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歌》

第07章 陆地神龙

作者:东方玉

船头上站着一位儒生打扮的清烁老者,和一个面目俊朗的劲装青年,两人身侧,伺立着两个怀抱朴刀的大汉。

双方距离,驶到六七丈光景,那劲装青年忽然嗔道:“史老前辈,这姑娘并不是晚辈的师妹!”

儒衫老者两道炯炯目光只是注视着动手两人,回头退:“杜老弟,随我来!”

话声未落,身形凭空飞起,直像一头巨鹰,朝冷秋霜船上扑来,口中大声喝道:“姜堂主,快请后退,此女已练成了‘九阴神功’一类功夫!”

就在儒衫老者身形飞起的同时,劲装青年也一式“海燕掠波”,从四五丈外,飞落船头,才一上船,便朝中舱奔去!

只听一个阴沉声音,笑道:“想不到小施主功力,竟有恁地深厚,老衲预计是快也须七天才能练成的,小施主居然只有三天工夫,便已大功告成,可喜可贺!”

另一个清朗声音,接口道:“老师傅成全之德,晚辈没齿不忘!”

劲装青年听得一直,那不是陆兄弟的声音是谁?

脚下急急往中舱跨去,哪知才一探头,舱中突然有一股奇大无比的吸力,一下把自己吸进舱去,后颈一紧,已被人一把抓住!

舱中的陆翰飞堪堪站起,瞥见嘉檀尊者手上,不知何时抓着一人,定睛一瞧,那正是护送司空师叔骨灰回转恒山的杜志远!心头大惊;急忙叫道:“老师傅快请放手,他是晚辈的师兄!”

嘉檀尊者正待随手往江心丢去,听到叫声,忙缓缓把杜志远放下,阴笑道:“阿弥陀佛,小施主请恕老袖孟浪。”

陆翰飞忙道:“杜兄,这位老师傅就是西域嘉檀尊者,你快来见礼。”

杜志远出道较早,在江湖上跑了几年,自然听说过嘉檀尊者之名,闻言吃了一惊,急忙施礼道:“晚辈北岳门下杜志远;叩见老师傅。”

嘉檀尊者合十道:“小施主不可多礼!”

话声一落,回头朝陆翰飞合十道:“老衲要尊舟停泊此处,原有一件急事待办,小施主前途珍重,老衲告辞了!”说毕,不等陆翰飞回答,转身就往舱外走去!

陆翰飞还待挽留,但转眼之际,嘉檀尊者已飘然走出舱去!陆翰飞和杜志远两人跟着跨出中舱,嘉檀尊者早已一脚跨出船外,红袍飘忽,踏波而白。转瞬工夫,已去得老远,浩渺烟波之间,只剩下一点红影,渐渐隐没!

杜志远急问道:“陆兄弟,楚师妹呢?”

陆翰飞眼看冷秋霜正和一位儒杉老老在船头上动手,那老者儒衫飘忽,双手指风窘然,着着都指向冷姑娘要害,分明是点穴名家!

冷姑娘缺乏对敌经验,这时已粉脸泛红,渐落下风,娇躯不住的躲闪,急忙回头道:“这事说来话长,那位可是杜兄同来的?快请他们住手!”

他话声刚落,冷秋霜一眼瞧到陆翰飞走出路来!心头吃了一惊,玉手一敛,身子一下飘到陆翰飞身边,睁大双自,急急问道:“陆大斑,你要六天才能出来啊,老师傅交代我、不能让人家惊扰你,结果还是被他闯进去破坏了,:我真没用。”

她是因为自己练习“九阴神功”,被灵岩大师无意破坏,只当陆大哥也被人破坏了,心中又气又急,纤纤玉指,朝林志远一指道:“你破坏陆大哥练功,一定不是好人,吃我一掌!”

她心地纯洁如玉,也不想想陆翰飞如果练功遭人破坏,怎会和杜志远并肩站着?说话声中,突然欺近,纤手往林志远当胸拂去!

陆翰飞慌忙拦道:“秋儿不可鲁莽,这是杜兄……”

“哈哈,杜老弟,这位想是陆少侠吧?”

那儒衫老者和白面判官姜南豹,一起走了过来。

杜志远忙着替暗翰飞介绍道:“陆兄弟,这位是龙门帮总护法,人称千手儒侠的史老前辈,这位是总巡江白面判官姜南豹姜堂主,你快见过了。”

陆翰飞以前曾听师傅说过,千手儒侠史南溪之名,连忙向前作了一揖,口中说道:“晚辈曾听先师说过两位大名,久仰得很。”

千手儒侠呵呵笑道:“不敢不敢,老朽不过承武林朋友抬爱,算不得什么,倒是陆少侠名师出高徒,今日一见,果然不凡!”说到这里,一面朝冷秋霜打量了一眼.道:“这位姑娘,不知如何称呼了?老朽方才多多冒犯!”

冷秋霜抢着道:“不要紧,我不知道你们和陆大哥是怨人咯,我叫楚湘云!”

自从五毒教主温如玉把她当作北岳门下的楚湘云,这一路上,她也就以楚湘云自居,但这会可不对了,北岳司空晓门下的大弟子杜志边就站在面前。

她“楚湘云”,三字出口,可把杜志远听得一呆,脸上露出惊奇之色,转头朝陆翰飞看去!

陆翰飞也不禁闹得俊脸一热,“尴尬的道:“杜兄,这是冷秋霜冷姑娘,此事说来话长,待会再容小弟详告吧!”说到这里,又低声朝冷秋霜道:“秋儿,这位杜兄,就是湘云妹子的大师兄。”

冷秋霜粉脸一抬,瞧着杜志远,天真的笑道:“杜大哥,你也叫我秋儿好啦,这一路上,他们都把我当作湘云姐姐,其实我又没有折了她的名头。”

千手儒侠史南溪笑道:“杜老弟、陆少侠,此地不是谈话之所,咱们到君山再作详谈吧。”

杜志远也道:“陆兄弟,我们快上船吧.别让程老前辈等久了。”

陆翰飞知道龙门帮帮主程元规,乃是自己师尊多年好友,为人正派,而且雄才大略,足智多谋,江湖上素有陆地神龙之称。

只是眼下赛孙膑令狐宣和自己约定在石鼓山见面,为期已迫,心中不由一阵迟疑,才道:“小弟本该早上君山,拜候程老前辈,实因这一路上发生了不少事故,、目前又急于赶赴石鼓山去……”

“杜志远不待他说完,笑道:“陆兄弟路上情形,程老前辈已有耳闻,目前各派高手,云集石鼓山,程老前辈就是怕你和楚师妹,前去冒险,才派出多人,沿路打听,要你去石鼓山之前,先上君山一行。

陆翰飞奇道:“杜兄,你也知道石鼓山之事了?”

杜志远笑道:“目前江湖上到处都传着石鼓山藏宝,只有你和楚师妹两人,知道下落,我从恒山回来,想到你们要去石鼓山,定须经过岳阳,所以干脆就在君山等候。”

这时那艘三桅大船,己靠着小船泊拢,放下跳板,千手儒侠史南溪让大家上船。

“冷秋霜忽然走到白面判官姜南豹身前,道:“姜大叔,我们的船老大是个好人,他方才怕死啦,你不可难为他啊!”

姜南豹被她说得一怔,接着笑道:“姑娘只管放心,侍会叫他到君山领赏就是。”

那船老大听得大喜过望,只是叩头。

大家一起上了大船,在舱中落坐。

杜志远早已忍耐不住,问道:“陆兄弟”楚师妹到底怎么了?”

他从小就瞧着楚湘云长大,同门师兄妹,情如骨肉,此时双眼望着陆翰飞,生怕他说出路上有甚不测的消息。

冷秋霜道:“杜大哥,湘云姐姐被人家捉了去啦!”

杜志远听得身子一震,急急问道,“是谁掳去的?”

冷秋霜眨着眼睛,道:“可能就是师傅和师公捉去的。”

千手儒侠史南溪方才因帮中弟兄,被自称北岳门下的一位姑娘打伤,而且受伤的人,全身冷颤,好像中了旁门阴寒功夫,才和杜志远一起赶来。

后来自己接了她二十来招,只觉冷姑娘又爪又掌,出手之际,奇寒澈骨,早已瞧出她出手路子,极似昔年一对凶名久著的魔头门下,此时听她说出师傅师公,心中一动,便开口问道:“姑娘年事极轻,一身武学,江湖上已不可多见,名师出高徒,不知尊师是谁?”

冷秋霜听他称赞自己武功,心中甚是高兴,匀红脸上露出甜笑,天真的道:“我从小就叫他们师傅师公咯.不知师傅师公叫做什么名字。”

千手儒侠微微一怔,天下做弟子的,哪有不知自己师傅叫甚名字的?

陆翰飞接口道:“冷姑娘的高师,人称厉山双煞。”

千手儒侠暗暗哦了一声,暗想自己果然料得不错!

白面判官姜南豹和杜志远两人,听到“厉山双煞”这四个字,不由脸色微微一变!

冷秋霜道:“老前辈,你认识我师傅师公吗?”

千手儒侠含笑道:“老朽昔年听人说过,只是从没见过面。”

冷秋霜喜道:“原来我师傅师公的名头还很大,啊,杜大哥,湘云姐姐要是真的被师傅师公捉去了,一定不会有意外的。”

她哪里知道她师傅师公是江湖上出了名的魔头,心很手辣,二十年前,黑白两道,只要听到“厉山双煞”,就会谈虎色变。

杜志远双眉紧皱,两道眼神,只是盯着陆翰飞直瞧。

陆翰飞知道他心里急于想知道楚湘云被掳之事,这就择要把楚湘云失踪的事,大概说了一遍。

白面判官差南豹,忽然插口问道:“陆少侠,方才那位登萍过江的红衣老僧又是什么人尸

陆翰飞因嘉擅尊老曾有对任何人不准提起之言,这就答道,“那位老师傅,在半途搭乘便船,只说到岳阳有事,小可也不如道他的来历。”

杜志远明明听老和尚说什么要七天练成,小施主居然只有三天就大功告成之言,但因陆翰飞如此回答,想系另有缘故,一时也不便多说。

舟行迅速,不多一会,便已驶到君山脚下一处港湾靠岸,水手们放下跳板。

千手儒侠史南溪引着大家鱼贯登陆,曲曲折折的行了一里来路,只见前面楼阁纤连,孤立着一座大庄院,大家经过一片广场、到了庄前,只见从正门走出一男一女,带领着四名壮汉迎了过来。

那为首两人,男的中等身材,生着一张阴阳脸,太阳穴高高的鼓起,双目神光充足,看去是一位内外兼修的高手。

女的身材苗条,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衫,脸上罩着一层黑纱,瞧不清面目,约莫二十三四光景。

大家才一走近,那阴阳脸汉子立即跨前一步,抱拳说道:“帮主得知总护法已和陆少侠三位乘船来了,特命兄弟和倪堂主在此候进。”

千手儒侠含笑道:“有劳两位堂主。”

一面替陆翰飞,冷秋霜两人引见。原来这阴阳脸是夺命飞环邢长林,女的是黑娘子倪采珍,都是龙门帮五位堂主之一。

陆翰飞拱手谦让,口中说久仰。

大家一面说话,-面走进内厅。

冷秋霜自小在山中长大,瞧着庄中陈设华美,雕梁画栋,曲栏迴廊,她依在陆翰飞身边,面露惊奇,瞧个不停。

过了三进庭院,来到后厅,只见迎面走出两个青衣侍婢,躬身道:“帮主请总护法和杜少侠、陆少侠诸位,到书房待茶。”

千手儒侠史南溪含笑抬手,两名侍婢垂手站立,引着大家转过一座屏风,赶在前面,分左右掀起湘帘!

只听里面一个洪钟般的声音,呵呵笑道:“总护法和陆老弟来了吗,快请里面坐。”

陆翰飞举目瞧去,只见书房中一张紫檀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位相貌清奇,脸色红润,白髯过胸的老人!正是自己师傅好友,威震江湖的龙门帮帮主陆地神龙程元规!

当下慌忙趋前几步,拜了下去,口中说着:“晚辈叩见程老前辈!”

程元规起身扶住,一面黯然的道:“陆老弟不可多礼,尊师突遭大故,老夫近在咫尺,竟然不克驰援,更是愧对故友。这次风闻各派高手,纷纷赶来石鼓山,老夫系掌龙门一帮,岂能坐视贤侄和司空大侠门下的楚姑娘冒险,才命他们四处查探你们下落,今日总算来了。”

陆翰飞听到他提到师傅,不由眼圈一红,连忙谢道:“多蒙老前辈照顾,晚辈感激不尽。”

程元规持髯道:“老夫和令尊师数十年深厚交谊,即是司空大侠,也非泛泛之交,陆老弟不可客气。”说到这里,两道冷电般目光,掠过冷秋霜,朝杜态远问道:“这是令师妹了?”

冷秋霜敛在道:“老伯伯,我叫秋儿,师傅师公叫……叫‘厉山双煞’。”

陆地神龙听得脸色微微一变,接着点头道:“你是和陆老弟一起的。”说到这里,眼看大家全都站着,不由笑道:“总护法怎么也客气起来,大家快请坐下好说。”

大家落坐之后,两个侍婢端上香茗,冷秋霜只是瞧著书房中琳琅满目的诗书典籍,和几上楞着的许多铜器玉器等古玩之物。

陆地神龙程元规威震长江,身为龙门帮一帮之主,当然已听到不少消息,此时向陆翰飞向起经过。”

陆翰飞就把自己师傅如何遭人事手,一直说到目前为止,只是嘉檀尊者传授“火焰刀”一节,因自己答应过他,不得在人前泄漏,是以略过不提。

这一段话,直听得陆地神龙手持银髯,不住的点头,等他说完之后,微微皱了下眉,朝千手儒侠说道:“想不到其中还有如许曲折,目前已露面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陆地神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石鼓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