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歌》

第12章 柳暗花明

作者:东方玉

红衣老僧脚步沉重,走得极慢,每举一步,山石爆裂,“劈啪”作响,堪堪走近茅屋,两扇木门忽然无风自开!

茅屋中一片漆黑,灯火已熄,敢情祖孙两人全已入睡。

红衣老僧连头也不回,举步朝门里跨去,口中沉声说道:“两位大掌门人既然跟随老衲而来,何不论一起入内坐坐,这般遮遮掩掩的,岂不有失两位身份?”

话声不响,却有若闷雷,直震耳鼓!

白衣崆峒杨开源和东门子良究是一派掌门身份,被人家喝破行藏,再也存不住身,尽管心头凛骇,也只好从林中走将出来。

白衣崆峒回头一瞧,看到东门子良,细目中射出一丝精光,冷漠一笑,道:“东门道兄也回来了?”

东门子良故做惊奇,拱拱手笑道:“原来是扬兄,哈哈,兄弟因这位大师,武功入化,想是哪一处丛林中得道高僧,不揣冒昧,意存一瞻宝相。”

白衣崆峒阔嘴一裂,皮笑肉不笑的道:“兄弟也正是此意,道兄请!”

说话之时,右手微微一抬,意似让东门子良先行。

东门子良暗暗冷嘿:“你分明瞧出这老和尚十分扎手,才让我先行,我岂会上你的当?”一面赶快抬手道:“杨兄先请!”

白衣崆峒在互相谦让之时,趁机嘴皮微动,用“传音入密”说道:“以兄弟看来,此人武功诡异,定非正道中人,咱们不可大意!”

东门子良也以“传音入密”回道:“杨兄说得极是,此人大是蹊跷,可能也为追踪南岳门人而来。”

白衣崆峒道:“必要时咱们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各出全力,务必把他除去。”

东门子良道:“兄弟悉凭杨兄作主。”

两人在这一瞬之间,互用“传音入密”交谈,口齿微微启动、别人只当他们互相谦让,自然一句也听不到。

红衣老僧却在此时,已经打亮火种,点起油灯,回头阴笑道:“两位掌门人商量好了没有,外面严霜正重,何不到屋中再说?”

白衣崆峒听得心头猛震,裂嘴大笑道:“东门道兄何须客气?”

说着和东门子良并肩跨进茅屋。这时独角龙王沙无忌,仙人掌左浩和崆峒二萧,也相继走进茅屋。

红衣老僧瞥过众人,朝沙无忌合十道:“阿弥陀佛,原来沙帮主也在这里、嘿嘿,真是有缘!”

白衣崆峒这时就着灯光,才看清这红衣老僧年在五旬以上,生得蔬鼻狮口,双目低陷,浓眉如帚,短须如刺,须眉都呈棕色,心中方自一楞!

独角龙王沙无忌已抱拳说道:“大师法号如何称呼?请恕沙某眼拙。”

红衣老僧,阴阴一笑,道:“沙帮主雄主一方,两位掌门人一派之尊,老僧久仰之至,哪会不识?”

他说话之时,大模大样的朝中间一张板凳上坐下,双目微阂,缓缓的道:“至于老僧,嘿嘿,只是化外之人,诸位也许听人说过,也许没听人说过……”

仙人掌左浩,眼看红衣老僧已自大不刺刺的坐下,自己大师兄却还站在那里,脸上不禁隐现怒容,伸手取过一条板凳。

东门子良和白衣崆峒、独角龙王打了个招呼,三人同在一条长凳上坐下,仙人掌左浩,也和崆峒二萧在另一条长凳上相继落坐。

红衣老僧声音阴沉,继续说道:“老僧嘉檀!”

他这四个字说来极低,但听得在座诸人,心头猛地一震,嘉檀尊者,乃是西藏魔教长老,大家谁都有所耳闻!

东门子良呵呵笑道:“大师原来是西藏高僧,贫道失敬之至!”

白衣崆峒接口道:“兄弟已有三十年不在江湖走动,但大师的法号,兄弟却早有耳闻,今晚能在这里遇上,真是宰会。”

嘉檀尊者微微抬头,合十道:“两位好说,其实当年泰山大会、老僧曾在人丛中,见过两位,是以认识。”

白衣崆峒和东门子良听到他提三十年前泰山大会,不禁脸上一烧,只因当年泰山大会,才一开始,崆峒,华山两派,全部遭到淘汰。

嘉檀尊者似乎并没发觉两人脸色有异,依然续道:“前日在石鼓山,老僧也看到诸位,不过老僧只是瞧瞧热闹而已,是以并未现身和诸位相见。”

白衣崆峒道:“那么今晚大师也是瞧热闹来的了?”

东门子良听得暗暗点头,杨开源果然厉害,这句话说来自然,却有单刀直人之妙!

果然,嘉檀尊者给白衣崆峒顺着他话头一套,不得不说出来意,只见他双目乍睁,摇头道:“今晚老衲是有为而来!”

东门子良忙道:“不知大师能否见告?”

嘉檀尊者微微一笑道:“老衲此来,和诸位大致相同,相似又相异。”

白衣崆峒脸上一无表情,口中却大笑一声道,“那么大师出是为南岳门人来的了?”

嘉檀尊者阴声道:“老衲和诸位不同之处,并不是为了公孙乔夫妇的藏宝。”

独角龙王沙无忌插口道:“大师为了什么?”

他们在屋中这一阵大声说话、敢情己把左厢婆孙两人从睡梦中惊醒,只听那老婆子吃力的喊道:“红儿,红儿,你没关上门?怎的外面有这许多人说话?你快出去瞧瞧,唉,三更半夜,究竟他们是干什么的?”

红儿应道:“姥姥,我方才明明闩上了门.他们是怎么开的?哦、灯也点起来了!”

两人说话声中,那叫做红儿的村姑,用手背揉着眼睛,跨下卧榻,只是朝客堂上远远的瞧着,似乎不敢出来,口中喊道:“喂,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咯!姥姥生着病,惊扰不得,前面山脚下,就有村庄,你们要借宿,还是到村庄上去吧!”

嘉檀尊者招手道:“小姑娘,你来!”

红儿身不由主的朝嘉檀尊者身前走去,但脚下似乎疲乏无力,两只眼睛,望着嘉檀尊者,流露出并非心甘情愿的模样!

嘉檀尊者面露微笑,双目微阂,只剩下一条细缝,但细缝中莹然有光,低沉的道:“你说你姥姥生病吗?她真的生了病是不是?”

他话声极是柔悦动听,竟有一股使人慾醉的音韵!

白衣崆峒见他问得奇怪,心中方自一怔。

只见红儿摇摇头道:“姥姥没有生病。”

嘉擅尊者笑了笑道:“这就是了,你姥姥既然没有生病。那一定是伪装的了?”

红儿点点头,嘉擅尊者又道:“她伪装生病,可是讨厌我们?”

红儿又点点头。

东门子良出听得一怔,他见多识广,心中恍然大悟,久闻西藏魔教擅长一种摄人心灵的“迷魂大法”,敢情地想在这村姑身上,套问口气,心中想着,不由朝白衣崆峒望去,白衣崆峒微微摇了摇头。

只听嘉擅尊者又道:“她怕我们追问三匹马朝哪儿去的,其实你也知道,对吗?”

红儿长点头道:“三匹马早就交给教里的大哥们牵走去了。”

左厢睡着的老婆子厉声叫道:“红儿.不准胡说!”

红儿脸上神色,怔得一怔。

嘉檀尊者和声道,“不要紧,她不会为难你的,你也是白衣教门下吗?”

“白衣教”这三个字,听得白衣崆峒和东门子良全都一楞,江湖上几时又钻出一个白衣教来?

但就在这一楞之间,嘉檀尊者右手忽然向空一招,哈哈笑道:“原来还是五毒教的人,老僧差点还走了眼!”

白衣崆峒急快举目瞧去,只见嘉檀尊者手上拈着三支细如牛毛的淬毒飞针,回头阴笑道:“老菩萨何用向一个小娃儿骤下杀手,老僧此来,其实并无恶意。”

厢房门口,站着一个满头白发的独自老妪,她脸露狞恶,左手套着鹿皮手套,手掌中敢情紧握着一把歹毒暗器,右手执着一柄蓝光闪烁的淬毒缅刀,厉笑道:“你们苦苦相逼,莫怪老婆子出手毒辣,须知你们全在我‘七步断魂毒砂’射程之内!”

白衣崆峒、东门子良、和独角龙王沙无忌、仙人掌左浩、崆峒二萧,全都大吃一惊霍地转过身去,举掌待敌,万一对方打出毒砂,只好冒险发掌。

嘉檀尊者却依然丝毫不动,端坐如故,徐徐的道:“老菩萨自信一把毒砂,就伤得了在座之人吗?”

白发者妪当然就是独眼乞婆区姥姥,她独自闪烁,狞笑道:“你可要试试?”

嘉擅尊者阴笑道:“老衲说过此来并无恶意。”

独眼乞婆道:“你先把红儿放下!”

嘉擅尊者微微一笑,朝红儿柔声道:“小姑娘,你可回房去了!”

红儿倏然一惊,如梦初醒,口中叫了声:“姥姥……”

返身往厢房奔去,独眼乞婆当门而立,一声不作,飞起一脚,红儿喊声未落,又是一声惨叫,迎面倒去!

嘉檀尊者驭手合十,口中低声念道:“阿弥多婆那,多他奇多那,多利伐他,阿弥利多婆咪,阿弥利多锡旦婆咪,阿弥利多皮迦伐多,阿弥利多皮迎伐谛,伽弥你,伽伽褥,吉多嘉利萨摩河。”

他闭目诵咒,喃喃念着梵音,敢情是在替红儿超度极乐!

独眼乞婆微一分神,陡觉左手“巨骨穴”上,微微一麻,一条左臂,登时若废!

嘉檀尊者右手一招,阴笑一声,道:“老菩萨请出来吧!”

独眼乞婆发觉左臂被嘉檀尊者隔空点住穴道,心头大惊,正待后退,已是不及,但觉随着嘉擅尊者一招之势,突然有一股奇大无比的吸力,一下把自己朝前吸去。

同时右腕一紧,手上的刀也被嘉檀尊者随手取过,放在桌上,一面阴声道:“女菩萨想来是五毒教的区姥姥吧?老僧只想知道被你们掳来的南岳门人,现在何处?”

他这一下动作奇快,在座一干高手,谁也没瞧清楚嘉檀尊者是如何出手的?在大家看来,好像是独眼乞婆自己送上去的!

这当真把白衣崆峒杨开源和东门子良瞧得大惊失色,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都为他魔术似的武功,感到不安。

不,惊骇的还不止在座的几人?

尤其躲在地下密室中的蛇蝎教主温如玉,她自从嘉檀尊者等人进入茅屋,上面的情形,她自然全都看得+分清晰。

她因陆翰飞武功己失,一时无法复原,姥姥要自己暗下“百日蛊”,好在“百日蛊”要过了百日,毒性才会发作,在没有发作以前,看不出丝毫异样,自己还好慢慢再行设法。

但如今姥姥落到嘉擅尊者手上,情势就急转直下,一时当真把平日极富机智的温如玉,骇得手足无措。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低沉的声音喝道:“还不把她放下?”

温如玉急忙凑眼瞧去,原来不知何时,门口已多出一个文士装束身穿月白长衫,面垂白纱的人。

因为他面上蒙着白纱,是以瞧不出容貌,也无法估计他的年龄,刚才那一声低喝,敢情就是从他口中说出?低沉之中。显得有些冷寞!

白衣文土身后分站着四个身穿绿色长衫的人,他们身材一般高矮,同样佩着一口两尺来长的短剑,面上均蒙一层绿纱,垂手而立,一声不作。

嘉檀尊者话声方落,忽然听到喝声,似乎也楞得一楞;因为凭地的耳目,门口突如其来的出现了五人,居然会丝毫没有察觉,来人身手之高,自可想见!

但当他一楞之后,忽然呵呵笑道:“老僧还当是谁,原来五毒教的蛇蝎教主亲自赶来了,嘿嘿,老僧早已说过,此来并无恶意。”

他口中说着,右手依然扣住独眼乞婆,并没放开。

温如玉见他把白衣文士当作了自己,心中不由暗暗好笑!

白衣崆峒杨开源,东门子良等一干人,却只是站着不动,也没人开口出声。

白衣文士冷冷一哼道:“谁是五毒教蛇蝎教主?”说到这里,忽然冷峻的道:“嘉檀,我叫你放下她、你敢不放?”

他口气居然这般托大,连魔教长老嘉檀尊老,都好像不放在他眼里!

嘉檀尊者右手一松,独眼乞婆一个身子“咕咚”跌倒地下,他缓缓转过身子,双手合十,阴笑道:“檀樾既非五毒教温教主,请恕老僧眼拙,四十年来,在老僧面前,直呼嘉檀之名的,施主还是第一人,施主若非自恃身份,便是自恃武功,两者想必定有其一,老僧洗耳恭听!”

白衣文士依然低沉的道:“两者都有。”

白衣崆峒杨开源先前看到白衣文士,早已认出正是昨晚放走夏侯律,和陆地神龙程元规对了一掌的白衣人!

但后来因嘉檀尊者说他是五毒教教主,心中正感怀疑,此时经他这么一说,证实自己所料不错,因此想起昨日石鼓山前,暗中偷袭自己的可能也是此人。暗想:嘉檀尊者号称魔教第一高手,今日倒有一场好戏可瞧了。

嘉檀尊者果然被他一语激怒,双目乍然一睁,精光大炽,瞧着白衣文士微晒道:“老僧在中原一待二十年,江湖上各大门派掌门,和武林中稍有声望的人,虽末全识其人,也都有个耳闻,檀樾这身装束,老僧还从未听人说过。檀樾自恃身份,老僧虽孤陋寡闻,但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柳暗花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鼓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