到师傅之死,也许和这张墨拓石鼓有关,但他弄不懂这四句歌词,携在石鼓山的大石鼓上,丝毫没有秘密可言,任何人都可以去拓,为了这张墨拓纸卷,何用杀害师傅?

他又想起师傅在上山之初,那个轻功奇高,使用无形掌偷袭师傅的人,可能就是凶手,他乔装师傅,把自己支使出去,可能是为了寻找师傅的遗物。

他心头虽然感到极度混乱,茫茫天涯,从何处去查究杀害师傅的贼人?譬如亮银剑,是师傅自己的暗器,譬如失去的石鼓拓本,那是人人都可以去拓的东西。

再如杀害师傅的贼人,虽曾当着自己说话,那时勿匆一面,他又扮做自己师傅,没法瞧清楚他的面目,可能连口音也故意掩饰摹仿着师傅的声音!

那么唯一可以追查的线索,只有武林中会“无形掌”的人!

这一点已经够了,武林中会“无形掌”的人,自己虽没听师傅说过,相信不会太多,何况武功胜过师傅,能够杀害师傅的人,更少之又少。

自己师傅和少林灵山大师,北岳司空老人,号称五岳三奇,交情深厚,自己料理好师傅后事,只要去一趟少林,也许灵山大师可以指示出一点端倪!

他脑中不停转动,人却怔怔地立在桌前发呆,泪水像断线珍珠,一点一点滴落前襟!

骤地,他听到极轻微的声息,好像有人飘落院前!陆翰飞暗暗切齿,一手提起长剑,双足一蹬,身子穿窗而出,落在地上,只见阶前天井中,果然站着两条人影!

不!就在自己现身跃出的同时,又有四条灰影,毫无声息的从墙头飞落,站在先前两人身后。

陆翰飞凝目瞧去,约略可以看清为首两人,是两个灰衲芒鞋的老僧,手上各自拄着一支镔铁禅杖,卓然而立,四道目光,黑夜之中,宛如四点寒星,燿燿有光!

站在两个老僧身后的,也是四个僧人,年龄均在四旬以上,也各自手持禅杖,像泥塑木雕,一动不动。

陆翰飞瞧得心头一怔,这几个和尚,是干什么来的?他还没开口,只听左边一个老僧,单掌打个问讯,口中低喧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小施主可是简老檀樾的高弟?”

陆翰飞左手紧握长剑,冷冷的道:“不错,在下正是南岳门下,大师们连夜上青玉坊来,不知有何贵干?”

左边老僧微微颔首,道:“老衲灵岩,这是师弟灵峰,从少林寺赶来,有事求见尊师,不知简老檀樾可曾归来?”

陆翰飞不期一怔,自己曾听恩师说过,少林寺灵字辈的高僧,除了方丈灵山大师,只有两位,一位是达摩院住持灵岩大师,一位是罗汉堂住持灵峰大师,这两位高僧,武功仅次于方丈,平日极少下山,今晚怎会连袂前来?心念转动,立即返剑入鞘,躬身道:“原来是两位大顺,晚辈失敬之至,家师……”说到师傅,不禁心头一酸,勉强说道:“家师才回山不久,两位大师请到厅上稍坐……”

站在右首的灵峰大师,不待他说完,摇手道:“不必了,小施主请尊师出来就是!”

陆翰飞似乎觉得他语气不善,怔得一怔,剑眉微皱道:“大师究有何事?可否赐示?”

灵峰大师不耐道:“老纳所为何来,尊师自然清楚,他因何避而不见?”

陆翰飞师傅新丧,心头正憋着一股仇怒之火,闻言不禁脸色一沉,怒声道:“在下尊敬两位是有道高憎,才以晚辈之礼相见,请教远莅衡山之意,出是待客之道,不想大师出言竞尔如此草率,在下尚有要事待办,大师爱说则说,不爱说就算,在下恕不奉陪。”

说完,转身就走,不再理会他们。

灵峰大师被他顶撞得长眉轩动,喝道:“站住,简子真究在何处,你还不叫他出来?”

陆翰飞呛的一声,重新掣出长剑,猛然转身道:“家师不见外客,你待怎的?”

他说到最后一句,忍不住流下泪来!

灵岩大师炯炯目光,盯在陆翰飞脸上,低喝一声:“师弟!”

灵峰大师连忙合十道:“师兄有何吩咐?”

灵岩大师微微摆首,一面向陆翰飞打讯道:“小施主暂请息怒,老衲师兄弟,实有要事和尊师面谈,不知尊师究竟可在山上?”

陆翰飞含着满眶泪水,抬头迢:“家师……大师如有要事,和在下直说,也是一样。”

灵岩大师瞧得心头大疑,颔首道“好,小施主既然如此说法,老衲不妨直言相告。”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左手缓缓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脸色凝重,递了过来,道:“小施主瞧瞧包中之物,是否认识?”

陆翰飞见他说得如此郑重,依然返剑入鞘,伸手接过,迅速打开布包,只见里面赫然是一支三寸来长的亮银小刽!剑柄上缀着三颗银铃,那不是师傅的“亮银袖剑”,还是什么?

啊!剑尖上还凝有殷红血迹,这……

陆翰飞瞧得浑身一震,失声道:“这是家师遗物中,失去三支亮银剑的第二支了!”

灵岩大师陡然一惊,他从陆翰飞口中的“遗物”两字,和方才那种悲苦神色,满眶眼泪,合在一起,便意识到事情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他灰衲飘动,骤地跨前一步,急急问道:“小施主,简老檀樾怎么了?”

陆翰飞方才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南岳疑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鼓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