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歌》

第23章 进退之间

作者:东方玉

楚湘云、冷秋霜两位姑娘才一走出茅屋,瞥见檐前站着两个白衣教主,两个金衣护卫,但双方对峙着好像不是一起的,心头不期大为诧异!

白衣教主转过头去,冷冷的道:“有人接你们来了!”

赤发仙子温如玉连忙招手道:“两位妹子,快过来呀!”

冷秋霜瞧了温如玉一眼,朝楚湘云道:“湘云姐姐,这是什么一回事”?

楚湘云迟疑的摇了摇头,还没作答。

杜志远叫道:“师妹,我们特地接你们来的,还不赶快过来?”

楚湘云听到绿衣人是师兄,不由喜道:“啊,是大师兄!”

一把拉了冷秋霜的手,急急奔了过去。

温如玉低声道:“两位妹子快运气试试,白衣教主是否在你们身上,做了手脚?”

楚湘云点点头,和冷秋霜两人略一运气,觉得并没什么,这就一起走到杜志远身边停住。

白衣教主只是负手而立,冷哼一声,道:“仙子现在总该把我妹子放了吧?”

温如玉造:“这个自然。”

说着左手袍油一挥,杜志远、黑娘子两人一左一右,霍地向后斜退了几步,左手暗暗笼入袖中,凝神戒备。

倪汝霖迅速替白嫚嫚解开穴道。

白嫚嫚穴道一开,飞也似朝白衣教主奔去,目中娇呼一声:“大姐…”

白衣教主沉声道:“你快进去!”

“二公主!”茅屋中抢出四个青衣小鬓,拥着白嫚嫚往里走去。

温如玉拱手道:“教主盛情,感激不尽,咱们后会有期,就此告辞。”

白衣教主冷冷说道:“本教主恕不远送。”

温如玉目光一转,轻笑道:“教主在白石谷四周,伏下重兵,是否有一拼之意?”

白衣教主晒道:“以卵击石,还谈不上拼字。”

温如玉格格娇笑道:“我不过是提醒你一句,咱们今天是护送二公主来的,照说好来好往,免伤两家和气,自然最好

白衣教主冷笑一声,道:“怕是诸位来的容易,去时不容易呢。”

温如玉道:“那也不见得。教主真想动手,只怕会造成惨重伤亡,后悔莫及。”

话声一落,站在她身后的杜志远、黑娘子两人,忽然从袖中掏出两枚蛇形暗器,虚空一扬。

白衣教生森森目光,从蒙面纱中,略一转动,似乎微微一怔,继而冷笑道:“原来你们只仗着两支‘翼火蛇’,嘿嘿,‘翼火蛇’火力虽强,不过十丈,在我白石谷,可说一无用处。”

她这话可说得不假,白石谷方广不下百亩,白衣教的人,散伏四周,并不集中一处,两枚“翼火蛇”的威力,自然发生不了作用。

这和当日无影神魔夏侯律当面相对,距离较近,形势不同,当时夏侯律志在逃亡,万一通紧了,他会来个同归于尽。

如今杜志远、黑娘子和自己距离较近,取出两枚“翼火蛇”,志在掩护一行人退去,威胁的意味比较大,决不存有“偕亡”之心。

不错,他们拼急了,当然也会出手,那么唯一目标,只有自己一人,但“翼火蛇”必须碰上东西,才会爆炸。

凭自己的武功,双方相隔较远,即使掷来,也足可伸手接住,或者用掌风把它劈出,难以伤得了自己,造成的损失,不会严重,而温如玉一行,却非把他们除去不可,即使手下的人稍有伤亡,也在所不计。

温如玉可没想到这一着上去,那是因为她知“翼火蛇”威力极强,不知这些道理,闻言笑道:“那么教主是想试一试了?”

白衣教主傲然道:“本教主正有此意,仙子只管叫他们出手试试!”

说到这里,仰天发出尖细啸声,接着又冷冷的道:“你们如果仅仗两枚‘翼火蛇’,就想全身而退,也未免太小觑白衣教了。”

话声一落,草坪四周树林之中,突然涌出无数身穿灰白半短长衫的武士,手持兵刃,缓缓向中间包围过来。。

千面怪侠倪汝霖经验老到,默察形势,便已明白白衣教主用心,自己这边,仅凭两枚“翼火蛇”,已无法对她构成威胁。

当下就以“传音入密”知会杜志远。黑娘子两人,“翼火蛇”千万不可出手,一面朝温如玉造:“目下形势,一场激战,已在所难免,对方人多势众,咱们只有冲出白石谷。。再作计较,姑娘请率领他们当先开路,这里由老朽先挡他们一阵”。

温如玉沉吟了一下,道:“晚辈之意,老前辈功力深厚,还是由老前辈领先开路,楚冷两位妹子一左一有,拒挡左右两翼,杜兄和倪姐姐居中策应,晚辈断后,这样,既可迎接四面八方的敌人,大家也有个照应,就是白衣教主亲自出手,我们且战且退,自可无虑,不知老前辈认为如何?”

倪汝霖自然听得出温如玉言中之意,她明说自己功力深厚,宜于领先开路,其实她是怕自己敌不住白衣教主。

自己虽听过女儿说过,温加工机缘凑巧,已得赤发仙姥亲传,既然她这般说法,谅来不致有什么差地。何况她调度确也得宜,这就点点头道:“姑娘心思缤密,这办法不错,咱们就这么办。!”说到这里,目光一掠,低声道:“事不宜迟,大家各自准备,跟老朽冲吧!”

伸手撕去蒙面金纱,同时脱去金色长衫,随手绞了两绞,猛向身前逼近的灰衣人扫去。

他原是为了先声夺人,这一下差不多用上了八成力道,一圈金影,呼啸出手,当先一个灰衣武士,哪想当受得起,惨叫一声,口喷鲜血,跌倒地上。

楚湘云右手在腰间一按,撤下玉连环,口中娇笑道:“秋霜妹子,快动手啦,这些人还和他们客气什么?”

倏的跨前一步,皓腕一抖,白玉连环闪起一片萤光,朝横里打去。

原来她和冷秋霜两人,偷出君山,一路上,早已把十九式白玉连环的招式学会,后来被白衣教擒住,因她把白玉连环束在腰间,只当普通饰物,谁也不知她这一束玉环就是金玉双奇的成名兵器。

却说楚湘云白玉连环扫到之处,只听一阵叮叮轻响,前面三人,想拿刀剑去磕,但觉手腕骤震,刀锋立即卷转,一个人肩头挨了一下,肩骨打碎,另一个手腕打断,痛得大叫一声,向后跃退。

冷秋霜早就跃跃慾试,经楚湘云一喊,口中应遵:“是啊,这些人坏死啦!”

纤举一标,轻描淡写的朝前挥去。

要知她“九阴神功”虽然只有三成火候,但白衣教主手下之人,如何承受的住?闷哼一声,首挡其冲的冻得身子一僵,往后便倒。

两人出手之时,千面怪侠倪汝霖手上金农绞成一条金鞭,已连续扫出,逼得许多灰衣武士纷纷让路。

杜志远和黑娘子两人,也早已撕下蒙面绿纱,一手握着“翼火蛇”,一手斜抱长剑,跟在倪汝霖后面,四只眼睛只是向两边扫射,他们居中策应,准备随时出手。

杜志远瞧到师妹手上抖出的一串白玉连环,出手之间,就伤了两个敌人,知道这几天工夫,师妹已把白衣剑侣留传的招法学会,心中不觉宽了许多。

温如玉却依然白纱蒙面,她走在最后,但因前面有人开路,两侧有人拒敌,倒反而显得轻松,眼看自己一行人缓缓移动。走了几丈,还不见白衣教主出手拦袭,心中不禁暗暗感到奇怪。

纵目一瞧,只觉从四周围聚而来的灰衣武士,不下面人以上,他们虽然缓缓逼近,似未全力抢攻,只是虚张声势,这攻边退。

不!自己一行人向前移动的一瞬之间,白衣教车和金衣护卫等人,都已不见,莫非他们有什么阴谋不成?心念转动,立即暗施传音之术,说道:“倪老前辈,他们好像有什么阴谋,要把咱们引入埋伏呢!”

倪汝霖抬头一瞧四周形势,果如温如玉所言,那些白衣教的人,且退且走,让出来的,正是出谷通道,心头不期一怔!

暗想:“不错,谷口两山夹峙,仅有一条两人并肩可行的山径,而且少说也有百来文远,他们的埋伏,可能就是在那里,但那是出谷唯一的通道,除了这一条路别无出口,自己几人,总不能在谷中不走!”心念转动,也以传音入密道:“温姑娘高见极是,只是我们除了此路,别无出口,即使他们设有埋伏,也只好冲到那里再作计较了。”

说话之间,脚下加快,只是往前走去,白衣教的人,敢情吃过他的苦头,等一行人走近,便自纷纷让路。

片刻工夫,便已奔近谷口,倪汝霖突然停步,回头道“前面已是谷口,咱们看清楚了再去不迟!”

话声才落,只听远处响起一声苍劲长啸,灰衣武士听到啸声,登时发动攻势,刀剑交织,朝身后涌来。

温如玉突然转身,清叱一声,双手乍扬,十缕尖风,激射而出,前面冲到的七八个人,立即被指击中,倒了下去。

但这一排人,少说也有二三十个,倒的堪堪倒下,后面的人,继续冲来,有如重波叠浪,汹涌扑到!

杜志远、黑娘子一看形势不对,一左一有,闪到温如玉身侧,两柄长剑,同时电卷出手。

温如玉双手不住连弹,“十绝指”像雨点般打出。

这时白衣教主的灰衣武士已如扇面般围来,同时向两侧攻到,楚湘云、冷秋霜哪会让他们逼近,环剑齐施,奋力应战。

这五个人出手何等凌厉,片刻工夫,已伤了对方一二十人,但那些灰衣武士却剽悍绝伦,宁死不退,前仆后继,一浪又一浪疯狂猛攻。

只有千面怪侠倪法霖,因为走在前面,从身后冲出来的敌人,全都被殿后和左右两翼接住,他反而没有交手的人。通目四顾,心中也感到暗自凛骇,忖道:“这些人的武功,大都不弱,敢情是白衣教主的精锐了。”

瞧他们这般猛攻,无非因自己一行,突然在谷口停住,误认为瞧破他们鬼计,不肯入伏,才想凭借武力,硬把自己六人逼入谷去。

只是他们伤亡惨重之下,何以白衣教主和金衣护卫、绿衣侍卫等人,还一个不见,只让武功较差的灰衣武士,硬攻硬冲?心念一动,立即高声道:“温姑娘,你们守在这里,老朽先去谷中瞧瞧。”

言罢身形一闪,朝谷中奔去。

这条谷道,约百丈来远,转折颇多,他走了一半,只觉夹道之中,形势虽险,却也瞧不出有什么埋伏。

再走了一段,前面出口,已隐约在望,静悄悄的简直连半点鬼影子都没有,这下真把这位老江湖瞧得大惑不解。

白衣教如果有什么阴谋,决难逃得过自己双目,如果没有阴谋,又何以要把自己一行,逼入谷来?

其实不用相通,自己一行也非由此路出谷不可。心中想着,业已走完狭谷,依然不见有何动静。这就返身折回。

前后顿饭光景,温如玉等五人,围守谷口,连出绝招,差不多伤了三四十个灰衣武士,但对方人数,好像愈打愈多,伤亡的人,立被抬下,后面的又随即补上,只是他们眼看这五个人出手厉害,似乎也感到胆寒,不敢攻得太猛。

倪汝霖才一赶到,立即招呼大家退下,鱼贯走入决谷。

灰衣武士一看他们走入谷去,果然并未追赶,只在谷口停了下来。

温如玉觉得奇怪,忍不住问道:“老前辈,这谷中可有埋伏?”

千面怪侠把那件当作兵器的金衣,搭到肩上,摇摇头道:“这真是怪事,老朽走完狭谷丝毫瞧不出有什么异样?”

温如玉心中一动,抬头道:“他们莫非要等咱们入谷之后才行动手?”

倪汝霖捋须道:“不错,除此之外,老朽实在想不出别的道理来,总之,这条狭谷,决非善地,咱们虽是非闯小可,也以速即离开为上。”

“他口中说着,脚下加紧,领先奔去,楚湘云、冷秋霜、黑娘子、杜志远、温如玉也同样展开脚程朝前奔去!

这段山径,转折极多,大家放开脚程,才走了二三十丈,忽听身后响起了一阵吹竹之声!

身后才一响起,前面狭径中,也同样响起吹竹之声,好像互为相应!

温如玉皱皱眉,道:“老前辈,他们放出大批毒蛇来了,大家小心应付!”

她出身五毒教,自然听得出这吹竹之声,正是驱使毒蛇的信号,这才出言提醒大家。

楚湘云道:“唉,陆大哥在就好了,他不怕蛇,蛇怕他的。”

黑娘子道:“你们难道忘了,温姐姐以前是五毒教主,她会有办法的。”

温如玉摇摇头道:“我虽是五毒教出身,但从小最讨厌蛇了,那种腥膻气味,令人作呕,他们弄蛇的时候,我总是走得远远的,连看都不看。”

黑娘子顿足道:“这就糟了!”

温如玉道:“那也没有什么,大家只要沉着对付,也就是了,这时候正当大白天里,凭我们六人的武功,纵然毒蛇,也不用放在心上。”

楚湘云皱皱眉道:“温姐姐,你说得容易……这……这多怕人呀”?

千面怪侠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进退之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鼓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