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歌》

第20章 狭路逢仇

作者:东方玉

晨曦初升,草上还结着一层层薄薄的轻霜。

起伏群峰,在朝阳之中,青翠如滴!

只有正北一座高峰,危岩峭壁,石呈赫红,光秃秃的没有丛草,没有树木,突出云山,耸然独峙!

东风吹绿了江南,也永远吹不绿它,这就是赤焰山!

此时从西边一条山径上,出现了两个人,正沿着山脚走来!

迎面朝阳照着两人,老远就可以看清楚面貌,走在前面的是一位黑衣老妪,脸如鸩形,目光荣绿,走路之时,垂着双手,一动不动,活似一具僵尸!跟在她身后的,却是一名弱冠少年,剑眉朗目,玉面朱chún,生得甚是英俊,蓝衫古剑,飘逸有致!

这两人一路行来,并设施展轻功,但脚下丝毫不慢,瞬息工夫,已盘过两座山脚,走近赤焰山前。

蓝衫少年仰头望去,只觉赤焰山主峰,犹在白云飘渺之间,却不见火烧观影子,不由问道:“老前辈,火烧观可在这座山峰之上?”

黑衣老妪回头笑道:“还早哩,从这里到火烧观,少说也得走上半个时辰。”

话声刚落,路边松林中,忽然转出来两个红衣道人,一起挡在路口,向两人一阵打量,左边一个稽首道:“两位上镇离观有何责干?

黑衣老娘知道火烧观的道土,一律穿着红衣,但在质料上分着尊卑等级,眼前这两个道士只是一身土布道袍,显系巡山弟子,当下点点头道:“老婆子厉山柯灵,有事拜访大观主来的。”

左边那个道人倒脸瞧了右边那个一眼,向蓝衫少年一指,冷冷问道:“这位是谁?”

阴风煞柯灵以为自己报出名号,对方两个巡山道士定然以礼相见,哪知他们听若无闻,无礼已极。她性若烈火,瞧得不禁有气,冷哼道:“这位是南岳门下陆翰飞陆少侠,和我老婆子同来,你们还不上山通报?”

两个道人身子丝毫不动,左边的只是冷冷说道:“对不起,师祖早已不问尘事,不见外客。”

明风煞鸩脸一沉,道:“你们可是傅元通门下?老婆子二十年没来火烧观,你们没见过我,听总也听到过?这是傅元通叫你们这般的?”

左边那个道人依然毫不动容,冷冷说道:“不错,贫道师兄弟司职巡山,师傅有命,从今日起,闲杂人等,一律不准上山……

阴风煞不待他说完,蓦地目射凶光,桀桀尖笑道:“小辈,老婆子要不是看在你们师祖份上,此刻早就叫你们横尸山下,尾火虎主持了几年火烧观,连老婆子都不准上山去?我倒要问问他去。”

话声一落,举步朝前跨去!

两个红衣道人脸色同时一变,疾退两步,从肩头掣出长剑,横胸挡路,左边一个道:“贫道师兄弟,只知奉命行事,两位如想硬闯,莫怪……”

阴风煞黄发飘动,一步欺了过去,双袖朝前一丢,厉声喝道:“滚开,老婆子要上去,就是尾火虎也休想拦得住我。”

两个红衣道人话声入耳,但觉一阵透骨阴风,迎面拂到,哪有躲闪的时间,呼吸突然一窒,连人带剑,登时被丢出老远,长剑脱手飞出,呛呛两声,落到山石之上。”

“陆少侠,咱们走!”

阴风煞连瞧也没瞧一下,从容朝山径走去!

但听身后“嗤”的一声,一道红色火花,冲天射起,直向山腰投去!

阴风煞冷笑一声,脚下突然加紧,轻蹬急掠,盘径疾行,陆翰飞不敢怠慢,紧紧跟在她身后,朝峰上走去。

赤焰山山势陡削,上山路径,迂通盘曲,尽在悬崖之间,愈上愈险,登高百立之后,上下绝壁如削,小径沿壁而行,仅堪容足,非有绝好轻功,无法走得。

这是赤焰山出名峻险之处——飞云渡!自从火德星君冉无天主持火烧观之后,以火葯炸毁上山通道,寻常人无法再上一步。

阴风煞走惯峭壁悬崖,陆翰飞目前功力大进,仍然举步轻逸,并不费力。

一会工夫,便已盘过山腰险地,但见景物一变,山岗上怪石磷峋,石笋如林,四周峻岭怀抱,尽收眼底。

当前一座排天高峰,巍然屹立,正是赤焰山主峰,一线鸟道,斜斜而上,没入白云深处!

两人刚到此处,只见怪石堆中,闪出五个红衣道士,手执长剑,一字排开,拦住去路。中间一个年约四旬以上,生得身形瘦小,火红道袍前胸,一圈金线之中,绣着一双火眼金睛的猿猴。

阴风煞黄发飘动,突然跨前一步,尖声喝道:“侯方,你还认得老婆子吧?”

原来火德星君冉无天门下共有四大弟子,首徒尾火虎傅元通,次徒室火猪锗大山,三徒嘴火猴侯方,四徒翼火蛇瞿羽,不仅武功已得冉无天真传,而且独门火器,各有绝招。

却说嘴火猴侯方瞧到阴风煞,脸色不禁微变,打了个稽首,勉强笑道:“原来来的果然是柯老师!”

阴风煞江湖经验老到,听出对方口气,大是不善,心头不禁有气,双目绿光森森,注着嘴火猴尖笑道:“你们消息倒灵通得紧,老婆子今天才来,你们已知道了。”

嘴火猴冷冷说道:“柯老师广约高手,上赤焰山来,火烧观如果事前一无所知,那还能在江湖上立足?”

阴风煞鸩脸倏沉,怒道:“侯方,你们这是听谁说的?老婆子上火烧观来,何须广约高手!”

嘴火猴道:“那么柯老师到赤焰山来,为了何事?”

阴风煞黄发飞扬,厉笑道:“老婆子所为何来,见了冉星君自会当面说出。”

嘴火猴似乎对阴风煞深怀戒心,闻言陪笑道:“柯老师来得不巧,家师尚在封关期中,不见外客。”

阴风煞道:“那么老婆子找常天君也是一样!”

嘴火猴道:“敞师叔也在丹房,已有几日不出。”

阴风煞脸色铁青,眼中绿光暴炽,厉笑道:“好哇,这是冉星君交待不见我老婆子?还是你们想拦阻我上山?”

嘴火猴也不敢得罪她,连忙躬身道:“家师和师叔两位老人家,确在丹室之中,已有多日未出,何老师远道而来,小道岂敢阻拦,只是……”

他说到这里,忽然住口。

阴风煞道:“只是什么?”

嘴火猴阴笑道:“小道奉大师兄之命,巡视前山,闲杂人等,一律不准上山,柯老师不是外人,只管请上,大师兄自会接待,至于这位小施主,就请留在这里吧。”

阴风煞桀桀笑道:“这是南岳简大先生门下……”

话未说完,嘴火猴突然脸色大变,朝陆翰飞厉声道:“你就是南岳门下?”

陆翰飞点头道:“在下正是南岳门下,不知道长有何见教?”

嘴火猴在这一瞬之间,脸上换了一付阴沉郁怒神情,重重浓哼一声,道:“镇离观正要找你,没想到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阴风煞见他侃侃而言,十分沉着,不禁暗暗点头。

嘴火猴侯方虽是满脸激愤,指挥四个红衣人采取包围之势,但因有阴风煞在旁,心中不无顾忌,是以并未立即出手,浓哼一声,问道:“你师傅去世很久了?”

陆翰飞点头道:“先师去世已有一年。”

嘴火猴又道:“南岳门下有几位传人?”

陆翰飞道:“就是在下。”

嘴火猴突然狂笑道:“那就是你了。”

一振腕,剑光若虹,直向陆翰飞面门奔去!

陆翰飞这下听出对方此言,好像这场过节,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心头不期一愕,蓝衫飘动,让过嘴火猴剑势,喝道:“道长请住手。”

嘴火猴出手一剑,被他闪开,哪肯甘休,浓哼一声,第二剑快若轮转,相继攻到!

陆翰飞剑眉陡剔,大喝道:“道长即使要和陆某动手,也该说说清楚!”

说话声中,身形斜退半步,右手一探,朝嘴火猴执剑右腕推出!

嘴火猴这一剑去势极快,哪知就在剑尖将及未及之际,陡觉一股潜力,从侧撞到,把自己长剑,推开寻尺,心中一惊,立时收住剑势,目光瞧去,陆翰飞依然好好站在原地!

一时不禁大感错愕,暗想:瞧不出这小子,年纪不大,居然身怀上乘武学,难怪四师弟会折在他手下!心念转动,不由厉声喝道:“好小子,果然有点门道,今天要让你活着下山,我就不叫嘴火猴侯方了!”

明风煞经验老到,这一会工夫,业已瞧出其中定有蹊跷,这就皱皱眉,摇手道:“侯道友且慢,陆少侠跟着老婆子同来,总究远来是客,有什么误会,不妨说说清楚。”

嘴火猴双目冒火,狠狠的瞧着陆翰飞,盛气道:“柯老师既然和这小子同来,自然知道这小子二天之前,杀害了镇离现什么人?”

阴风煞微微一震,回头道:“陆少侠几时遇上火烧观的人?”

陆翰飞一脸茫然,摇头道:“晚辈并无此事,侯道长只怕认错了人!”

嘴火猴大笑道:“小子,你抵赖得了吗?”

陆翰飞勃然作色道:“南岳门下作事光明磊落,何用抵赖?在下到底杀害了贵观何人?侯道长还是亲眼目睹?还是听的传闻?”

嘴火猴一对凶光毕露的怪限,狂乱的瞪视着陆翰飞,阴恻恻怪笑道:“两天之前,你杀害我四师弟,弃尸北峡山下,难道还是传闻失实?”

阴风煞听得大凛,尖声道:“你说翼火蛇瞿羽?”

陆输飞见他一口咬定自己杀害他四师弟之言,不由气往上冲,没听到阴风煞说的什么,星目放光,朗笑道:“你有何凭证,说是陆某所为?”

嘴火猴冷嘿道:“可借你小子没有毁尸灭迹,你用的什么暗器,自己心里明白!”

陆翰飞大怒道:“在下用的什么暗器?”

嘴火猴嘴角噙着一丝狞笑,咬牙道:“你南岳门下用的什么暗器,还要问人不成?”

“亮银袖剑!”陆翰飞心头狂震,目视嘴火猴,惊诧的道:“会是亮银袖剑?”

阴风煞咯咯千笑数声,不屑的道:“会是假的?”

陆翰飞突然想起自己前天晚上,曾被白衣教主接了三支“亮银袖剑”,难道是白衣教主嫁祸之计?

心念闪电一转,立即左腕一掳,从手臂上褪下一双麟皮剑套,里面装着一排十支闪闪发光的亮银袖剑,抬目道:“在下师门,虽以亮银袖剑为防身暗器,但在下行走江湖以来,还没轻易用过,不错,两天之前,在下在庐江北峡山附近,遇上杀师仇人夏侯律,曾打出三支袖里剑,悉数被白衣教主接去,贵师弟身上,发现在下暗器,许是……”

嘴火猴仰天厉笑,道:“小子,你说被别人接去,道爷也许会信,白衣教主,哈哈,白衣教主早在三天之前,就到了镇离现,如今还在观中,你还有什么话说的?”

陆翰飞又是一怔,照明风煞老前辈推测,白婧婧就是白衣教主本人,那么昨天早晨,自己离开庐江之时,至少她还在客店之中,何以火嘴猴说她三天之前,已经到了火烧观?

明风煞也同时一怔,急急问道:“侯道友,你说白衣教主已在观中?”

嘴火猴给她一问,突觉自己失言,但话已出口,无法更改,只好点点头道:“不错,白衣教主三日前求见家师,因家师尚未启关,是以下榻敝观。何老师请到现中奉茶,这小子实在放他不得!”

阴风煞皱眉道:“侯道友且慢,此事其中可能另有蹊跷,陆少侠既和老婆子同来,一切有我老婆子承担,大家不如到现中再说,是非曲直,也总有个水落石出。”

嘴火猴愤然道:“柯老师总该知道杀人偿命,这小子仗着南岳门下几手三脚猫,偷放冷剑,杀害四师弟,事实俱在,小道非把他拿下,押解上山,听候师尊发落不可。柯老师和敝观渊源不浅,何苦为这小子伤了两家和气,柯老师只管先请上山,小道不伤他就是。”

陆翰飞一再忍让,但到了此时,再也忍耐不住,剑眉一剔,朗笑道:“南岳门下几手三脚猫,火烧观门下,何尝不是几手三脚猫,在真相末明之前,侯道长最好说话有个分寸,须知陆某并非怕事之人。”

嘴火猴长剑一指,狂吼道:“好小子,你到了赤焰山,还敢卖狂,道爷要不是柯老师一力承担,早叫你化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

陆翰飞冷笑道:“道长好大的口气,你就觉得定能胜得过在下么?”

嘴火猴大声喝道:“胜不过你,道爷就让你随柯老师上山!”

陆翰飞同时不假思索的道:“陆某要是落败,就束手就缚,听凭处置。”

嘴火猴浓哼一声,回头朝阴风煞道:“柯老师听清楚了,这小子自己找死,可怨不得侯方!”

阴风煞自然知道陆翰飞的武功,心想让他挫挫嘴火猴的气焰也好,是以并没出声拦阻。

嘴火猴话声出口,左手一挥,身后四个红衣道人,忽然长剑一收,一齐往后退出两三丈远。

嘴火猴目射煞气,慕地跨前一步,喝道:“小子,亮剑吧!”

举手一剑,直刺过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狭路逢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鼓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