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歌》

第10章 无形之蛊

作者:东方玉

迴雁峰,乃衡山七十二峰之首,峰在衡阳县南,下有雁峰寺,因峰势如雁之回旋而名。

俗传雁飞至此,不过,遇春而回,人们常以此为故实。

高适“送李少府贬陕中王少府贬长沙”的一首诗中,曾有“衡阳归雁几封书”,脍炙人口的句子。范大成磣鸾录亦谓:“阳鸟不过衡山,至此而返。”

迴雁峰也因诗人笔下的煊染,而名闻全国。

这是仲冬的傍晚时光,浓重暮扭,笼罩大地,迴雁峰半山腰上,早已白云缭绕,雾气翁然!!

盘曲而上的石磴上,此时却有两条人影,脚不沾地,随着山势,回旋上升!

前面是一个身穿半长不短黄麻长衫,头戴羊皮帽的瘦小老人,稍后一个,却是灰袍椎髻,骨瘦如柴的苍须老道!

这两人,正是凶名久著的老狼神狼奇里,和黑道中辈份极高的老魔头高黎共山神钩真人郝公玄!

天色昏黑得极快,老狼神和郝公玄两条人影,跃登峰顶,早已对面不辨耳目,但两人内功何等精湛,黑暗之中,四点寒星似的目光,往峰顶一瞥!

果然瞧到一个文土打扮,身穿月白长衫的人,面罩白纱。在十余丈外,椅石而坐,他身后站着一个弯腰驼背,老态龙钟的仆人!

敢情自称白衣教主的,就是此人了?

但瞧他除了面蒙白纱、稍显得神秘之外,也瞧不出有什异人之处?两人心头同时这样想着!

那白衣人倚石而坐,不但身子纹风不动,就是连头也没回一下,但他似已察觉两人登上峰顶,口中低沉的道:“你们来了?”

他说话之时,身子依然大模大样的坐着一动不动,生似丝毫没把两人放在眼内。

要知老狼神狼奇里,神钩真人郝公玄两人,早在三十年前,己是恶名四播的大煞星,一身武功江湖,何曾受过人家这等轻视?

如今这位名不见经传的白衣教主,居然敢在他们面前,这般目中无人,真是憨不畏死!

老狼神狼奇里一张淡金脸上,严肃得没有一丝笑容,两道金光熻熻的眼神,盯着白衣人,嘿了一声道:“你就是白衣教主了?”

他口中说着、一脚下缓步走去,但这所谓“缓步”,只是说他步履从容的样子,其实地每一跨步,就足有一丈远近,话声未落,人已到了白衣人身前五丈来远站停。

白衣人冷冷的道:“你既已知道,何用多问?”

老狼神厉笑道:“老夫从没听人说过,江湖上还有什么白衣教主?”

白衣教主低沉的道:“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么?”

神钩真人郝公玄手拂苍须、大声笑道:“你要明白、老夫和狼兄并非应邀而来!”

白衣教主晒道:“你们是自恃身份?”

神钧真人点头道:“不错,老夫和狼兄岂是你名不见经传的自称教主,所能邀请得到的?”

白衣教主冷漠的道:“但你们终于来了!”

神钩真人大笑道:“这是老夫两人要瞧瞧谁吃了豹子胆?”

老狼神似笑非笑的点点头道:“在大石鼓前偷袭老夫的,可是你么?”

白衣教主道:“不错,就因尊驾能够接得住本教主三成力道,本教主才会邀你到这里来谈谈!”

老狼神脸上神色微微一变,他回想山下袭击自己的那股力道,估计双方距离,少说也在十丈以上,自己当时虽然没被震退,但此人能在远处发掌,还有这般凌厉,确实不可轻视!心中想着,不由仰天厉笑道:“这么说来,那掷下两块巨石、也是阁下所为。”

白衣教主脸罩白纱,身子依然倚石而坐,似乎对身前两位煞星,毫不在意,闻言只是微哼一一声、低沉的道:“你以为那也是老夫所为?”

老狼神道:“还有是谁?”

白衣教主晒道:“老夫身为一教之主,岂屑为之?那只是老夫教下之人,看不惯你那付目中无人的狂态,推下两方巨石,不过聊以示儆而已!”

老狼神淡金脸上怒气渐炽,口中发出一声狼嗥般大笑、倏地跨前一步,喝道:“来!尊驾口出大言,老夫先要伸量伸量你是否言过其实?”

白衣教主脸垂白纱,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冷冷的道:“老夫邀约两位来此,实在正事相商,尊驾如有不服,要想动手,不嫌早了些吗?”

老狼神厉笑道:“老夫先要知道你配不配和老夫商量正事?”

话声末落,左手大袖,蓦地一挥!

这一下有若迅雷骤发,一股强烈罡风,随袖涌出,直朝白衣教主涌出!

白衣教主若无其事,依然倚石而坐,只见他身侧站着的老仆人,忽然低嘿一声,右掌横立,轻描淡写的朝旁一拨!

老狼神这一下,原不过只使出五成真力,试试对方,此时一见那老仆人出手,心头暗暗冷笑,正待加劲,但在这一瞬之间,陡觉自己拂出的力道,和对方乍然一接,便被悉数向旁引开,心头不期大惊!白衣教主缓缓抬起头来,只见他覆面白纱中,射出两道冷电似的眼神,朝两人扫来,身子微欠,发出低沉的笑声,说道:“两位何妨请坐下来谈谈?”

神钩真人郝公玄趁老狼神和他说话之际,冷眼旁观,实在瞧不出这位白衣教主有什么过人之处?就是他身后老仆,也是一付龙钟老态,佝偻着身子,根本不像会武之人。

但这一下居然把老狼神五成力道的一拂,硬接下来,心中十分骇异,思索良久,也想不出这一主一仆,究竟是何来历?此时被他两道眼神一照,心头不期微微一怔、暗想:此人好精湛的内功!

同时也觉得对方大模大样的坐着,而自己两人却只是站在人家面前,岂不有失身份?这就朝老狼神颔首笑道:“狼兄,咱们先坐下来谈谈也好。”

说罢摆了摆手,在白衣教主身前不远的一块石上坐了下来。

老狼神方才虽只使了五成力道,但对方一个仆人,已有如此身手,主人身手,自可想见、自问真要动上了手,虽不致落败,但也并无制胜的把握,正好借机下台,闻言干嘿一声,也大马金刀的随着往石上坐下。

神钩真人稍稍等待了一下,目光瞧着白衣教主,沉声说道:“尊驾邀约老夫两人,到迴雁峰来,有事相商,在尊驾尚未说出相商何事之前,老夫首先想请教一事。”

白衣教主静静的道:“尊驾请说!”

神钩真人道:“尊驾自称白衣教主,不知白衣教在江湖上算不算是开门立派的正式教会?”

白农教主冷漠的道:“白衣教虽在草创期间,规模不够庞大,不为人知,但也许一鸣惊人,唯我独尊!”

神钩真人浅笑道:“这个老夫早已料到,尊驾如无万丈雄心,也不会邀约老夫两人来此。”

白衣教主点点头道:“尊驾知道就好!”神钧真人掀须道:“尊驾既然邀约老夫两人来此,有事相商,何用白纱遮面,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白衣教主冷漠的道:“两位只要知道老夫是白衣教主就行了。”。他话到此处,蓦听一声响彻群山的长笑,划空传来!老狼神、神钩真人同时抬头望去,只见一条高大人影,已随着笑声,登上峰顶!

此时一钧新月,斜斜升起,清光朦胧,烟景如画!

这人身穿方铜团花长袍,腰围玉带,生得紫脸长髯,环眼重眉,一双眼神,虽在黑夜,精光如电!

老狼神和神钩真人瞧清来人,不由齐齐一愕,暗叫一声:“毒神逢巨川!”

不错,来人正是“白帝西毒”——毒神逢巨川!

当他目光瞧到老狼神狼奇里和神钩真人郝公玄也巍然坐在山石之上,似乎也微微一怔,走前两步,抱拳笑道:“狼兄、郝兄也在这里,真是幸会!”说着又朝白衣教主拱拱手道:“这位大概就是白衣教主了?哈哈,逢某还是第一次会面!”

老狼神、神钩真人同时起身还礼。

白衣教主依然倚石而坐,只朝逢巨川略为欠身颔首,低沉的道:“老夫算定逢大侠也该到了。”

神钩真人听得心头直是犯疑,毒神逢巨川果然也是白衣教主约来的,只不知他邀约自己这些人前来,到底为了什么?”

毒神逢巨川眼看白衣教主大模大洋的坐着,漫不为礼,一张紫脸,微微变色,不待谦让,也自在一块大石上坐下,手持长须,呵呵笑道:“教主宠召,不知有何见教?”

白衣教主冷冷的道:“逢大侠只怕不光为应约而来的吧?”

神钩真人和老狼神听得又是一怔,毒神逢巨川明明和自己两人一佯,应白衣教主之约而来,他却反说他不光为应约而来的?心中想着,四道目光,不约而同齐往毒神脸上投去!

逢巨川双目乍睁精光暴射,一张紫脸隐泛怒意,纵声大笑道:“教主猜得不错,逢某此来,一是为了教主宠召,二是为小妾虞三娘忽然身罹怪疾,百葯无效,小妾此病,来得十分怪异,除了曾替老夫代拆教主赐柬之外,别无得病原因……”

白衣教主不待他说完,冷峻的道:“逢大侠这般说法,倒好像老夫在信柬上做了手脚?逢大侠号称毒神,自是用毒的大行家,老夫真如在信柬上做了手脚,又岂能瞒得过逢大侠法眼?”

神钩真人郝公玄、老狼神狼奇里听到毒神逢巨川的宠姬黑凤仙虞三娘就是因拆阅白衣教主的一封信柬,身罹怪疾!

逢巨川有“毒神”之称,居然还束手无策,想起适才自己两人,也曾亲手传阅过白衣教主的字条,心头不禁大凛。当下急忙运功检查,却又丝毫不觉有什么异样,方自疑俱之间!

只见毒神逢巨川忽然从大袖中,掏出一封信柬,随手轻轻一送,那张信柬,宛如被风吹起,缓缓的朝白衣教主身前飞去,口中说道:“教主这份请柬上,经老夫仔细详察,虽查不出丝毫端倪,但小妾症候,和苗疆只有传闻的‘无形恶蛊’差相近似,老夫无暇久待,失陪了!

说到这里,霍地站起,回身慾走1

白衣教主伸手接过平稳飞来的信柬,漫不经意的朝身边石上一放,抬头道:“且慢!逢大侠既然来了,何妨小坐片刻。

逢巨川正待转身,闻言住足,洪声道:“教主还有什么见教?”

白衣教主缓缓伸出左手,从手上褪下一只薄如蝉翼的丝质手套,冰冷的道:“逢大侠退回的信柬上,附了剧毒,差幸老夫事前早有准备,同时也以本身三昧真火,把信柬灭化,免得流毒无穷,逢大侠当不至见怪吧?”

说到这里,用口轻轻一吹,果然那信柬早已化成灰烬,经他一吹,便自吹散!

神钩真人见他褪除手套之际,那只左手,竟然莹白如玉,不类男人手掌,心头方自疑虑,这白衣教主,身材瘦小,话音低沉,难道竟是女子乔装不成?心念转动,只听毒神逢巨川哈哈一笑,道:“高明,高明,一教主要说的就是这几句话了?”

他敢情因宠姬得了怪病,急于赶去,是以身子并没落坐,话声一落,即有转身慾走模样。

白衣教主这会居然缓缓站起身子,双手一拱,徐声说道:“老夫掬诚邀请三位,到此一叙,更有正事相商,逢大侠何用如此见疑?”

逢巨川果然重又坐下,点头道:“教主请说。”

白衣教主井没坐下,只是负手而立,山风吹着他月白长衫的下摆,飞扬飘忽,越发显得他的神秘诡异!

连坐在他面前生佳凶残,不可一世的老狼神,享誉黑道,辈份最高的神钩真人,以及善使百毒,驰名武林的毒神,也感到眼前这位自称“白衣教主”的神秘人物,确实使人有莫测高深之感!

白衣教主沉寂了半晌,轻咳一声,才严肃的道:“白衣教出现江湖,万流归宗,唯我独宗,唯我独尊……。”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似乎故意拖长时间,以观察三人反应。

哪知眼前三人,全是多年老江湖,阅历已深,在未明对方来历,意图之前,谁也没有开口。

白衣教主微微一顿,接着说道:“目前本教主创立伊始,老夫有意敦请三位为本教最高护法,其他位与教主相等,不知三位可肯屈就?”

神钩真人持须大笑道:“最高护法与教主地位相等,话倒十分动听,尊驾最好先亮亮你的万儿。“

白衣教主问道:“难道老夫‘白衣教主’这四个字还不够么?”

老狼神嘿道:“可惜江湖上从无人知。”

白衣教主微含温意的退:“老夫不问江湖上有没有人知道,只向三位愿不愿意屈就?”

毒神逢巨川侧目道:“要是不愿高就呢?”

白衣教主淡淡的说道:“人各有志,老夫决不勉强?”

老狼神道:“你勉强得了么?”

白衣教主晒道:“那也不一定。”

毒神逢巨川再次站起身子,朝老狼神。和神钩真人拱拱手道:“恕逢某先走一步。”

白衣教主低沉的道:“逢大侠不要忘了尊宠中的是‘无形之蛊’!”

逢巨川长饱鼓动,双目圆睁,猛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无形之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鼓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