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歌》

第21章 话天烈焰

作者:东方玉

甯不归吓得不住的哇哇大叫,两手两足,在半空中乱划乱舞,一个身子,却在直线上升!

老狼神口中低嘿一声,回头道:“郝兄,这老儿大是可疑,咱们也上吧!”

神钩真人郝公玄点头道:“狼兄说得不错,此人装疯卖傻,咱们不可放过了地。”

老狼神浓哼道:“谅他也逃不出咱们的手去。”

话声一落,举步就往峭壁走去!

老狼神狼奇里当真神功盖世,他居然把壁立于切的陡峭绝壁,视作康庄大道一般,脚底踏在石壁上,一个人成了“卜”字形,横着身子,迈开大步,笔直朝上跑去。

这份功力,直瞧得神钩真人也自愧勿如,但他哪肯在老狼神面前示弱,猛吸一口真气,双手划处,一个身子,宛如一头灰鹤,凌空拔起来十丈高,左掌掌心,在石壁上轻轻一拍,身子紧接着直向上飞!

同时右臂一探,掌心再次轻拍石壁,身子继续向上飞去,这般两掌轮流拍出,人却穿云追月般,直线上升!

他们各显神通,飞度绝壁,但任你如何快法,和缒藤而上,手舞足蹈的甯不归,始终距离有二三十丈远近,无法追走得上。

好像他那条山藤,长着眼睛一般,你们决了,它也随着加快!

不,那是甯不归在不迭的催促!

他把山藤缚在腰间,反正有人在上面拉动,自己不需花什力气,瞧到老狼神、郝公玄两人渐渐追近,就用手摇着山藤,高声大叫道:“喂,矮子,用力,别泄气呀,咱们总不能在人家后面!对!对,再快一点。”

山藤果然随着他的叫嚷,收得比飞还快!“哈哈,这就叫腾云驾雾,好玩极了,喂,你们也快一点咯,就要到啦!”

老狼神、郝公玄听得大为气结,但也莫可如何。

依了老狼神的脾气,早就恨不得要赏他一支“天狼箭”,只因自己两人,身中白衣教主的“无形之蛊”,普天之下,只有朱果能解,这姓甯的老头既然自称知道朱果收藏之处,自可省不少力气,才勉强捺着怒火。

三个人在悬崖峭壁上,一个追着一个,差不多也耗了顿饭光景。

快抵峰顶,甯不归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腰于悬空一绷,身子凌空弹起,快逾闪电,朝峰顶飞去,一闪不见!

老狼神睹状大惊,暗想:“此人果然深藏不露,仅是这一下不着实地的虚空打挺,竟能飞上十余丈外,只怕自己也无此能耐。”

心中想着,脚下不期一紧,直向崖上奔去!

两人同时飞上峰顶,举目一瞧,立身之处,正是赤焰山峰尖,约有十来丈见方,居高临下,火烧现一层层的屋宇,就在眼前,但甯不归已经没了影子。

老狼神黄衫飘动。只气得七孔冒烟,怒道:“这老儿可恶已极,说不定就是冉无天一党。”

神钩真人郝公玄皱眉道:“据兄弟看来,他极可能是龙门帮的人,目的自然也在两枚朱果之上。”

老狼神嘿然遭:“再要遇上老夫,非把他宰了不可。”

“咕嘟,咕嘟”,就在两人说话之间,身侧不远,忽然传来一阵有人喝水的声音!

老狼神、郝公玄同时转身瞧去,只见三丈外一方巨石后面蹲着一人,双手捧了酒葫芦,直起脖子挂喝,不是那个穷鬼甯不归还有谁来?

两人这一发现,同时掠近!

老狼神淡金脸上,闪过一丝狞笑,双瞳之中,隐射金光,冷厉的道:“老儿,你说冉无天丹室,究在何处?

甯不归举着葫芦,一阵狂饮,业已喝得点滴不剩,他咂咂嘴角,用衣袖抹了一下,才脸含泪笑,凑上一步,摊着双手,低声道:“这个我也弄不清楚了,说实在,我也是第一次来!”

老狼神见他在山下之时,说什么只有他知道朱果藏放之处,如今居然倭称弄不清楚了,心中不禁大怒,厉嘿一声:“老夫面前,岂容你……”

右手一探,爪随声出,疾向甯街不归肩头抓去!

他这一下出手奇快,眼看就要抓上,甯不归口中惊啊一声,脑袋一缩,双肩一耸,就慌张失措的后退半步,恰好躲了开去,急急说道:“老狼先生,可别动手,惊动火德星君,你们打不过他,还好跑,我可没人缒我下去了。”

老狼神没见他使什身法,只是普普通通的后退半步,居然避开自己一挥之势,心中微感一愕,闻言不由勃然怒笑道:“住口,老夫岂会惧怕火德星君冉无天。”

甯不归急道:“我的天,你声音轻一点好不好,你不怕我可怕得紧,火德星君一把邪火,我一付穷骨,都得化成灰烬!哦,哦,你……是问我火神洞究在哪里?唉,我和你们一样,还是第一次来,不过……”

老狼神盛气道:“不过什么?”

甯不归瞧了郝公玄一眼,缩缩头嘻嘻笑道:“不过我劳老头有个老搭档,就是矮子,他可早已来了,把我缒上来了之后,就踩盘去了,要我在这里等他。我想起葫芦里还剩有几口劣酒,待会找到冉老道藏着的朱叶葡萄酒,除了喝他个痛快,也总得装他一葫芦,带下山去慢慢受用,所以……嘻嘻,我要把这几口劣酒,喝干了才装得下……”

他口沫横飞唠唠叼叼的说到这里,忽然用手一指,跳了起来道:“来了,来了,那不是矮子……。”

老狼神、郝公玄朝他手指之处瞧去!

果然,只见崖下十余丈处忽然闪出一个头盘小辫的矮小老头,弯腰缩头,朝甯不归打着手势,行动鬼祟,透着古怪而滑稽,就一闪不见。

甯不归道:“就是他,矮子叫我们快去呢,火神洞准在那里了,你们瞧,我穷老头缩脑袋的怪模样,就是跟他学的!”

老狼神、郝公玄听说冉无天的丹室——火神洞就在崖下,谁还听他的呼叨,两条人影不带丝毫风声,同时向崖下飞落!

火神洞在火烧观后山石壁之间,乃是火德星君冉无天练丹之处,火烧观列为禁地,现中道主,求奉召唤,不准擅入。

尤其最近火德星君为了炼制一炉丹葯,闭关百日,功行将要圆满,火候吃紧,连他师弟接火天君常延寿也进入丹室,已有数日未出。

火烧观住持尾火虎傅元通因风闻江湖上已有不少高手,赶来赤焰山,意图盗取朱果。四师弟翼火蛇瞿羽突遭杀害,加以师傅炼丹之际,如经人干扰,只要炉火失匀,一炉丹葯,势必前功尽弃。是以特地要二师弟室火猪诸大山亲率十二名观中高手,轮流在洞外守卫。

此时老狼神、郝公玄两条人影,连袂飞落,守在崖边的六道人影,不容敌人脚踏实地,六支长剑,已风卷而出,朝两人袭到!

老狼神仰天一声琅嗥般长笑,黄衫鼓动,笔直朝剑影中冲入,神钩真人袍油一摆,随手发出一股潜力,退开刺来长剑,从容跟进。

火烧观六名高手,六剑联手,竟是阻拦不住,被逼得往两旁疾退!

这原是电光石火,瞬息间事!

室火猪诸大山睹状大惊,他连来人面貌都没瞧清,大喝一声:“什么人,敢到镇离观撒野?”

长剑急出,一招“野火燎原”寒光电闪,迎着两人扫到!

哪知他青钢剑堪堪出手,眼前黄影一闪,老狼神一步就跨出三丈来远,从他身边过去。

郝公玄袍袖轻展,低声喝道:“小辈滚开!”

室火猪诸大山但觉长剑一震,宛如劈在云堆里似的,虚无飘渺,无可着力,心头方自一惊,连剑带人不知不觉后退了七八步!

回头瞧去,只见一个老道和一个黄衫怪人,业已冲到两扇石门前面,室火猪从没在江湖上走动,哪会认识这两人是谁?”

但他终究是火德星君冉无天门下二弟子,武功之高,在武林中已可列入一流高手,方才自己狠力一剑,仅被人家轻拂衣袖,便自震退,已知来人非同小可,惊凛之余,因师傅炼丹正值紧要关头,岂能惊动?一时再也顾不得厉害,口中大吼一声,左臂一挥,纵身疾扑上去。

六个红饱道人,哪敢怠慢,同时一拥而上,六支长剑,嗡然生风,急急朝身后刺到!

郝公玄飘然回过身去,叱道:“小辈,你们想找死吗?”

双袖一抖,室火猪首当其冲,一个身子腾云驾雾,掼出一丈来远!

郝公玄蓦然跨出一步,双袖连挥,六个红袍道人,一个个像稻草人似的,凭空丢了出去!

老狼神连头也没回,狼嗥道:“郝老哥,别理他们了。”

右手一掌,对准石门拍去!但听石门震天价一声巨响,崖上砂石,被震得纷落如雨!

老狼神功力绝世,掌风凌厉已极,只是那两扇石门,厚达数寸,他掌力虽然厉害,却也不能一下子劈开。

室火猪诸大山两次被神钩真人震退,已知仅凭自己几人,决难挡得住人家,此刻眼看老狼神出掌攻打石门,心头更是惶急。

六个红袍道人,陆续从地上爬起,有人掏出铜磐,叮叮敲了起来!

“蓬”又是一声大震!

这回比先前一掌,更来得凌厉了,两扇石门虽然并没被他震开,但已有山摇地动之概!

“哈哈,狼老哥,咱们还是用兵器来得省力。”

神钩真人郝公玄大笑一声,已从肩上撤下剑来。

老狼神厉笑道:“用不着,老夫不信他两扇石门是铁铸的。”

说话之中,右手紧接着又是一掌,朝石门上击去!

“蓬”然巨震,连续响起。

室火猪满面狩厉,左手一摆,六个红袍道人,同时后退。“老贼,你们找上赤焰山来,算是找对地方了。”

喝声出口,一翻身,剑交左手,右腕扬处,撤出一缕蓝烟。

郝公玄江湖经验,可比老狼神要丰富得多,听出室火猪口气,大笑道:“狼兄,这小辈是想玩火了。”

老狼神道:“难道咱们还怕他火器不成……”

那缕蓝烟才到中途,经山风一吹,忽然“烘”的一声,燃烧起来,化作一股暗红火焰,像网署般撒了开来,相隔还有一丈来远,已觉炙热逼人!

郝公玄脸色微变,目中“哈哈”一笑,双掌一合,向前推去。

那一片火网,经他一推,登时被阻在一丈之外,缓缓落到地上,熊熊烈火,还在向外蔓延。

室火猪诸大山冷笑一声,再一扬手,从袖中飞出一点蓝影,投入烈火之中,那一团烈火,登时睹了下去,火焰也渐渐转碧。

这一点蓝影,敢情是一种燃料,投入火中,等于火上加油。

刹那之间,炙热火气,立时不知增加了多少倍,两丈以内,几乎有如置身火炉之中,烤炙得使人难以忍受!

老狼神狼奇里、神钩真人郝公玄数十年修为,已达寒暑不侵之境,但此刻也被这份火势,炙得身上微微沁出汗来。

室火猪诸大山和六个红袍道人,手仗长剑,隔着一重火焰,围在外面当真成了隔岸观火!

此刻,从火烧观后进,飞也似涌出三十来个手执长剑的道人,领首一个,正是脸长如驴的尾火虎傅元通!

他一到火神洞外,目光凌厉,匆匆一瞥,立时长剑朝天一挥,三十几个红袍道人,隔着火光散布开去,列成剑阵。然后转头问道:“二师弟,这两人是谁,怎会从后山来的?”

室火猪摇摇头道:“小弟也不知道,这两个老贼,武功甚是了得。”

尾火虎点点头,冷笑道:“武功再高,只怕也受不住师弟的‘诸天神砂’,嘿嘿,阴风煞柯灵,和南岳门下的小子,也已被愚兄引入伏中。”

郝公玄隔火大笑道:“哈哈,小辈听着,区区火焰,还困不住咱们!”

话声出口,只见他双臂倏张,宽大袍袖,猛然一拢,宛如怀抱什么,悬空朝火头上合去!

这老道当真不愧是西南第一号大历头,别看他双袖虚虚一拢,从袖中发出一股无形罡风,一左一右扫上火焰,熊熊火势,登时被他数十年的潜修苦练的真气,逼得向中挤去,缩小了许多!

室火猪没想到这老道居然会有这般功力,连自己的“诸天神砂”,都会被他真气逼拢,心头猛然一沉,扬手又是两粒蓝影,闪电往火中投去!

这两粒蓝砂,投入火焰之后,火势又“烘”的一声,旺了起来,碧绿火焰,登时大炽。

郝公玄被火照得满脸通红,垂胸苍须,拂拂无风自动,大喝一声,合拢的双手,骤然往外推出!

他这一推不打紧,先前被他用真气合拢的火势,骤然放开,再经罡风推动,“呼”的一声,火头一齐朝外吹来,火势炙人!

隔火严阵以待的三十六名红袍道人,被火头一逼,忙不迭向后倒跃。

老狼神狼爆般大笑道:“郝老哥,你这手‘玄阴真气’,兄弟总算大开眼界了,哈哈,要不要我再助你一掌。”

郝公交额上已经沁出汗珠,但微微摇头道:“用不着,这里兄弟尽可招呼,狼兄还是攻洞要紧。”

老狼神其实也感到有点懊热,用手挺了挺羊皮帽,点头道:“不错,咱们还得留点气力,斗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话天烈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鼓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