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歌》

第13章 环尺逞威

作者:东方玉

陆翰飞这一句“在下正是南岳门下”,听得两个黑衣老人同时一怔。

连鬓胡老人干笑道:“小哥此话当真?”

陆翰飞容色一怔,道:“在下南岳门下,难道还有假的?”

秃顶老人面露喜色,双手一拱,呵呵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老朽兄弟,间关万里,总算找到了人。”

陆翰飞已从温如玉口中,知道赛孙膑在临死之前,留给自己一封信之事,已由船老大泄漏,传出江湖,以讹传讹,大家全认为自己得到了白衣剑侣藏宝之秘,才纷纷追踪赶来。心中不禁有气,闻言冷冷的道,“你们找我何来?”

秃顶老人瞧了陆翰飞,温如玉两人一眼,笑道:“两位前往何处?可否容老朽兄弟同行?”

温如玉看出这两个老人劲气内敛,分明是身怀上乘武功的高手,在他们说话之时,一手托着左腰,紧站在陆翰飞身边,凝神戒备。

原来她“五毒金针”细如牛毛,机括就装在自己胸前,发射之时,只要左手在腰旁轻轻一按,一大篷金针,由强力弹簧的弹动,激射而出!

施发这种暗器,不必先取准头,只要自己身体对准敌人,剧毒暗器,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射了出去,不明底细的人,等见到暗器,十之八九非死即伤,伤者身中剧毒,也非送命不可,端的歹毒无比。

陆翰飞听秃顶老人说出要和自己同行,他一身武功已失,心头一片茫然,只觉天下虽大,自己也不知到哪里去好?脸上木无表情,落寞的道:“在下连自己都不知何去何从?两位要跟我到哪里去?”

连鬓胡老人突然一声长笑,道:“小哥,明人面前,何用说假,许多武林高手,追踪你一人不都为‘石口金钥’么?何去何从,你心里明白。”

陆翰飞瞪目道:“什么‘石门金钥’?”

连鬓胡老人双肩耸动,哈哈一笑道:“小哥儿,只管放心,咱们间关远来,并不是觑觎公孙乔夫妇藏宝,实是另有要事,你和咱们同行,有益无害。”

陆翰飞:“我真不知道‘石门金钥’……”

秃顶老人目光只是打量着陆翰飞,徐徐说道:“小哥南岳门下,身佩古剑,决不会没练过武功,据老朽看来,小哥神色萎顿,气机极虚,可能重伤之后,真无未复”一身武功,已失十之八九,如有老朽兄弟同行,不但路上可保无虑,到了地头,老朽兄弟,自当助你得到公孙乔夫妇藏宝,而且愿以师门仅存的一粒灵丹,助你恢复武功,不知小哥以为如何?”

温如玉听得心中一动,暗想:他答应到了地头,愿以师门仅存的一粒灵丹,助陆少侠恢复武功,想来定非虚言,只不知他口中所说的地头,是在哪里?

目前赶来岭山的高手,为数不少,自己正愁独力难支,有他们两人同行,自是再好不过。心念转动,不由扬了扬秀眉,问道:“两位老前辈既不是为白衣剑侣藏珍而来,找我陆大哥,不知为了什么?”

秃顶老人脸上飞过一丝为难之色,顿了顿道:“这个……老朽暂时还无可奉告,不过两位只管放心,老朽兄弟,决无丝毫恶意。”

陆翰飞道:“你们说的‘石门金钥’究是何物?在下从没听人说过,两位究要和我到哪里去?”

连鬓胡老人连声冷笑,道:“咱们好言相商,小哥儿竟然这般不能见信?”

温如玉心机灵敏,暗想:“这两个老人,陌路相逢,为了要和自己两人结伴而行,不惜许下重愿,可见他们和此行目的,比这白衣剑侣的藏珍,还要重要得多。自己何不推说路程极远,陆少侠武功已失,诸多不便,设法使他们先替他恢复了武功再走?

心中正在盘之际,给陆翰飞这么突然一说,一时不由大急,连忙回头朝陆翰飞使了一个眼色,道:“陆大哥,既然两位老前辈这般说法,我们这就上路吧!”

秃顶老人面露喜色,含笑道:“姑娘想来就是北岳高荣了?”

温如玉被他说得脸上一热,含糊应了一声!

但就在此时,远处林梢之间,响起一声狼嗥般长笑,划空而来!

温如玉听得心头一紧,这声狼嗥般笑声,分明是去而复回的金蛇叟荆山民无疑,不禁秀眉徽蹙,故意装出一脸惊惶,低声道:“两位老前辈,我们快到林中躲上一躲。”

话声刚落,一条人影已电驰泻落,那不是头戴斗笠,身穿一袭宽大葛衣的金蛇叟是谁?

他身形落地,只侧目瞧了两个黑农老人一眼,就直对陆翰飞走了过来,一面回头朝温如玉阴笑道:“小丫头在老夫面前也居然使起诈来,还不快跟老夫走……”

连鬓胡老人身子一横,拦住去路,冷冷喝道:“站住!”

金蛇叟并没注意这两人是谁?口中干嘿一声:“给老夫滚开!”

突然一伸右臂,朝横里拍出一掌。

连鬓胡老人早已蓄足真力,身形不动,硬接来掌。

双掌接实,如击败革,“砰”的一声,两人各自震得向后退出一步!

金蛇叟吃了一惊,暗道:“此人掌力不在自己之下,停下脚步,横了连鬓朗老人一眼,口齿启动,干嘿道:“什么人,老夫眼生得很!”

连鬓胡老人也自微微一愕,冷笑道:“尔是何人?老夫同样眼生。”

金蛇叟脸色一沉,大不刺刺的道:“老夫这身打扮,你难道出没听人说过?”

连鬓胡老人大声道:“老夫兄弟这身打扮,你难道也没听人说过?”

金蛇叟仰天发出狼嗥般大笑,道:“这么说来,你们想替姓陆的小娃儿挡横?”

连鬓胡老人晒道:“这还用说么?”

金蛇叟说话之时,暗中凝聚功力,已到了蓄势待发之境。闻言口中大喝一声:“好!”

右掌猛的平胸推出,这一掌正是他数十年修为的功力所聚,随掌拍出的一股强猛风声,势道凌厉!

“好!”连鬓胡老人同样大喝一声,横臂出掌,一招“横架金梁”,潜运功力,硬封金蛇叟掌势!

但听又是蓬然震响,各自后退了三步,两人身上的宽大长饱,全都被狂风吹得猎猎作响,向后飞卷!

他们似乎功力悉敌,这连续两招硬拼,使两人拥有点真气震动,血翻气浮,退后三步之后、便各自凝神小息。

秃顶老人目光转动,冷笑了一声,忽然用“传音入密”对温如玉道,“陆小哥武功已失,姑娘陪他到右边那块大石后面去,来人只伯还不止一个呢?”

温如玉听得一怔,难道除了金蛇叟荆山民,又有旁的高手,隐身附近不成,自己怎会丝毫没有察觉?心中想着,一面急忙轻轻拉了一下陆翰飞衣袖,道:“陆少侠,你站着累不累,还是到大石上去休息一会好么?”

她说来显得又是关切,又是温柔。

陆翰飞一身武功已失,心头正有一股说不出的郁愤,眼看许多江湖高手,为了白衣剑侣的藏宝,还是一批又一批的追踪己,更觉怒恼。

他原不想和两个黑衣老人同行,同时也不愿温如玉和自己作伴,茫茫天涯,最好让自己一个人走去,无须人家关切,也用不着人家保护。

但话到口边,瞧到温如玉款款深情的望着自己,尤其她那对明亮的眸子中,含着焦急和忧愁之色,不禁心头一阵惘然,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姑娘何苦……。”

温如玉没等他说完,拦着轻笑道:“快别说啦,我扶你过去吧!”

当下半扶半搀的拉着陆翰飞,往右侧走去。

秃顶老人等两人走开几步,突然目光-转,纵声笑道:“林中三位朋友,既然来了,何不也请出来让老朽见识见识?”

喝声末落,只听一声朗朗的长笑,从林中走出三个人来!

当前一个是面貌清痩,蓄着花白长髯的道人,背负长剑,昂然而出。他身后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和一个身形瘦小年约五旬的道人,这三位正是华山掌门东门子良、黔帮帮主独角龙王沙无忌、和仙人掌左浩。

这时,连鬓胡老人业已退到秃顶老人身侧。

金蛇叟荆山民双目乍睁,口中阴森一笑道:“东门道兄和沙兄也赶到五岭山来了?”

独角龙王抱拳道:“哈哈,荆老哥山在这里!”

东门子良在晨曦之中,飘然行来,倒确有仙风道骨之概,他先向金蛇叟打了一个稽首,自笑道:“荆兄久违了。”接着目光一转,又朝秃顶老人稽首道:“贫道华山东门子良,两位想必是龙门帮的高人?不知有何见教?”

秃顶老人听地自报名号,口中“哦”了一声,冷冷的道。“龙门帮的人,也像老朽兄弟这般装束吗?”

东门子良因看出两人武功极高,但又十分眼生,除了龙门帮人文荟萃,高手极多,此外实在想不出他们来历,是以有此一问,闻言不由楞得一楞,拱手道:“两位何方高人?恕贫道眼拙。”

秃顶老人微晒道,“老朽兄弟,只是山野之人,哪里配称什么高人?”

仙人掌左浩忍不往大声道:“两位不愿说出来历,自无不可,但拦在当路,究竟有何见教,何妨说说清楚?”

秃顶老人双眉耸动,哈哈一笑道:“正是,正是,老朽兄弟,确有一致,和诸位相商。”

东门子良目光瞥过陆翰飞,冷冷问道:“两位可是为了南岳门下陆小兄弟的事?”

秃顶老人点点头道:“不错,老朽兄弟间关远来,原是为了一件重要之事,近日才知这位陆小哥竟和老朽兄弟要办之事关系十分重大,陆小哥目前武功已失,因此老朽兄弟必须把他送到地头……”

陆翰飞听得剑眉一轩,愤然站起身子,大声道:“在下用不着什么人护送……”

说着,立时转身向前面山径上奔去!

温加玉蓦吃一惊,连叫喊都来不及,纵身一掠,随后追去。

这原是一瞬之间的事,陆翰飞的话声,却被东门子良一阵仰天大笑,掩盖了过去。“哈哈,两位可知南岳门下这位陆小兄弟,和咱们也关系重大吗?”;

连鬓胡老人双目一瞪,怒声道:“咱们兄弟说过的话,从不更改,诸位打量着瞧吧!”

金蛇叟阴笑道:“老夫刚才已领教过尊驾两掌,咱们先比划比划吧!”

说着右手一探,从袖中缓缓抽出一支五尺来长,一通体鸟黑有光的软鞭!

不,那是一条头如如意,红信吞吐的毒蛇,抬眼道:“这条如意乌梢,野性未驯,万一咬上了人,三步必死,尊驾兵刃呢?”

连鬓胡老人瞧着他手上那条毒蛇,心头也不禁发毛,暗想:此人以青蛇为兵刃,自己倒是大意不得!他心头虽是暗生凛骇,但脸上仍然丝毫不露,冷笑道:“区区一条毒蛇,还唬不倒人!”

说话声中,探手入怀,摸出一个乌黑有光的铁环。

秃顶老人也同时一撩长衫,从袍底取出一柄量天尺,低声喝道:“左师弟且慢,问问他们,是一齐上?还是一个一个的来?”

东门子良骤睹两人取出来的兵刃,口中微“噫”一声,道:“两仪尺,北极环,两位原来是北溟门的高人!”

连鬓胡老人右手北极圈轻轻一抡,大声道:“不错,所以我瞧你们还是一齐上的好!”

金蛇叟冷笑道,“只怕老夫这条蛇儿,就够你封架了!”

右手一抖,一招“三星入户”,对准连鬓胡老人前胸点出!

连鬓胡老人喝道:“未必见得!”

北极环斜斜一转,幻出三圈环影,笔直朝蛇头上套去!

这一招手法诡异,瞧得金蛇叟不期心头一怔,他自然听说过,当年北溟真君以一尺一环,威震武林,武功诡异,罕有对手,有人说他那一尺一环,另有古怪,但当时谁也无法说得出其中究竟有些什么古怪?

此时眼看对方第一招上,就举环向自己蛇头上套来,一时不知底细,不敢硬攻,身形一错,微向右撤,左掌闪电从侧拍出。

连鬓胡老人环影倏收,身子不动,左掌一竖,迎着来掌击出!

两人三度交手,却已不敢稍存轻视对方之心,只听“砰”然一声,这回连鬓胡老人只是上身晃了一晃,并没移动,但金蛇叟却觉一股暗劲,撞击在掌心之上,势道强猛无比,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步!

双方全都为之停顿了一下,只听叱喝乍起,一齐出手抢攻。

金蛇叟荆山民施展开如意乌梢,一招一式,全以盘旋飞舞为主,尤其不论蛇身如何摆动,一颗蛇头,却始终不偏不倚的对准连鬓胡老人身上,大有伺机而噬的神气。

这一套攻势,正是金蛇叟独创一格的手法,凌厉之中,会使人心头发毛,而且变化奇奥,神鬼莫测。

连鬓胡老人一圈北极环,好像生生不息,由一而二,由二而四!

瞬息之间,大家只觉他随手挥洒,尽是一圈圈环影,互相连套,似实而虚,似虚又实,不论金蛇叟手上一条活蛇,如何灵活,北极环并不砸打,只是一连串的环影,朝蛇头上套去。

片刻工夫,两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环尺逞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鼓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