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歌》

第06章 移花接木

作者:东方玉

陆翰飞救人心切,伸手往布帐中揭去!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陡觉脉腕一紧,自己双手,已被鸟爪般两只枯黑手指,紧紧扣住!

“桀!桀!桀!桀!”怪声入耳,床上坐起一个满头白发,形如鬼魅的独自老妪!

陆翰飞心头大惊,双腕用劲,右手向外一夺,左手反扣独眼老妪右腕。要知他自从眼下蛇血,武功大进,这一夺一扣,行气似珠,运劲若钢,一下子就把对方手腕拿住。

独自老妪没想到这少年人竟然如此了得,腾出左手,连击三爪,都被陆翰飞右手化开!

这瞬息工夫,他目光瞥过,瞧到木床里边,躺着一个腰身苗条的女郎,生似被人点了穴道,一动不动!那不是湘云妹子是谁?

他无暇细看,左手猛力朝外一带,硬生生把独自老妪向左拉开了几压,身形一偏,身躯抢近木床前面,右手正待往楚湘云抓去。

这独自老妪人称独眼乞婆区姥姥,乃是五毒门高手,辈份比现任教主,还要高出一辈,不但武功极高,而且善于用毒。

她只是没想到来人有这等的功力,一时大意,才被陆翰飞扣住右腕,身落人手,直气得她“哇”“哇”乱叫。

此时一见陆翰飞侧身扑近床去,再也顾不得疼痛,右腕奋力一夺,左掌如刀往陆翰飞胁下拍去,口中喝道:“小子,拿命来!”

毒砂掌洪长胜,调龙手郭老三两条人影,相继扑入,他们瞧到区姥姥被陆翰飞扣住脉门,急急奔来相救,身后十多个人,也一涌入内!

陆翰飞陡然大喝一声,奋起神威,左手用劲,抓起区姥姥挥了一个圈子!

独眼乞婆区姥姥只觉右腕如折,剧痛无比,她一身功力,竟然没处可使!

“毒砂掌”,“调龙手”也伯伤了姥姥,不前逼近1

陆翰飞趁机跃近床前,一把捞起楚姑娘娇躯.转过身来!这一转身,不由把陆翰飞瞧得大怔!

原来被五毒门掳来的,哪是什么楚姑娘?但她,自己并不陌生,她是厉山双煞门下的冷秋霜姑娘,此时双目紧闭,好像睡得极香!

陆翰飞喝道“你们把我妹子,藏到哪里去了?”

毒砂掌洪长胜听得一楞,反问道:“难道她不是你的妹子?”

陆翰飞知道他们弄错了人,把冷姑娘当作湘云妹子掳来,那么湘云妹子?又被谁掳去了呢?

他心头不由大急,暗想,这,冷姑娘虽然是厉山双煞门下,但自己既然遇上了,自应把她救出去再说。心念疾转,这就沉声喝道:“你们把她怎样了?”

毒砂掌洪长胜狞笑道:“她中了咱们的‘七日断魂香’,如果没有独门解葯,七日断魂,陆朋友,你先放下姥姥,咱们决不难为于她,只要等教主驾到,有屈两位,同往石鼓山一行,到时自会奉上解葯。”

果然为了石鼓山藏宝,陆翰飞重重冷哼了声,一手抱起冷秋霜娇躯,左手一带朝独眼乞婆喝道:“就烦姥姥送我们一程吧!”

话声一落,大踏步往房外走去。

五毒门众人,眼睁睁瞧他拉着区姥姥往外走去,但谁都不敢贸然出手!

陆翰飞堪堪跨出房门,听身后有人吹起一声唿哨!。

这唿哨一起,只听屋外同时响起几声唿哨!

陆翰飞心知这互打唿哨走是五毒门的暗号,可能就是要门外之人,拦袭自己,心中想着,依然大踏步往门外走去!

身后毒砂掌洪长胜,调龙手郭老三率同十多个大汉,也跟着走出,只是不敢太过退近!

陆翰飞堪堪走近板门,陡觉一股腥秽之气,直冲鼻孔,举目瞧去,只见屋外一片空地上,到处都是青黑相间的毒蛇,蜿蜒而来,拥在门口,昂着蛇头,嘘嘘有声!

陆翰飞从没见过这许多蛇,不由大惊失色,急忙回头瞧去,哪知这瞬息之间,身后也有百十条青黑相间的毒蛇,昂首游来!

这些毒蛇,身子极细,但一颗蛇头,全作三角形,想必奇毒无比,只要被任何一条咬中一口,那就非送命不可!心中暗自后悔,要是身边带上毒神逢巨川送给自己的“避毒珠”,此时就不必怕毒蛇为患。

调龙手郭老三瞧得洋洋得意,冷笑道:“小子,还不放下姥姥?只要答应跟咱们走一趟石鼓山,五毒门保证不伤你一根毛发,而且和你化敌为友,你自己琢磨吧!”

陆翰飞怒道:“那么你先把蛇阵撤去。”

调龙手阴笑道:“它们虽然剧毒无比,但没有我的命令,决不伤人,你先放下姥姥。”

陆翰飞暗想自己有独眼姥姥作为人质,他们还投鼠忌器。如果放了她,五毒门的人岂肯罢休,那时自己就得听他们摆布。心念转动,瞥见这些毒蛇,游到自己脚下,好像遇上克星似的,畏缩得立即向旁边游开。

心中一奇,故意向前跨出一步,果然毒蛇纷纷躲闪,心知也许是蛇群怕他服过蝗蛇宝血之故,当下胆子一壮,敞声笑道:“你们认为区区毒蛇,就能唬得倒南岳门下?”

话声一落,迈步向前走去!”

调龙手想不到自己豢养有年的毒蛇,竟然会纷纷让开,心下一急,口中发出一声唿哨,几名饲蛇的大汉,同时吹起哨子。

这群毒蛇平日训练有素,此时听到哨声,立即奔腾窜跃起来,但它们一任哨声吹得极急,对陆翰飞似乎甚是害怕,没有一条敢朝他身边窜去!

陆翰飞扣着独眼乞婆脉门一直走出土垣围墙,功运左臂,朝里一送,口中朗笑道:“有劳姥姥相送!”

话声一落,立即旋展“八步追风”轻功,身如电射,往来路疾奔!耳中只听五毒门的人,在身后大声吆喝,纷纷追来。

陆翰飞虽然不怕,但自己手上抱着一个冷姑娘,终究双拳难敌四手,一路只是尽力飞驰,哪敢稍停。

要知“八步追风”,原是东方矮朔公羊叔独步武林的绝世轻功,再加陆翰飞此时功力大进,这一经展开,真像电驰风飘,流星横空,只觉耳旁生风,衣袂飘扬,眨眼工夫,已把独眼乞婆和毒砂掌,调龙手一千人,丢落老远,哪想追得上他?

陆翰飞回到停船之处,纵目一瞧,哪有自己那条船的影子,心下大急,这就向对港大叫了两声:“船老大!”

果然,在他喊声方落,从对港一片芦苇中,缓缓摇出一条小船,往自己这边驶来。

那船老大站在船头,喜道:“公子爷,果然回来了,小老儿一直没敢睡熟,等着你老。”

陆翰飞不待地形岸,纵身跃起,轻飘飘落到船头,船老大拭了拭眼睛,瞧到陆翰飞手上抱着一个姑娘,不由惊喜的道:“公子爷,你老真把这个姑娘救回来了?”

陆翰飞道:“船老大,你快替我开船吧!”

船老大听说就要开船,不期怔得一怔,忽然地想起强盗可能还要追来,身子一阵哆嗦,慌忙没命的摇橹,一面又不迭地催促小毛子扳浆,小船驶出港湾,船老大扬起布帆,渐渐向江心驶去!

陆翰飞此时早已把冷秋霜抱入中舱,放到铺上,匆匆从包裹里取出“避毒珠”,向船老大要了一个粗瓷饭碗,用水磨了少许,拨开冷秋霜银牙,徐徐灌了下去。!

“避毒珠”果然灵效无比,一会工夫,冷姑娘口中,“嘤咛”一声,倏地睁开眼来!

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转之下,忽然发觉舱辅边上,还站着一位英俊少年,他正是自己时常无缘无故想起的地!她只觉十分奇怪,自己怎会躺在船上?目光之中,流露出惊惶差涩,骤地翻身坐起,急急问道:“我怎会到船上来的?”

陆翰飞喜道:“冷姑娘,你醒过来了?”

冷秋霜眨了两下眼睛,道:“我问你咯,我怎会到船上来的?”

陆翰飞道:“姑娘中了五毒门的‘断魂香’,被他们掳来……”

冷秋霜不待他说完,又道:“什么叫五毒门?啊,‘断魂香’,是不是闻了会死?是你把我救醒的?”

她瞧到自己身侧放着一只粗瓷饭碗,和一颗乌黑有光的葯丸,心中明白了大半。

陆翰飞被她两只亮晶晶的眼睛,盯着直瞧赶忙避开道:“五毒门是岭南惯于使毒的一派。”

冷秋霜好奇的道:“他们为什么要使毒?”

陆翰飞觉得她问得天真,笑了笑道:“使毒是他们的擅长,譬如姑娘练的‘九阴神功’。”

冷秋霜道:“哦,我知道啦,使毒就是他们的功夫。”她说到这里,又怀疑的道:“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害我?”

陆翰飞道:“那是他们弄错了,他们把姑娘当作在下的妹子掳来。”

冷秋霜螓首微侧道:“是啊,你还有一个妹子,她人呢?”

陆翰飞剑眉一蹙,道:“在下妹子被人劫持,至今下落不明。”

冷秋霜想了一想,道:“又了,那天晚上,我跟着师傅师公同到一家客店的房屋上面,我一个人站着,好像鼻孔中闻到一阵香气,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们为什么要掳你妹子?啊,你还没说怎样救我的呢?”

陆翰飞这一阵功夫,发觉这位冷姑娘天真纯洁,世事知道得极少,就把自己师傅发现的石鼓山大石鼓上四句题诗,认为可能和武学有关,带上少林寺去。

后来经灵山大师认定这是两百年前一对武林奇人白衣剑侣金玉双奇埋藏兵器武功的秘密,因此恩师和北岳司空师叔遭人害死,灵山大顺被人掳去,自己和楚湘云找上武陵山,以及江湖上觊觎藏宝,暗生劫夺,认为自己两人已知藏宝隐秘,沿路拦击。一直说到楚湘云失踪,自己追踪赶来,五毒门的人,误把冷姑娘当作自己妹子掳来详细说了一遍。

冷秋霜听他一路抱着自己,不禁脸上一红,心头有些甜甜的感觉,低声道:“你救了我,我不知道怎样报答你才好?”她说到这里,忽然抬起头来,笑道:“哦,陆大哥,我帮你一同去找你妹子可好?”

陆翰飞听他这一声“陆大哥”.叫得十分甜脆,不禁呆了一呆!

冷秋霜一双秋波,望着他又道:“陆大哥,楚姐姐会不会就是我师傅师公掳走了?”

陆翰飞悚然一惊,睁大双目,正待问话!

冷秋霜嫣然笑道:“我只是猜想咯,瞧你,急成这个样子!”

她不待陆翰飞间话,继续说道:“前几天,我就听师傅师公商量,说我‘九阴神功’被少林贼秃无意破坏,如今只有三成功力,只有得到石鼓山藏宝,才能称雄武林,那时我还不知道石鼓山是藏着什么宝物,现在我知道了,师傅和师公也想抢你们的东西。那天晚上师傅师公带着我到一家客店的屋上去,现在想来,一定是你们住的那家客店了,在路上飞掠之时,我好像听师公说过,那小子不好对付,我们只要一个就够,后来师傅要我一个人在屋上等候,他们跳了下去,我就在这个时候,被五毒门的人掳来了。”

陆翰飞听得一怔,厉山双煞果然被湘云妹子说中,他们还说什么师傅对他们有惠,原来也觊觎藏宝、心怀叵测!

冷秋霜见他况吟不语,幽幽的道:“陆大哥,你说师傅、师公是不是好人?”

她两眼望着陆翰飞,满脸表露出的希冀之色,好像只要陆翰飞说她师傅不是坏人、就不是坏人了!

陆翰飞知她从小被厉山双煞带入山中,很少和生人接触。心洁如玉,自己不好伤了她的自尊,这就说道:“冷姑娘两位尊师,已有二十年不在江湖走动,在下也不知道。”

冷秋霜脸上飞起一丝娇笑,道:“是啊,我想师傅他们。不会是坏人的,他们一直对我很好,陆大哥,如果你妹子真是被师傅师公捉去了,我们只要赶到石鼓山去,师傅知道你救了我,他老人家一定会放楚姐姐的,陆大哥,你是不是在生我师傅的气了?”

她说到最后一句,匀红嫩脸上,满含着关怀神情!

陆翰飞笑了笑道:“没有,我想,一路上有很多人觊觎白衣剑侣的藏宝,都想劫持我们,也许我妹子不是尊师掳去的。…

冷秋霜柳眉一展,愁容尽敛,笑道:“这样就好,我怕你生师傅的气,不理我呢!”

她心地纯洁,只知道自己心里喜欢陆翰飞,就怕陆翰飞生了师傅的气,不再理她。

陆翰飞听得心里一凛,知她天真无邪,但一时却答不上话来。

冷秋霜缓缓低头,不见陆翰飞回答,连忙说道:“陆大哥,我说错了话么?”

陆翰飞先是一怔,继而笑道:“没有。”

冷秋霜放心的笑了笑,随手拿起“避毒珠”,问道:“陆大哥,这是什么?”

陆翰飞道:“这是‘避毒珠、,佩在身上,毒蛇毒虫,都不怕了。”

冷秋霜手轻轻摩着,笑道:“我知道啦,所以你不怕五毒门的毒蛇。”

陆翰飞摇摇头道:“我以前吃过蛇血,不怕毒蛇,姑娘如果喜欢,就送给你吧!”

冷秋霜脸上泛起喜容道:“陆大哥,你真好,我就是怕蛇咯!”说着忽然粉脸一红,摇摇头道:“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移花接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鼓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