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歌》

第03章 透骨阴指

作者:东方玉

金蛇叟,独角龙王同时脸色大变,倏然转过身去!

独角龙王沙无忌凸出的双目,精芒电射,厉声喝道:“何方来的朋友,怎不请出来,让沙某见识见识?”

阴森声音发出一阵慑人心魄的嘿嘿冷笑,道:“凭你也配?你们只要瞧瞧自己胸口,就该夹若尾巴滚了!”

他声音飘忽,使人无可捉摸,发自何处?

金蛇叟荆山民、独角龙王沙无忌听到要自己瞧瞧胸口之言,果然低头往自己胸口瞧去!

这一瞧,直把两位叱嗟武林的高手,瞧得脸如死灰!原来两人胸口衣襟上,赫然穿了一颗黄豆大小的小孔,连什么时候被人家做了手脚都不知道。

即此一点,可知此人功力之高,简直骇人听闻!

金蛇叟荆山民城府极深,心里虽感凛骇,但脸色瞬即平复,仰天发出一声狼嗥般长笑,拱手道:“佩眼佩服!尊驾这一手‘透骨阴指’,老朽数十年来,确是第一次遇到,尊驾如何称呼,能否赐告?”

他话声一落,两只眼珠,盯着远方,一眨不眨!

哪知等了半晌,依然不见阴森声音说话,好像丝毫没把对方两人,放在眼里,连话也不屑回答!

独角龙王沙无忌脸色铁青,俯身挟起了六指头陀尸体,向金蛇叟拱手道:“荆老哥,恕兄弟先走一步!”

人随声出,步履如飞的往来路奔去。

金蛇叟讨了个没趣,嘿嘿干笑了两声,袍袖一展,也腾空飞起,转眼没入黑暗之中。

星月朦胧的山径上,只剩下陆翰飞、楚湘云两人,还怔怔的立在当地。

陆翰飞俊目环视,忽然低声说道:,“妹子,这人……”

楚湘云不待他话声出口,连忙使了个眼色,拦着道:“大哥,你瞧,人家都已走了,我们也好上路咯!”

陆翰飞知她怕自己多说,才故意拦阻,这就含笑点头,立即施展轻功,一起往山外奔去!。

他们在没来武陵山之前,原是急着赶去少林,因为“中州一僧”,和“南北双岳”,是数十年的方外至友,南北双岳遭人暗算,中州一僧也可能同时遇害。

因为当日灵岩大师曾一再叮嘱,要陆翰飞厚殓师傅之后,就上少林一行,当然其中可能另有缘故。因此陆翰飞、楚湘云出了武陵山,就一路往北。

他们从石门启程,经渣县往北,进入湖北境界。晓行夜宿,倒也并没发生事故,只是陆翰飞却老觉有人在暗中跟踪!

这似乎是一种幻觉,几次回头察看,又瞧不到丝毫迹象!

楚湘云认为这是防大哥疑心生暗鬼,因为武陵山那个神秘人物,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太似神秘了些,使得大哥疑神疑鬼好像还一路跟着自己似的。

因为除了这样解释之外,楚姑娘也曾耐心伺候了两晚,甚至连在路上打尖投宿,都细心注意着身边来往之人,实在瞧不出有什么异样?但饶是如此,两人一路上还是特别谨慎,提高警觉。

这天他们赶到荆门,已是傍晚时分,荆门原是一介大邑,大街小巷,商店林立,行人如织!

两人在街上闲逛了一会,陆翰飞心中一动,暗想如果确实有人跟踪,那么这里行人往来摩肩擦背,一自己两人正好及时摆脱。心念转动,便向楚湘云低声说道:“妹子,你快走一步,如有客店,先行进去。”楚湘云自然知道他的心意,抿嘴一笑,果然加紧脚步,往前走去。

陆翰飞故意落后,闪在人丛中间,转了一圈,注意着每一个来往的人,但瞧来瞧去,尽是些行旅商贾,并无什么可疑之处,这就返身奔到客店,很快的进去。

楚湘云己要了两间上房,此时盥洗甫毕,清丽绝俗的玉面,越发显得梨窝微晕,桃腮含笑,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正无限深情的看着自己!

陆翰飞被她含情脉脉的模样,看得心神飘荡,呆呆的怔在那儿,动也不动!

楚湘天面含娇羞,轻叫道:“大哥……”

她只说了两个字,玉颊上立时飞起两片红云,一颗头软软的直垂到胸际!

陆翰飞心头陡地一震,急忙收回目光,笑道:“妹子,你猜猜我可有发现?”

楚湘云轻笑道:“你一进来,我早就猜到一无所获。”

陆翰飞道:“你如何知道的?”

楚湘云抿嘴道:“要是真有人跟踪的话,这样容易被你发现,岂不早就被我们发现了吗?何用等到今日?”

陆翰飞怔道:“妹子,你是说此人身手极高?”

楚湘云臻首微摇,道:“我只是猜想罢了,这几天我们时时刻刻都在观察,依然一无所觉,一如果仅是普通练武的人,哪想逃得过我们眼睛?”

陆翰飞点头道:“不错,这人准是……”

他说到这里,店伙已推门进来,伺候道:“两位是在外面用餐,还是由小的送来?”

陆翰飞道:“你替我们送来就是。”

店伙连连应是,去了不多一会,送来饭菜。两人吃毕,店伙收过碗筷;又换一壶热荣。

陆翰飞因楚湘云连日赶路,便自起身回房,看看时间还早,熄灯之后,就在床上跌坐运功。约莫到了二更左右,方要解衣就寝,忽然听到屋瓦上似有细微声响,直到自己窗前,倏然而止?

这声音虽极轻微,但陆翰飞从师八载,内功也有了相当火候,此时万籁俱寂,夜行人的声音,如何瞒得过他?

不由暗暗冷笑一声,轻轻跃起,摘下长剑,正想掩出房去!

摹听窗口“咕咚”一声,似乎有人从屋上栽了下来!

再一细听,又没有声息!

陆翰飞艺高胆大,倏地推开窗子,长剑一领,身如一缕轻烟,“嘶”的窜上屋面,凝目四顾,但除了满天星斗,哪有什么人影?

“大哥,你发现了什么?”楚湘云敢情也听到了声息,手提长剑,嗖的窜上房来。

陆翰飞摇摇头,还没答话,但这一回头,瞥见自己窗前的走廊上,倒卧着一个人影,生似被人点了穴道!不禁口中噶了一声,忙道:“妹子,快来!”

两人飘落地面,陆翰飞俯身一瞧,只见这人年约四旬,一张黑脸上满生短撬,手中握着一柄虎头钩,生相不善,此时直挺挺的一动不动,业已气绝多时!不由剑眉微皱,回头道:

“这人已经死啦!”

楚湘云背着脸,悄声道:“大哥,你快瞧瞧他怎么死的?是不是也中了‘透骨阴指’?”

陆翰飞急忙依言仔细一瞧!谁说不是?这人眉心赫然凹下黄豆大一粒!心下不期悚然一惊,迷惘的道:“妹子,你猜得不错,跟在我们身后的,果然是他,这人和六指头陀死得一模一样!”

楚湘云轻声道:“大哥,我想这人也许在暗中保护我们!哦,这具尸体如果留在这里,明天不知会引起多少麻烦,大哥,你索性把他丢到野外去吧!”

陆翰飞点点头道:“妹子,时间不早,你还是先回房去吧,我去去就来。”

说着挟起尸体,双脚一顿,人已纵出墙去。

楚湘云不等陆大哥回来,哪肯回转?也跟着纵身上屋,心中想着那个使“透骨阴指”的人,何以要一直跟着自己两人?

这人又怎会无缘无故的死在窗下?

当然,唯一的解释是这人也听到了江湖传言,觊觎石鼓拓本而来,才死在“透骨阴指”之下!

那么隐身暗中的人,跟踪自己两人的目的,无非也是为了那张拓本。

楚姑娘想到这里,只觉自己两人简直已成了江湖中人追逐的目标,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意外,“除非早日赶上少林……

正当她还在屋上沉思之际,陆翰飞业已很快回转,瞧到楚湘云还在屋上等候,便催着她回房安息,自己也回转房去。

一宿无语,第二天清晨,两人继续上路,楚姑娘把自己想到的,都告诉了陆大哥。陆翰飞也有同样感觉,两人略一商量,觉得白天路上行人较多,不便施展轻功,不如中午落店,改为晚上赶路,就没有惊世骇俗的顾虑。

一路加紧脚步,中午时分,赶到金家铺落店,休息了一个下午,晚餐之后,继续上路。果然这样走法,比先前快了不知多少。两人晓宿夜行,第三天末脾时光,便已赶到嵩山脚下。

方木参天的少室北麓,黄墙碧瓦,覆盖着重重殿脊!千百年来,名震江湖的武术发祥圣地少林掸寺业已在望!

两人刚一走近山麓,瞥见一条两边古木森森的山道上,忽然走出两个手持禅杖的灰袖僧人,迎了上来,朝陆翰飞打讯道:“这位小施主可是从南岳来的陆少侠吗?”

陆翰飞还礼道:“在下正是南岳门下陆翰飞和北岳门下楚湘云,求见贵寺灵岩大师而来。’’

左边一个僧人慌忙合十道:“敝寺代理方丈已恭候多日,两位请随小僧来!”

说着就欠身肃客,引着两人往宽阔山道走去,不多一会,山道尽头,规出一片广场,庄严肃穆的少林方刹,巍然矗立!中间四扇高大山门,紧紧闭着。

灰衲僧人引着两人从右侧一个月洞门进去,只见两边房舍林立,有若城市中的街道一般。转弯抹角的走了一会,进入一座小圆洞门,绿窒深处,现出一幢精舍!

三人刚一走近,便见一个小沙弥,迎着出来。

灰衲僧人赶忙超前几步,说道:“你快禀报方丈,南岳的陆少侠来了。”

小沙弥答应一声,转身往里走去,一阵工夫,只见从精舍中大踏步走出一个白髯飘胸的灰袖老僧,那不是灵岩大师是谁?他一眼瞧到两人谎忙合十道:“阿弥陀佛,小施主怎的今天才来?”

陆翰飞、楚湘云也赶紧上前见礼,便由灵岩大师肃客人内,在一间布置雅洁的客室落座,小沙弥替两人端上香茗,便退了出去。

陆翰飞方才闻知客僧人称灵岩大师为代理方丈,便可证实自己所料不错,和师傅南北双岳齐名的“中州一僧”灵山大师,果然也已遇害。心中想着,便朝灵岩大师拱手道:“大师临行之时,一再嘱咐晚辈来此,想必大师定有赐教?”

灵岩大师手指默默拨着念珠,脸色凝重,点头道:“老衲前去南岳,确有许多末曾明言之处,更因此事关系敝寺极大,所以只好请小施主屈驾少林,才能详谈。”

陆翰飞忍不住问道:“大师那天出示先师亮银袖剑,莫非灵山大师也……”

灵岩大师慈祥的脸上,倏然一变,摇摇头,又点点头道:“老衲风闻北岳司空大侠也是被贼人用亮银袖剑所伤,小施主这般猜测,也末尝不对。”

说到这里,微徽顿了一顿,又道:“两位小施主全非外人。老衲也毋庸隐瞒,掌门大师兄,业已失踪多日……”

他这句话,不由听得两人同时一怔。

“灵山大师伯失了踪?”

陆翰飞想起那晚明明看到那支亮银袖剑上,还凝着殷红血迹,南北双岳,都死在亮银剑之下,灵山大师不可能独免?

难道灵岩大师此话,还有不实之处?心念转动,不由抬头道:“那么大师出示的那支亮银袖剑,不知伤了贵寺何人?”

灵岩大师道:“掌门大师兄究系何时失踪?已颇难确定,本寺僧侣,未奉掌门人法谕.不准擅人方丈室一步。老袖因大师兄多日不出,心中奇怪,才要灵峰师弟一同人内,发现平日伺候大师兄的小沙弥,背上插着一支亮银剑,倒死血泊之中,同时大师兄业已不见。老衲因亮银袖剑,乃是简老檀樾之物,才偕同灵峰师弟,赶上南岳,不想尊师已遭贼人毒手,唉,连司空大侠也同时遇害!

陆翰飞、楚湘云都没有作声。

只听灵岩大师又道:“不过据老衲推想,这一变故,完全起因于掌门大师兄和两位尊师的十年之会!大师兄和尊师三人,在方丈室谈些什么,老衲一无所知,但近日江湖上谣传,金玉双奇在石鼓上,留下四句歌词,就是指示这两位武林异人藏宝之处。据说简老檀樾发现之后,怕人知道,就在拓下一张之后,把原来歌词改去,而且这张石鼓拓本,正是这次五岳三奇聚会研讨的重心……

此话虽是江湖传言,但其中不无可疑之处,因为据小施主见告,令师遇害之日,就失去了那张石鼓拓本。试想以大师兄和两位尊师,武功见闻,何等渊博?也许确已发现了,石鼓歌中的秘密,才引起贼人觊觎,因此劫持大师兄,和杀害两位尊师的目的,无非是夺取金玉双奇的藏珍。”

陆翰飞道:“大师对劫持灵山大师伯和杀害先师的恶贼,不知可有眉目?”

灵岩大师黯然道:“大师兄和两位尊师号称‘五岳三奇’,天下之大,虽然人上有人,但要想在举手之间,能够杀害南北双岳。尤其要从少林寺中劫持大师兄,除了三支亮银袖剑之外,丝毫不留痕迹,老衲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来?…

楚湘云忽然心中一动,插口道:“大帅可记得那个伺候灵山大师伯的小沙弥,除了被亮银袖剑刺伤致命,可有旁的伤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透骨阴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鼓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