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歌》

第04章 东厢迎煞

作者:东方玉

灵岩大师急急问道:“老施主在何处见到敝师兄的?”

旋风煞木通阴沉的道:“老夫夫妇因此庙东厢乃是厉山阴脉结穴之地,适合徒儿练功,才于十天之前搬来此地。”他说到这里,用手指了指左边那口棺材,又道:“老夫暂时借住的那口棺木,就是装着那个黄衣老僧!”

灵岩大师周身一紧,睁大双目,问道:“老施主,敝师兄人呢?他是否已经遭人暗算?”

旋风煞厉笑道:“没有!老夫瞧他被人用重手法废去武功。已是奄奄一息,随手把他丢了。”

灵岩大师听得全身一震,脸色大变,怒喝道:“你把贫衲大师兄丢到哪里去了?”

旋风煞毫不经意的道:“就丢在庙后。”

灵岩大师气得满脸通红,大声喝道:“厉山双煞,贫衲大师兄如有不测,少林寺和两位没有完的。”话声一落,禅杖一顿,向楚湘云低喝一声,楚姑娘咱们快走!”

“桀桀桀桀!”旋风煞木通厉笑乍起,不见他身形闪动,业已抢到门口,阴恻恻的说道:“少林寺莲池和尚在日,尚且不在老夫夫妇眼里,嘿嘿!你破坏我徒儿‘九阴神功’,还想活着出去?”

阴风煞柯灵跳出棺材之后,就扬着两只惨白鬼爪,连点少女周身大穴,接着又双掌运动,顺着少女十二经络和奇经八脉,缓缓推拿!

敢情以她精纯的阴功,替少女打通经络?

果然,经过盏茶光景,她双手一停,那少女再次翻身坐了起来,一双盈盈秋水,倏地睁了开来,问道:“师傅,弟子好了吗?”

阴风煞一张鸠面上,霎时露出笑容,但紧接着又脸色一沉,恶狠狠的道:“没有,都是那贼和尚害的,功亏一篑,目前你‘九阴神功’只有三成火候,要不是这和尚扰乱,以你进境,再过十四天,大功告成,当世武林,恐怕没有人是你敌手了。”

她说话之时,抬头瞧去,正好也是灵岩大师低喝一声,提杖后退,旋风煞木通怪笑乍起,闪到门口!

这情形不由瞧得阴风煞气往上涌,厉声骂道:“老不死,这贼和尚毁了咱们秋儿的‘九阴神功’,如今落得三成火候,还不赶快动手,尽和他闲扯淡千啥?”

旋风煞木通给阴风煞这么一嚷,果然顺着他妻子,连连点头道:“动手!动手!这贼和尚非杀不可,我这就动手!”话声一落,猛地抬起头来,一对绿惨惨的眼神,望着灵岩大师狞笑道:“你破坏咱们夫妻二十年心血,你有一百条命,也补偿不起,贼和尚,你是死定了!”。

他露出一口森森的牙齿,脸带狞笑,提着两只枯白鬼爪,往灵岩大师一步步逼近!

灵岩大师知道自己无意中破坏了这对著名恶煞不惜耗损本身阴气,教徒儿参练“九阴神功”的计划,必难善了。

因此早已凝聚全身功力,右手紧握镔铁禅杖。一连后退了两步,以身护着楚湘云,岸然说道:“贫衲急于找寻大师兄,破坏令高徒练功,事出无心,贫衲至感愧疚,老施主既然无法曲有,贫衲自然一身承当,明知以卵敌石,也只好舍命奉陪,只是此事和楚姑娘无关……”

旋风煞厉笑道:“你承当个屈,今晚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手臂一晃,灰白色的五指,宛如鸟爪般倏地往灵岩大师当胸抓到!

“白骨爪!”灵岩大师瞧得怵然心惊,哪敢丝毫大意,镔铁禅杖当胸疾摆,使出一招“韦护降魔”,往他手腕上拦击而出。

旋风煞竟自不避,顺手一抓,便已抓住禅杖。

灵岩大师在少林寺中已是第二高手,哪知第一招堪堪出手,突觉手上一紧,一柄禅杖已被人家抓住,心头骛地一惊,赶紧双手运劲,往里一夺!

旋风煞根本没把他当一会事,一手抓住禅杖,随手一放,灵岩大师一个身子,登登地连退了三步,低头瞧去,自己一支碗口粗的杖身,赫然印了五个指印!

心头一阵凛骇,但此时除了舍命一拼,别无考虑,口中大喝一声,镔铁禅杖卷起一股狂风,杖影翻滚,接连三招猛攻!

要知灵岩大师一身功力,原极深厚,此时形同拼命,使出少林至大至刚的“伏魔杖法”,直如山崩海啸,势道威猛!

旋风煞一时果然被他铁捶击岩般猛攻,迫得停了一停,瞪着惨绿目光,桀桀笑道:“贼和尚,瞧不出你还有点门道!”

喝声方落,一双鬼爪,又疾抓过来!

灵岩大师三招猛攻,迫得对方略微停顿,胆气一壮,满脸庄严,手上禅杖,哪肯错过丝毫先机,立时发挥威力,“伏魔杖法”源源攻出!

旋风煞木通对身前盘旋飞舞的杖影,似乎不大闪避,一双鬼爪,犹如钢爪,不是硬往杖影中捞夺兵器,就是长臂伸缩,乘隙向灵岩大师身上狠抓!

灵岩大师仗着少林绝学一套“伏魔杖法”,防范周密,运起全身功力,勉强支持。几招下来,已感到比平时对敌的几百招还要吃力,对方一双鬼爪宛如变出于百只鬼爪,同时抓来,自己连杖连人,差不多全在人家爪影之下,稍一不慎,就非被他催筋断骨的“白骨爪”,抓上不可!

又是几招下来,旋风煞双爪如飞,直往灵岩大师杖影欺入。

灵岩大师因手上兵刃过长,如果被人欺近,杖法自然无法施展,一时只是往后直退,迫得他舍长取短,手握禅杖中间,当作两柄短棒使用!

站在一旁的楚湘云,手上紧握长剑,几次想要出手,都苦于灵岩大师的那套“伏魔杖法”,实在太以威猛,杖影翻滚,劲风呼啸,自己根本插不上手去!

两人打到十来个照面,灵岩大师虽然奋力迎战,从表面上看去,还是杖影纵横,攻势锐猛,其实先机尽失,被迫得不住的后退!

阴风煞柯灵敢情已瞧得不耐,尖声骂道:“老不死,你怎么啦?打发一个少林寺的贼和尚,也要费这大的劲?”

旋风煞闻言停住身形,回头笑道:“老夫好久没和人过招了,有这和尚活活筋骨也好。”

灵岩大师把握对方停手说话,总算缓过手脚,镔铁禅杖立刻弃短复长,攻了两招,把旋风煞迫退了半步。

阴风煞柯灵瞧得大为生气,厉叱道:“老不死,你这是打算气死老娘?”

“不,不!我打发他,我就打发他!”

旋风煞木通似乎很怕老婆生气,任由灵岩大师杖势呼呼扫来,他却只顾回头说话,又被迫退了一步!

楚湘云不禁瞧得暗暗好笑!’

哪知就在她觉得好笑的口瞬之间,只听旋风煞怪笑骤起!

“桀桀桀桀!”

灵岩大师一支禅杖,不知怎的又被他一把捞住!

这回他不再松手,随着他桀桀笑声,左手箕张,已如风行电掣般往灵岩大师当胸抓到!

爪还未到,一股阴寒劲风,业已先至1

灵岩大师见势不好,松手撤杖,身形急速后跃!

旋风煞木通哪还容他脱身?身如鬼魅,一只鬼爪,跟着抓到!

灵岩大师身子堪堪后跃,只听旋风煞手臂关节一阵“喀”“喀”作响,手臂陡然暴长,鼻端闻到一股腥风,一只灰白手爪,离胸不到五寸,但自己已经退到东首壁下,无法再退!

这原来是一瞬间事,楚湘云听到怪笑入耳,灵岩大师已入危境!

她虽不识厉山双煞“白骨爪”厉害,但情形也瞧得出这一抓要是灵岩大师被抓上了,哪里还有性命?

楚姑娘和灵岩大师相距尚有数步,一时情急,立时使出“八步追风”身法,剑先人后,猛向旋风煞胸口刺去!

旋风煞木通想不到楚湘云身法如此快速,眼前微风一闪,一支亮晶晶的长剑,业已当胸刺到,不由微微一怔,身形不动,运气往前一挺!

楚湘云一柄长剑,端端正正插上对方胸口,姑娘家从没杀过人,方才情急拼命,剑随身发,这下眼看一下就刺上对方胸膛,自己也不由心头慌乱,要想收剑,已是来不及!

“扑”的一声,刺个正着!

楚湘云只觉手上一震,剑尖好像刺在铁石之上,一下滑了开去!

不!-下被旋风煞木通抓住,连剑带人,被他随手一丢,直掼出去!

灵岩大师在这干钧一发之际,一个“懒驴打滚”,往旁边滚开数尺,眼看楚湘云已被他一下惯到门口,急忙低喝一声:“决定!”

身形横窜,同时往门外纵去!

楚湘云连剑带人,被旋风煞掼出两丈,虽然已离门口不远,但她跌跌撞撞的才站住身形,耳中就听到灵岩大师的喝声,一时哪还犹疑,正待夺门而出?

“还想逃?”

旋风煞的声音,忽然在面前响起,楚湘云急忙抬头瞧去,只见他脸露狞笑,业已当门而立!

灵岩大师冲到门口,突然吐掌开声,双掌排山推出!

“蓬!”旋风煞依然屹立如故,灵岩大师却震得直退了四五步,身形晃动,摇摇慾倒!

楚湘云瞧得大惊,急忙把他扶住,口中问道:“大师,你快停停!”

灵岩大师又用“传音入密”说道:“楚姑娘,老衲并没负伤,姑娘速作准备,在老衲施展‘般若掸掌’之时,乘势冲出屋去,立即和陆小施主下山,越快越好,千万不可停留。”

楚姑娘先前总觉灵岩大师遇事畏首畏尾,心中不免起了轻视之念,但自从进入东厢,遭遇厉山双煞之后,才发现这位少林高僧,大勇若怯,临危不惧,轻视之念,业已改变。

此时听灵岩大师要自己在他发出“般若禅掌”之时,夺门先逃,心头更是感动,还想再说!

灵岩大师依然用“传音入密”急急的道:“姑娘但依老衲所说,火速准备!”

他本来好像负伤不轻,正在凝神运气的人,突然抬起头来,一张慈眉善目的脸上,此刻满面庄严之容,单掌当胸,缓缓往旋风煞逼去!

旋风煞只道灵岩大师方才拼命一击,已被自己震伤内腑。正在调运真气,他生性残忍,敌人越强,他越要使他死得惨酷。口中一阵桀桀阴笑,正待举爪拍去!

“阿弥陀佛!”

灵岩大师口诵佛号,僧袍飘动,直欺而上,双掌平胸推出!

他这一声佛号,恍如焦雷,随掌而出的强猛潜力,罡风激荡,带起了呼啸之声,横及四五尺宽,威势惊人至极!

佛门“般若神掌”,果然非同小可!

旋风煞木通和阴风煞柯灵二十年不出,业已练成隔空抓人的“白骨爪”和伤人内腑的“阴风掌”,只差不是童身,无法再练“九阴神功”。是以隐迹厉山,悉心调教他们的唯一门徒冷秋霜,只要练成“九阴神功”,普天之下,就无人能挡。

此时眼看灵岩大师奋起发掌,声威凌厉。一时想不到这个老和尚功力会有这般深厚,两道惨绿眼神,盯着灵岩大师,心头不期微微一怔!

这原是电光石火之事,旋风煞木通忽地一声怪啸,双臂一振,爪发如风,迎着灵岩大师扑去!

就在两人掌风爪影,要接未接的同时,另一条纤小人影,倏然飞起,奇快无比的急纵直掠,往门外射去!

“蓬!”一声巨震,和一声闷哼,一声尖叫,同时响起!

人影倏分,灵岩大师只觉真气浮动,再也站不住脚,蹬蹬蹬蹬,一连后退了五六步!

定睛瞧去,只见旋风煞木通,也被自己“般若神掌”,震出两步!啊!他手上还抓着一个人,那不是方才冲出去的楚姑娘是谁?

原来楚湘云听灵岩大师嘱咐完毕,立即满面庄严向旋风煞逼去,情知灵岩大师这一下准是拼命一击,好让自己逃出。心中虽觉犹豫,但除此之外,目前情形,确实十分危急,时机梢纵即逝,不允许她再有考虑余地。

只好一咬银牙,使出“八步追风”轻功,往门外掠去!

这一下,当真奇快无比,但堪堪掠过旋风煞身边,耳中陡听一声明笑,右腕登时剧痛慾裂!

不!耳边同时听到“蓬”然一震,自己身子似乎被人带动着退走了两步!

定睛瞧去,抓住自己的,正是旋风煞木通,绿惨惨的双目,射出凶光,可怖已极!

心下不由大骇,一时又痛又急,知道自己性命危始,咬紧银牙,右手翻动,“穿云指”直向旋风煞“咽喉”戮去,口中大叫:“快放下我!”

“扑!”“穿云指”一下点上旋风煞“咽喉”,要知“咽喉”要穴,乃是气管之口,如被点中,立可致命。

楚姑娘右手点出,左手正待挣扎,哪知“扑”的一声,如中铁石,自己指头,反而震得一阵剧痛!

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这魔头难道身上没有穴道?

“丫头,你是找死!”

旋风煞阴笑声中,右手缓缓举起,往楚湘云的天灵盖上抓下!

旋风煞木通的“白骨爪”何等毒辣?这一抓要是抓落,楚姑娘脑袋立时就得开花!

这一段话,说来话长,其实只是灵岩大顺和旋风煞掌爪对实,各自被震后退的刹那间事!。

灵岩大师一眼瞧到楚湘云被对方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东厢迎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鼓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